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篇- 2019收藏版:各種常見癌症必驗基因

2019收藏版:各種常見癌症必驗基因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十二月 29, 2018 0 分

 

腫瘤基因及有關檢測林林總總,其中有些是所有確診某種癌症病友基本必須驗的(資源有限或不願治療除外),可以根據檢測結果選擇證實有效、通過藥管局批准的藥物,且都在國際性腫瘤治療指引上有詳細列明。另外一些檢測則屬於可選擇的,提供進一步資料,有助常規治療以外的考慮。這裡列出各種常見癌症現時基本必須的基因及有關檢測(不包括更廣譜可供選擇的檢測),讓大家一目了然。

 

非小細胞肺癌

*第一至三期:非必要
*第四期:EGFR, ALK, ROS1, BRAF基因變異、PD-L1蛋白表達

小細胞肺癌

*任何期數:非必要

腸癌

*第一至三期:非必要
*第四期:
KRAS, NRAS, BRAF基因變異、微衛星不穩定性(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 MSI)或錯配修復功能(mismatch repair MMR)

乳癌

*第一至三期:荷爾蒙受體ER及PR蛋白表達、HER2蛋白表達或/及基因擴增
*第四期:同上,加上BRCA基因變異

胃癌

*第一至三期:非必要
*第四期:HER2蛋白表達或/及基因擴增、PD-L1蛋白表達

卵巢癌

*第一至二期:非必要
*第三至四期:BRCA基因變異

前列腺癌

*第一至三期:非必要
*第四期:BRCA基因變異

肝癌

*任何期數:非必要

腎癌

*任何期數:非必要

胰臟癌

*任何期數:非必要

子宮頸癌

*第一至三期:非必要
*第四期:PD-L1蛋白表達

黑色素瘤

*第一至二期:非必要
*第三期:BRAF基因變異
*第四期:同上,加上KIT基因變異及PD-L1蛋白表達

腦癌

*膠質瘤:IDH基因變異
*寡樹突膠質瘤:同上,加上染色體1p及19q共同缺失
*高級別膠質瘤:IDH基因變異、MGMT基因促進子甲基化

任何原發器官的晚期癌症

*微衛星不穩定性或錯配修復功能
*NTRK基因融合變異

 

附註

  1. 大部份情況下,須抽取或利用過往的腫瘤組織進行檢測
  2. 基因變異種類繁多,須檢測出具體的變異而非有無變異
  3. 不同檢測方法有不同準確度
  4. 以上清單是現時最新資料,會隨科研進步改變
  5. 細節請參閱這網誌其他文章

 

祝願癌友2019年身心靈平安,凡事順利!

科學家使用改良的沙門氏菌將抗癌藥物顆粒夾帶到腫瘤中 / Researchers create a bacteria-based drug delivery system that outperforms conventional methods

科學家使用改良的沙門氏菌將抗癌藥物顆粒夾帶到腫瘤中

稿源:cnBeta.COM

發明有效的抗癌藥物是一回事,如何將它們準確送到體內腫瘤部位是另一回事。由一個高度進化的包含免疫系統保護的複雜生物體進行導航,將這些粒子一起放在腫瘤裏是一個具有挑戰性的任務,科學家們正在從各個角度繼續解決這個問題。佛吉尼亞理工大學開發的一種頗有前景的新方法依賴於沙門氏菌感染的滲透性,他們發現這種方法可以用作將抗癌納米粒子夾帶到腫瘤中的載體。

這種新技術源於身體對外來細胞的反應,如沙門氏菌和其他類型的感染所帶來的威脅。當面對這種細菌時,身體的免疫系統會發揮作用來對抗它,這可能會為交火中的癌細胞帶來壞消息。這構成了免疫療法領域的一部分,科學家正在探索增強身體免疫系統以克服癌症的方法,並不斷取得進步。

Virgina Tech團隊想知道,除了觸發身體的免疫系統外,沙門氏菌還可以增強,使抗癌藥物更有效地運送到腫瘤部位。六年前佛吉尼亞理工大學機械工程師Bahareh Behkam首次提出這個想法,這並不是一條通向成功的簡單途徑,但經過大量的修修補補後,她和她的團隊現在已經取得了一些非常有希望的成果。

