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治療】二至四成有療效 副作用致死1% 免疫治療不是治癌神藥

【免疫治療】二至四成有療效 副作用致死1% 免疫治療不是治癌神藥

30/05/2019

對付癌症,化療是毒死癌細胞,標靶治療是點擊癌細胞「死穴」;近年最火熱的免疫治療,不是直接打擊癌細胞,而是激發自身免疫系統消滅腫瘤,賣點是療效高、副作用少,但藥費高昂。

到底免疫治療能否徹底清除癌細胞?是否癌症病人的靈丹妙藥?有臨牀腫瘤科醫生指出,免疫治療具風險,有1%病人因副作用而死亡,病人切忌過度迷信。

免疫治療是近幾年新興的治癌方法,透過激發自身免疫力消滅腫瘤。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清淟解釋,「正常細胞透過PD-1蛋白與身體免疫系統溝通,『是自己人,不要攻擊我』。」正常情况下,免疫系統中的淋巴細胞能辨識敵人並作出攻擊,而淋巴細胞表面有PD-1蛋白,可保護正常細胞免受攻擊。但癌細胞利用此機制來瞞騙免疫系統,扮作「自己人」逃過免疫系統的攻擊,「免疫治療藥物就是希望糾正這個弊端」。

治黑色素瘤 較化療效果理想

免疫治療針對PD-1、PD-L1、CTLA-4等不同的免疫檢查點,稱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蔡清淟解釋,透過藥物抑制癌細胞表面的PD-L1蛋白與PD-1受體結合,淋巴細胞便可以辨認癌細胞,繼而將它消滅;而CTLA-4抑制劑可以令癌細胞周邊有更多淋巴細胞,「就算身體認出哪些是癌細胞,不夠兵也打不了。說得俗一點,CTLA-4抑制劑是call人來」。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表示,目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是黑色素瘤的第一線治療。對付黑色素瘤,以往化療效果不理想,「免疫治療是一個突破,五分之一黑色素瘤病人的病情受到控制,存活期達10年」。

混合標靶藥 晚期腎癌療效佳

另外,免疫治療還可以與化療或標靶治療一起使用。以腎癌為例,蔡清淟表示,組合式治療方案效果較理想,同時使用標靶藥及免疫治療,互相有加強作用。腎癌之中,以腎細胞癌(renal cell carcinoma,RCC)最為常見。

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今年發表研究報告,發現同時採用標靶藥(阿西替尼/Axitinib)及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匹博利組單抗/Pembrolizumab),對治療晚期腎細胞癌效果非常理想。861名病人分成兩組作對照實驗,對照組採用舊有標靶藥,實驗組接受阿西替尼及匹博利組單抗。結果發現,實驗組病人的12個月整體存活率為89.9%,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為15.1個月;至於採用傳統治療,12個月整體存活率為78.3%,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則為11.1個月。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在今年4月批准了匹博利組單抗和阿西替尼,作為晚期腎細胞癌一線治療。

免疫治療目前還可用於治療肝癌、肺癌、膀胱癌;陳亮祖說,概括比較化療、標靶治療和免疫治療的抗藥性時間,對免疫治療奏效的病人,平均接受治療1年後才出現抗藥性,標靶治療平均9個月,化療平均5至6個月便出現抗藥反應。

 

原文: 明報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How blending Western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an boost cancer treatment in Hong Kong

How blending Western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an boost cancer treatment in Hong Kong

27/05/2019

When his doctor told him that the sharp pain in his back was stage four lung cancer, Rocky Yiu, 57, could not bring himself to ask how long he had left to live. “It felt pointless asking because they practically gave me a death sentence,” he says.

Five years on, Yiu’s battle continues, aid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which he believes has helped slow the spread of the disease.

The number of people diagnosed with cancer in Hong Kong is increasing every year, partly due to an ageing population. In 2016, according to the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under the Hospital Authority, 31,468 new cancer cases were diagnosed locally, while 14,209 Hongkongers lost their lives to the city’s No 1 killer.

Medical experts believe that, when used correctly, TCM might be more ideal than Western treatments for some, and it can play a complementary role in treating the condition for others. This has led to calls for more collaboration involving both forms of medicine.

Although Yiu had received 25 rounds of electrotherapy, nine months’ worth of targeted therapy and four cycles of chemotherapy, all failed to shrink the tumour in his lung.

By the time he completed the fourth cycle of chemotherapy, the tumour had grown from 5cm to 8cm. Yiu stopped all Western medical treatment, but continued with TCM, which he had been using to manage the side effects of the cancer treatment.

“Targeted therapy left my skin so sensitive that I couldn’t use warm water in the shower, not even during winter. TCM helped reduce the sensitivity, and also helped me manage the pain, constipation and tingling sensations from Western treatments,” he says.

During a check-up in 2016, six months after he discontinued chemotherapy, his doctor noticed that the growth had shrunk back to 5cm. Yiu credits TCM with the good news.

