3D影像呈現腫瘤 南韓醫界結合AR應用

3D影像呈現腫瘤 南韓醫界結合AR應用

 

 

 

在南韓就有醫院把「擴增實境」結合骨科手術,讓醫師在切除骨瘤前,能更精確掌握腫瘤位置,把誤差降到最小;另外也有業者透過擴增實境,來教導小朋友該如何正確刷牙,讓小孩子在玩遊戲破關中喜歡刷牙,也不用再讓父母傷腦筋。

韓各界現在開始廣泛結合擴增實境,像在首爾大學醫院就將擴增實境,運用在骨瘤手術上,只要將核磁共振檢查出來的報告數據,輸入在特別開發的程式上,就能在患部上投影,以3D影像呈現腫瘤。

 

首爾大學盆唐醫院整形外科醫師表示,他們現在開發的擴增實境應用,是保持了原有的術前檢查系統的優點再去開發的,病人不用再額外分擔費用,比起一般手術,可將移除正常組織的可能性降到更低。這樣的作法,可以幫助醫生在術前更精準的掌握腫瘤的大小和位置,下刀的準確度增加兩成,減少移除正常組織的可能

 

另外也有業者腦筋動得快,用擴增實境教小孩怎麼「刷牙」,就是看準很多父母不知道該如何教小朋友正確刷牙,業者就研發出這看似像是玩遊戲的App,電動牙刷已經不夠看,智慧牙刷能夠偵測小朋友的動作正不正確,另外還有卡通化設計,把刷牙包裝成像是闖關遊戲一樣,讓小朋友自然而然養成刷牙習慣。

 

其實不只是刷牙,像是投影在教科書上的3D影像,都能幫助小孩建構空間概念,念起書來更有趣。而在視訊通話功能裡,可以點選AR筆功能,直接在影像上畫圖和指引,讓有需要操作精密機械的工作人員,可以更有效率的溝通。

 

開發商表示,這能讓相隔兩地的人在出現問題時適時幫助另一方,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像是在出差時或是工業上在安裝組裝東西時。比起虛擬實境還需要添購額外的裝置,可以直接在手機上呈現的AR更能被民眾接受,南韓更預估在2020年AR市場可達12億美元。

 

 

文章來自: TVBS News

https://news.tvbs.com.tw/tech/855794

驗身防癌從未如此簡單?(下)

 

新一代基因排序及其他基因技術可以在血液中檢測出循環癌細胞或游離DNA,有望用於癌症篩查,及早驗出潛藏的癌症以提高治癒的機會。可是現時在這方面的應用上技術尚未成熟,其敏感度及確診準繩度有待進一步提升,更未有實戰研究証明此法可改善癌症的存活率。即便如此,許多生物科技公司已急不及待向大眾推介;作為精明的消費者,不如考慮以下最新的研究數據才決定吧!

 

檢測血液癌細胞或DNA技術的瓶頸問題

 

首先是含量極少,難於檢測。換一個情況:如果我們在已生成的腫瘤直接抽取樣本,得到的腫瘤細胞或DNA含量自然很高,癌細胞多,正常的少,很容易便能檢測出異常。可是血液則相反,充滿正常細胞,只有個別癌細胞脫離腫瘤大本營,到血液中飄浮,檢測有如大海撈針(血癌除外)。 更重要的是:腫瘤越大越後期,血裡才有越多癌細胞及DNA容易檢測到,偏偏發現早期病變使能及早治療才是癌症篩查的意義,這對血液檢測敏感度的要求就更高了。

 

第二大困難是與癌症有關的基因變異繁多,但非每一種變異都會導致癌症,就算檢測出來,如何解讀?是否就代表身體已經發生癌症?若全身檢查後無發現又該怎辦?情形就像一顆小種子埋在泥土裡,就算我們金睛火眼把它找出來了,也不能斷定它會發芽生長。

 

現時有關技術的成效

 

最新的研究顯示,在大約三成至九成已經確診癌症的病人中,利用現時的技術能夠在血液內偵測得到癌細胞或游離DNA。其中在不同種類的癌症能檢測出的機會率不同,而且正如上述討論,越早期越難驗出,只有低於一半的第一期能被檢查得到。

 

至於應用同樣技術於未發病的普羅大眾,並未有研究結果。由於要分析及解讀的基因須更全面更複雜,準確測到癌症的機會可能更低,或需採集更多血液以提高發現癌分子的機會。

 