他們將其命名為改良細菌的自主藥物傳遞系統,又名NanoBEADS。它由聚乳酸-乙醇酸共聚物製成的納米顆粒組成,用於攜帶抗癌藥物,化學附著於減毒細菌菌株Salmonella enterica serovar Typhimurium VNP20009。

這是一種弱化的沙門氏菌,雖然仍可引起免疫反應,但沒有沙門氏菌感染帶來的有害影響,其已在一期臨床試驗中進行了大力研究。

“沙門氏菌作為病原體的工作是穿透組織,”Behkam說。 “我們的想法是,如果細菌在組織中移動得如此擅長,那麼如何將納米醫學與細菌結合起來,將藥物傳遞得遠遠超過它自身被動擴散的範圍?”

該團隊通過將納米BEADS納入實驗室培養的腫瘤中,探索納米BEADS的滲透能力,與常規擴散納米粒子相比,納米粒子滲透和分佈的發現率提高了80倍。不滿足於此,研究人員向患有乳腺癌的小鼠施用NanoBEAD,併發現與被動遞送方法相比,它們極大地改善了實體瘤中納米顆粒的保留達100倍。

“最值得注意的是,沙門氏菌本身有助於使腫瘤中的顆粒濃度保持高達100倍,這表明它將是一種有效的運載工具,”該研究的共同作者Coy Allen說。

該團隊的研究成果發表在“高級科學”雜誌上。

 

文章來自: cnBeta  (中)


Researchers create a bacteria-based drug delivery system that outperforms conventional methods

December 20, 2018, Virginia Tech

Rick Davis (left), professor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Bahareh Behkam (middle),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chanical engineering; and Coy Allen (right), assistant professor of biomedical sciences and pathobiology in the Virginia-Maryland College of Veterinary Medicine. All three are affiliated with Virginia Tech’s Macromolecules Innovation Institute and have teamed up on developing their new drug delivery system called NanoBEADS Credit: Virginia Tech

An interdisciplinary team of three Virginia Tech faculty members affiliated with the Macromolecules Innovation Institute has created a drug delivery system that could radically expand cancer treatment options.

The conventional cancer treatment method of injecting nanoparticle drugs into the bloodstream results in low efficacy. Due to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human body, very few of those nanoparticles actually reach the cancer site, and once there, there’s limited delivery across the cancer tissue.

The new system created at Virginia Tech is known as Nanoscale Bacteria-Enabled Autonomous Drug Delivery System (NanoBEADS). Researchers have developed a process to chemically attach nanoparticles of anti-cancer drugs onto attenuated bacteria cells, which they have shown to be more effective than the passive delivery of injections at reaching cancer sites.

NanoBEADS has produced results in both in vitro (in tumor spheroids) and in vivo (in living mice) models showing up to 100-fold improvements in the distribution and retention of nanoparticles in cancerous tissues.

This is a product of the five-year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CAREER Award of Bahareh Behkam,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chanical engineering. Collaborators on this interdisciplinary team are Rick Davis, professor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and Coy Alle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biomedical sciences and pathobiology in the Virginia-Maryland College of Veterinary Medicine.

“You can make the most amazing drugs, but if you cannot deliver it where it needs to go, it cannot be very effective,” Behkam said. “By improving the delivery, you can enhance efficacy.”

 

This work, which combines expertis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biomedical engineering, chemical engineering, and veterinary medicine, was recently detailed in Advanced Science.

Using salmonella for good

Humans have noticed, even as far back as Ancient Egypt, that cancer went into remission if the patient also contracted an infection like salmonella. Neither are ideal, but humans can treat salmonella infections more effectively than cancer.

In modern times, Allen said the idea of treating cancer with infections traces back to the late 1800s and has evolved into immunotherapy, in which doctors try to activate the immune system to attack cancerous cells.

Of course, salmonella is harmful to humans, but a weakened version could in theory provide the benefits of immunotherapy without the harmful effects of salmonella infection. The concept is similar to humans receiving a weakened flu virus in a vaccine to build immunity.

Over six years ago, Behkam came up with the idea of augmenting bacterial immunotherapy to also attack cancer with conventional anti-cancer drugs. The problem was the passive delivery of anti-cancer drugs doesn’t work very well.

