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院特別大樓發現致癌石棉 院方指石棉狀態良好不鬆脆

威院特別大樓發現致癌石棉
院方指石棉狀態良好不鬆脆

21/03/2019

沙田威爾斯親王醫威院發現第一類致癌物石棉,正進行翻新工程的威院特別大樓7樓,發現致癌物石棉,雖然因翻新工程病房已搬至其他樓層,惟上下樓層為產房,仍有病人入住,引起恐慌。威院發言人確認,在7樓發現抽氣管道含有不鬆脆的含石棉物料,但石棉狀態良好及不鬆脆,在正常及不受干擾的情況下,不會對健康構成威脅。

石棉早是本港禁用的化學物質,有醫生指長期接觸暴露在外的石棉,恐引致高致命率的間皮瘤癌。

TOPick記者今日(21日)進入涉事樓層,發現樓層已被清空,門口亦被圍板圍封,圍板上貼有「內有石棉、請勿打開」及「不得接觸及破壞」等警告標語,未見有工人進出。

有關樓層原為候產室及產前病房,但因翻新工程病房已搬到其他樓層,惟樓上樓下仍為病房,有病人入住,上層8樓為產後病房,下層6樓則為產房。

威爾斯親王醫院發言人指出,該院今年2月於「特別大樓」7樓病房進行翻新工程前,按既定程序委聘註冊石棉顧問進行石棉調查,發現位於7樓的抽氣管道含有不鬆脆的含石棉物料(non-friable asbestos containing materials),根據調查報告,該處石棉狀態良好及不鬆脆,在正常及不受干擾的情況下不會對健康構成威脅。

院方表示,已要求註冊石棉顧問制定石棉監控計劃呈交環保署審批,當計劃獲環保署核准後,院方將委聘註冊石棉顧問,定期檢查該處石棉狀態及抽查空氣樣本,以確保沒有石棉釋出空氣之中。而目前有關工程範圍已圍封,只有工程人員才能進入,威院員工及病人均不得內進。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指出,發現石棉的地方可能有石棉纖維散播出去,或會影響附近人士或病人的健康,促請院方必須立即謹慎處理,若有需要,威院不應排除隔離或搬遷病人,以保障病人安全。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早前接受TOPick訪問時表示,長期接觸暴露室外的石棉的人士恐引發間皮瘤,間皮瘤癌是胸膜或肺膜或腹膜間皮層細胞洐生出來的疾病,由於發病的潛伏期較長,病人確診時已多屬晚期癌症。他說,間皮瘤癌屬罕見及高致命率癌症,發病年齡以65歲或以上為主,男性病者或多於女性。

陳亮祖續指,間皮瘤癌早期症狀並不明顯,多為曾長期接觸暴露在外的石棉的人士,患者會在呼吸時出現胸﹑肺或腹膜疼痛、氣喘、氣速咳嗽及腹水等持續症狀。

環保署資料顯示,由於石棉具有較高的抗拉強度和良好的耐熱和耐化學腐蝕性,在80年代中期以前曾被廣泛應用在摩擦、防火、隔熱及建築物料,然而暴露在外的石棉物料會釋出能長時間浮游於空氣中的微細石棉纖維,吸入石棉纖維可引致嚴重疾病,如石棉沉着病、肺癌及間皮瘤,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將所有種類的石棉列為對人體有明確致癌性的物質(第一類致癌物)。

根據《空氣污染管制條例》第80條,香港已全面禁止進口、轉運、供應和使用所有種類的石棉和含石棉物料,任何人如非法進口、轉運、供應和使用石棉或含石棉物料,皆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20萬元和監禁6個月。

 

原文: Topick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戰勝結腸癌再越難關, 鄧達智前列腺癌二期, 手術後幸冇失禁, 性功能正常

戰勝結腸癌再越難關, 鄧達智前列腺癌二期, 手術後幸冇失禁, 性功能正常

16/03/2019

本港著名時裝設計師鄧達智(William)去年6月與醫生男友陳梓欣(Clement)在英國註冊結婚,找到人生伴侶。現年60歲的William被爆新婚後兩個月確診患前列腺癌二期,2014年患過結腸癌的他,今次冷靜與癌魔對抗,手術成功後,他感恩沒有因病而失禁,性功能也正常。

鄧達智前日被傳媒報道新婚兩個月身體突然不適,泌尿系統指數不正常,入院檢查後確診患前列腺癌二期,日前入院進行切割手術,三日前已出院回家休養中。

隱瞞另一半

《蘋果》昨日致電William,他聲線精神、說話有力:「好運係二期,唔好運三期就擴散咗。」自從2014年患結腸癌做手術成功後,他定期做身體檢查,幸好發現及時。他表示驗到「有料到」時,連Clement都隱瞞:「我小便從來冇問題,我有家庭醫生,每年驗血三、四次,之前驗完發現PSA(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數)高咗,唔知點算,連Clement都唔講。三個月後再驗,雖然指數低番,由9點幾跌到6,但6都比正常4.5有事。」

William一向不想麻煩身邊人,上次腸癌都是做完手術才通知家人,他說:「因為Clement做醫學科學,唔係靠感覺做人,就算我鬧情緒,佢feel唔到,我唔想因為病令佢特別關心我。」直至去年11月底,他因腹部隱痛往養和醫院照內窺鏡,才向Clement和盤托出之前的檢驗結果。Clement得悉後有微言,但最後齊齊找醫生好友研究如何抗病。

William的癌症屬第二期,腫瘤有1cm大,要由機械人電鋸臂進行微創手術,William說:「但位置有啲危險,怕切割時候影響啲神經。」最後,他找來兩個泌尿科醫生及之前為他做腸癌切除手術的醫生監場,合共三個醫生為他做手術。原本手術去年12月做,但最後他完成手頭上工作,再與Clement去印度旅行後才進行。

手術相當順利,William康復進度理想,只需處理傷口及定期檢查血指數,不像其他癌症需要有數年的觀察期,他表示:「離開手術室已吊住鹽水、尿袋,因靜脈曲張帶住按摩器,好似死人、木乃伊綁住嘢冇得郁,醫生見我情況好,好快拎走鹽水,剩低尿袋,我冇話畀護士聽去洗頭。」