話說回來,這些技術雖暫未能用於大眾癌症篩查,但對於癌症病友卻大派用場!以後再談。

 

 

內科腫瘤科專科黃曉恩醫生

 

淋巴癌患者遍布各年齡層 年輕患者重療效也重生活質素

 

雖然長者有較大機會患上淋巴癌,但卻並不代表年輕人士能對這種疾病免疫,事實上任何年齡的人士都可受到淋巴癌侵擾。對於正值壯年的患者而言,治癒疾病固然重要,但治療過程如何保持生活質素,盡可能讓患者返回生活正軌也是不能忽視的。

 

標靶化療混合治療升存活率

四十多歲的Kevin(化名)因面色蒼白及感到異常疲倦而求醫,初步檢查發現不尋常的貧血狀況,最後證實他患上低度惡性B細胞淋巴癌。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馬承恩醫生解釋:「低度惡性B細胞淋巴癌並不罕見,佔淋巴癌患者約三分之一,不同年紀的人都有機會患病。此病除了可帶來貧血,常見的病徵還有頸或腹股溝淋巴結脹大、消瘦及晚上出汗等。」
對於正值人生黃金期的Kevin,患上癌症對他來說固然是一大打擊,然而他最關心的是,此病能否治癒。馬承恩醫生表示,低度惡性B細胞淋巴癌對化療有不錯的反應,而近年再加入針對B細胞獨有的表面抗原CD20的標靶藥物,無論在病情控制時間及存活機會等,都能有所提升。

 

由靜脈輸注至皮下注射

既然目前有方法可治療淋巴癌,Kevin也沒有半點怠慢,積極配合醫生的安排,接受化療加上標靶藥物的混合治療。為了確保Kevin對治療沒有過敏反應,Kevin首次接受標靶藥物治療時,醫生先安排以靜脈輸注方式進行。完成首次治療後,Kevin對藥物並沒有敏感不適反應,於是醫生從第二次治療開始,改為以皮下注射標靶藥物進行,令治療過程由過往的兩、三小時減至不到半小時,讓Kevin毋須長時間逗留於診所。

 

馬承恩醫生解釋:「針對抗原CD20的標靶藥物是單克隆抗體,過往需以靜脈輸注的方法進入身體發揮療效,但最近有新技術讓單克隆抗體以皮下注射模式進入身體。臨床研究顯示,無論在療效還是安全性方面,皮下注射與靜脈輸注方式相若,只要經醫護人員觀察及評估患者在首次靜脈輸注治療時,並無對藥物產生不良敏感反應,治療期間亦沒有出現不適症狀,一般便可為患者轉為皮下注射。」

 

持效治療減低復發機會

Kevin完成了六個療程後,正電子掃描顯示他原先在骨髓及淋巴結發現的癌細胞都消失了,代表治療成功令病情受控。一般來說,低度惡性B細胞淋巴癌患者完成標準治療後,會被安排持效治療,患者需每隔兩至三個月接受一次標靶藥物治療,維持2-3年,以減低復發風險。馬承恩醫生補充:「不少年輕患者完成標準治療後,會重新投入職場工作。過往為了完成持效治療,患者可能需要特意向公司請假;而以皮下注射模式進行的持效治療,注射過程連同休息時間只需半小時左右,患者可以趁小休時段前往診所完成,令工作不會被治療嚴重打擾。」

事實上,對年輕淋巴癌患者而言,病情受控及生活重回正軌同樣重要,所以淋巴癌治療的發展除了不斷提高療效,也注重保持患者的生活質素,希望患者重獲健康之時,也擁有稱心的生活。

 

皮下注射藥物過程

曾替患者進行標靶藥物注射的註冊護士Rebecca指出,靜脈輸注的入針位置於手部的靜脈,藥物經接駁了針口的軟管慢慢進入血液循環系統之中;而皮下注射的入針位置則是腹部的「肚腩」,醫護人員會把約十多毫升的藥物,經針筒逐少逐少向皮下組織注射,讓身體慢慢吸收,整個注射過程約10分鐘。完成治療後,患者的注射處會有一小圓點輕微隆起,這情況實屬正常,多數於一天內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預防敏感反應發生,標靶藥物需與防敏感藥物一同使用。過往,抗敏感藥會與標靶藥物一同以靜脈輸注模式進入身體;倘若患者選擇皮下注射標靶藥物的話,患者需在進行標靶藥物治療開始半小時前服食抗敏藥,讓藥物有足夠時間進入身體發揮療效。
此外,於標準療程中,醫生會一併處方標靶藥物及化療,患者可選擇於化療前或後接受標靶藥物治療,這並不會對藥物療效構成影響。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馬承恩醫生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PM-HK-0247-01-2018)

Valid until 19/12/2019 or until change is requir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whichever comes first.

