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穀治癌?

辟穀治癌?

一個禮拜前(2017-10-16)一位署名Mis的讀者利用網站「與我聯絡」的功能問我:

很喜歡您的網誌,學到了很多知識。

 

有一件事想請教您: 
朋友跟我提到「辟穀」養生法。他說是長時間的禁食(或是限制飲食內容),靠空氣的能量維持生命(我聽得一頭霧水)
他提到一個波蘭人魏鼎靠這個成功治好癌症

網路上並沒有太多科學的文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作用?? 看到實例我是相信了人真的可以禁食這麼久,但這真的對身體健康嗎????有點半信半疑。

期待您的回覆, 

 

959e392cd3844c518652a8a7025cc87b

 

「辟穀」字面上的意思是「避開穀物」。但是,它實際上是「避開食物」,也就是「絕食」。

 

此一“養生術”乃依據先秦兩漢《大戴禮記》的《易本命》:「是故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無心而不息,食木者多力而拂;食草者善走而愚,食桑者有絲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捍,食穀者智惠而巧,食氣者神明而壽,不食者不死而神。」

也就是說,「不食者不死而神」是養生的最高境界,而它也就成為道家追求的終極目標。

 

只不過,從古至今,是不是真的有人「不食者不死而神」,我想,就留給讀者一個想像的空間吧。畢竟,騰雲駕霧,七十二變的幻想,還是蠻過癮的。

至於Mis小姐所說的“看到實例我是相信了人真的可以禁食這麼久”,我不知道她所謂的“實例”指的是什麼,而她如果真的相信,我也只能說“尊重意見”。

至於Mis小姐所說的“網路上並沒有太多科學的文獻”,實際上應該是“根本沒有任何科學文獻”。畢竟,我們不可能拿人來做長期絕食的實驗。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從古至今,地球上所發生過的飢荒裡,還沒有任何「不死而神」的記錄。(抱歉,神是看不到摸不著,所以,當然不會有記錄)

不管如何,雖然“根本沒有任何科學文獻”,但網路上卻有大量的非科學文獻。尤其是有關Mis小姐提到的波蘭人魏鼎。

此人的英文名字是Joachim M Werdin。他在2005年出了一本波蘭文的書,而他自己也把它翻譯成英文(書名“Life Style Without Food”是波蘭文的直譯)。

 

(註:這本書裡並沒有提到他有癌症,所以,Mis小姐所說的“魏鼎靠這個成功治好癌症“,是不是聽錯了,還是以訛傳訛?)

這本書也有中文版,書名是“魏鼎看辟穀禁食”。這可與原書名“沒有食物的生活形態”,差很大。

 

為什麼會如此不同呢?

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一是幽默,二是衝突。

幽默是因為,“魏鼎看辟穀”。

衝突是因為,該書的封面有特別表明“辟穀=適量限食”,但是,原書名卻是“沒有食物”。所以,為了避免衝突,就不提“沒有食物”。

 

不管如何,魏鼎在“華人市場”是相當活躍。台灣,大陸,新加坡,香港,洛杉磯都有他的“工作坊”,“辟穀營”,“講座會”,“修行團”,等等。

而這些活動所打出的廣告還真是大言不慚,吹牛不用草稿。例如,“精神導師” ,“重建你人生藍圖“,“食光食氣兩年–生命科學家”(請看插圖)。

 

食光食氣!?科學家!?

唉,最近在台灣新聞裡看到“女信徒控妙禪誘雙修“,”五次元大師,靈性茶賺暴利“,”假濟公騙財色“,等等,不禁感嘆:寂寞的心,空虛的魂,騙子的天堂。

憂遁草,癌症救星?

憂遁草,癌症救星?

上上禮拜六(2017-12-23)收到一個短訊,標題是:他被專家診斷為「淋巴癌末期」!每天吃「這一物」,醫生驚奇!癌細胞不見了!!!