「醫生話我勁」

提到患上男人最痛的前列腺癌,William坦言擔心後遺症:「因為有人做完後會失禁兩星期至三個月左右,醫生幫我拔走尿喉,我喺醫院上上落落散步,唔覺失禁,又忍到尿,醫生都話我好勁。」除了擔心失禁,William也擔心影響性功能,但慶幸很快回復性慾:「做完手術,好多人話有一段時間先返嚟,我反應好快,比預期好,雖然我唔係20、30歲,呢樣嘢唔係最重要,但始終有好過冇,好神奇,手術後兩日已返咗嚟。」他指今次有Clement陪伴抗癌,令他有不一樣的看法:「感恩有呢啲moment,身邊有個人,過去從來冇呢啲感覺。」又指不會因病而計劃同居,因二人各有各忙。

【醫生話】前列腺癌年輕化

60歲的鄧達智患前列腺癌,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指成因不明,與遺傳有關外,也可能因為缺少維他命,他說︰「年長人士發病率高,以前大部份患者年齡介乎60、70歲,但近年有年輕化現象,50多歲患者越來越多。」治療方面,陳醫生說︰「第一、二期前列腺癌主要分兩種治療,分別是外科手術及放射治療,都可以根治,但建議患者病癒後每年抽血檢查兩次。」

至於手術後引起的失禁及性能力下降問題,陳醫生表示機率只有3%至5%,也甚少是永久性,他說︰「現在用微創機械人手術儀器做手術,很少會引致失禁,就算短暫失禁,也可透過肌肉的訓練改善情況。」

原文: 蘋果日報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腫瘤縮小】肺癌英漢服大麻油兩個月 腫瘤明顯變細醫生稱奇

【腫瘤縮小】肺癌英漢服大麻油兩個月 腫瘤明顯變細醫生稱奇

05/03/2019

英國一名81歲肺癌患者拒絕化療,自行服用「大麻油」兩個月後,X光片顯示其腫瘤明顯縮細,引起關注,醫生在期刊報告他的病例。不過本港有醫生提醒,有藥用價值的只是大麻提煉出來、不會導致人感興奮的成份「大麻二酚」(cannabidiol,CBD),而非大麻煙;醫學界至今仍未就「大麻二酚」治療癌症作大規模臨床研究,不能以單一案件作定案。

一名來自英國特倫特河畔斯托克(Stoke-on-Trent)的81歲男病人,20多歲至30多歲時每天吸約20支煙,15年前曾患上前列腺癌,他於2016年10月確診患肺腺癌(lung adenocarcinoma),左邊肺有一個2.5乘2.5厘米的腫瘤,癌細胞已擴散到淋巴結。他因為年紀老邁而拒絕接受化療,腫瘤在兩個月後增大至2.7乘2.8厘米。

但在2017年11月再進行檢查時,卻發現腫瘤明顯縮細,只有1.3乘0.6厘米,令醫生大惑不解,於是向病人查詢日常生活習慣及飲食有何改變。病人表示,他於檢查前兩個月開始,每天自行服用含有大麻二酚的大麻油,由每日4滴,到後來增加至每日兩次、每次9滴。

負責為他治療的皇家斯托克大學醫院(Royal Stoke University Hospital)醫生指,除了自行服用大麻油之外,病人其他生活以及飲食習慣均無改變,該名病人知道腫瘤縮細後,因「不喜歡此味道和感到噁心」而停止服用。案例在醫學期刊《SAGE Open Medical Case Reports》上刊登,或有助證明大麻二酚的治療效用。

大麻二酚萃取自大麻草,不會導致興奮的感覺,在英國可合法買賣,獲世衞證實有藥用價值,可紓緩痛楚、焦慮等功效,但只在近年的研究中發現它或有助治療癌症,認為大麻二酚製造出含氧化學品,令癌細胞自殺,或阻止腫瘤變大。

香港防癌會癌症教育小組委員會委員陳亮祖醫生接受本報查詢時指出,「大麻二酚」是從大麻提煉出來的成份,不會令人服後有興奮感覺,香港暫時亦沒有引入及註冊醫藥用大麻。雖然「大麻二酚」本身有止痛、止嘔的作用,但現時有多種註冊藥物有同樣作用,醫生未必要處方「大麻二酚」。陳亮祖提醒大眾切勿濫用大麻,「第一這是違法,第二亦沒有實質證據證明(大麻)可以抑制癌細胞」,因平日醫學界要經多重研究,使用細胞、動物及人體實驗,才可證實藥物有效,就算使用於人體亦要分階段以大規模的臨床實驗證明藥物有效才推出,絕不可單憑一個個案作準。

原文: 蘋果日報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別輕忽!太忙水喝得少常憋尿 當心膀胱癌找上門

別輕忽!太忙水喝得少常憋尿 當心膀胱癌找上門

記者楊晴雯/台北報導

70多歲的賴伯伯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歷經手術失敗、化療副作用纏身之苦、病情仍無法控制,所幸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重拾美好的生活品質。

 

70多歲的賴伯伯(右二)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圖/公關照) ID-1072299▲70多歲的賴伯伯(右二)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圖/公關照

膀胱癌是台灣最常見的泌尿系統癌症,每年約新增2,000名患者,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所公布的數據,膀胱癌更為2014年男性十大癌症之一,在男性發生率更居第九位。

膀胱癌是泌尿道最常見的惡性腫瘤,初期會有間歇性血尿的狀況,然而不少人會誤以為是運動劇烈,或過於勞累所造成而不以為意,且因不會產生疼痛,容易被忽略而延遲就醫;通常確診時,往往都已是第三期至第四期,不得不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

除了初期症狀容易被忽略外,膀胱癌30年來處於無新藥發展的治療瓶頸,病人即便接受化療療程或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療程結束後復發機率仍高,最後還可能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讓患者對未來感到絕望,因此膀胱癌幾乎可堪稱為沙漠癌症。

替賴伯伯診治的台灣楓城泌尿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泌尿部主任蒲永孝表示,現行膀胱癌常見的治療方式包含手術切除、化療、放射線療法與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BCG)等,有些患者不喜歡手術,想選擇以化療,或是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來治療;然而膀胱癌的復發機率極高,因此患者最後可能仍需將膀胱全部切除、進行重建手術,不僅心理上難以接受調適之外,更嚴重影響患者生活品質。

蒲永孝也進一步提到,化療所帶來的副作用,如食欲下降、噁心嘔吐、腹瀉、口腔潰瘍以及脫髮等,會影響患者生活品質;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雖治療效果不錯,但很多患者仍然會復發。