癌症100問之ALK 陽性肺癌篇

本港每年有逾三千宗非小細胞肺癌個案,當中約半成屬於由基因變異引致的ALK陽性肺癌,而它的表現跟其他肺癌也有少許不同。這趟,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醫生就ALK陽性肺癌腦擴散及復發治療的疑問,作出詳細解答。

問: 晚期ALK陽性肺癌患者是否較多出現腦擴散的情況? 一旦出現腦擴散,對患者的生活質素會否造成很大的影響?

答: 大概三成晚期ALK陽性肺癌患者在確診時已出現腦擴散。這類患者大多較年輕,並且沒有出現肺部症狀,包括咳嗽、痰多、氣喘,卻呈現如中風般的情況, 例如突然四肢乏力和思考遲緩,失去自我照顧能力。 倘若擴散腫瘤出現於前腦會改變患者性情,難以作出重要決定; 擴散至小腦則會影響平衡力。部分患者的 腦腫瘤還會引致腦水腫,因而出現頭痛、噁心、食慾不振等不適,影響正常生活。

陳亮祖醫生表示,第二代ALK抑制劑能夠停留於腦部發揮療效,對出現腦擴散的ALK陽性肺癌復發患者有較好的腦部保護。

問: 出現腦擴散的ALK陽性肺癌患者,存活機會是否較差?

答: 在標靶藥物還未面世之前,帶有腦擴散的肺癌患者存活時間較短,平均只有三個月至半年。

問: 為何有些ALK陽性肺癌患者接受標靶藥物第一代 ALK抑制劑治療後,仍會出現腦擴散呢?

答: 腦神經組織與血液之間有一屏障來阻隔有毒物質進入腦部,名為「血腦屏障」,這天生的保護系統會阻止大部份藥物滲進腦內,血腦屏障上的蛋白輸送器也會把藥物排出腦外。現時ALK 陽性肺癌患者確診後會首先接受第一代ALK抑制劑治療,它能夠抑制由ALK基因變異所帶來的癌細胞活動,令腫瘤無法生長繼而凋亡,然而此藥物穿透血腦屏障的能力不高,導致腦內的藥物濃度未如理想,容易出現腦擴散。

問: 倘若ALK陽性肺癌患者復發時出現腦擴散,應該怎麼辦?

答: 現時已有不同方法去處理腦擴散,包括第二代ALK抑制劑,它不僅針對ALK變異,還能夠突破血腦屏障,有效進入腦部控制腦擴散。此外,全腦放射治療能控制腦部腫瘤惡化; 而立體定位放射治療能夠消滅體積較小的腦腫瘤,卻同時對正常腦部組織傷害甚微。再配合適量運動、充足營養及積極樂觀心態,即使出現腦擴散的ALK陽性肺癌復發患者也可好好打好這場抗癌之仗。

問: 目前香港批准了兩款第二代ALk抑制劑用於ALK陽性肺癌患者身上,選擇時有甚麼需要留意?

答: 患者在選擇治療時,既要注意藥物的療效,也需留意它們的安全性。目前,這兩款第二代ALK抑制劑滲透血腦屏障的能力都較第一代ALK抑制劑高,其中一款更不會被血腦屏障上的蛋白輸送器帶離腦部,令腦部藥物劑量更高,更有效對付腦擴散腫瘤; 此外,兩款藥物的副作用不盡相同,需要向醫生詳細了解。

問: ALK陽性肺經患者復發時為若沒有出現腦擴散,選擇治療時是否有不同的考慮呢?

答: 未有腦擴散的ALK陽性肺癌復發患者,可因應不同状況去選擇包括化療或其他ALK抑制劑等治療。 值得一提的是,ALK陽性肺癌患者出現腦擴散的情況甚為常見; 再說,任何醫學造影診斷也有其局限性,即使造影檢查顯示腦部沒有腫瘤的蹤影,也不能排除已有少量的癌細胞正在腦內生長,如使用對腦部滲透力較強的藥物,或有助預防腦擴散及有關情況惡化。

http://cancerdoctor.hk/alk-lung-cancer.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熟男實習醫生- 真有此藥

本週J2台『熟男實習醫生』劇情提及主角決定為一名末期胰臟癌病人,使用一款『治療』,七成機會把病治癒,但風險奇高:有三成死亡機會。

 

結果是病人的腫瘤縮少了,但病人突然因肺出血提早死亡。

 

為了要腫瘤縮少,不惜犧牲自己剩下的生存期,與腫瘤一起提早死亡?