短訊裡附上的的視頻是四個禮拜前(2017-12-4)才剛發表的。

可是,事實上,視頻裡所講的東西,是一個已經六年多的老謠言了。(或者說是“老傳言”)

不管是“老謠言”或是“老傳言”,它在網路上最早出現的日期是2011年4月5日。

目前,我估計有上千條類似的傳言在網路上流竄。

這個傳言的源頭是一篇馬來西亞華文報紙的報導(請看插圖)。

該報導是在講一個名叫劉聯輝的馬來西亞華人,被醫生診斷為淋巴癌末期,只剩下14天可活。所以,他就到廟宇求助神明。在回家途中,他聽到有“人”叫他服用自己家裡種的「憂遁草」。結果,他只吃了一個月,癌就完全消失。

另外,網路傳言也說,上千位各種癌症的病人,因為服用劉聯輝提供的「憂遁草」,而完全康復。

 

r

 

「憂遁草」也被寫成「優遁草」,「優頓草」,或其他類似組合。

它並非傳統中醫藥材,而是東南亞地區的民俗藥材。

它有很多別名,如,沙巴蛇草、千里追、鱷嘴花、扭序花、柔刺草、竹節黃、竹葉青、青箭拔彈藤、軟枝接骨草、小接骨、青竹蛇。(附註:這是根據網路資訊,而非正規藥典)

其中,「沙巴蛇草」應該是最常用的。「沙巴」就是馬來西亞的沙巴州。「蛇草」就是治療蛇毒的藥草。

它的學名是Clinacanthus nutans。所以,我就用這個學名在PubMed醫學圖書館找相關的資訊。

 

下面是三篇最新的綜述論文以及它們的結論:

2016年:Clinacanthus nutans: A review of the medicinal uses, pharmacology and phytochemistry

結論:大多數憂遁草的研究都是使用粗製的萃取物進行的。為了確保藥物的安全應用,需要做更多毒性的臨床研究。

2017年:Clinacanthus nutans: a review on ethnomedicinal uses, chemical constituents and pharmacological properties

結論:儘管憂遁草有豐富的民俗醫學知識,但目前支持這些說法的科學證據仍然不足。

2017年:Ethnopharmacological uses, phytochemistry, biological activities, and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Clinacanthus nutans (Burm. f.) Lindau: A comprehensive review

 

結論:憂遁草是一種具有多種生物活性的民俗醫藥植物。然而,未來仍需系統性地進行體外和體內生物活性的評估。

所以, 這三篇西方醫學的論文都是說“憂遁草的藥效仍需進一步的研究”。

那,中醫又怎麼說呢?

 

在劉聯輝的故事上報之後三個月(2011-7-11),馬來西亞的星洲日報刊載了忧遁草非万灵丹‧青草药不可乱吃

該文說,記者請教了神農國際生草藥研究所所長李進榮中醫師,而李醫師表示,憂遁草偏涼,所以只適合用於治療熱性病。然而,癌症患者身體虛弱,熱能不夠,所以,服用憂遁草會使身體更虛弱,並降低抵抗力。

 

綜上所述,您是要相信西方醫學的研究加上中醫師的意見,還是要相信劉聯輝奇蹟的傳言呢?

維他命D抗癌?相關,因果,搞不清

維他命D抗癌?相關,因果,搞不清
星期五, 八月 2018

 

林教授好:關於維生素D的說法,這篇文章跟您的說法似乎是顛倒的,現在網路訊息紛雜,實在令大眾混亂,敢請教授釋疑,感謝
https://health.gvm.com.tw/webonly_content_18681.html

電郵裡的那個網路連結所打開的文章是2018-7-25發表在「健康遠見」,作者是潘懷宗,標題是:研究證實:體內較高濃度維生素D,大幅降低大腸癌風險。

首先,這篇文章的標題實在是「令人遺憾的」,因為它給人的印象是「吃維他命D補充劑可以大幅降低大腸癌風險」。可是,這與事實卻是完全不符的。

再來,我也要指出,這篇文章所提到的研究,在一個半月前早就已經被廣泛報導。例如,自由時報在2018-6-15就發表了美研究:身體維持較高濃度維生素D 得大腸癌風險降31%。

不管如何,文章裡所提到的研究是在2018-6-14發表,而標題是Circulating Vitamin D and Colorectal Cancer Risk: An International Pooling Project of 17 Cohorts。它的結論是:Higher circulating 25(OH)D was related to a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substantially lower colorectal cancer risk in women and non-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lower risk in men. Optimal 25(OH)D concentrations for colorectal cancer risk reduction, 75-100 nmol/L, appear higher than current IOM recommendations.