所幸近期已有新一代免疫療法可應用於晚期膀胱癌治療,讓膀胱癌治療出現了新希望。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指出,曾接受化療藥物治療,但不願再繼續接受化療治療的晚期膀胱癌病友,有了新一代免疫療法的選擇,且此治療方式一旦有效果,可以持續治療很久,不會產生抗藥性,提升患者生活品質。此外,讓醫界引領期盼的是,新的療法未來也能應用於其他癌症治療領域,應用的範疇十分廣泛。

預防勝於治療。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膀胱癌找上門,因此除了定期檢查之外,若有血尿的狀況發生,一定要立即就醫檢查,千萬不可輕忽。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分享新一代免疫療法成為目前治療膀胱癌的新曙光。(圖/公關照) ID-1072297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分享新一代免疫療法成為目前治療膀胱癌的新曙光。(圖/公關照)

臉書、打字、上網(圖/攝影者chia ying Yang,flikr CC License/網址http://bit.ly/2kkVL1X) ID-834307▲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此癌症找上門。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99097

癌症免疫療法熱度持續延燒,Opdivo 與 Keytruda 發展領先

癌症免疫療法熱度持續延燒,Opdivo 與 Keytruda 發展領先

癌症免疫療法為近年癌症治療最熱門的話題,其推動癌症治療的典範轉移。雖然,癌症治療型疫苗 Proveng在 2010 年即獲核准治療荷爾蒙療法失敗的移轉性前列腺癌,但直到 2014 PD-1 抑制劑 Opdivonivolumab)與 Keytrudapembrolizumab獲准治療黑色素瘤,市場才掀起癌症免疫療法的熱潮。

 

目前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從下圖可以看出,仍是以 BMS 的 Opdivo 與 Merck & Co 的 Keytruda 最為火熱,兩款藥品的新適應症快速擴張,截至 2017 年 8 月,Opdivo 被核准的適應症已累積至 10 個、Keytruda 也高達 9 個,數量與速度皆遠高於其他癌症免疫療法產品。

歷年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在美國的新適應症數量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我們從美國已上市的癌症免疫療法產品已獲准治療之癌症來看(見下表),可以發現泌尿上皮細胞癌的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密度最高,其次為黑色素瘤與非小細胞肺癌。從藥物可治療的癌症種類來看,如同上述,以 Opdivo 與 Keytruda 最多。

美國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已獲准治療的癌症種類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Opdivo 與 Keytruda 的適應症能夠擴張如此迅速歸功於 BMS 與 Merck & Co 在臨床開發的大舉投入。以在 ClinicalTrail.gov 網站有登記、且正在執行或預期會執行的臨床試驗統計為例,Keytruda 即有高達 322 個試驗(約佔 33%),其次為 Opdivo 的 254 個試驗(約佔 26%),第三高為 Yervoy,約佔 14%。預期以 Opdivo 與 Keytruda 臨床試驗的數量,將維持充沛的能量支持這兩款藥品未來的適應症擴張(見下圖)。

已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品的臨床試驗數量佔比

(Source:ClincalTrial.gov;TrendForce 整理)

最新的進展為 Keytruda 的 KEYNOTE-006 試驗、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療法的 CheckMate -214 試驗結果公布。在 Keynote-006 試驗(NCT01866319)顯示,Keytruda 與 Yervoy 在晚期黑素瘤治療的比較,Keytruda 不論是每 2 週施打或每 3 週施打的組別,其 24 個月整體存活期(OS)比例均顯著高於 Yervoy 的組別(Keytruda:55%/2w,55%/3w;Yervoy:43%)。在本試驗中也確立 Keytruda 相較於 Yervoy 在晚期黑色素瘤的競爭優勢,然而在療程設計上,Yervoy 與 Keytruda 相比有先天弱勢,Yervoy 僅施打 4 劑,而 Keytruda 最長可施打至 2 年,這部分的差異則未在本次試驗與分析中做為控制變因。

CheckMate -214 試驗(NCT02231749)的部分,Opdivo 與 Yervoy 合併與 sunitinib 治療晚期或移轉性腎細胞癌的比較,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組別的客觀反應率(ORR)為 41.6% 高於 sunitinib 的 26.5%,然無惡化存活期(PFS)的差異則未達統計顯著性(11.56m vs. 8.38m, HR=0.82, p=0.03),整體存活期(OS)的數據則尚未成熟。從這個試驗結果目前揭露的數據可以發現,癌症免疫療法間的組合有機會提高反應率,但是對於病患是否能有足夠的臨床效益,還有待更多試驗或更長時間來證實,而 BMS 則期望藉著這個試驗的數據,使 Opdivo 能夠成為晚期腎細胞癌的標準療法。

TrendForce 生技產業分析師指出,Opdivo 與 Keytruda 現為癌症免疫療法的領頭羊,兩者不僅時常被拿出來比較,背後的藥廠 BMS 與 Merck &Co 對這兩款藥物的開發策略也頗有較勁的意味。癌症免疫療法在多間大藥廠持續競逐之下,包含 BMS、Merck & Co、Roche、AstraZeneca、Pfizer、Amgen 等,新適應症將在不同癌種之間持續快速擴張,並伴隨著許多組合療法、OS 數據的成熟,熱鬧可期,預期這未來全球癌症免疫療法市場也將由這些大藥廠所主宰。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http://technews.tw/2017/08/28/opdivo-keytruda-cancer-immunization-therapy/

免疫治療現生機 延長癌末患者存活率、重拾生活品質

免疫治療現生機 延長癌末患者存活率、重拾生活品質

76歲的賴先生罹患黑色素癌第四期,癌細胞轉移至淋巴結,腫瘤遍布手指頭、右膝窩、肝臟、肺臟及骨骼轉移,就醫時已因腫瘤腫脹只能臥床,收治該病例的馬偕紀念醫院血液腫瘤科‧癌症中心主任張義芳表示,病人初到門診時,身體十分虛弱,但求生意志堅定,家屬亦希望積極治療,經醫療評估及說明後,適合為其施行免疫療法,如今病人笑逐顏開,已可去公園散步。

張義芳表示,賴先生從去年5月開始進行每三週一次的免疫治療,共執行了九次療程,原先只能臥床的他不僅可以自由行走,腫瘤範圍也逐漸縮小至只剩下小手指,體力與氣色都看得到顯著的進步,過去黑色素瘤末期病人5年存活率小於一成,免疫治療問世後,接受治療的病人不但皆可重拾生活品質,更有約20%的病人可維持長期存活。

