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與癌症

 

上星期因工作關係,出席了一個關於肺癌的健康專題講座。在醫生分享的過程中,觸動了我心坎深處的傷痛,我不禁潸然淚下。

 

怎麼說起?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也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接觸「癌症」,患者是我至愛的祖父。儘管我自小沒有父母在身邊,成長過程中卻從來沒有缺少愛,因為祖父給我的愛,已經足以將我淹沒。

 

1994年中,祖父持續咳嗽和感到骨痛。他是一名「老煙槍」,「煙齡」超過半世紀,有一點咳嗽不足為奇,而且當時他已屆八十二高齡,以為是一般「風濕骨痛」,故起初並沒有太在意。後來,他開始咳出帶有血絲的痰,遂往就近的普通科門診求醫。照過X光,醫生並沒有說什麼,只處方了咳藥水和安排數個月後覆診。

 

祖父的咳血症狀依然持續。第二次見醫生,又照了X光,醫生言辭含糊,說X光影像不大清楚,並轉介祖父到葛亮洪醫院。

 

 

那天,我陪祖父入院。葛院的醫生為祖父作詳細的臨床檢查,連祖父的手指和指甲也仔細察看。接著,醫生建議祖父自費到私家醫院照電腦掃描。我深刻記得,祖父在聖保祿醫院等候做電腦掃描期間,對我了一句駭人的話:「如果檢查結果證實我真的患上肺癌,我會從21樓家中的露台縱身躍下!」

 

隔天,我獨自前往聖保祿醫院拿取報告,然後乘巴士到葛院。在車廂裡,我在好奇心驅使下翻閱那份三頁紙的報告。當時的我看不懂那些「外星文」,但從字裡行間總隱約看出有些不妥,不祥預感湧上心頭。當我抵達葛院時,在病房外碰見了一名顧問醫生,他看過報告後告訴我:「是肺癌,而且是末期,癌腫已擴散全身。」當時只有十八的我,聽了這個震撼的消息,頓時感到滿天星斗,差點便昏過去。我竭力憋住眼淚,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問醫生:「仍有治療方法嗎?」醫生看著我那紅紅的雙眸,既同情又無奈地搖搖頭,說:「伯伯已經八十二歲,沒什麼可以做,只能紓緩他的不適。」

 

我強撐著走到梯間,雙手一直抖著,勉強從口袋裡掏出一枚一元硬幣撥電話回家,跟家人交待祖父的情況。伯父在電話的另一端吩咐我說:「既然如此,那麼請醫生明天讓他出院吧!回來天天跟他搓麻將,讓他開開心心走完餘下的日子。」甫掛上電話,祖父的主診醫生剛巧經過,是一位比較年輕的醫生。「醫生,我是羅伯的孫女。剛剛另一位醫生已看過祖父的報告,是末期肺癌,沒得醫了!我和家人商量過,希望明天接他出院。」到這裡,我終於崩潰了!我一邊哭一邊哽咽地:「祖父曾經過,如果是肺癌,他就跳樓自殺。醫生,我想請求你明天巡房時千萬不要告訴他,你就報告正常,批准他出院吧!我明白病人有知情權,我也知道這樣也許會令你為難,但希望你能體諒家屬的心情,答應我這個卑微的請求。可以嗎?」也許男生都怕面對哭得唏哩嘩啦的女生,醫生也不例外。他馬上點點頭,說:「我跟其他醫生商量一下,應該沒問題的,別太擔心!」

 

翌日早上,我坐在祖父的床邊,忐忑不安地等候醫生來巡房。過了一會兒,醫生終於來了,而且是四位醫生一同前來。顧問醫生對祖父說:「羅伯,看過你的報告,沒什麼呀!讓你出院回家,好嗎?」祖父聽了,馬上精神抖擻地坐得筆直,像個孩子般笑著說:「哈哈!咁又唔同!」然後,他拿起我買給他的雞腿大口大口地吃。兩天前,他才因為擔心自己患癌而茶飯不思呢!