Although his prognosis still looks bleak – the cancer has spread, causing him pain in his bones and constipation – he says TCM has kept the more dire consequences of his illness in check.

Yiu’s TCM practitioner Tina Lee, who works at Tung Wah Hospital, says that because his cancer was advanced, her treatment plan was to help him improve his quality of life, and to counter some of the toxins left from the chemotherapy and targeted therapy.

“TCM is about promoting overall health, disease prevention, and boosting the body’s ability to heal to achieve harmony and balance,” Lee explains.

“But TCM has its limitations. We can’t determine whether a person has cancer just by taking their pulse or asking them a few questions. Patients are always diagnosed by Western medical methods, such as blood tests, biopsies and scans.”

Dr Liu Yulong, principal lecturer at the Baptist University’s School of Chinese Medicine, adds: “We wouldn’t encourage patients to rely solely on TCM for cancer, unless they are very old or too weak to endure conventional cancer treatments, such as chemotherapy.”

Liu says TCM could help some patients complete their Western treatment as planned. “TCM can help them manage their side effects so they can finish their cycles on time, which is essential to recovery.”

Dr Chan Leung-cho, a specialist in clinical oncology, agrees. He says TCM can help relieve nerve problems and dry mouth resulting from chemotherapy.

Chan and Liu both practise at the Hong Kong Anti-Cancer Society Dr and Mrs Michael S.K. Mak Integrated Chemotherapy Centre, which has been offering integrated Chinese and Western services since 2012. Both doctors have served some 400 patients.

Chan believes clear and direct communication between TCM practitioners and doctors is key to designing a successful integrated treatment plan for patients.

“Doctors of Western medicine are often worried something might go wrong if their patients also take TCM because they don’t know much about it – I don’t either. And patients may not be able to properly convey the kinds of treatment they’re undergoing.”

While Chan warns that patients can run serious risks if they withhold information about their TCM treatment from doctors, both he and Liu agree that Hongkongers could benefit from more direct collaboration between TCM and Western medicine.

In 2014, the Food and Health Bureau launched the Integrated Chinese-Western Medicine Pilot Project to study the operations at government hospitals.

The findings of the programme would help officials formulate the model for the city’s first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which is expected to open in late 2024.

“We want to show patients that integrated medicine can help them, and convince sceptical Western doctors that TCM can help their patients.

“It’s not about choosing sides, but what we can do for patients,” Liu says.

Yiu’s TCM practitioner Lee says she thinks this could also help patients identify trustworthy TCM practitioners, instead of turning to expensive and unlicensed healers.

“On the mainland, there are many hospitals with integrated Western and Chinese medical services. I think Hong Kong should follow its example.”

As for Yiu, he is trying to find hope in the time he has left.

“Sometimes I get better, which gives me hope. Then the pain comes back. I know it’s too much to ask for a miracle. All I can do now is treat every day as a reward.”

 

原文: 南華早報

陳亮祖醫生

( 臨床腫瘤專科 )

增強免疫力抗癌,吃這個補那個

增強免疫力抗癌,吃這個補那個

讀者Carl 2019-4-23在金針菇抗癌?回應:

林教授您好!
請問現今有任何癌症研究是可以降低復發率或轉移機會嗎?
常聽說對於罹癌患者增強免疫力很重要,因此攝取菇類、或宣稱靈芝有用的人很多,但我的疑問是,癌症之所以會發生不是因為免疫系統無法正常辨識或清除癌細胞的原因? 那增強免疫力抗癌的理論還成立嗎? 謝謝!

 

有關如何降低癌復發或轉移的研究是非常多。但是,這類研究可能跟Carl所想像的,有很大的出入。請看我發表的免疫療法,有假也有真

再來,的確是有一大堆產品,包括什麼菇類、藻類、等等,宣稱可以增強免疫力。但是,就如Carl所擔心的,增強免疫力,不一定就是件好事。

免疫系統對於癌細胞的轉移,的確是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這個角色既可以是救主,也可以是幫兇(請看The immune system in cancer metastasis: friend or foe?)。所以,吃了那些所謂的增強免疫力的東西,說不定會加速癌細胞轉移。

您也一定聽過「自體免疫」吧。免疫系統還會攻擊自身的器官呢(胰臟、小腸、神經…)。所以,免疫系統的正不正常可能是比強或弱,來得更重要。

事實上,所謂的「免疫力」,就只是一個概念。我們知道它的存在,但卻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測量它的強弱。當一個人很少生病,我們就說他的免疫力很強,當一個人常常生病,我們就說他的免疫力很弱。就是如此而已。

我們有各種方法可以測量心功能,肺功能,肝功能,腎功能,但是就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測量免疫功能。不信的話,請問您有聽過某某人的「免疫力」是60、70、80嗎?

而也就因為「免疫力」聽起來是如此冠冕堂皇,但實際上是如此籠統模糊,所以不肖業者就可以利用它來推銷一大堆聽起來冠冕堂皇,但實際上卻是毫無用處的「增強免疫力」的產品。

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常聽到的,說要做這個做那個來增強免疫力,到底又是啥意思?