從這篇論文的標題和結論就可看出,這個研究與服用維他命D補充劑,毫不相干。它純粹只是在調查血液中維他命D的濃度與大腸癌風險的「相關性」。

 

 

 

所謂「相關性」,就只是「相關」,並沒有「因果」的含義。

「維他命D濃度較低」與「大腸癌風險較高」,只是「相關」,而不是前者造成後者。更不是「吃維他命D補充劑」就會「降低大腸癌風險」。

事實上,「血中維他命D濃度較低」有可能是因為病人患了大腸癌(或其他任何癌)的關係。也就是說,是癌症導致病人無法攝取或合成足夠的維他命D。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醫生應該是要幫助病人恢復攝取及合成維他命D的能力,而不是叫病人吃維他命D補充劑。

 

請注意,這個研究的主持人Dr.McCullough就這麼說:「目前醫療機構並不推薦使用維他命D預防大腸直腸癌」。

還有,在這個研究發表的當天(2018-6-14)美國癌症協會也發表一篇Vitamin D Levels Linked to Lower Colorectal Cancer Risk。它裡面有一個“How to get vitamin D”的小標題,而在它的下面有說,攝取過多的維他命D,例如服用高劑量的補充劑,會是有害的。另外,它也說,該研究不建議服用高劑量的補充劑,也不建議人們需要血檢他們的維他命D。

事實上,全世界的醫療機構都不推薦使用維他命D來預防任何癌症(因為它沒有預防效果)。也沒有任何醫療機構要一般人做維他命D血檢來預防任何癌症(因為維他命D濃度不是“癌標誌”)。

同樣無可爭議的是,絕大多數「維他命D與癌風險」的研究只是在找它們之間的相關性,而真正探討「吃維他命D補充劑是否會降低癌風險」的研究所得到的結論是「吃維他命D補充劑不會降低癌風險」(請看:維他命D抗癌?科學證據)。

最後,請讀者務必要能分辨什麼是「相關性」,什麼是「因果性」。如此,就不會被有心人士誤導。

附註:去年聯合晚報有刊載一篇「譚敦慈談婆婆:這樣做,對抗大腸癌30年」,其中有一句話是「不接受任何偏方和保健食品」(請看:大腸癌治療的迷惘)。

診斷顯影CT,MRI,PET

診斷顯影CT,MRI,PET
星期五 , 四月 2017

 

與朋友聊天時偶爾會聽到某某人做過幾十切,幾百切,或是什麼共振,什麼正電子,等等。

越聽,就越有急迫感。

急迫,是因為朋友們對各種診斷顯影技術,不是一知半解,就是張冠李戴。

可是,偏偏在這種聚會聊天的場合,又不能給大家來上個長篇大論的課。所以,越聽他們講,就越覺得有必要寫一篇文章,來幫助大家正確地認識一些常用的顯影技術。

 


上面提到的幾十切,幾百切,指的是CT Scan(也叫做CAT Scan,中文翻成電腦斷層掃描)。這個技術簡單地說,就是立體的x光。也就是說,它可以顯示身體內部器官的立體影像。像朋友們最常提到的就是,某某人做過多少切,看到幾條冠狀動脈阻塞,等等。

所謂切,就是切片。也就是說,用x光來給器官做切片。切得越多片,影像就越清晰。目前我可以肯定的最高切數是320,但是,我是有看到800,甚至1500的說法。且不管真相為何,請千萬不要盲目最求大數字。很多情況,64切就已足夠。真正重要的還是在「人」(請看結尾),

CT Scan的優點是快速,無痛,以及無需要求病患在掃描時保持靜止。它的缺點是,x光可能會致癌,以及所使用的顯影劑可能會傷腎,引發過敏反應,等等。

 