 

直到如今,我依然感激葛院幾位醫生的體諒和幫忙,為我撒了這個善意的謊。

祖父回家後,高興地向家人宣佈:「醫生話我乜事都無!」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病情,而在沒有任何治療的情況下,他快快樂樂地活了整整一年。家人輪流陪他品茗、搓麻將(祖父最愛「攻四方城」)、晨運,還有弄孫為樂。他吃得開懷,睡得安穩,玩得盡興……

 

 

 

可惜,一年之後,情況逆轉……

 

由於祖父並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他咳血的情況持續。漸漸地,他心裡起疑──他懷疑報告出錯,甚至懷疑醫生看錯,卻從沒有懷疑過這是我與醫生合演的一台「好戲」。

 

「如果沒事,怎麼會經常咳血?」他常常一臉孤疑地問。白天,我們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家裡只有祖父和祖母。祖父開始常常嘮叨,要求祖母帶他去看私家醫生,祖母深怕「東窗事發」,一直含糊其辭地推搪。「醫生都你沒事,還有什麼好看啊?」這樣的情節不斷上演。終於有一天,祖母壓力「爆」,歇斯底里地喊:「看什麼啊看!醫生早就症,末期肺癌!沒得醫呀!」我不曉得當時祖父的表情和反應,因為我仍未下課。我只知道當晚我一踏進家門,從沒罵過我半句的祖父一看見我便高聲質問:「我如此疼你,你為什麼騙我?」我楞住了。祖父沮喪地問:「醫生我沒得醫,對嗎?」我的心很痛,痛得在淌血!一瞬間,我淚眼模糊。我指著窗:「你過,如果是肺癌,你便從這裡跳下去!試問我怎能告訴你?」說罷,我跟祖父相擁痛哭。

 

接下來的日子,可幸的是祖父並沒有自殺,不幸的是他終日鬱鬱寡歡,茶飯不思,連「攻四方城」也提不起興趣。有一天,他忽然買了一枚足金戒指送我,說是給我留念。「我銀行口裡有兩萬元,是留給你交學費的。你才大學一年級,我知道兩萬元是不的,但你老爸不長進,餘下的你要靠自己了。」他老淚縱橫地對我說。

 

自此,祖父的身體每況愈下,甚至完全失去自理能力,連大小二便也無法控制。不久,他便住進南塱醫院的善終病房。他臨終前的一個星期,甚至虛弱得無法開口話。我清楚記得,他輕撫著我的臉,流著淚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無論多麼艱難、多麼辛苦,也要完成學位啊!」那段日子,我總是竭力地、堅強地撐著,但每當我看見祖父老淚縱橫,我也會跟著哭。因此,幾乎每天的探病時間,都是淚眼相看的光景。

 

住進南塱醫院不足三個月,祖父在19951216日撒手塵寰,走完他八十三年的人生路。

 

************************************

我以文字記下這段傷痛的往事,是希望帶出「情緒」對癌症患者的影響。

 

祖父確診第四期肺癌之時,癌細胞已擴散全身。然而,他在對自己病情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每天保持愉快開朗的心境,儘管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仍能保持生活質素,多活了整整一年。當祖父得悉自己患病後,心情跌至谷底,身體狀況迅速惡化,不消三個月便離世了。(註:筆者並非鼓勵,更絕不主張對病人隱瞞病情,只是祖父的情況比較特殊。)

 

其實,人在面對疾病、死亡和痛苦時,情緒不穩是可以理解的。在治療期間,患者的情緒問題大致上源自生理上的痛楚和不適、外表和自我形象的轉變、因治療副作用所帶來的痛苦、對事業前景及經濟狀況的焦慮、社交生活上的轉變和與家人的關係, 以及最重要的是──對無法想像的未來的恐懼。

 