免疫療法主要在於提升病人自體免疫力對抗癌細胞 圖/ingimage

免疫療法主要在於提升病人自體免疫力對抗癌細胞,部分病人會因為免疫力功能增強而產生發炎性的不良反應,如皮膚紅疹、腸胃炎、肺炎、肝炎、腎炎及內分泌功能失調等。

有鑑於此,馬偕紀念醫院結合血液腫瘤科、肝膽腸胃科、胸腔內科、腎臟內科、內分泌科及皮膚科等專科醫師、護理師等組成「免疫腫瘤治療團隊」,特別的是,團隊中還囊括急診醫學科醫師。張義芳表示,急診醫師加入,更能在第一時間掌握病人產生免疫不良反應的各種變化,做出適當處置。

免疫治療成全球癌症治療趨勢

由於免疫製劑在2010年有顯著的發展與突破,目前免疫療法在台灣已被核准之適應症包含黑色素瘤末期及非小細胞肺癌,國際及正在進行臨床試驗且成效良好之癌症多達二十幾種,除了自體免疫不良的病人不適用此項療法外,大部分癌症晚(末)期病人皆有不錯反應。接受免疫治療的癌症病人須每2至3週接受治療、每月回診追蹤,約3個月至半年的時間等待身體啟動免疫毒殺癌細胞的機轉。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6014/2602765

MD安德森癌症中心權威專家解讀免疫療法

MD安德森癌症中心權威專家解讀免疫療法

 

我認為,未來10年,免疫療法將會成為許多癌症治療的支柱。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醫生和研究者Padmanee Sharma博士

 

大家可能都聽說過免疫療法吧。可是,你知道免疫療法究竟是什麼嗎?誰應該考慮接受免疫療法呢?

究其根本,免疫療法就是利用人體自身的天然防御系統去攻擊癌症等疾病。

MD安德森免疫療法平台的聯合領導人Padmanee Sharma博士在一次采訪中為大家解讀了免疫療法。

 

采訪內容如下:
讓我們從基本的開始談起,免疫療法是什麼?
免疫療法是一種指導身體免疫系統去識別和清除癌症的治療方法。

它如何起作用?
現在,當人們談論免疫療法時,他們通常在談論免疫檢查點療法。免疫檢查點療法產生於Jim Allison的T細胞研究。T細胞是免疫系統的士兵,是挑大梁的重要角色。這需要兩種蛋白共同作用,作為啟動T細胞的信號。但是,T細胞的工作井然有序,本身也具有關閉信號。經過很短一段時間,T細胞上的信號會導致T細胞關閉,正常情況下,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會阻止T細胞對身體造成損害。

癌症的問題是,到癌變組織生長到足以被免疫系統察覺時,癌變組織就太大了,T細胞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其清除。T細胞可以攻擊癌細胞,但是T細胞關閉後就沒有機會完成其消滅癌細胞的任務了。所以,如果我們能封鎖T細胞的“停機”按鈕,那麼T細胞就能繼續工作並消滅腫瘤。

相比較為傳統的治療方式,比如化療和放療,免疫療法的益處是什麼?
傳統療法針對的是腫瘤細胞,治療的是某種特定類型的癌症,而免疫療法針對的是T細胞,可以治療多種腫瘤類型。

免疫療法的另外一個益處是,作為我們身體裡的一個生命系統,免疫系統一直在不斷地進化和學習。因此,免疫療法的效果不會因為治療的結束而停止。一旦免疫系統學會了識別身體裡的癌症,如果再看到癌細胞,免疫系統會繼續攻擊這些癌細胞。

用免疫療法治療哪些疾病最有效?
到目前為止,已經證實免疫療法對治療黑色素瘤、非小細胞肺癌、膀胱癌和淋巴瘤最有效,而且用於治療這些癌症的免疫治療藥物已獲得FDA批准上市。

免疫療法還有望治療哪些癌症?
頭頸癌、小細胞肺癌和卵巢癌。

誰應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
任何一位癌症患者,不管其癌症處於哪個階段,都應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我們對許多癌症類型都開展有免疫療法臨床試驗,而且針對的患者群體也非常廣,包括早期癌症患者、癌症已發生轉移的患者、已嘗試過其他各種治療的患者以及還沒接受過任何治療的患者。

近來,人人都在談論精准醫療。那麼,還有什麼能比你自身的免疫系統更具有個性化的呢。最重要的是患者要與醫生討論他們的選擇。他們的醫生才最適合幫助他們查找所有可用的臨床試驗。

免疫療法研究有什麼新動向嗎?
我們仍然不明白為什麼免疫療法對有些患者有非常好的療效,卻對另外一些患者不起作用。於是,我們現在又回到了基礎實驗室研究中來,這正是Jim Allison所做的研究工作。Jim Allison是一位從事實驗室研究的一般研究者,不過他首先在小鼠中對其研究發現開展試驗,然後再對患者進行試驗。

這是一種循環往復。我們將實驗室研究結果應用到臨床試驗中,然後再把臨床試驗結果帶回到實驗室研究中來。這樣,我們就能去了解耐藥機制並開發新的治療方法。

您對免疫療法未來10年有何看法?
我認為,不管是單獨使用還是與化療、放療和靶向療法等較為傳統的治療方式聯合使用,免疫療法都將會成為許多癌症治療的支柱。此外,免疫療法也正用於治療多種癌症類型,而不僅僅只有黑色素瘤。

對於正在考慮參加免疫療法臨床試驗的患者,您有什麼建議?
與自己的醫生討論,以權衡風險/療效比和了解免疫療法的毒性和副作用,因為免疫療法的副作用與傳統療法的副作用非常不同。

您還想對廣大患者說些什麼?
我想鼓勵患者讓我們為了研究目的收集血液樣本和腫瘤組織樣本。我們的研究需要他們的參與,這樣我們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癌症。

癌症醫療新知/接受免疫療法前 你該知道的9個重點

癌症醫療新知/接受免疫療法前 你該知道的9個重點

免疫療法在治癌領域備受矚目,但價格動輒數十、數百萬,想要尋找一線生機該注意什麼?圖/網路資料照

前言:免疫療法在治癌領域備受矚目,吸引各大生技藥廠、醫療機構投入研發,爭相報告試驗結果。但免疫療法價格動輒數十、數百萬,國內也尚未開放施作細胞治療,想要尋找一線生機的病友該注意什麼?