另一個朋友們常提到的顯影技術就是MRI(中文翻成核磁共振)。它是利用強大的磁場來引起原子核釋放電磁波,然後把不同的電磁波組合成影像。它的優點是安全(沒有放射線)及無痛。缺點是,速度慢,噪音大,病患必須保持靜止,不可以有金屬物體(如心臟起搏器),等等。

MRI最常用於診斷脊椎病變(骨刺,椎間盤突出,等等)及運動受傷。

另一個漸漸常聽到的顯影技術是PET Scan(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它是近幾年才發展出來的技術,能很精確地診斷癌細胞的進展(良性,惡性,擴散與否,等等)或消退(化療,電療是否奏效,等等)。

PET Scan最厲害的地方(最獨特的功能),就是它能顯示細胞的活性(如癌細胞是否很活躍)。反過來說,CT 或MRI只能顯示組織結構(如腫瘤的大小及位置)。

 

除了癌症之外,PET Scan也能有效地診斷神經系統疾病,如癲癇,阿茨海默,和其他早期的癡呆症。

PET Scan最大的缺點就是需要注射帶有放射線的顯影劑(用來偵測細胞活性),但通常是在安全範圍以內。

最後,我希望讀者能了解的是,不管掃描機器是如何先進,它所顯示出來的影像,最後還是要由人(受過專門訓練的醫師)來做判讀。

如果判讀錯誤,那縱然是1500切,也是枉然。

 

我的一位至親曾因車禍而做了膝關節的MRI。醫生說MRI顯示韌帶斷了,需要做手術。可是另外兩家醫院都說韌帶沒斷。現在已經過了半年,事實證明韌帶沒斷。

又有一位好友的弟弟,明明身體健健康康,卻被CT診斷有兩條冠狀動脈阻塞,把他嚇得寢食難安。後來到另一家醫院做CT,結果是幹乾淨淨,沒有阻塞。

所以,並不是說你做了最高檔的顯影掃描,就會得到萬無一失的診斷。

一個正確的診斷是需要多方面的考量,而掃描影像只是其中一項。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癌症治療方法-免疫治療

癌症治療方法
免疫治療

 

免疫治療是全球腫瘤界熱議的話題,而且正在不少先進國家開始使用。要了解免疫治療,必先了解免疫系統。免疫系統是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製造白血球來對付不同外來入侵例如細菌,病毒等,而腫瘤細胞亦被視為是外敵的一種。當少量腫瘤細胞出現時,身體多數能自行清除,但若數量增多,或腫瘤巧妙地「掩飾」自己的身份,腫瘤便有機會避過免疫系統的偵測,繼續發展成癌症。

腫瘤為何可以避開免疫系統呢?原來,腫瘤會分泌 PD-L1、CTLA-4等蛋白,它會「欺騙」免疫系統,逃避偵測。研究人員針對這一點,以藥物抑制 PD-L1、CTLA-4,令免疫系統可回復攻擊腫瘤的功能。

目前,醫學界已有多個大型研究證實免疫治療的成效,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及歐盟均已批准應用於皮膚黑色素瘤、肺癌 (包括肺腺癌及鱗狀細胞癌) 及腎癌等。黑色素瘤過往極為棘手,但研究顯示,末期患者接受免疫治療後,四分一到五分一病人存活期可長達10年,是重大的突破。至於免疫治療可否應用於其他腫瘤,仍有待第三期的臨床研究結果。

免疫治療以靜脈滴注進行,一般情況下,療程每隔2至3週一次,每次注射時間約30至60分鐘。患者可選擇於腫瘤科專科診所或醫院內接受治療,並定期覆診。療程進行期間,醫生會密切監察患者的身體情況,藉此調配合適的注射劑量。部分患者接受免疫治療後,可能會出現輕微副作用,例如疲累,但在罕有情況下,會引致嚴重肺炎和腸炎等。