常言道:「治病先要治心。」負面的情緒,對健康的無形損害,比細菌、病毒和癌細胞更厲害。正面的情緒,猶如一帖心藥,是任何藥物都無法代替的。馬克思曾經說過:「美好的心情,比任何藥物更能解除生理上的疲憊和痛楚。」聖經也有記載:「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在2002年的報告指出,心理健康是紓緩治療的重要一環,患者的心理質素,與癌症治療成效有正面的關係。當患者經常處於負面或波動不穩的情緒,會削弱身體免疫系統,增加癌症發病及惡化的情況 (Ondicova & Mravec, 2010)。相反,平穩的情緒和正面的思維能幫助患者有效地戰勝癌症,增加康復的機會。

 

Helen YC Law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認識肝癌

 

 

肝癌是香港五大癌症之一。據醫管局統計, 2013年就有超過1,800宗新病例。  肝癌最常見的成因是乙型肝炎病毒。香港是一個超過700萬人口的地方, 8-10乙肝病毒帶菌者, 而他們比非帶菌者患肝癌的機會高出50-100, 所以八成以上肝癌都乙型肝炎有關其他成因包括丙型肝炎、酗酒和嚴重脂肪肝等。

 

乙型肝炎是怎樣傳染的?

最常見的傳染途徑是病毒透過母體感染嬰兒, 或通過性接觸傳染。其他途徑包括共用針筒或使用帶有病毒的工具穿耳洞及紋身。一擁抱及同吃飯是不會傳染的。

 

肝癌有什麼症狀?

 

患者會感覺右上腹不適、腹脹或疼痛,飯後有「頂住頂住」的感覺,體重下降或皮膚發黃都是相對晚期的症狀。異於一般想法,其實大部分早期體積細小的肝癌未必引致明顯症狀,因為細小或位於肝臟深處之腫瘤絕大部分時間並不至於會影響肝功能或引起痛楚(見圖)。根據臨床研究經驗定期檢根治肝癌的機會提高多達30%。換而言之,定期檢查的重要性遠比有症狀才求高得多。

 

 

 

定期檢包括什麼?

肝炎帶菌者個月驗血(包括肝功能及甲胎蛋白)及接受肝臟超聲波檢。如超聲波發現有陰影異樣, 或有腫瘤, 應立即安排掃描 (CT電腦掃描 MRI 磁力共振均可) 作確認。

 

肝癌分期

 

肝癌分期種類繁多, 有由不同國家訂制, 例如美國、日本、韓國,或術前術後分期。不同系統其實都是大同小異,分別用腫瘤體積、腫瘤入週邊血管 (vascular invasion), 或腫瘤有侵入附近器官作分類。體積細小沒有侵血管沒有器官轉移列作早期, 而腫瘤有明顯血管或器官侵犯, 作第三或第四期。  當然期數越大, 年存活率相對越差。不過並所有第肝癌無手術可施。倘腫瘤並未擴散而只是侵鄰近器官(例如膽囊或結腸), 以及在肝功能許可的情況下, 專科醫生依然有機會將腫瘤完全切除,效果比單靠藥物治療更佳。

 

 

肝癌的治療

隨著醫療技術在過去十年的發展,肝癌治療方案已傾向化。然而,手術切除始終是根治治療最重要的,且效果最為顯著,手術5年整體存活率可高達百分50-70因此,確診後的關鍵在於腫瘤是否適合動手術切除。假設病人一向健康良好,要考慮的因素基本有兩個: 1. 肝功能, 以及2. 腫瘤位置。 一般來肝功能良好者,術後剩餘之肝臟加上再生,體積足以應付身體的代謝,患者便得以順利康復;相反,肝功能差,剩下的肝臟將無法支撐其他器官需求,便有機會導致肝衰竭。另外, 間很多人誤解腫瘤大就不能切除,其實腫瘤大小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更關鍵的是腫瘤有否侵佔肝的主要血管如門靜脈(portal vein)和下腔靜脈(inferior vena cava)等。所以,肝癌治療能否達到理想效果專科週詳的術前估及分析才是要訣。

 

 

陳智仁醫生
外科專科醫生

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及肝移植組臨床副教授

大腸癌的治療

 外科手術為大腸癌最主要的治療方法。因此,最理想是由專門處理大腸癌的外科醫生作評估。醫生會建議患者接受電腦斷層掃描(CT Scan),以確定:

 

1)腫瘤有否侵蝕鄰近的重要器官,例如:膀胱、子宮或十二指腸等等。如有,處理上相對較複雜,手術前需作特別詳細的計劃;及

 

2)腫瘤有否轉移到其他器官,例如:肝、肺或腹膜。如有,醫生會將之歸類為第四期的大腸癌。

 

手術前,不少患者會問:「醫生,我的病情屬第幾期?」其實,在外科醫生的角度,在手術前只會關心病情是否第四期(即腫瘤有否擴散),因為無論病情屬第一、第二或第三期,處理方法都相同,就是將腫瘤及附近的淋巴結完全切除,減低復發機會,而切除出來的的大腸和淋巴結會在手術後送往病理化驗及分析,以確定是否有淋巴結轉移。倘報告顯示腫瘤已擴散至淋巴結,便屬於第三期;反之,則屬第一或第二期。當然,愈早期的腫瘤,其治癒率愈高,復發機會也愈低。然而,直腸癌的處理則有所不同,詳情將在另文解釋。

 

然而,倘電腦斷層掃描顯示病情已屆第四期,即腫瘤已轉移到身體其他器官,外科醫生的考慮就來得複雜。首先要考慮的是,轉移到其他器官的腫瘤能否以手術切除?舉例說,一名大腸癌患者出現肝轉移,倘轉移到肝臟的腫瘤範圍不是太大,或腫瘤數量不是太多,我們便可考慮由結直腸外科醫生及肝膽胰外科醫生同時為患者進行手術。結直腸外科醫生負責將大腸腫瘤切除,肝膽胰外科醫生則負責將轉移到肝臟的腫瘤切除或消融。第四期的腫瘤,若能先以外科手術切除,再配合往後的化療,其根治機會可大大提高。根據統計數字顯示,約有四分之一的大腸癌患者,在確診時已屆晚期,當中有小部分患者仍有機會以外科手術將大腸的原發腫瘤及轉移的腫瘤切除,算是比較幸運的一群。

 

若不幸地轉移的腫瘤數量太多或範圍太廣,無法以外科手術切除的話,醫生便要評估:(1)是否值得以外科手術切除大腸的原發腫瘤?(2)應該先切除大腸的原發腫瘤,然後做化療控制病情?抑或先進行化療控制病情,然後才動手術切除腫瘤?

 

一個全面週詳的評估應該考慮:(1)大腸的原發腫瘤會否對患者構成短期的生命威脅,例如:阻塞腸道?如果腫瘤體積大,阻塞腸道的風險高,我們便會考慮先以外科手術切除大腸的原發腫瘤,以免往後在化療期間出現腸道阻塞,屆時動手術的風險便會大增;(2)如果腫瘤引起比較嚴重的失血,導致患者出現貧血,甚至經常要輸血,我們也會建議先做手術,然後才進行化療。

 

相反,如果大腸的原發腫瘤體積小,引起腸道阻塞和貧血的風險低,醫生一般都會建議病人先做化療。因為在此情況下,真正對病人生命構成威脅的並非大腸的原發腫瘤,而是已經大範圍轉移到其他器官的腫瘤(例如:肝或肺),這些轉移的腫瘤需以化療控制。如果患者先接受手術,則要等上三至四星期才適合進行化療,這樣反而會延誤化療的時機。

 

至於另外一部分患者,病情已屆末期,身體亦非常虛弱,可以說生命正在倒數中,若腫瘤並無構成腸道阻塞的風險,醫生一般不會在這階段替患者做一個並無實質幫助的手術,徒添患者的痛苦。


潘冬松醫生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大學外科碩士

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外科)

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二)

 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 的治療方法在最近二十年有很大的突破。在70年至90年代,醫生只可用口服化療藥物如 Hydroxyurea 及干擾素 Interferon alpha,來控制周邊血液中的白血球數目以穩定病情,但沒法延長病人的存活期。而慢性期的病人也會轉為急性期,其存活率大約是四至五年。只有透過異體骨髓移植才可把 CML 根治,但骨髓移植本身具有一定風險,再者未必所有 CML 病人可以找到合適捐贈者。