1.目前國內有哪些免疫新療法可以使用?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全球共有3種藥物已獲准上市,可用在包括:無法切除或轉移的黑色素瘤、鱗狀上皮非小細胞肺癌、化療後轉移的晚期肺癌、與轉移性腎細胞癌。

其中,台灣已上市的兩種,目前主要用於黑色素瘤,其他新的適應症還在審核中。

(【註】新藥通常會先以一種適應症申請上市,待其他臨床研究做完後,再陸續增加其他新適應症。因此,藥廠在申請國外許可證時,也會因審核時間造成落差。)

細胞免疫治療:除了參加人體試驗計劃外,國內尚未開放這類治療。因此,坊間若有宣稱可提供類似治療的,目前皆屬不合法。現在也有些公司會仲介病友到已部分開放施作的日本、中國等地接受治療。

不過,近日衛福部已決定修法,讓提出相關試驗計劃的醫療機構,在符合安全性的前提下,開放收治特定病患,專案申請治療。(見《康健雜誌210期》「台灣將開放免疫細胞療法,病友真能受益?」、《民報》「恩慈條款今天上路 癌末患做免疫療法不再怕被當凱子削」)

2.免疫新藥可以取代其他治療嗎?

雖然就理論來說,病人似乎體力愈好愈早期接受治療,效果會較好,但目前的臨床試驗都是針對既有治療皆無效或復發的病人,還無法證實早期免疫治療效果會比傳統治療來得好。因此,現階段不建議將免疫治療作為第一線的唯一治療。

3.如果我的癌症不在新藥的適應症範圍內,可以嘗試使用嗎?

由於目前在許多一、二期的臨床試驗中,新藥對不少癌症看似有些療效,有些病友不免會想在適應症外嘗試使用這類新藥。

台北榮民總醫院胸腔部胸腔腫瘤科主任蔡俊明表示,未被列入適應症內的癌症,代表還需要更多完整、嚴謹的試驗結果來證明其安全性與療效,因此比較好的方式應該是先找主治醫師討論,看看是否有合適的新藥試驗可以參加。

但新藥試驗依照研究目的,會有特定條件限制,例如癌症期別、腫瘤的抗原表現等,也得看病人本身的年齡、疾病史與體能狀況。病人得接受進一步檢查評估後,才能確認是否符合資格。

4.若參與新藥試驗計劃,卻抽到對照組,該怎麼辦?可以退出嗎?

蔡俊明說,其實現有新藥試驗,為了保障病患權益,即使是對照組,也會盡可能採取現有治療的最佳方案。

例如少數情況,接受化療的對照組,被規定不能使用可能效果次佳的標靶藥物。但即便如此,治療過程中,醫療團隊也會持續追蹤病人狀況,甚至因病人病情需要,調整治療。如果真的覺得不滿意,病人也可以在任何一個階段退出。

5. 如何知道哪些醫院有免疫治療相關的試驗計劃?

國內不少醫院都有參與新藥試驗計劃,且所有資訊都會公布在「台灣藥品臨床試驗資訊網」。民眾若想隨時了解最新的免疫治療試驗計劃(包括細胞治療與藥物治療),除了向主治醫師詢問,也可上此網站搜尋。

6.使用免疫藥物是否有什麼副作用?

新藥的原理是放開免疫反應的煞車,使用這類藥物也可能引發病人免疫反應過度,俗稱「免疫風暴」。

可能出現的反應包括:全身性皮膚紅疹、腸炎導致的腹瀉、腦下垂體發炎以及肝毒性等症狀。早期,也有病人在試驗過程中死亡。

其他一些非免疫相關的副作用則包括:疲倦、掉髮、皮膚癢、肝腎異常等,但這類副作用較不嚴重,病人只需配合用藥與適度休息就可改善。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文震表示,免疫機制十分複雜,病人的反應也可能同時牽涉到腫瘤科、風濕免疫科、胃腸科、內分泌科等的問題。加上,目前也有研究顯示,合併使用抗PD-1與抗CTLA-4藥物,病人的存活率、腫瘤反應率都會較高,但可能發生的副作用也會增加。

張文震建議,治療時,應盡可能選擇能跨科整合照顧病人、且具有治療經驗的團隊。

7 .接受免疫新藥治療,要治療多久?怎麼知道效果不好?何時可以停藥?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依照病患體重計算所需劑量,並透過靜脈注射給藥。不過,藥物價格不菲,依照劑量計費,平均一個成人完整的療程,至少需要200~300萬不等。

以第一種藥物「益伏」來說,完整的一個流程為3週打一針,共打4次;最新上市的「吉舒達」,則一直使用到疾病惡化為止。

張文震表示,新藥治療過程中,有些病人會一度出現腫瘤變大的「假性惡化」,因此目前多會以3個月為一個療程,等療程完全結束之後才進行評估。若3個月療程後診斷,還是評估發現腫瘤持續惡化,通常只有約4%機率可能是假性惡化。

至於治療後,若發現腫瘤不變或縮小,是否要再繼續使用?張文震表示,就安全性考量,新藥確實可以一直持續使用,但實際狀況還是要依照病人的經濟能力與治療狀況來討論。

8.有什麼檢查可以用來預測治療的效果?

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跟單株抗體標靶藥物的原理不同。臺灣大學台成幹細胞治療中心、台大醫院血液科醫師林建廷表示,後者是針對特定腫瘤抗原而設計,若患者癌細胞的抗原表現不明顯,或根本無相應的腫瘤抗原,治療效果就不好。因此,在治療評估上,可利用這些指標評估是否值得使用。

但在前者的使用上,目前尚未找到具有足夠鑒別力的生物指標。有些研究嘗試比較腫瘤上PDL-1的表現,來預測抗PD-1藥物的效果。但結果發現,陰性與陽性的療效只差約20%,還不足以讓病人藉此決定是否接受治療。

9.無法接受免疫治療,努力增加免疫力有用嗎?