相比香港的免疫療法,近年中國內地流行採用的免疫治療「細胞因子激活的殺手細胞」— Cytokine-induced Killer Cell (CIK),在醫學上明顯跟香港有別。 CIK 免疫療法有一定風險,嚴重甚至會致命。由於需要從患者體內抽取白血球細胞作培植之用,當中的消毒過程非常重要,故此實驗室的規格十分嚴謹,否則會令患者感染細菌。過往,香港便曾有美容中心因實驗室感染而導致患者死亡的個案。另一方面,此方法是否可真的培養出針對癌症的殺手細胞仍然存疑。更重要的是,到目前為止,未有任何嚴謹的「臨床第三期」研究証實CIK療法有治癌的效果。

盧煜明:研究以血漿檢測鼻咽癌 冀病人及早治療

盧煜明:研究以血漿檢測鼻咽癌 冀病人及早治療
2018-03-31 HKT 09:29

 

盧煜明正進行研究,希望透過血漿測試更早找出癌症病患者,從而減低死亡率。(崔蔚恩攝)

中大李嘉誠健康科學研究所所長盧煜明說,正研究以血漿檢測早期癌症,希望有助病人及早治療。早前他的研究團隊已經進行過有關鼻咽癌的檢測,估計新技術下,病人在患第一至第二期鼻咽癌時已可以被驗出,及早治療,病人生存機會可以增加10倍。

盧煜明說目前的測試技術,每100個驗到陽性反應的人,最終確診鼻咽癌的只有11人。團隊會繼續研究,希望提升技術的準確度,將有關比率提升。他更期望將來同樣的技術可以應用於其他癌症的早期檢測。

盧煜明的研究,很多都涉及DNA測試技術,他接受本台專訪時說,現時內地的DNA樣本不能輸出外地,即使香港都不能夠,如果日後大灣區的發展,可以讓內地的DNA樣本,自由流通到香港,相信對本港的醫療科技研究會有很大幫助。

 

文章來自: 香港電台網站

http://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388878-20180331.htm?spTabChangeable=0

醫 for Essential 骨痛或前列腺癌警號 機械臂除腫瘤效率高

醫 for Essential 骨痛或前列腺癌警號 機械臂除腫瘤效率高

 

  醫生會根據PSA指數及進一步檢查,去確診前列腺癌。(網上圖片)

 

持續背痛、盆骨痛或坐骨神經痛,原來有可能與前列腺有關?骨痛有很多不同成因,而前列腺癌是其中一種。泌尿外科專科張富強醫生表示:「前列腺癌生長比其他癌症緩慢,但同樣會擴散,一般傾向擴散至骨骼。有些患者因持續骨痛難耐而求診,此時癌細胞或已擴散。」

若前列腺癌細胞擴散至骨骼,患者可能會感到背痛或盆骨痛。若患者出現坐骨神經痛,則有可能是癌細胞轉移至附近淋巴和神經線。

 

病徵似良性前列腺增生

前列腺癌在本港男性最常見癌症排行第三位,60歲以上男士屬高風險人士,後天因素如高脂飲食亦有機會增加其發病率。除了骨痛外,前列腺癌的病徵與良性前列腺增生相似,如尿頻、夜尿、小便困難、甚至排尿時感疼痛或排出血尿等。單憑這些病徵,實在難以分辨兩種疾病。因此,張富強醫生叮囑如出現病徵,應諮詢醫生的專業意見,作進一步檢驗。

前列腺特異抗原血液測試(PSA)為常用的前列腺癌篩查方法。一般來說,PSA指數愈高,患前列腺癌的可能性就愈大。但是,良性前列腺增生亦可能會令PSA指數升高,因此不能單憑PSA指數去診斷前列腺癌。醫生會根據PSA指數及進一步檢查如超聲波、X光、電腦掃描、磁力共振及活組織檢查去確診。

若發現患上前列腺癌,未必需要立即切除前列腺。醫生會根據患者的年齡、腫瘤期數及健康狀況,建議最合適治療方案。現時常見的治療方案包括監察治療、前列腺切除手術、化療、荷爾蒙治療等。

 

機械臂助手術精準度

如腫瘤只局限在前列腺內及預期壽命仍有十年以上,手術治療是其中一種方案。現時常見的手術治療有三類,分別是剖腹式、微創式和機械臂微創式。傳統剖腹式手術因傷口較大,出血和感染風險較高,而且患者的復原時間相對較長,而且有機會令前列腺兩旁負責操控陰莖勃起的兩束神經受損。