 

幸好醫學進步一日千里,1996年第一隻口服標靶藥物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KI Imatinib 面世。它可以有效地抑制費城染色體 BCR- ABL 融合基因,從而抑制 CML 癌細胞增生,從此 CML 病人的五年存活率大増至80%。但當 Imatinib 使用了一段日子後,有一部份病人的 CML 癌細胞產生抗葯性,對 Imatinib 漸漸無效。2002年第二代TKI (Nilotinib & Dasatinib) 面世,它們可以更有較地抑制 BCR-ABL 融合基因及對於 Imatinib 抗葯性重新抑制。所以在2007年以後第二代 TKI 已經用於第一線 CML 的治療,其五年存活率亦大增至90%,及至後來第三代 TKI 亦已經面世,實在是 CML 病人之福。

 

李小姐接受了第二代 TKI Nilotinib 的治療後,白血球指數已回復正常,一年後其脾臟已回復到正常體積,現只需要每隔二至三個月到醫生診所覆診,及定時觀察 BCR-ABL 的指數,其生活亦已經漸漸回復正常了。

 

 

 

馬承恩醫生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
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大腸癌的診斷

         大腸癌的診斷方法,一般普遍為大眾所認識的是大腸鏡檢查。大腸鏡是一條幼長和柔軟的光導纖維窺鏡,其好處是如發現結直腸黏膜出現病變或瘜肉,可即時抽取組織作化驗或把瘜肉割除。病人需於檢前兩天開始戒吃高纖維食物,

            前一晚或當日依照醫生指示飲用瀉藥,排清腸道內的糞便。檢進行前,醫生會先替病人注射止痛藥及鎮靜劑,讓病人在熟睡的情況下接受檢查。整個過程約為二十至三十分鐘。

 

我們常為大腸癌患者檢驗血液中的癌胚抗原(CEA)指數。在大約八成的大腸癌患者中,其體內的癌細胞會產生額外的CEA,使血液中的CEA指數升高。然而,仍有20%大腸癌患者血液中的CEA並不會升高。因此,我們不能單靠CEA指數診斷大腸癌。

 

CEA指數的角色主要是監察作用。一般在確診大腸癌之後,才會檢驗患者血液中的CEA指數。倘血液中的CEA指數偏高,就會在手術後再進行覆驗,以監察其CEA指數有否滿意地下降。如果CEA指數下降幅度理想,我們就可以得知治療是有效的;反之,就要考慮是否治療或病情控制欠佳,從而考慮是否有復發的情況及其他治療方案。

 

其實,CEA的獨特性頗低,倘患者身體有其他毛病,都會使CEA指數升高,例如其他器官的癌症:乳房、肺、胰臟、胃和卵巢等等。這類癌症患者中,其CEA指數升高都是常見的。另外,肝炎和肝硬化患者,甚至吸煙人士,其CEA指數都會偏高。因此,在參考及判斷CEA指數的時候,醫生需要有足夠的認識和謹慎地向患者解釋,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憂慮和忽視了其他導致CEA指數升高的可能性,影響診斷的方向。

 

在大腸鏡未普及前,「灌腸造影」(Barium Enema)是一種常見用以診斷大腸癌的檢查。同樣,病人需要在檢查前飲用瀉藥排清大便。時,醫護人員會在患者的肛門放置一條導管,放射科醫生會利用X光透視觀察,將鋇劑和空氣透過導管注入直腸及大腸使顯影劑黏附於腸壁內膜。倘有腫瘤或瘜肉存在,在X光下就會看到不正常的腸壁內膜。可惜,這項檢查準確度不高,尤其是對於微小瘜肉或扁平的腫瘤,以及在腸道的轉彎處(例如:直腸和結腸的交界位置),都較容易遺漏腫瘤或瘜肉的存在。「灌腸造影」檢查的好處是過程快、成本低,因此,在公立醫院,因為資源問題,不可能為每一位病人做大腸鏡檢查,對於大腸癌風險低的病人,醫生仍會建議他們接受「灌腸造影」檢查。