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研究所所長劉扶東指出,目前大多數人談的「免疫力」屬於抽象的概念,但免疫機制其實是非常複雜的反應,要看對應在什麼問題上。而且,重點是要維持「最佳平衡」,而非一味加強或是壓抑。

不過,劉扶東認為,中醫的治療觀念強調把身體狀況變好,就能對抗疾病,從免疫治療的發展來看,其實有些道理。「未來或許中西醫可以一同來發展研究,探討傳統醫學在生理、免疫學層次上的意義,」劉扶東說。

雖然癌症治療不斷有新突破,但新藥昂貴的價格確實也常讓病友及家屬陷入兩難,反而造成沉重的心理負擔。好的醫療團隊,會與病人清楚說明每個階段的治療意義,分析可能治癒的機率、治療時的生活品質,並共同衡量治療利弊,保持著開放的心境、有良好的醫病溝通,其實是抗癌之路最重要的武器。

www.peoplenews.tw/news/ab5a8c2c-02ec-40c4-8872-a219e5147f1f

戰勝癌症不是夢!免疫療法發展快 她因此多活10年

戰勝癌症不是夢!免疫療法發展快 她因此多活10年
三立新聞網

 現年44歲的攝影師佛羅倫斯2006年被診斷出罹患淋巴癌,醫生宣告她生命只剩2週。在嘗試各種治療失敗後,她參與免疫療法試驗,終於緩解淋巴癌。10年後,她仍活在世上。

 

▲家人罹癌,是每個家庭心中的痛;示意圖。(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時代雜誌」(Time)4月號刊登文章「如果你的免疫系統可被訓練來殺死癌症呢?」指出免疫療法藉由激發免疫系統的能力,找到並毀滅入侵者,這正是身體用來對抗細菌與病毒的方法,不過並不用來對付癌症。癌症是健康細胞突變,突破內在的防禦系統,此時免疫療法可以派上用場。

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NCI)腫瘤免疫學負責人羅森柏格(Steen Rosenberg)為免疫療法先驅,他指出,不用手術與雷射等外力,免疫療法是利用人體本身的自然免疫反應對抗癌症。

這種療法不針對癌症本身,而是致力於身體抗癌的能力,透過服藥等方法激發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同時維持健康細胞完好無損。

最新一代免疫療法的部分試驗已有驚人成果。某些對其他療法沒有反應的B細胞血癌與淋巴癌病人,參與試驗後有高達80%的人發現癌症消失。

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使用免疫療法藥物奏效,是數十年來不斷挫折後的成果,羅森柏格說,30年前,這種療法「只是夢想」。由於腫瘤來自健康細胞劣化,免疫系統未將其視為入侵者,因此第一代免疫藥物、抗體,無法達到醫生期盼的成效。

免疫防禦並非對癌症全然無用,醫生切開腫瘤時發現,殺手免疫細胞的確滲入惡性細胞,只是免疫系統趕不上癌細胞的快速增長。

直到羅森柏格透過活化免疫細胞「T細胞」,讓它更有效率地作用,減緩了腫瘤生長,免疫療法才開始展現前景。然而,T細胞運作可能不是非常良好,多數癌症病人仍仰賴手術、化療、雷射。

第一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主艾利森(James Allison)1996年發現,可以訓練免疫細胞找出並攻擊癌細胞。實際上,殺手T細胞對於鎖定並破壞癌細胞相當克制,但抗化劑藥物可以放鬆這種約束,讓免疫細胞得以攻擊暴露在外的癌細胞,而非正常細胞。

免疫療法多半是極度個人化的藥物,需要極度個人化的試驗。這對病人來說,幾乎不可能找到適當的臨床試驗,所以幾乎讓人打退堂鼓,除了佛羅倫斯(Stephanie Florence)這類固執的人之外。

佛羅倫斯一直到做完標準治療且癌症再度復發,才符合參與試驗的資格,而這是以免疫療法治療淋巴癌的首批實驗之一,醫生只能推測可能的副作用:發高燒到必須住院、出現幻覺、昏迷,最高風險是死亡。

幸運地,佛羅倫斯連發燒都沒出現,4周後,她是80%到90%的癌症緩解病人之一。她說:「這就像我的生命從那個時刻開始。」

市場專家推估,以免疫為基礎的療法在10年內年銷售額將達350億美元到700億美元,成為史上最有價值的藥物,超過膽固醇藥物。免疫療法是美國總統歐巴馬新推動「登月(moon shot)計畫」的抗癌核心政策。

但科學快速進展與將藥物提供給最需要患者的能力之間,出現鴻溝。科學家、藥廠、監管機構與病人的優先順序之間,不可避免產生衝突。監管機關焦點在安全有效,嚴格的試驗標準可能讓許多病人無法及早取得試驗性藥物。

 