近年手術形式不斷演變改進,醫生可運用達文西機械臂,在狹小空間進行精細手術,如切除腫瘤和縫合傷口等等。機械臂的手腕仿照人類關節,可360度靈活轉動,醫生可操控機械臂,通過幾個小切口進行前列腺切除手術,減低出血量及避免損害前列腺兩旁的神經,減少病人在術後出現尿失禁或不舉的風險。同時,機械臂的仿真手腕令醫生較易學習和掌握其使用技巧,從而減低手術風險。

 

機械臂手術近年應用漸廣(網上圖片) 泌尿外科專科張富強醫生表示,前列腺癌生長比其他癌症緩慢,但同樣會擴散。

 

文章來自: 都市日報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醫 for Essential 骨痛或前列腺癌警號 機械臂除腫瘤效率高

醫 for Excellent 前列腺癌新藥有效 全新資助計劃幫病人

醫 for Excellent 前列腺癌新藥有效 全新資助計劃幫病人

 

左起:香港泌尿腫瘤科學會副會長、臨牀腫瘤科專科潘明駿醫生,高危性轉移性前列腺癌患者黃先生,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梁沛康。

 

向來被視為生長慢、惡性低的前列腺癌,原來可以很高危。有高危性轉移性前列腺癌患者的前列腺癌症指數,比正常高出近700倍,反映其嚴重程度。傳統治療成效有限,但自新一代藥物的出現後,大大改善療效。為讓更多患者得以受惠,聖雅各福群會特意推出「易無憂」藥物資助計劃,減輕患者的經濟壓力。

現年65歲的黃先生於去年11月先後經超聲波檢查、電腦掃描、正電子掃描、抽血檢驗及抽取組織檢查,確診高危性轉移性前列腺癌,當時其前列腺癌症指數高達2,700多,癌細胞更已擴散至骨頭及脊髓,淋巴位置亦出現腫脹,屬第四期病情;不過在此之前,黃先生並無發現任何病徵,癌症來得非常突然。

香港泌尿腫瘤科學會副會長、臨牀腫瘤科專科潘明駿醫生就此解釋,前列腺癌分為四期,若癌細胞經血液或淋巴入侵前列腺周圍的組織,甚至擴散至骨骼等,便屬第四期,當中亦分為高危和低危兩類,黃先生便屬高危一類。

 

高危患者惡化較快

「高危患者的PSA指數通常特別高,超過8成患者的格里森評分高達8至10分、發病年齡中位數為65.5歲,比一般個案普遍提早近6年。」潘醫生續說。

就潘醫生臨牀觀察所見,高危患者對傳統荷爾蒙針劑的耐受性亦明顯較短,一般前列腺癌患者平均約有2至3年,甚至更久,但高危患者卻只有7.4個月,傳統藥物很快便失效,病情進展亦較急速,大大影響生活質素。

幸好,近年醫學界引入了靶向性荷爾蒙抑制劑,以其中一款「阿比特龍」為例,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註冊藥劑師梁沛康指出,「它能長遠降低前列腺特定抗原(PSA)水平及推遲其上升的時間,降低病情惡化風險達七成、減低死亡風險近四成、降低腫瘤惡化達53%,避免更嚴重的轉移,延長患者存活率,且能改善癌症帶來的骨痛及疲勞。」

 

全新資助計劃「易無憂」

上文提及的黃先生亦開展了阿比特龍的治療,只需兩個月,其前列腺癌症指數便下跌至3.5,至今服藥半年,指數已降至0.2,療效理想,反映全身各處的癌細胞均受控,並無惡化,服藥期間亦無嚴重副作用。

由於需長時間服藥,在經濟上必然造成沉重負擔。有見及此,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特別推出全新藥物資助計劃「易無憂」,「只要患者是本港居民、新確診為高危性轉移性前列腺癌、於公立醫院覆診,並符合經濟資格,首兩年可以享有買一送一的資助,至第25個月起藥費封頂,患者可免費取藥,直至醫生改變處方為止。」梁藥劑師說。

 