 

世間真的有這種藥,在本港私家大量應用。

藥費很貴,利潤很高。

 

我提及『本港私家』,因為諸如英國審批機構NICE,也一直不認同它的臨床得益價值。

 

劇情中提及的療效數字,當然是為遷就娛樂性而被更改了。

 

真實臨床數字:

此藥不是用作醫治胰臟癌。 西醫在醫治末期胰臟癌仍未取得重大突破。

(Lancet Oncology 最新一期編輯評論:胰臟癌五年整體生存率只得4%,且40年來並無醫療突破  …)

很多明星、有錢人家,花光了很多錢醫治,病情也無甚分別。

反而有知識的,會把餘錢與餘生寄望在別的事情上。

http://blog.xuite.net/sagagold2013/hkblog/124639329

 

此藥與新化療藥一起醫治晚期腸癌,成效七成〈正知劇情所述〉 (單用新化療藥,成效約五成),但非治癒〈並非劇情所述〉,只可短暫控制。除少數特殊條件,大部份晚期腸癌仍是無法治癒。
此藥會影響血管,引致高血壓、蛋白尿、出血、…,機會有三成之高〈正如劇情所述的三成〉。  而嚴重程度 (腸穿、傷口爛、甚至死亡) 的機率約3% 〈並非劇情所述的三成〉。
此藥若與化療藥一起用在晚期肺癌,賺來的得益差別更低〈無惡化生存差別少於一個月〉。 病人更會因突然肺出血,提早死亡〈正知劇情所述〉。

 

 

    

想知道它是什麼葯? 請考另一篇小說。

http://blog.xuite.net/sagagold2013/hkblog/124639283

 

沙加醫生

乳癌治療的臨床研究:再談片面的傳媒報導

很久沒有分享醫學文章。

 

近日報章及電視新聞報導英國一項乳癌雙標靶治療的臨床研究,腫瘤在十天內完全消失,又再被炒作成新[突破] 。

 

與以往的觀點一樣,這樣的醫學新聞,再次犯了七宗罪。

 

http://blog.xuite.net/sagagold2013/hkblog/124639285

 

 

 

Solid cancer (例如乳癌、肺癌) ,單靠化療標靶是不會根治的,因為就算腫瘤臨床上完全消失,癌細胞是不會完全清除。 若干時間後,便會出現抗藥、復發,病人最後仍逃不過死亡。如此片面報導絕對是誤導病人。

 

雙標靶一起使用,腫瘤縮消失更高及更快,相關的研究五年前已在腫瘤界報導過,絕不是今年的新聞。

 

 

腫瘤消失率與最終生存率可以沒有關係,因為仍要視乎抗藥何時出現。 假設病人甲使用雙標靶,腫瘤一個月內完全消失,但雙標靶抗藥兩個月後出現,癌病後發,並無第三隻標靶,病人甲一個月後死去,整體生存期是1+2+1=4個月。 病人乙使用單標靶,腫瘤一個月後未完全消失,抗藥兩個月後出現,於是使用另一隻標靶,腫瘤一個月後再次縮少,抗藥也是兩個月後出現。病人乙的整體生存期是 1+2+1+2+1=7個月。 腫瘤消失率與最終生存率,何者重要?

 

雙標靶,副作用必定是加上來的,有多嚴重? 報導並沒有提及。

 

 

由於逐隻使用的好處比一起使用不一定低 (例如抗藥、副作用) ,不少的標準癌病治療仍是前者 (例如肺癌一線使用標靶,二線才使用化療,而不是一起使用) 。報導並卻沒有全面的治療比較。

 

文中的 Herceptin及 Lapatinib已是超過十年的標靶藥。近年不少新的標靶藥已出現 (例如 TDM1),作為二線,成效比 Lapatinib更好。報導也是沒有提出各治療方案作比較。

 

 