www.setn.com/News.aspx

《BARRON’S》:癌症新療法患者福音藥企搖錢樹

《BARRON’S》:癌症新療法患者福音藥企搖錢樹

圖為最新期《BARRON’S》雜誌封面

來源 : 新浪財經 / 檸楠编譯
《BARRON’S》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稱,百時美施貴寶、默克、羅氏集團等公司在前景光明的腫瘤免疫學新領域取得了長足進展,多款相關藥物已上市或等待審批,人類似乎最終將戰勝癌症;與此同時這一廣闊市場將大大提振藥企股價。
四年前,鮑勃-卡爾森(Bob Carlson)得知自己患有肺癌,可能活不過兩年。他經歷了“女巫魔法藥水”般的化療,然而每一次化療最終均告失敗,化療過程令這位72歲的退休員工覺得生不如死。後來耶魯大學附屬斯麥咯腫瘤醫院(Smilow Cancer Hospital)對他進行羅氏集團康涅狄格分公司一款抗癌藥物的早期臨床試驗。這是一種幫助患者免疫系統發現、抗擊癌細胞的新型藥物。經過羅氏新藥治療,凱爾森的腫瘤縮小了,而且沒有化療的毒副作用。卡爾森用藥至今已有兩年,腫瘤持續縮小。
對於卡爾森的死而復生,誰也不如他本人吃驚:“我都一一作了告別,然而兩年後我卻活過來了。”雖然尚未獲得有關部門批准,但肺癌、黑色素癌之類具有化療抗藥性患者的持續復蘇使人們對卡爾森接受的羅氏集團藥品這類所謂免疫腫瘤學組合療法寄予厚望。斯麥咯腫瘤醫院主任羅伊-赫布斯特(Roy Herbst)回憶道:“這個人入院時幾乎別無選擇。現在他每次來都要給我看他的新照片。”
像卡爾森這樣治療取得成功的患者四居其一,赫布斯特說他的目標是讓其他三位患者也成功。腫瘤免疫學組合療法(I-O)源自對癌細胞防御機制的了解,以避免我們免疫系統通常的“搜索並破壞”作用。通過破壞腫瘤的防御,I-O藥物便可使免疫機制發揮清除癌細胞的職責。
自從2011年百時美施貴寶推出首款黑色素瘤I-O藥物Yervoy以來,它的市場份額已經翻倍,默沙東、羅氏、阿斯利康、輝瑞等公司對多種癌症的廣泛組合療法進行大筆投資。誰都有機會分一杯羹。塞爾基因、再生元制藥、因賽特等十幾家生物科技公司也唯恐落後。I-O產品最終可達到每年幾百億美元的市場,而制藥公司已經飽受因之前火爆藥品專利到期之苦。
百時美施貴寶黑色素瘤I-O藥物Yervoy 和更有效的肺癌I-O藥物分別於2014年12月和2015年3月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前不久投資者對該公司在I-O領域的領導地位給予溢價估值。加上正在進行的二十幾種抗癌藥物研究,到2020年該公司銷售額中I-O藥物可占1/3。I-O藥物可推動該公司股價上漲,漲幅可達20%或更多。
不過,受歡迎程度較小的默沙東和羅氏公司股票也許是更好的選擇,它們的漲幅可超過20%——外加分別為3.2%和3.2%的股息率。一年來默沙東一直在美國推廣其晚期黑色素癌I-O藥物Keytruda,在歐洲則剛剛獲得批准。該公司抗肺癌藥物今年10月應可獲得美國批准,目前正在進行30多種腫瘤的100多項臨床試驗。
羅氏集團對卡爾森所用藥物atezolizumab也在進行大規模試驗,其中包括針對肺癌、膀胱癌、乳腺癌、腎癌等癌症至關重要的11項第三期臨床試驗。這家瑞士公司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還有其他六種I-O藥物,正在進行實驗室研究的有十幾種。阿斯利康和輝瑞落後於前述三家公司,但也都在增加可提振股價的I-O藥品投入。不過這兩家公司正在進行整頓,對I-O藥物指望較小。投資者對該領域生物科技公司的估值十分大方,比如因賽特的預期市盈率高達20倍。
雖然I-O藥物的成功為藥企帶來了廣闊的市場空間,但美國的醫藥費也將因此每年增加300億美元,而且這還只夠治療25%可得益於現有藥物的肺癌和黑色素瘤患者。隨著新藥和組合療法為更大一部分病人產生療效,這些一年10萬美元的藥物或將引起人們思索財政問題。不過這是一個令人欣喜的問題。百時美施貴寶I-O實驗室資深研究人員隆伯格(Nils Lonberg)認為,這些抗癌突破能讓數百萬人維持健康和工作能力。“成功治療帶來的工作能力將超過這些藥品的代價,”隆伯格滿懷希望。
醫生們長期懷疑我們的免疫系統具有控制癌症的作用。100年前,紐約外科醫生科萊(William Coley)注意到,一些癌症病人在克服嚴重感染後腫瘤縮小了。然而只是在最近幾十年研究人員才具備相應工具,了解到癌成為一種疾病,部分是因為突變的癌細胞與我們免疫機制的交互方式。我們體內的細胞總是會出差錯,我們的身體通常也能很好的識別出有毛病的細胞並像消滅病毒和細菌一樣將其消滅。
不過當這些細胞中的一個或多個突變正好能夠保護細胞不受免疫系統攻擊時,癌就成為了一個問題。惡性腫瘤是一種有害進化選擇的結果,在此過程中突變最復雜的癌細胞存活下來。“癌症是一種高度進化的疾病,”負責羅氏集團癌症免疫療法開發的腫瘤學家陳丹(音)說。“癌症難於治療也就是這個原因”。
幾年前,陳丹和他在基因泰克的研究同事繪制了一張免疫系統如何應答癌細胞的重要示意圖。腫瘤中的癌細胞片段被擔任警戒之職的細胞拾取,然後轉移到淋巴結,向被稱為T淋巴細胞的白細胞呈現這些癌細胞抗原片段。T細胞激活、增生,再通過血管轉移回到腫瘤。在抗體分子的幫助下T細胞認出癌細胞。激活的T細胞利用細胞粉碎化學武器攻擊癌細胞,產生新的抗原片段。如是循環往復。
免疫過程的每一步都受到能夠打開或關閉免疫細胞活動的一套平衡信號控制。這些天然崗哨發揮著專攻敵對目標、限制對無辜健康細胞損傷的作用。免疫系統甚至還有專司調節T細胞進攻、不讓它們破壞免疫系統所在的細胞。機制上調節信號通過T細胞表面的受體分子起作用。刺激受體像油門,抑制受體像剎車,各有其獨特的”插頭”,只有形狀正確的“鑰匙”——受體配合基才能打開。
在著名免疫學家吉姆-埃裡森(Jim Allison)的領導下,研究人員成功識別可怕的皮膚癌黑色素瘤免疫抑制軌跡,當今所謂的I-O療法於是騰飛。利用注入一種特質的單株抗體,研究人員封鎖了通常壓制T細胞活動的一個受體。通過放開這個剎車,他們有效地提高了T細胞針對癌細胞的活動能力。這些抗體藥物的其中一款成為百時美公司的Yervoy藥物,接受Yervoy治療的黑色素癌患者20%至少可存活3年,有人甚至超過10年。
包括Opdivo和Keytruda在內的更新類別的藥物阻止癌細胞按下T細胞上名為PD-1受體的強大開關。事實證明,這類藥物對付更廣泛的癌症比藥物更有效、副作用更小。默沙東臨床開發負責人羅伊-貝恩斯說(Roy Baynes),PD-1抗體可以說是當前黑色素瘤的主流療法。