新藥「阿比特龍」能長遠降低前列腺特定抗原(PSA)水平(網上圖片) 若癌細胞經血液或淋巴入侵前列腺周圍的組織,便屬第四期。(網上圖片)

 

文章來自: 都市日報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醫 for Excellent 前列腺癌新藥有效 全新資助計劃幫病人

醫 for Essential 市民低估治癌費用 團體指政府欠規劃

醫 for Essential 市民低估治癌費用 團體指政府欠規劃

 

癌症治療如規劃不當,不但是個人健康問題,更是社會的一個炸彈。(網上圖片)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超出負荷,位居本港頭號殺手的癌症更是重災區!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和病人組織「癌症資訊網」的最新調查發現,港人嚴重低估癌症治療開支。兩個組織認為,不論政府和市民均應該盡早開展未來癌症治療規劃,應對日益增加的癌症治療開支。

癌症十六年來高踞本港頭號殺手,而每10個死亡港人中有3人是死於癌症。「隨着人口老化,港人生活習慣趨向西化,未來癌症個案相信繼續呈上升趨勢。」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曾偉光說。

 

公營癌症治療供不應求

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成員龐朝輝醫生指出,目前公營癌症治療正面對三大問題:

(1)醫生人手不足:2016-17年度,醫管局轄下醫院腫瘤住院病人出院人次及死亡人數達217,249人,但現時醫管局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人數僅100人。

(2)病人人數只升不跌:公立醫院病人輪候時間不斷增長,當中大腸癌病人由確診到首次獲得治療時間,由2015年的69日,僅僅一年後已增至76日。

(3)資源不足:現時大部分標靶及所有免疫治療藥物均屬藥物名冊自費藥物,不少病人因經濟原因未能獲得國際治療指引的第一線治療。

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召集人傅錦峯醫生表示:「在可預見的將來,癌症個案數字只會不斷上升,不止要盡快投放資源『救火』,更應開展癌症治療規劃。除了政府要有整體規劃外,『病人』的規劃亦不可或缺。」為了解港人有否為癌症開支「未雨綢繆」,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聯同病人組織癌症資訊網,分別對100名癌症病人及501名香港市民進行調查。

 

政府病人齊規劃

結果發現,僅42%港人有為未來癌症治療開支作準備,但當中不少人以強積金/退休金(20%)、投資(18%)或公司保險(17%)作準備。若不幸患癌,69%港人打算到政府醫院治療。事實上,高達92%受訪癌症病人在政府醫院治療。

同時,港人嚴重低估癌症治療費用,逾半受訪港人誤以為於政府醫院接受癌症治療,新藥物的費用均由政府資助;以大腸癌為例,受訪港人認為在政府醫院接受治療,藥物費用僅為$13,500(中位數)。受訪港人亦以為私家醫院接受治療,整個癌症治療只需$400,000(中位數),藥物費用僅為$100,000(中位數)。

以為政府資助所有藥

但癌症患者調查發現,政府醫院治療晚期癌症的自費藥物費用為$266,677(平均數),顯示市民低估了18倍。而私營體系整體治療費用更高達$1,293,000,低估了61%。

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及癌症資訊網認為,不論政府和個人,均應盡快開展規劃未來癌症治療開支:個人層面包括及早規劃未來癌症醫療開支,要對癌症治療開支有正確的認知,積極預防癌症並及早求醫等;政府層面則包括加強癌症預防教育,檢討自願醫保癌症治療保障範圍,保障範圍應該涵蓋癌症治療所需費用,加強公私營協作,改善公營醫院醫護人手流失問題等。

左起:癌症資訊網主席吳偉麟先生、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曾偉光及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成員龐朝輝醫生指出,政府和市民均應盡早規劃未來癌症治療藍圖,以應對日益增加的癌症治療開支。

 

文章來自: 都市日報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醫 for Essential 市民低估治癌費用 團體指政府欠規劃

免疫療法,有假也有真

F1.medium

( Photo from Science )