 

此外,近年有一些用以檢查腸道內膜的先進技術,稱為「膠囊內鏡」(Capsule Endoscopy)。「膠囊鏡」與一般窺鏡不同,毋須將喉管經口或肛門探入腸道,讓人可以在無痛情況下驗腸。接受檢查者只需吞下如維他命丸般大小的膠囊鏡,它就會如微型潛艇般漫遊整條消化道,隨腸道蠕動前進,每秒重覆拍攝多個影像,再透過無線技術傳送到體外的接收器。最後,醫生會將接收器的資料放進電腦,檢視腸壁的狀況及是否腫瘤或瘜肉。膠囊鏡最後會自行排出體外。這項檢查準確度高達95%,惟費用比大腸鏡檢查高,檢查前需要飲用瀉藥的份量是大腸鏡檢查的一倍。再者,「膠囊內鏡」僅作檢查用途,如發現懷疑腫瘤或瘜肉,患者仍需進一步以大腸鏡抽取組織進行化驗或將將瘜肉清除。因此,醫生不會廣泛地建議病人以「膠囊內鏡」檢查腸道。

 

腸道穿孔是大腸鏡一個嚴重的併發症,機會是大約一千分之一。然而,倘由經驗豐富的醫生操作,大腸鏡檢查的危險性會更低。大腸鏡仍然是最好的大腸癌診斷工具。


潘冬松醫生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大學外科碩士

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外科)

Cancer你都不怕,我會怕淋雨嗎?

 

 

 

 

今天下午在佐敦完成了一個訪問,匆匆趕回去接兒子放學,剛巧下起雨來。雨勢不大也不小,卻沒有帶傘。本打算走到簷蓬下避雨,待雨停後才走回家(大約需要走一個街口和過一條馬路)。

 

此時,兒子忽然說:「媽媽,不知道雨還要下多久,別等了!不如我們快步跑過去吧!」

 

「你不怕淋雨嗎?」我問。

 

兒子漫不經心地回答:「Cancer你都不怕,我會怕淋雨嗎?」

 

當時,我心裡暗忖:媽媽當然不怕淋雨,只怕孩子你淋病啊! 然後,我又想起電影"The Fault in our stars"裡的一句對白:「世上比患癌更糟糕的事,就是有一個患癌的孩子。」

 

是的,可憐天下父母心,所有父母都不願見到疾病與厄運臨到孩子身上。如果可以的話,父母願意代替孩子受苦。 不過,讓我感受更深的是,原來孩子心思縝密,平日很多事情,他們看在眼裡,未必有即時的反應,但原來日積月累,耳濡目染,潛移默化……

 

父母的一舉一動和面對困難時的態度,都對孩子有深遠的影響。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當年在抗癌的過程中,為孩子起了身教的作用;我也不知道,原來在孩子心目中,媽媽連cancer都不怕,是勇敢的表現,而且他也要像媽媽般勇敢。

 

孩子,你很可愛!謝謝你!  

 

   
Helen YC Law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運動防癌與降低復發率

 

50%的癌症可以預防!

 

 

世界衛生組織WHO與美國癌症研究所AICR報告:
50%的癌症可以預防不發生,肥胖與8種癌症相關!
運動占非常重要的角色。

美國癌症醫學會建議:

預防癌症,或癌友預防癌症復發
1.一週至少5天30分鐘的慢走 ,或3天以上20分鐘的快走 (一週目標150分鐘運動)
2.一周2-3次的主要肌肉之重量訓練 (輕量啞鈴,仰臥起坐,半蹲,爬樓梯)



  • 運動可以降低乳癌14%,子宮內膜癌47%風險
  • 運動在20篇研究上發現在乳癌、大腸直腸、攝護腺、卵巢癌等可以看到預防癌症復發的好處。
  • 其他好處:預防心血管疾病,降低疲憊,焦慮,憂鬱,減少骨質疏鬆,提升自我幸福感,提升生活品質。
  • 運動增加4-6%癌症存活率=化療效果
 