腫瘤患者往往對化療、甚至羅氏靶向治療之類的現代療法也產生抗藥性,效果持久的I-O療法則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當靶向療法阻止癌細胞的一種活動時,癌細胞又戰勝該藥品的新突變產生適應。於是科學家又得從頭再來,尋找新的靶向藥物。
I-O藥物不針對癌細胞中預先選好的目標,而是解放免疫系統,使之適應抗擊癌細胞轉變的戰鬥。隆伯格說,利用I-O藥物,我們讓都適應性免疫系統和適應性癌症細胞公平決戰。
雖然I-O藥物的藥理很不錯,但首批I-O藥物只能幫助一小部分患者。於是制藥公司紛紛開發組合療法,與其它十幾種療法一起治療癌症免疫周期中的一個或多個階段。比如通過先對腫瘤進行化療、放療或靶向治療,醫生們便可松脫更多的癌細胞抗原供T細胞攻擊。早期臨床研究也在尋求結合“放松剎車”和針對刺激受體實驗藥物的“踩油門”協同療法。阿斯利康、輝瑞、百時美都在進行這方面的各種組合試驗。
今年I-O藥物領域消息不斷,勢將形成一股大潮。I-O研究在今年6月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會議上獨領風騷。在下個月初將舉行的世界肺癌大會上,羅氏將報告PD-1藥物atezolizumab的進展,百時美將給出Yervoy-Opdivo聯合療法的數據。下個月末舉行的歐洲癌症大會上,羅氏將披露其藥物聯合化療使用的患者存活率數據。
如果I-O藥物真的具有廣泛、持久的效果,那麼它們的銷售前途將空前廣闊。百時美對Opdivo的要價在美國是一年15萬美元,在歐洲一年10萬美元。如今全世界接受轉移癌證治療的患者高達數百萬。
柯文公司分析師斯卡拉(Steve Scala)在今年4月的研報中估計,到2020年全世界約有280萬使用PD-1藥物的潛在患者,其中一半是肺癌患者,另有一部分是黑色素瘤患者。即使采用極其謹慎的市場滲透率估計——美國肺癌患者12%使用,國外3%使用——斯卡拉預計2020年PD-1的銷售規模可超120億美元。如果I-O藥物與其他療法進行新的聯合使用擴大受益患者比例,銷量將更為驚人。
作為I-O領域的先驅,百時美抓住這些銷售機會有著最有力的優勢,Yervoy和Opdivo兩款藥物患者存活率數據引人注目,在聯合藥物增強應答率方面先行一步。百時美抗癌藥物開發總監喬丹盧(Michael Giordano)表示,公司已決心大力投資臨床試驗以維持領先優勢。在去年百時美159億美元的銷售額中,抗癌藥物占了22%,另有28%來自愛滋病、關節炎等抗病毒藥物。精神病暢銷藥物Abilify今年專利到期,2018年則愛滋病藥物專利到期,因此百時美對I-O藥物的成功寄予厚望。
目前為止一切順利。自今年3月獲得美國政府審批以來,Opdivo迅速占領了一類對化療具有抗藥性的肺癌患者市場。該藥對類型普遍得多的肺癌患者三期臨床試驗今年早些時候結束,因為使用該藥的患者療效比化療患者療效好得多。一家腫瘤中心協會建議醫生使用對類型更普遍的癌症患者使用該藥——盡管百時美尚未獲得FDA針對那種類型患者的審批。
摩根大通分析師肖特(Chris Schott)在最近的一篇研報中指出,2016年百時美公司預期每股收益2.25美元,相應的預期市盈率將近30倍。這與其他美國大型制藥公司相比溢價50%,而制藥公司市盈率已經高出標普500指數。盡管如此,肖特認為抗癌藥物可推動百時美實現今後五年將近20%的盈利年增幅。隨著投資者接受自己的觀點,肖特認為百時美股價可從目前的60美元左右升至75美元。
默沙東對Keytruda藥物的開發甚至更加不遺余力,共有1.6萬多患者登記參加100多項臨床試驗。該公司年營收400億美元,70億美元的研發預算比百思美貴高60%。默沙東研發總監佩爾穆特(Roger Perlmutter)稱,公司的開發計劃規模全球最大,聯合其它制藥公司進行了40多種不同的療法組合。今年10月FDA將對Keytruda用於規模最大的肺癌市場進行審批。
不過默沙東已經不受投資者青睞,他們擔心該公司的營收已見頂。該公司的關節炎藥物Remicade在歐洲即將遭遇生物仿制藥的競爭。隨著降血脂藥物Zetia專利保護到期,今後幾年默沙東心腦血管藥物市場將遇到困難。
瑞銀古德曼(Marc Goodman)之類的分析師仍然看好默沙東,認為新疫苗和前途光明的肝炎、糖尿病、老年痴呆症藥物可推動公司銷售額增長,銷售額可從今年的6.5億美元左右增至2020年的至少45億美元。古德曼預計默沙東2016年每股收益3.85美元,相應的預期市盈率不到15倍。近年來默沙東年營收額在400億美元左右徘徊,古德曼預計到2020年可突破500億美元,公司股價可至少上漲20%。
羅氏I-O藥品上市時間將晚於競爭對手。不過利用結合化療和I-O藥物atezolizumab治療肺癌的療法,羅氏可後來居上超過百事美和默沙東。在6月的ASCO會議上,羅氏展示了令人驚異的應答率成果,在轉移肺癌患者的小規模研究中聯合療法的應答率超過60%。
令人感興趣的是,羅氏對其聯合療法作為肺癌患者的一線療法進行了試驗,而不是先等化療失敗後再使用。一線療法的市場比二線療法廣闊得多,後者只在前者失敗後才開始使用。利用化療和市場領先的適宜患者確定診斷技術,羅氏的聯合療法可成為預算有限的歐洲衛生健康系統的經濟選擇。在下個月的癌症研究會議上,醫生們將看到羅氏肺癌聯合療法最初的積極響應態勢是否繼續。
與此同時,羅氏正在緊鑼密鼓的准備膀胱癌藥物atezolizumab美國審批——膀胱癌這種疾病目前治療選擇余地很小,因而是一個大市場。在羅氏與其它兩種藥物進行的藥品三聯臨床試驗中,腎癌的應答情況也不錯。
羅氏超過一半的營收來自於抗癌產品。法興銀行分析師史密斯(Justin Smith)認為,I-O類別產品的銷售潛力最大。羅氏在蘇黎世股市中的股價為260瑞士法郎左右,預期市盈率為16倍。史密斯預計該公司股價可增長25%至330瑞士法郎。
爭奪肺癌一線療法這一巨大市場的還有阿斯利康,該公司正在進行三項研究——PD-1單獨療法、PD-1聯合化療和PD-1與另一種I-O藥物聯合治療。接受阿斯利康名為MED4736的PD-1藥物治療的患者有8300多人,研究針對六種不同的癌症。阿斯利康還與雅培合作,對雅培重磅藥物Imbruvica與自己產品的聯合使用進行試驗。
輝瑞也不甘落後,正大張旗鼓地開展PD-1抑制劑avelumab研究。早期試驗中該藥的表現堪比競爭對手。輝瑞腫瘤研究員博肖夫(Chris Boshoff)表示,公司對該藥與其它兩款藥物刺激免疫系統通道的免疫療法寄予厚望。作為全部三種藥物蓄勢待發的唯一公司,輝瑞不久將開始對眾多實體腫瘤進行三聯治療試驗。
所以市場開始顯得擁擠起來,不過同時我們似乎也有希望最終戰勝癌症。不用說,兩種結果都是患者的福音。羅氏研究人員陳丹說,我從未見過這幅景像,這是腫瘤學歷史上一個特別時代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