有一位好友曾幾次問我有關免疫療法的來龍去脈,而我的答案總是含糊帶過或點到為止。畢竟,這不是一個三言兩語就能講得清的議題。

今天我會決定來談這個極度複雜難懂的議題,主要是因為一位大學同學用短訊問我,可否對未來免疫學之應用(如對癌症)做一分析。

在介紹免疫治療之前,我請讀者先看一則今年7月14日的新聞(重點拷貝如下):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調查發現,患者對於免疫療法認知不足。而坊間一些產品濫用「免疫療法」字眼,誤導消費者。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於今年4至5月訪問了150名癌症患者或康復者,其中只有一半人知道免疫力與癌症治療有關。而對於坊間聲稱提升免疫力的保健食品,受訪者中77%表示相信或半信半疑,53%曾嘗試過這些產品。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會長崔俊明提醒患者要注意分辨真假免疫療法。他說,坊間非常濫用「免疫療法」,吃一些保健品讓身體強壯就說是「免疫療法」,事實上未必有效。

從這則新聞就可看出,一般民眾對於「免疫療法」的模糊認知,促成了所謂的「營養免疫學」的橫流,也造就了無數營養免疫產品的氾濫。

有關這一點,我在去年8月底有發表兩篇文章:

「免疫系統」驚人真相的真相

飲食能改善免疫系統嗎

真正的免疫療法,可以非常粗略地分成三大類:(1)被動,(2)主動,(3)過繼。

被動免疫療法(Passive Immunotherapy)此一療法有時也叫做標靶免疫療法(Targeted Immunotherapy),而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將某一單一特性的抗體注入病人身體,來抑制癌細胞的生長或擴散。由於病患本身的免疫系統並沒有參與治療,所以,此一療法才會叫做“被動“。最有名的例子應該是治療乳癌的”赫賽丁“(Herceptin)。

主動免疫療法(Active Immunotherapy)此一療法,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將某一生物製劑注入病人身體,從而激活或加強病人本身的免疫系統(可能只是系統裡某一或某幾個特定成員)。由於病患本身的免疫系統必須積極地參與治療,所以,此一療法才會叫做“主動“。最有名的例子應該是治療黑色素癌的”吉舒達“(Keytruda)。此藥曾在兩年前因為用於治療卡特總統的黑色素癌,而聲名大噪。目前,它已被證實對某些種類的肺癌也有效,而它也正在用於其他多種癌症的臨床試驗。(但是,請勿相信媒體吹噓它“治愈” 卡特總統的癌)

過繼免疫療法(Adoptive Immunotherapy): 此一療法,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將病患本身的某一特定的免疫細胞分離出來,然後通過實驗室的培養來增加這些細胞的量或質,然後再將這些細胞輸回病患體內,讓它們和癌細胞搏鬥。目前,此一療法有一個已經被美國FDA批准的藥,那就是專治攝護腺癌的Provenge。有關此藥,我在今年1月12日有發表攝護腺癌免疫療法

以上有關免疫療法的介紹,是力求簡單明瞭。但是,它所涵蓋的,實在只是冰山一角。

我只希望這篇文章能讓讀者了解兩件事:

  • 真正的免疫療法,與保健品毫不相干。所有那些聲稱能提高免疫力的產品,都是騙人的。
  • 真正的免疫療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絕大多數的免疫療法臨床試驗,是以失敗收場,而少數幾個成功的,也都只是能延長幾個月或幾年的壽命。譬如Provenge,治療費用超過10萬美金,但平均只能延長壽命4個月。你能想像,這4個月的日子,會是怎麼過的?

一則2015-5-31的新聞報導說,耶魯大學癌症中心腫瘤科主任赫布斯特(Roy Herbst)認為,免疫療法有可能在五年內取代化療。

今天,這個五年的預言已經過去兩年半了,而我個人實在看不出,它會成真。

儘管如此,免疫療法將取代化療的趨向,是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

只不過,請您千萬不要相信什麼它將會“打垮癌症”之類的噱頭(媒體總喜歡誇大)。

我可以毫無保留地說,人類是永遠打不垮癌症的。請看「打垮癌症」以及癌:為什麽是我

註:免疫療法也應用在癌以外的疾病,例如老人失憶症。請看破解阿茲海默的魔咒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