作越多運動、蔬食是防癌防復發首選



運動降低乳癌發生率 (新聞)
1.法國的meta-analysis 綜合性分析37篇研究、共400萬人的資料
每天運動30分鐘的婦女、相較不動的婦女罹乳癌風險降低   12%    
2.美國癌症協會研究人員對7萬3615名年齡在50到74歲的婦女,進行長達17年的追蹤研究,每天健走一小時,降低乳癌風險14% (資料)

運動預防癌症的機轉:(2015/8)

1.減少脂肪、肥胖產生的發炎
2.進食熱量與運動能量消耗的平衡
3.減少胰島素阻抗引起的發炎,引起IGF-1(類胰島素生成因子)和蛋白,減少癌細胞生長
4.減少脂肪荷爾蒙(adipokine)-adiponectin,leptin
5.降低停經後體內荷爾蒙含量
6.增強免疫系統-增強巨噬細胞、NK自然殺手細胞
7.運動增加鳶尾素(Irisin)分泌增加,癌細胞凋亡,可以促進燃燒脂肪,減少身體壞白脂肪的儲存量,增加身體細胞telomere的穩定度與長度,抗老化與減少癌症發生。
(資料)

你適合天天做的運動(有氧)
快走、跳舞、慢跑、騎腳踏車、游泳,心跳一百下以上,流點汗喔!

以下特殊狀況要注意:
1.嚴重貧血:停止運動,可進行一般活動
2.免疫抑制或低下:避免公共環境,健身房運動
3.幹細胞移植:避免公共環境或健身房運動
4.嚴重疲憊:嘗試每天10分鐘的伸展拉筋活動
5.放射線皮膚反應: 避免游泳
6.植入化療導管處避免肌肉重量訓練
7.周邊神經病變(手麻腳麻):伸展或地板運動,單車運動器材。

科學運動防癌的秘訣


資料來源:
美國癌症醫學會

美國國家癌症中心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 衛教手冊

運動降低發炎

運動增加存活率

 
志穎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學士
中國醫藥大學中西醫健合研究所碩士
他建立的榖雨癌後重生知識分享平台,致力以實証醫學來指引方向,
關注癌症治療之後的社群,繼續美麗新生


榖雨智癌幫
http://cancernewlife.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9.html

五味人生

 

 回頭一看,猴年已經過去了三分之一。這陣子,壞消息比好消息多:黃伯走了、Anthony走了,又來了幾個新個案(兩個鼻咽癌和兩個淋巴癌)另外,復發的復發,轉移的轉移……

光陰荏苒,人生無常,趕快為自己的人生添加漂亮的幾筆吧!身體還健康的,好好關愛身邊人吧!您會發覺自己原來是那麼幸運和幸福。我們得到的已經很多了,就像今天仍然活著也是賺回來的。真的有點累了?活在這樣的世道,誰不累呢?幸好身邊還有很多愛我們的人、值得我們愛的人和需要我們愛的人。如果每個人都用感恩的心去做一件善事、去幫一個人、或者去處理一些應該做而又久未完成的事,世界將更美好。能為別人多付出一點點,才是真正有福之人。



病人也有病人的責任:治療、休息、吃喝、放鬆……有病的人都想尋求靈丹妙,卻不知道知足感恩是藥、積極樂觀是藥、行善積德是藥、愛人如己是藥、 慈悲喜捨是藥⋯⋯不管結果如何,也要坦然面對、安心接受和積極治療。體力還可以的,多出去走走,做義工,與其他同路人互相支持和勉勵吧!光坐在家中發愁,病魔不見得會遠離,煩惱也不見得就可以解決;與其坐著傷感,不如拿出你的愛心,幫助同路人吧!你會發覺日子會過得容易和快樂得多。


其實,所謂「五味人生」,我們每天都在經歷不同的事情,以及這些事情帶給我們不同的感受。現實生活中的種種磨難和衝擊,令人無可避免地感到挫敗,甚至痛苦。人有七情六慾,喜會手舞足蹈,怒會咬牙切齒,憂會茶飯不思,悲會痛心疾首,能善於控制和管理情緒,才能扭轉事情發展的方向。

