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魚有寄生蟲的謎思

 

有網絡上的傳聞和電台的淸談節目指三文魚有寄生蟲,會嚴重影響人的健康。我追查一些文獻去了解詳情,比較詳細的有這一篇:

http://www.oie.int/doc/ged/D9381.pdf
文章中指出,只有少量品種魚的寄生蟲可影響到人,而且不局限於三文魚。急凍和加熱都能有效殺死寄生蟲(所以煑熟曾經急凍的魚是安全的)。
文章分析了可能會在魚身上找到的寄生蟲主要有四大類:
Nematode
線蟲:
可能會在三文魚找到的線蟲主要是胃線蟲 Anisakis simplex,這蟲不能在人體內發育成為成蟲,主要是引起腹痛)。其他品種的線蟲極少影響到人。而煑熟過程中可把幼蟲殺死。
Cestodes
絛蟲:
在三文魚找到而又會影響到人的主要是裂頭絛蟲 (Genus: Diphyllobothrium)。但煑熟食用是安全的。
Trematodes
吸蟲:
這組別內也包括阿蘇說的肝吸蟲。
人類感染吸蟲主要是從進食未經煮熟的蝦蟹和螺,但魚也有可能。這些吸蟲主要是 Heterophyes heterophyes Metagonimus yokogawai 它們都是寄生在小腸內。
至於電台節目提到的三文魚有肝吸蟲,肝吸蟲(Clonrchis sinensis)無疑是一種比較棘手的寄生蟲,但感染途徑其實主要是吃了有問題的淡水魚生,特別是鲩魚,鯉魚等。未有文獻記載 Clonrchis sinensis 可以在三文魚內找到。
但吸蟲中有類叫侏形吸蟲 family Nanophytidae) 可引致所謂三文中毒。但這種吸蟲的寄主主要是狗,很少影響到人,也不會在膽管內生長。人的體內如有受大量侏形吸蟲是可以引起腸炎。
棘頭蟲 Acanthocephala):
人類感染棘頭蟲的情況極為罕見。

 

所以電台節目將淡水鲩魚的肝吸蟲混淆了和三文魚有關。另外,食任何類型的魚生,生蝦蟹或螺同樣有風險,不可以只說是三文魚有問題。以我所見,日本人是有吃三文魚的,只不過是它們比較喜歡其他的魚,另外有些日本人吃的刺身,例如豚肉刺身,雞肉刺身,…….,也不見得它們比三文魚刺身安全。
最後要說,無論生吃甚麼魚類都並不安全,特別是淡水魚,食用加熱煑熟的魚大致上是安全的。

 

師兄( 2014-7-24 )

堅毅不言棄血癌女摘星

 

 

 

 

 

 

 

 

 

 

 

 

 

 

 

 

 

【太陽報專訊】升學難,人生路又何嘗不崎嶇起伏。「如果我聽日就要死,我都唔覺得慚愧。」考生潘學曦十歲時確診患上淋巴癌,四年前復發,康復機會不足一成,多年來不斷在鬼門關徘徊。雖然數度停學,仍憑着不服輸的性格,努力自學。天生僅得七指的潘家寶,殘障不僅令學習之路艱辛,更扼殺了她當護士的理想。兩人以積極的態度面對逆境,更在文憑試(DSE)中奪星,冀圓大學夢。

潘學曦小五時因咳嗽和鼻塞,數月未愈,被確診第四期淋巴癌,需即時入院治療,被迫停學一年,缺考兩次升中呈分試,靠自學和醫院學校提供的課程力追進度,最終憑僅一次的呈分試成績,考入英中。但到了中二下學期,病魔重臨,僅餘一年壽命,遂再次停學接受治療。三年前接受父親骨髓移植,術後學曦的存活率也不足一成,同期病友相繼離世,但她仍努力捱過治療,逐漸康復。停學一年半,學習進度大落後,她堅持自學,終達到升班要求。

媽媽潘太形容學曦個性倔強,從不因患癌放棄學業,「有時我都會諗,命都唔知仲有冇,咁畀心機讀書為乜,但佢就係唔放棄。」學曦坦言對於身患癌症曾感不甘心,「好驚死,我都好想試下拍拖、結婚同生仔,試下升職加人工係咩感覺。」正因不想放棄當工程師的理想,給她動力堅持下去。縱然治療令記憶力減弱、體力下降,學曦在文憑試仍考獲1科5*2科5的佳績。

七指家寶將勤補拙

同在成長路上跌跌碰碰的考生潘家寶,因先天性缺陷,雙手僅得七指,左手更只得前臂。由於手部關節不靈活,書寫時容易疲倦,速度較慢,同學普遍用兩至三堂便完成,但她往往要額外再花小息和午膳時間才能完成。自幼親身體會到護理人員的專業態度,家寶立志當護士,可惜殘障令她沒有辦法應付理科課程,被迫放棄理想,大學選科也大受限制。但她從不因缺陷而自卑,更謂「我個腦拍得住其他人」,家寶考獲二十五分,數學更摘5*,冀將來成為會計師,報答父母。

 

hk.news.yahoo.com/%E5%A0%85%E6%AF%85%E4%B8%8D%E8%A8%80%E6%A3%84%E8%A1%80%E7%99%8C%E5%A5%B3%E6%91%98%E6%98%9F-221050173.html

第三部相集,我們都是同路人 攝影展 ( 第二站 瑪麗醫院 )

 

人生路上風風雨雨,我們遇過幾許知心同路人?


我們繼書本癌症不是盡頭 ( 2009 ) , 留住這時情 ( 2012 ) 之後,製作了新一册圖文集 “我們都是同路人”. 邀請了三十位癌症患者及三十位攝影師( DC Cafe學員 ) 參與,透過鏡頭表達病人的最真實一面,讓社會大衆透過影像進一歩認識病患者的想法,同時間讓攝影這活動變得更有意義。

 

感謝DC Café  Shun Wong (信師傅 ) 仗義相助,由他帶領一班對攝影充滿熱誠的學生參與這次拍攝計劃。

 

這次展覽展出新一册文集內的其中三十幅作品,照片中人也曾是經歷過癌症衝擊的普通人。不過經歷過這一場非常考驗以後,當中有些人是病人組織的核心義工,有些人重新找到活著的意義,他們都有一個奇妙的共通點,今日的我活得真的很好,很美好。

 

展出期間,我們預備了四款不同的明信片歡迎大家取閱

如果你對這次展覽有些看法,對某張作品,對某人某事感到一點觸動,想起掛念的一個人,一位朋友,不妨執筆寫上一句半句說話讓他知道。或許老掉牙的一種表達方式,最能讓對方感到歡心。

 

一年又過了一年,近況好嗎?如今大家都改變了不少。
我們也許再也回不到過去 但是我們正走向未來
帶著你最美好的部分 

人生路上風風雨雨,我們遇過幾許知心同路人?

 

策展人 : Alan Ng

癌症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