其實,說穿了,「免疫力」就是「健康」。身體健康,免疫力就強,身體不健康,免疫力就弱。

我們有很多方法來測量身體健程度,包括脂肪指數,心指數,肺指數,肝指數,腎指數,血糖,血壓,血脂,等等等。如果你這些指數都正常,你的免疫力就很強,如果你這些指數都不及格,你的免疫力就很弱。

免疫力強,得癌的機率就低,免疫力弱,得癌的機率就高。

所以,Carl所問的「增強免疫力抗癌的理論還成立嗎」,答案是肯定的,只不過這跟吃這個補那個,是毫不相干的。

請看我之前發表的改善免疫系統?以及飲食能改善免疫系統嗎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氧化還原信號分子,直銷鹽水

氧化還原信號分子,直銷鹽水

讀者楊先生在 2019-4-21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最近一位鄰居一直在推銷”ASEA”氧化還原信號分子水,說它有37項美國專利,喝了它能使人體免疫系統的正常運作,受損的細胞自愈並恢復活力,能有效治療癌症,糖尿病,高血壓,中風等頑固的慢性病,牛皮癬,白癜風等皮膚病,甚至是自閉症…,真是治病的萬靈丹,我本身不太相信一個分子水可以有如此神奇的療效,正在苦惱要如何回覆他的好意時,恰巧聽到NEWS98張大春先生訪問您有關養生偽科學的問題,可否請您以專業觀點提供一些意見? 感謝!!

 

ASEA是一家總部設於美國猶他州的公司,以多層次傳銷(Multilevel marketing,簡稱MLM,在台灣叫做直銷)來賣Redox Cell Signaling Water(就是楊先生說的「氧化還原信號分子水」)。

Redox是Reduction(還原)和Oxidation(氧化)兩個字的合寫,而很多生理作用是跟「還原-氧化」有關,所以Redox當然是很重要。但是,能將Redox發展成所謂的健康飲料,還真是個商業天才,才做得到。

這家公司的確是有一些專利。至於是不是有37項,則不得而知。不管如何,行內人都知道,專利只是保護創新,而跟有效無效,毫不相干。所以,ASEA抬出37項美國專利,純粹只是在唬弄不明就裡的民眾。

此一產品的塑膠瓶正面有註明“Beverage”,也就是說,它是一種飲料。而在它的背後則有一個很大的“Nutrition Information”圖表。這個圖表看起來實在很好笑,因為它列舉了好幾種營養素(包括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但是,這些營養素的含量,幾乎全部都是0。唯一不是0的是Sodium(鈉)(請看下圖)

同樣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圖表旁邊有註明成分為「鹽」和「蒸餾水」。而更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它還特別註明Gluten Free(無麩質)及Non GMO(非基因改造)(請看上圖)

想想看,既然成分只是「鹽」和「蒸餾水」,為什麼還需要說是「無麩質」及「非基因改造」?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發表過很多文章,說明「無麩質」及「非基因改造」都是“有心人士“耍弄民眾的行銷手法,所以,我在這裡就不再重複。(請看基因改造食品安全嗎無麩質飲食,讓你不生病?

 

不管如何,此款飲料真的有如楊先生鄰居所說的,能治百病嗎?

我到公共醫學圖書館PubMed搜尋,找不到任何與ASEA+Redox相關的論文。我到臨床試驗網站(clinicaltrials.gov)則有找到一個相關的臨床試驗。這個臨床試驗的標題是Effect of ASEA on Energy Expenditure and Fat Oxidation in Humans(ASEA對人體能量消耗和脂肪氧化的影響)。

該臨床試驗是由北卡羅來納大學的一個團隊執行,而它已在2013-6-24完成。但是,不可思議的是,沒有任何結果!

一個6年前完成的臨床試驗,到現在還沒有任何結果!

不管如何,ASEA公司有提供一個有關此產品的科學網頁,標題是Science Behind Redox Signaling(氧化還原信號背後的科學)。但是,這個網頁除了自吹自擂外,沒有提供任何已經發表在醫學期刊的論文。更重要的是,在它的最下面有三行故意用小字體寫的聲明:

These statements have not been evaluated by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This product is not intended to diagnose, treat, cure, or prevent any disease. (這些聲明未經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評估。本產品無意被用來做診斷,治療,治愈,或預防任何疾病)。

那,既然無意被用來做治療,治愈,或預防任何疾病,怎麼還偏偏要透過各種管道,鋪天蓋地宣稱它能治百病呢?