Given her background in bio-hybrid microrobotics, she wanted to use salmonella bacteria as autonomous vehicles to transport the medicine, in nanoparticle form, directly to the cancer site.

The work began with Behkam’s first doctoral student, Mahama Aziz Traore, constructing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NanoBEADS by assembling tens of polystyrene nanoparticles onto E. coli bacteria. After thoroughly studying the dynamics and control aspects of the NanoBEADS systems for a few years, Behkam brought Davis into the project because he had experience creating polymer nanoparticles for drug delivery.

“She mentioned this radically different approach for delivering drugs and nanoparticles,” Davis said. “I walked away from the conversation thinking, ‘Man, if this thing could work, it would be fantastic.'”

Behkam chose this particular bacterial strain, Salmonella enterica serovar Typhimurium VNP20009, because it has been thoroughly studied and successfully tested in a phase one clinical trial.

“Its (salmonella’s) job as a pathogen is to penetrate through the tissue,” Behkam said. “What we thought is if bacteria are so good at moving through the tissue, how about coupling nanomedicine with the bacterium to carry that medicine much farther than it’d passively diffuse on its own?”

graphical video showing how nanoparticles are attached to salmonella bacteria cells which move between cells to reach tumors

 

NanoBEADS agents are constructed by conjugating poly(lactic‐co‐glycolic acid) nanoparticles with tumor‐targeting Salmonella typhimurium. NanoBEADS enhance retention and distribution of nanoparticles in solid tumors by up to a remarkable ≈100‐fold, through intercellular (between cells) self‐replication and translocation. This transport enhancement is achieved autonomously, without the need for any externally applied driving force or control input. Credit: Virginia Tech

Description of graphical element: NanoBEADS agents are constructed by conjugating poly(lactic?co?glycolic acid) nanoparticles with tumor?targeting Salmonella typhimurium. NanoBEADS enhance retention and distribution of nanoparticles in solid tumors by up to a remarkable ?100?fold, through intercellular (between cells) self?replication and translocation. This transport enhancement is achieved autonomously, without the need for any externally applied driving force or control input.

Trial and error

Although Behkam had a vision for the new drug delivery system, it took several years for it to become reality.

“The process of creating nanoparticles and then attaching them to bacteria in a robust and repeatable manner was challenging, but add on top of that ensuring the bacteria stay alive, discovering the mechanism of bacteria transport in cancerous tissue, and devising ways to quantitatively describe the effectiveness of NanoBEADS, and this was a difficult project,” Davis said.

SeungBeum Suh, Behkam’s former Ph.D. student, and Amy Jo, Davis’ former Ph.D. student, worked together on attaching nanoparticles while keeping the bacteria alive. It wasn’t until their fourth attempt that they started finding success.

“We collaborated to make these particles, and we attached them to the bacteria,” Behkam said. “Then the question was what is the mechanism of their translocation in the tumor? How far do they go into the tumor? How do we present a quantitative measure of their performance?”

Behkam along with Suh and current doctoral student Ying Zhan tested their nanoparticle-attached salmonella in lab-grown tumors. They found up to 80-fold improvements in nanoparticle penetration and distribution using the NanoBEADS platform, compared to passively diffusing nanoparticles.

Furthermore, Suh and Behkam found out that NanoBEADS largely penetrate the tumor by translocating through the space in between cancer cells.

Behkam wanted to strengthen the NanoBEADS results past the in vitro stage. With a top-flight veterinary school down the road, she enlisted Allen, her fellow MII faculty member, to test the NanoBEADS system in vivo. Tests in breast cancer tumors in mice produced results showing significant improvements compared to passive delivery.

The tests showed that there was about 1,000 times more salmonella cells in the tumor compared to the liver and 10,000 times more than the spleen.

“Most notably, the salmonella itself helped keep the particles in the tumor up to 100-fold better, which would suggest it would be an effective delivery vehicle,” Allen said.

The next step in the research is to load cancer therapeutics into the NanoBEADS system to test the potential enhancement in efficacy.

From bench to kennel to bedside

The collaboration highlights the diversity of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possible through MII and Virginia Tech.

“The synergistic integration of diverse expertise has been essential to the high-impact discoveries that resulted from this work,” Behkam said.