最後,由於 Lapatinib作為二線,成效比新一代標靶藥較低,藥廠會不會急於資助宣揚一線雙標靶,以保住市場? 我看不到報章及電視台有作出曾否接受藥廠資助的聲明。

 

 

今天資訊發達,但病人的醫療得益並不一定變得更好。

 

沙加醫生

治療新突破 兇惡乳癌可望根治

治療新突破 兇惡乳癌可望根治

 

 

 

 

 

 

一直以來,當醫生告知病人患上乳癌的時候,大部份病人幾乎都會脫口而出:「第幾期?有沒有得醫?」但原來從2018年開始,「第幾期」已不屬於首要著眼點;而即使你患上的是兇惡的HER2+乳癌,亦不等於被判「死刑」。

 

醫學界普遍使用AJCC癌症分期手册第7版結構分期,從腫瘤的T(腫瘤大小)、N(淋巴有否受影響)和M(是否有遠端擴散或轉移)結果之中,決定癌症病人是屬於0至4期哪一個期數。醫生會根據不同的臨床期數,來決定整體治療大綱以及附助治療方案。

 

 

 

_MG_0039b_2048

 

 

 

新版期數可升可跌

 

外科專科醫生馬國權醫生稱,剛於2018年1月,醫學界採用了AJCC第8版,這個最新版本將重點落在乳癌細胞的屬性身上,如細胞屬於上皮生長素受體二型呈陽(HER2+)、雌激素受體呈陽性(ER+)或黃體素受體呈陽性(PR+)。這樣,即使是以往屬於晚期的病症,但只要癌細胞屬性不算「惡」的話,根據新版AJCC,這種情況將被歸類為相對早期,又名為癌症期數遞減(Downstage);而相反情況則稱為癌症期數升級(Upstage)。

舉例說,以往在TNM機制中,T2N1M0被歸類為第2B期的情況,假若驗出乳癌細胞屬性是HER2+,ER+及PR+的話,現被歸類為1A或1B期;但假若驗出細胞屬性是三陰性乳癌(HER2-,ER-,PR-)的話,按照最新AJCC版本,同樣的T2N1情況會被歸類為2B甚至3A期,可以看出分期重點已經聚焦在乳癌屬性之上。不過病人亦無需要過份擔心,馬國權醫生指出,即使乳癌細胞「惡」如HER2+,只要配合個人化及針對性的治療,治療後期數有望遞減,比HER2-的「無標靶藥可醫」,標靶藥物可將壞事變成好事。

 

 

 

B1_2048

 

 

 

按期數決定治療乳癌方案

 

馬國權醫生稱,治療乳癌,總離不開手術、化療、標靶治療、電療及荷爾蒙治療。若病人仍處於可根治的0及1期階段,醫生一般會選擇為病人做乳房切除手術,術後再按病歷報告決定是否需要進行輔助治療。以HER2+為例,大於1厘米的腫瘤已經需要輔以化療及標靶治療,病人可以向政府申請資助。而近年國際醫學界亦逐漸建議6毫米至1厘米的乳癌腫瘤同樣需要化療及標靶治療,不過現小於1厘米的乳癌腫瘤標靶治療則未跌入安全網,病人需為治療費用負全費。

來到第2期,病情來到淋巴擴散及腫瘤體積增大的階段,醫生有可能會將化療及標靶治療推前至手術前進行,第一個目的是將腫瘤縮小,增加保留乳房的機會;第二個目的則是測試藥物對病人腫瘤的完全緩解性 (Pathologic Complete Response, PCR),看看該化療及標靶藥物是否適合病人病情。假如該藥物的完全緩解率是高的話,代表在病人的身體內發揮應有效用,這樣就可以提升病人的存活率。相比以往術後採用同樣的化療及標靶藥物,由於腫瘤已經移除,我們便不能觀察藥物在個人層面的成效。

第3期跟第2期相似,但由於屬於更大範圍的淋巴擴散及腫瘤體積增大的階段,所以一般醫生都會建議先做術前化療及標靶治療。

第4期過去被稱為晚期或末期癌症,即乳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不可被根治的地步。醫生將會採取用全身性治療,包括化療藥、標靶藥或荷爾蒙藥物來控制病情,保存病人的生活質素,直至藥物失效或身體不能負荷為止。馬國權醫生以火山作比喻,將活火山控制成睡火山,就是治療擴散性乳癌的最佳寫照。

 

 

 

B3_2048

 

 

 

治療乳癌新突破

 