有一個叫做Science-Based Medicine的網站在2012到2017年間,共發表了6篇文章來揭發此一產品的行銷騙術。有興趣深入了解的讀者,請自行點擊下面的連結去閱讀。

2012-8-7  ASEA: Another Expensive Way to Buy Water

2012-11-13  Fan Mail from an ASEA Supporter

2014-3-11  Accused of Lying about ASEA: Not Guilty

2015-7-28  ASEA, ORMUS, and Alchemy

2017-11-1  ASEA – Still Selling Snake Oil

2017-11-7  Update on ASEA, Protandim, and dōTERRA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口服Glutamine對化療患者有幫助嗎

口服Glutamine對化療患者有幫助嗎

讀者周先生在2019-4-17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有關化療的人是否應該服用麩醯胺酸(glutamine)。他說他80歲的母親在化療後,先是出現眼睛乾燥、癢及夜間小腿抽筋,後來又出現雙腳及小腿會麻。醫生有建議要買glutamine來吃,但是他上網查得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8265,看到醫生之間有不同的看法。所以,他想聽聽我的意見。

 

Glutamine是合成蛋白質所需的20種氨基酸之一,而它是被歸類為《非必需氨基酸》。也就是說,它是可以在我們的身體裡自行生產,無需從外面(食物)攝取。但是,在某些情況下,我們身體所生產的Glutamine可能會不足,所以就需要從外面攝取。

化療和電療除了會殺死癌細胞之外,也會傷害正常細胞,所以有一派學者認為,補充Glutamine應該可以幫助病患修補受損的器官。尤其是在療愈口腔黏膜炎(嘴巴破皮)及胃腸道粘膜破損方面,的確是有很多臨床研究得到正面結果。

但是,讓我感到非常納悶的是,美國兩家癌症資訊巨頭 – 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及國家癌症研究院(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居然連Glutamine這個字都搜索不到。頂尖的癌症研究和治療機構《達納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也完全不提Glutamine。而另一頂尖的癌症研究和治療機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雖然有提到Glutamine,但卻沒有說要不要補充。

周先生所提供的那篇文章是2014-3-1發表在康健雜誌,其中有說,和信醫院放射腫瘤科主任鄭鴻鈞呼籲「全面勸止病人使用glutamine」,而原因是有一臨床研究發現,服用glutamine的加護病房病人,死亡率竟然較高。

但是,這篇文章也有引用台北馬偕醫院血液腫瘤科醫師張明志的回應,認為那個臨床研究的數據是有瑕疵,而加護病房的病人畢竟是不同於癌症病人。所以,病人如果因化療而出現嚴重的嘴破、拉肚子等症狀,就可以考慮使用Glutamine。但是,若無症狀,就不建議預防性地使用Glutamine。

周先生母親的雙腳及小腿會麻麻的,是因為化療所引起的周圍神經病變(Peripheral neuropathy)。那,醫生建議她吃Glutamine,是正確的嗎?

 

我們來看幾篇相關的論文。

2001年Reduction of paclitaxel-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with glutamine

結論:Glutamine也許可以降低與高劑量紫杉醇相關的周圍神經病變的嚴重程度; 然而,需要隨機,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的結果來充分評估其影響。

2007年Oral glutamine is effective for preventing oxaliplatin-induced neuropathy in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

結論:這些數據表明口服Glutamine顯著降低接受奧沙利鉑患者的周圍神經病變的發生率和嚴重程度,而不影響對化療和存活的反應。(附註:這是一個台灣陽明大學團隊所發表的論文)

2008年Oral glutamine for the prevention of chemotherapy-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結論:在這些研究中,數據受到小樣本量的限制,並且缺乏安慰劑對照的隨機臨床試驗。更大及精心設計的安慰劑對照試驗評估口服Glutamine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有必要的。

2009年Long-term glutamate supplementation failed to protect against peripheral neurotoxicity of paclitaxel

結論:補充Glutamine不能保護周圍神經免於紫杉醇的毒性。

2018年Effect of Oral Glutamine on Chemotherapy-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in Cancer Patients: An Evidence-Based Appraisal

結論:由於樣本量小,Glutamine影響極小,風險沒有顯著降低,我們不建議常規使用口服Glutamine來預防或減少癌症患者的周圍神經病變症狀。

從以上這幾篇論文可以看出,還沒有足夠證據顯示,口服Glutamine對於化療患者的周圍神經病變會有幫助。

事實上,《達納法伯癌症研究所》有提供一篇如何應付周圍神經病變的文章。它非但沒有提及Glutamine,而且還說,最有效的辦法是運動和復建。

那篇康健雜誌的文章也有引用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劑科副主任姜紹青。他認為口服Glutamine對於緩解末梢神經麻木的機率不高。

我同意這個看法。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銀離子水,有效?無害?

銀離子水,有效?無害?

讀者Mr. Wang在2019-4-27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您好,林教授,我是您的部落格長期訂閱者。我的家人最近買了「高濃度銀離子水」來稀釋食用,其號稱可以治療「泌尿道系統發炎、便秘、肝炎、螺旋幽門桿菌、鼻竇炎、眼疾、耳疾、外傷」,請問這些說法有科學根據嗎?