各位同路人,我的心常與您們同在。

 
Helen YC Law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鑽石人生 讀後感

( 網絡圖片 )

 

 最近看了黃重光醫生寫的一本書 – 鑽石人生。內有一段文章,對病友可起正面作用,現把這段文章的大概引述出來給大家打氣。

在1958年,65歲的文學家Pedro Bach-y-Rita的左腦中風,雖然經搶救後甦醒過來,但已成為右邊半身不遂和失去語言能力的人。根據當時醫學的概念和方法,他的餘生注定是殘障和不能說話。當時的醫學概念是大腦發展到廿歲左右便停止,以後便是一生不斷衰退的過程,到了廿歲以後,尤其是在老年階段,是沒有康復的可能。

 

( 網絡圖片 )

 

但Pedro的兩個兒子卻有不同的想法(他們後來一個成為精神科醫生,一個成為大腦神經學家,即George Bach-y-Rita 和Paul Bach-y-Rita)。二人作了假設,認為人的大腦只要獲得適當訓練,便有機會復原,並能夠終生不斷的改變和發展。於是他們兩人鼓勵父親像嬰兒學習走路般從地上爬行開始,重新學習走路;同時亦好像嬰兒般從最基本發音開始學習講話。

經過三年的努力,Pedro Bach-y-Rita竟然慢慢恢復了右邊身體的功能, 甚至能夠攀山越嶺,說話能力也恢復了。他的復原程度非常好,他能夠恢復工作和再婚(他在中風前已經喪偶),快樂地活了四年,最後在一次攀登三千多米的高山時,因心臟病發死亡,終年72歲。
Pedro Bach-y-Rita的兩個兒子本於科學精神對父親進行解剖檢驗,特別是檢查他的大腦實況,結果令他們感到非常震驚。他們發現父親的大部份左腦因為中風萎縮了,當年的中風導致父親在最初的時候,右邊半身癱瘓和失去語言能力。但是因為通過正確和有效的肢體運動和語言訓練,促令他大腦的其他部份再度發展,取代了中風部份的功能。這一個觀察,開拓了醫學上大腦的可塑性(neuroplasticity)的重要的新概念。跟著的醫學研究結果顯示我們的大腦不是到了廿歲便停止發展和開始衰老,而是一生能夠通過訓練,不斷改變和發展。

 

( 網絡圖片 )

 

 

各位病友,假如你是Pedro Bach-y-Rita,你剛甦醒了,你要怎樣做才可以使自己恢復手腳活動和其他大腦功能?這個時候是你人生的重要轉捩點,關鍵在於你怎樣回答這個問題: 『我要不要這半邊身軀恢復活動能力?」。如果你的答案是「不要!」, 你這半邊身軀以後也不會恢復活動能力。所以你的答案必須是「要!」。但在這一剎那,你不能動的半邊身軀一點反應也沒有,不過『我要這半邊身軀恢復活動能力」的想法卻給你的大腦一個重要的目標,使健康的腦細胞開始向看這個目標活動和發展起來。不久,你會發覺你受影響的半邊身軀有輕微的活動能力,再經過主動和努力的練習,你便很有機會恢復失去的活動能力。以Pedro Bach-y-Rita用了三年的時間也徹底恢復了活動能力。
因此「精神心理力量大到不可思議」這句話,絕對不是誇大,而是精神科醫學和大腦神經科學通過大腦可塑性的研究,帶給我們的科學結論。大腦控制了我們整個身體的各樣功能,所以患病的朋友應同樣以「精神心理力量大到不可思議」這句話的精神,要有正面心態,保持康復的信念,勇敢面對疾病的挑戰,採取積極治療。

 

師兄隨筆 ( 19-4-2016 )

 

延申閱讀 :

Reference : en.wikipedia.org/wiki/Paul_Bach-y-Rita

全人教育基金 :  www.wpedu.org/live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