雙標靶藥物可用於第2B及3期的術前治療,相比起單標靶藥物只有大概20-40%的完全緩解率,雙標靶藥物的完全緩解率可達40至80%,將乳癌細胞縮細到極致。為防後患,醫生仍需要為病人進行乳房切除,但更有機會避免全乳切除。這項治療新突破令乳癌腫瘤完全消失的機會比以往高出一倍,增加根治兇惡晚期HER2乳癌的希望。

雙標靶藥物對第4期病人同樣有效,研究發現,採用單標靶藥物治療一半患者12.4個月之後病情便開始失控,而採用雙標靶藥物治療的患者,有效控制期比單標靶治療多出6.3個月,就像馬國權醫生之前所提及的火山作比喻,儘量將病情停留在睡火山階段就最理想,令病情不再惡化,對第4期乳癌病人來說,這項治療令她們在控制病情上,跨出一大步。

除了以上兩類情況外,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亦於2017年12月,批出雙標靶藥物在高危病人術後輔助治療的應用,意味更多病人能夠受惠這項突破。

 

 

 

藥效加倍 副作用也以倍數增長?

 

乳癌病人可能會擔心,單標靶藥物的副作用為傷心臟,那麼用上雙倍藥效的雙標靶藥物,會否連副作用也以倍數增長?可幸的是,雙標靶藥物治療並不會令副作用加倍,實在令HER2乳癌患者倍感鼓舞。

 

 

 

 

了解更多HER2型乳癌:http://www.hkbreast.com/her2-breast-cancer/

文章來自: http://health.appledaily.com.hk/medical-news/20180305/11428/

驗身防癌從未如此簡單?(上)

 人人都能明白的—精準癌症治療

 

PRECISION ONCOLOGY MADE EASY

 

 

 

驗身防癌從未如此簡單?(上)

 

 

祝福各位狗年旺旺,身體健康!眾多新年賀詞中,沒有比「身體健康」更能說進人心坎裏了:身體一直健康,總等到財運和幸福來臨吧!不少毫無病徵的人仕都有定時驗身的習慣,希望及早驗出隱疾尤其癌症,提高治癒的機會。傳統的癌症篩查方法包括抽血驗癌指數及進行不同身體部位的影像素描,但市面上已經推出一些嶄新的技術,據稱只透過簡單抽血便可檢測出血液內的癌細胞或DNA(細胞遺傳物質、能組成基因),藉以診斷出癌症,甚至比傳統方法準確。事情又是否這麼簡單? 讓我們先來了解這些技術吧!

 

 

 

液態活檢驗癌方法一:循環癌細胞

 

 

在體液尤其是血液內檢測出癌細胞以及其有關的生物特性,統稱為「液態活檢」。癌症最初是只在原位生長的一群惡細胞,後來個別癌細胞變得具入侵性,脫離母細胞群的大本營,突破基底膜的屏障,繼而穿越血管壁進入血管,成為飄浮在血液內的循環癌細胞。 這些細胞隨著血液循環身體到達某個遠處器官,例如腦、肺、肝部等,飄洋過海然後落地生根,將該處發展為殖民地,就成為癌症轉移(或稱擴散)了。另一方面,就算是早期未擴散的癌症,理論上都可能釋放癌細胞在血液內飄浮;現時技術可以透過驗血檢測得到,即潛在可作為癌症篩查的工具。

 

 

 

液態活檢驗癌方法二:循環游離DNA

 

 

這又可再分類為癌DNA及致癌病毒DNA兩種。前者,當癌細胞凋亡後,會釋放細胞內的物質包括DNA到血液中,稱為循環游離癌DNA。 由於癌症的基本成因是基因突變,這些癌DNA於是帶有跟人體其他正常的DNA不同的變異,讓我們能藉此將它們分別出來。此外,在EB病毒引起鼻咽癌的特定情況, 可靠檢測血液中病毒DNA含量推測身體有否潛藏著鼻咽癌。

 

 

 

應用在癌症篩查上的局限性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無論是循環癌細胞或游離DNA,在血液中含量極少,萬中無一,且與正常細胞或DNA混在一起,檢測有如大海撈針,眾裏尋它千百度。而且腫瘤越後期,釋放在血裡的癌細胞或DNA越多,才越容易檢測得到;這些檢測技術在已確診癌症病人已被證實有用,但要達到癌症篩查的目標—在沒有徵狀的普羅大眾檢查出最早期可治癒的癌變,仍有一段距離。願聞其詳?且看下回分解。