 

王先生還附上了一個商品說明,一篇內容農場文章,以及兩個視頻。它們都是在推銷銀離子水。

 

 

銀離子水的英文是Colloidal Silver Water,也有人把它叫做納米銀離子水(Nanosilver Water)。

這個東西並不是什麼新科技,而是已經存在一百多年了,只不過它原先的用途就只是殺菌(請看一篇2011年發表的論文120 years of nanosilver history: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makers),但是,近年來,不肖業者卻聲稱它可以治百病,連糖尿病、癌症,艾滋病都能治。

不可否認,醫學文獻裡的確是有記載它具有殺菌的功效,但是,所有其他的神效,全都是不肖業者編織出來的。所以,我就不再浪費時間討論它們了。

接下來,我要把重點放在有關它的危險性。這是因為,王先生寄來的那些廣告,文章,和視頻都說它是很安全。但事實上,絕大部分相關的論文都是在談它的毒性。請看:

1999年Over-the-counter drug products containing colloidal silver ingredients or silver salt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 Public Health Service (PH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Final rule

這是美國FDA發出的警示:FDA現頒布一項最終判決,規定所有含有銀離子成分或銀鹽的非處方藥品是通常不被認為安全有效的,並且是貼錯標籤的。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正在頒布這項最終法規,因為許多含有銀離子成分或銀鹽的非處方藥產品正在銷售用於許多嚴重的疾病狀況,而FDA並不知道有任何實質性的科學證據表明支持給這些疾病狀況使用銀離子成分或銀鹽。

2013年Medical concern for colloidal silver supplementation: argyria of the nail and face

這是韓國成均館大學皮膚科的病例報告:一位75歲韓國婦女服用銀離子水來治療糖尿病,結果非但沒治好,反而發生皮膚和指甲變黑(銀沉積所造成的Argyria,請看插圖)。

2014年Oral toxicity of silver ions, silver nanoparticles and colloidal silver–a review

這是一篇綜述論文:根據動物實驗,銀似乎分佈在所有器官中,而在腸和胃最多。 在皮膚中,銀會引起一種稱為Argyria的藍灰色病變。 動物毒性包括:死亡,體重減輕,活動減退,神經遞質水平改變,肝酶改變,血液值改變,心臟擴大和免疫效應。

2015年Colloidal Silver: Dangerous and Readily Available

這是一篇發表在美國醫學會皮膚科雜誌的簡短報告:儘管FDA在1999年就已經聲明沒有證據顯示銀離子水有效及安全,但是到亞馬遜購物網站卻可以搜索到兩千多款銀離子水產品,其中12款還得到平均4.38顆星的好評(最好的是5顆星)。FDA應當再次重申銀離子的危險及無效。

2016年Pauci Immune crescentic glomerulonephritis in a patient with T-cell lymphoma and argyria

這是英國倫敦腎臟科中心的病例報告:一位47歲印度裔婦女服用銀離子水來治療淋巴癌,結果非但沒治好,反而出現腎衰竭而需要洗腎。腎臟組織活檢發現銀沉積導致腎絲球體發炎。

2019年Cases of Argyria Associated With Colloidal Silver Use

這是美國FDA兩位醫生及兩位藥學博士發表的論文:FDA共收到16個服用銀離子水引發Argyria的案例(銀沉積造成皮膚變黑),其中一位病患還需要洗腎。

2019年Acute myeloid leukemia with complex cytogenetic abnormalities associated with long-term use of oral colloidal silver as nutritional supplement –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literature

這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血液腫瘤科的病例報告:一位72歲男士長期(10多年)服用銀離子水,被診斷出患有急性骨髓細胞白血病,並伴有復雜的細胞遺傳學異常,最後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以上7篇論文都是人的案例或綜述。下面是我從數十篇動物實驗論文挑出來較新的3篇:

2017年Oral Exposure to Silver Nanoparticles or Silver Ions May Aggravate Fatty Liver Disease in Overweight Mice(口服銀納米粒子或銀離子可能會加重肥胖小鼠的脂肪肝病)

2018年Silver ions are responsible for memory impairment induced by oral administration of silver nanoparticles(銀離子是口服銀納米顆粒誘導記憶障礙的原因)

2019年Alteration in the mRNA expression of genes associated with gastrointestinal permeability and ileal TNF-α secretion due to the exposure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in Sprague-Dawley rats(Sprague-Dawley大鼠銀納米粒子暴露後胃腸通透性和迴腸TNF-α分泌相關基因mRNA表達的變化)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平凡藥的神奇用法

平凡藥的神奇用法

 

60歲的鄭生,3年前確診有骨擴散的前列腺癌,使用了3個類別的荷爾蒙藥,兩個類別的化療藥,失去藥效後,腫瘤變差時來求醫。對於相對年輕就患前列腺癌的鄭生,我為他安排了次世代基因檢測,從腫瘤及口腔細胞身上確認有BRCA2的遺傳性基因突變。

當BRCA檢測4星期後出報告,覆診時發覺鄭生已經有肝衰竭面黃的徵狀,超聲波亦確認肝臟發大,多處位置擴散。

在這樣嚴峻的情況下,一般都愛莫能助,因為現有已註冊治療前列腺癌的藥物都需要一定的肝功能水平。這時我為他使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化療藥物Carboplatin(卡鉑),普遍在前列腺癌以外的癌症使用,主要由腎臟排出體外,不需要經過肝臟分解。一針過後,他不再需要因為骨擴散的痛症而使用嗎啡藥物。3個療程後,前列腺癌指數大幅下降,肝臟超聲波顯示腫瘤受控,最終公立醫院的醫生亦同意在醫院繼續使用該藥物。

BRCA1與BRCA2這兩個基因是屬於抑癌基因。它倆的功能簡單說是當偵測到DNA的破壞時,製造出的蛋白質可參與DNA的修補。當這兩個基因有缺陷時,DNA的破壞就可能無法被完整修補,久而久之可導致乳癌、卵巢癌、胰臟癌或前列腺癌等癌症。當DNA的單股與雙股(因BRCA突變)修復機制都失效時,使用含鉑藥物(Cisplatin或Carboplatin)的化學治療,能發揮其最大的化療效果,有效殺死腫瘤。含鉑藥物在相關的前列線癌的數據尚未成熟,但對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擴散性乳癌患者,單一使用含鉑的紓緩性化療藥物,功效可達70%至80%。我相信把含鉑藥物用在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前列腺癌患者身上有異曲同工之效,正如鄭生一樣。

當你盡努力找出相關的生物指標,了解到腫瘤致癌基因的規律,便能發掘出一條嶄新的治療道路,將平平無奇的藥物化腐朽為神奇。

 

李宇聰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都市有營 OL界大熱 生酮飲食激速燃脂減重

都市有營 OL界大熱 生酮飲食激速燃脂減重

炎夏差不多來臨,又到姊妹們急切減肥的時候,如果有留意坊間的減肥方法,大概對生酮飲食已略有聽聞。近年,生酮飲食法興起,以高脂肪和適量蛋白質及極低碳水化合物的飲食方法,令身體呈現飢餓的狀態,從而燃燒脂肪產生酮體,達致燒脂減重。不少明星都以此方法減肥,如主持人黎芷珊都表示曾使用「生酮飲食減肥法」,在短短2星期零運動的情況下減去約7磅,極速減肥成功。到底以生酮飲食減重是否人人適合?現請營養師幫大家拆解!

生酮飲食包含甚麼?

•生酮飲食屬高脂肪、中等蛋白質、低碳水化合物的飲食模式。
•生酮飲食有不同的比例模式,整體來說,脂肪攝取量佔每天總熱量的60至90%、蛋白質攝取量佔每天總熱量的7至30%、碳水化合物攝取量佔每天總熱量的3至15%
•臨牀上,生酮飲食療法可應用在抗藥性癲癇症的病人身上。

生酮飲食可以減肥?為甚麼?

•生酮飲食可令體重快速減輕,主要是由於糖原分解和水分流失。
•體內脂肪被分解為酮類,作為可用能量。

當研究將生酮飲食與其他飲食模式比較,兩者的蛋白質和熱量攝取相同,生酮飲食對減體脂沒有顯示出明顯的優異效果。

 

生酮飲食減重是否人人合適?

不建議用生酮飲食來減肥!如果在沒有醫療監督的情況下服用生酮飲食,可能會對健康構成危險!
有長期病患之人士(如:糖尿病、腎病、高脂血症、心臟病、肝病、胃酸倒流等),不宜進行生酮飲食。

生酮飲食有甚麼利弊?

(利) – 令體重快速減輕,但當飲食回復正常時,體重或會容易反彈。

(弊) 生酮飲食限制進食水果、根莖類蔬菜(如:南瓜、番薯、粟米等)、五穀、豆類和奶類,在沒有醫護人員的指導下進行生酮飲食可引致某些營養素的缺乏。臨牀癲癇症案例分析發現,生酮飲食有機會引起以下的副作用:

•腹瀉、便秘
•噁心、嘔吐
•胃酸倒流
•低血糖
•疲勞、頭痛
•高脂血症(壞膽固醇LDL及三酸甘油脂水平升高)
•代謝性酸中毒
•腎結石
•維他命D缺乏症
•肉鹼缺乏症(疲勞和肌肉無力)
•骨質疏鬆症、骨折
•心肌病(可能與缺乏硒質有關)

最近研究亦指出,奉行低碳水化合物飲食可增加患心房顫動的風險。由於生酮飲食的餐單十分極端,同時對健康可構成上述的風險,臨牀上不是很多癲癇症患者能長期跟從生酮飲食模式。

 

潘仕寶 Sally Poon ( 註冊營養師 )

英國註冊營養師
澳洲營養師協會認可執業營養師
倫敦英皇書院營養學學士
澳洲悉尼大學營養治療學碩士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舉辦「第一屆考科藍香港研討會」 研討在一帶一路地區推廣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舉辦「第一屆考科藍香港研討會」
研討在一帶一路地區推廣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