 

 

 

 

內科腫瘤科專科黃曉恩醫生

癌症與基因:醫生沒空解說的基本二三事

 人人都能明白的—精準癌症治療

 

PRECISION ONCOLOGY MADE EASY

 

 

癌症與基因:醫生沒空解說的基本二三事

 

 

確診癌症後,醫生很多時會建議檢驗「基因」,然後便趕忙開始治療了,也許沒有仔細了解的空間。究竟癌症與基因有何關係?驗出有基因變異是好事還是壞事?是否由父母遺傳而得,又會否影響下一代?這要從癌症的源頭說起。

 

 

 

癌症由一連串基因變異引起

 

 

人體有約2萬多個基因,每個基因是一組密碼,記載著掌控細胞生長及凋亡的資料,讓身體各器官有條不紊地新陳代謝。正常細胞分裂時,一變二、二變四,基因資料在複製的過程有機會出錯,成為基因變異。若這細胞逃過身體的修復機制得以存留而沒有被消滅,以後再陸陸續續累積其他基因變異,便能長生不老,不受控制地繁殖,成為癌症。這過程就像每次購物收集印花,達到特定數量便「中獎」。

 

 

若先天性家族遺傳了某些特定的基因變異,即是身體所有細胞天生已經擁有一個「印花」,自然會傾向較容易患上腫瘤,但通常亦需累積其他後天的基因變異才會成癌;而不論有否先天遺傳,後天的基因突變都可機緣巧合地發生,尤其曾接觸輻射、化學品等致癌物質,只是後天的基因突變只影響個人,不會遺傳給下一代。

 

 

總括而言,癌症基本上是基因的病變。

 

 

 

癌症基因變異的重要性

 

 

在林林總總的基因突變中,有些在腫瘤的出現扮演重要角色,導致腫瘤發生,稱為「驅動突變」;有些不會直接引致癌細胞不受控生長,稱為「攜帶突變」。前者又稱「司機突變」,是始作俑者,後者則是「乘客突變」,坐觀其成。

 

針對性的標靶藥物可以抑制從「驅動突變」而來的癌細胞生長,從源頭消滅腫瘤;而不同癌症有不同的「驅動突變」,可見基因檢測在制定癌症治療方案的重要性。

 

 

 

內科腫瘤科專科黃曉恩醫生

基因測試可以預測來年運程嗎?

人人都能明白的—精準癌症治療

 

PRECISION ONCOLOGY MADE EASY

 

 

 

基因測試可以預測來年運程嗎?

 

 

癌症治療上,運用得宜的腫瘤基因測試能讓醫生掌握更多個別腫瘤的特性,以助選取相應而有效的藥物;這是經科學及臨床研究証實、有關監管機構如美國藥管局認可的。在此範疇外,近年如雨後春筍的生物科技公司為開拓商機,把各種基因測試推出大眾市場,聲稱能預測性格、興趣、長短處、藝術氣質、運動細胞、甚至智力和將來的病患,彷彿你的人生盡在它預測之中,並提供一系列建議,助你規劃未來,逢凶化吉;又讓你的孩子贏在起跑線,重點培訓成材。

 

 

 

身心理基因分析的科學根據

 

 

每個人的基因都有微細的正常差異,這跟癌症基因突變不同,並不會引致疾病,卻令人的外貌、性格、智力等有所不同。基因測試可以檢測出這些正常差異,但如何解讀這些原始數據,甚至引申出一些建議,才是問題所在。

 

 

雖然一些研究數據提出某些基因的正常差異跟某種性格智力或身體特徵有關聯,但並沒有結論性的成果,亦沒有在大型人口或不同人種中核實。況且一種身體或心理表徵由很多其他已知及未知的基因差異所影響,後天因素的重要性亦有過之而無不及,絕非憑過份簡化地測試數個基因可以定斷。

 

 

 

身心理基因分析的意義

 

這種測試嚴格來說,只能說是發現自己基因的正常差異,再進一步的引申都恐怕科學根據薄弱,又或只能獲得老生常談的一般性建議,如網上心理測驗。雖然整個測試理念新穎,過程簡單,結果亦頗有趣,是否值得花費,則見仁見智。

 

 

基因測試不能預測運程,幸福在自己手中,人生須盡情闖蕩。祝願各位來年生活美滿!

 

 

 

內科腫瘤科專科黃曉恩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