逾700名來自二十多個國家或地區的醫護人員今天(5月23日)雲集香港,參加由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下稱學院)主辦的「第一屆考科藍香港研討會」。研討會為期兩天(5月23日至24日),會後工作坊將於5月27至28日舉行。

 

是次研討會的主題是「在一帶一路地區為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作出準備」,旨在提供一個國際性跨學科學術交流平台,讓來自一帶一路地區以至世界各地的醫護服務提供者、政策制定者、學者和研究人員,共同就當代循證醫療及政策制定的策略和議題進行討論。考科藍(Cochrane)實證是國際公認能有效拓展醫療護理知識和推動循證醫護實踐的工具。透過是次研討會,與會者將探討加強使用可靠實證尤其是考科藍實證的策略,以及所面對的挑戰,從而推動循證實踐以應對部分備受全球關注的疾病和健康問題。

研討會開幕典禮今日於中大校園舉行,主禮嘉賓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中大副校長及卓敏兒科講座教授霍泰輝教授、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院長及教授車錫英教授、英國考科藍總監及考科藍董事會聯合主席Professor Martin J. BURTON及考科藍首席執行官Mr. Mark G. WILSON、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醫生、醫院管理局聯網服務總監高拔陞醫生、醫院管理局總護理行政經理潘恩榮先生、何善衡慈善基金會有限公司董事何子樑醫生及中大莫慶堯醫學講座教授沈祖堯教授。典禮期間舉行「考科藍香港」牌匾揭幕儀式,慶祝學院成立「考科藍香港」 — 全球第二所由護士領導的考科藍附屬機構。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在開幕典禮上致辭時表示,政府一直以來透過醫療衞生研究基金資助以實證為本的研究。他說:「醫療衞生研究基金資助優次課題的研究員擬定研究項目和委託進行有關政策層面的研究計劃。去年,政府成立包括癌症、傳染病、精神健康、基層醫療及非傳染病,和執行科學五方面的本地專家的專家顧問小組,更着意指導以實證為本的研究。尤其重要的是用『執行科學』的新優次課題,目的是支持把實證為本的研究結果轉化為改善醫療做法的措施。」

考科藍首席執行官Mr. Mark G. WILSON表示,考科藍現有72,000名成員和支持者,遍布全球130多個國家,致力提供高水準、相關且可取得的系統性文獻回顧及研究證據,從而促進高效率和高效益的醫療決策及政策制定。考科藍在亞洲地區已經在中國內地設立分支,他很高興今年能夠將考科藍網絡伸展至香港。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院長及教授車錫英教授表示,很榮幸學院能夠協助考科藍在香港成立分支:「隨着『考科藍香港』的成立,我們會積極與世界各地的考科藍中心合作,攜手促進全球健康,而舉辦是次研討會正正就是為了實現這目標。」

開幕典禮後,英國考科藍總監及考科藍董事會聯合主席Professor Martin J. BURTON就如何運用考科藍實證以促進循證實踐及進行醫療決策,發表了具啟發性的主題演講。第二場主題演講將於明天(5月24日)舉行,由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護理學院院長及教授Professor Linda P. SARNA主持,探討如何運用實證為心血管疾病患者制定戒煙臨床實踐指南。大會亦邀請了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知名醫護學者和專家,在研討會上發表全體大會演講。

在今天舉行的圓桌會議上,八位來自中國內地的著名循證醫護專家擔任嘉賓講者,就系統性文獻回顧實證在內地的應用進行討論。會後工作坊旨在讓與會者進一步了解如何闡釋系統性文獻回顧及運用考科藍文獻回顧,以推動醫護工作的循證實踐。研討會期間,與會者將以口頭或海報形式發表合共210篇論文摘要。

如欲了解更多有關研討會的資訊,請瀏覽大會網頁http://1stcochranehksym.nur.cuhk.edu.hk,或聯絡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電話:3943 1211)。

備註: 在一帶一路地區為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作出準備
此刊物/本項目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專業服務協進支援計劃」撥款資助 。
在此刊物/本項目的任何活動中提出的任何意見、研究成果、結論或建議,並不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及專業服務協進支援計劃評審委員會的觀點。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舉辦「第一屆考科藍香港研討會」,主題為「在一帶一路地區為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作出準備」。

主禮嘉賓進行牌匾揭幕儀式,標誌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正式成立「考科藍香港」。(左起)英國考科藍總監及考科藍董事會聯合主席Professor Martin J. BURTON、中大莫慶堯醫學講座教授沈祖堯教授、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中大副校長及卓敏兒科講座教授霍泰輝教授、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院長及教授車錫英教授及考科藍首席執行官Mr. Mark G. WILSON

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於致辭時表示,政府透過「醫療衞生研究基金」資助以實證為本的研究。

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院長及教授車錫英教授表示學院會積極與世界各地的考科藍中心合作,攜手促進全球健康。

英國考科藍總監及考科藍董事會聯合主席Professor Martin J. BURTON就考科藍實證如何促進循證實踐及進行醫療決策進行演講。

考科藍首席執行官Mr. Mark G. WILSON就考科藍實證如何促進循證實踐及進行醫療決策進行演講。

醒獅表演

 

來源︰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舉辦「第一屆考科藍香港研討會」研討在一帶一路地區推廣以實證為本的優質醫護服務

中文大學/23.05.2019 

頭頸部放射線治療後,該如何運動防止肌肉纖維化,預防吞嚥及言語功能下降?

 

頭頸部放射線治療後,該如何運動防止肌肉纖維化,預防吞嚥及言語功能下降?

2017/06/20
作者 語言治療資訊讚LIKEST

 

放射線治療的目的,是為了破壞體內的癌細胞,但在進行照射的同時,正常的細胞或組織同時也受到影響,因此術後明顯會有表面皮膚紅腫、脫皮等副作用。而體內的肌肉組織會產生纖維化,產生肌肉緊繃或僵硬的情形。

整理撰文/ 語言治療師LIKE

奇怪怎麼做完頭頸部的放射線治療後,除了表面皮膚紅腫、脫皮外,覺得嘴巴、喉嚨甚至脖子肌肉緊緊的,不太能動甚至出現吞嚥或言語困難,怎麼會這樣?到底該怎麼辦呢?

放射線治療的目的,是為了破壞體內的癌細胞,但在進行照射的同時,正常的細胞或組織同時也受到影響,因此術後明顯會有表面皮膚紅腫、脫皮等副作用。而體內的肌肉組織會產生纖維化,產生肌肉緊繃或僵硬的情形。

每個人術後產生的情況與嚴重程度不同,多半有嘴巴張不開、舌頭萎縮、脖子僵硬無法轉動等問題,嚴重的甚至併發吞嚥障礙或是言語困難。

為了防止上述情形產生,建議您在放射線治療術後可以做下列運動,減緩肌肉纖維化的問題纏身:

預備動作:舌頭用力向外伸出 

1
口腔運動

(1)

舌頭伸出向上翹

將舌頭用力往外延伸,舌尖往上碰到上嘴唇,停留2秒,並重複此動作。

(2)

舌頭伸出左右移動

將舌頭用力往外延伸,舌尖碰到左、右嘴角,來回移動,並重複此動作。

(3)

用舌尖舔上下唇中央

將舌頭用力往外延伸,用舌尖碰到上嘴唇的中央後,再碰下嘴唇的中央,來回移動,並重複此動作。

(4)

舌上頂運動

將壓舌板(或湯匙)平壓在舌頭上方,舌頭用力將壓舌板向上頂住,並重複此動作。

(5)

舌頂兩頰

舌頭在口腔內用力將臉頰頂出去,以一根手指在臉頰外和舌頭互推,舌頭和手指比賽力量(手指將舌頭往內推但舌頭在口腔內反抗),每次維持2秒,左右來回,並重複此動作。

(6)

彈舌運動

將舌頭在口內往上頂至硬顎,然後順勢滑下,發出彈舌的㗳㗳聲。

1

改善嘴巴張不開的運動

(1)

張嘴開合

將嘴巴用力張到最大,停留2秒,再慢慢閉合,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P.S.若情況較嚴重無法自行做到,可搭配張口器或壓舌板輔助練習。

(2)

下巴左右移動

頭部固定(勿轉動),將下巴向左移動到極限位置,停留2秒,再向右移動到極限位置,停留2秒,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3)

下巴前後移動

頭部固定,將下巴向前延伸到極限(動作很像俗稱的厚道下巴),停留2秒,再向後下壓到極限,停留2秒,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1

 兩頰運動

(1)

鼓氣放氣

嘴唇緊閉用力將臉頰撐的鼓鼓的,停留2秒,再將嘴唇放鬆放掉嘴巴中的氣,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1

頸部運動

(1)

低頭仰頭

肩膀不動,先向前低頭縮下巴,停留8秒,再將頭向後仰,停留8秒,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2)

左右轉動

肩膀不動,水平轉動脖子,眼睛看向左側,停留8秒,再慢慢轉向右側,停留8秒,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3)

左右側壓

肩膀不動,將頭向左傾斜儘量讓左耳貼近肩膀,停留8秒,再換向右傾斜讓右耳貼近肩膀,停留8秒,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4)

轉頭運動

先將頭低下,緩慢地往右轉動頭部,旋轉一圈後回到起始位置,轉動時確保動作要慢且轉動時每個角度達到自己的極限位置;回到起始位置後,再往反方向轉動,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5)

聳肩運動

頭部固定不動,將肩膀抬高聳立,停留2秒後,肩膀放鬆快速自然垂下,並來回重複此動作。

貼心小提醒

  1. 建議次數:每日早晚進行,每個活動作5~10次,再逐日增加至15~20次。
  2. 個人狀況不同,請適量斟酌做的次數與持續時間。
  3. 過猶不及,勿過度逞強以免產生撕裂傷。
  4. 為了保持良好的肌肉活動度,能持之以恆地堅持下去這點非常重要唷!

文章來自: 熟齡來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