With the addition of the Virginia Tech Carilion School of Medicine and Fralin 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at VTC, Allen said Virginia Tech has the possibility to test scientific research “from bench to kennel to bedside.”

“The project could not move forward without each of the three parts,” Allen said. “The study would not have gotten into such a high impact journal without having the chemistry, the background of the pathogen, the idea, and having the physiological and clinical relevance of testing it in an actual tumor in an actual animal model.”

Davis said all drug delivery mechanisms have to go through animal trials, so having an “absolutely fantastic” college of veterinary medicine on campus took the research to a higher level.

“One thing that attracted me to this project was the ability to work with people like Bahareh and Coy who work with cells and animal studies to really translate the work,” Davis said. “It’s hard to find that combination of people in a lot of schools.”

 

文章來自: PHYS.ORG  (Eng)

 

香港大學率先推出「運動是良藥」醫學運動轉介計劃 為病患處方專業運動訓練

香港大學率先推出「運動是良藥」醫學運動轉介計劃
為病患處方專業運動訓練
2018年11月07日

右起: 雷天恩醫生、林佳靜教授及謝家德博士與六位參與了12週試點運動訓練的病患者。

香港大學運動中心助理總監謝家德博士介紹「運動是良藥」醫學運動轉介計劃。

病患者獲港大醫療保健處轉介至港大運動健康管理中心進行試點運動訓練。

 

世界衛生組織在最新公布的全球健康風險報告中指出,運動不足引致死亡的比率佔全球人口死亡總數的5%,在全球10大死亡原因中排名第4,僅次於血壓高、吸煙和血糖高。運動不足是引致許多非傳染性疾病(NCD)如癌症,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關鍵風險因素。然而雖然絕大部分的醫護人員都認同恆常運動對健康的重要性,他們對於轉介病人往健身中心一般有所保留。

香港大學(港大)醫療保健處及運動中心率先推出了全港大專院校首個「醫學運動轉介計劃」,識別及轉介運動不足的人士至大學內的運動健康管理中心,為他們提供度身定制的專業體適能訓練。

在計劃下,港大醫療保健診所會向求診病人了解他們的運動習慣,包括運動的強度及頻率。健康但運動不足的人會獲得一些建立良好運動習慣的建議以及體適能訓練的資訊;較嚴重的患者會被轉介至運動健康管理中心。中心的體適能訓練專家為有不同需要的病人,如癌症、糖尿病、高血壓、肥胖過重等患者,進行健康諮詢及為他們設計合適的運動,透過訓練達成健康目標。

 

港大是香港第一所及目前唯一一所大學,亦是亞洲最早的兩所大學之一(另一所為日本大阪產業大學),獲授美國運動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運動是良藥®在校園(Exercise Is Medicine – On Campus)的金級校園認證,以表揚其於推廣運動健康校園的傑出成效,及在校内醫療體系中加入運動習慣作為衡量重要健康指標(vital sign)的的措施。

港大醫療保健處總監張文娟醫生指出:「作為”運動是良藥®在校園”的拓展團隊的重要一員,港大的醫療專業人員意識到患者需要積極參與運動的重要性。建立一個有效而可靠的系統,能讓醫生有信心轉介病人予訓練專家,是確保病人能建立有效運動習慣的關鍵。」

港大運動中心助理總監謝家德博士強調,團隊合作是成功建立醫學運動轉介計劃的關鍵。他說:「大多數運動不足的人不會意識到自身的健康風險,讓他們與醫生直接討論,可使他們更正視問題。我們擁有經驗豐富的訓練專家,與醫療保健處的緊密合作將可以為不同需要的患者提供理想的健康管理途徑。」

 

根據衛生署於2014-15年的人口健康調查報告,香港約有27% 的15歲或以上人士有血壓上升趨勢。 在2017 – 18年度,港大運動中心在校園設置了一個健康評估站,為自願參與的大學職員進行健康評估。在參與的250名員工當中,發現有37%的受訪者有高血壓風險;另有34%的受訪者過重或肥胖,比香港的28%過重人口高出6個百分點。另外,港大醫療保健處於2018年亦對約400名自行報名的學生和教職員進行了健康評估,發現超過30%的受訪者有高血壓風險,19%的受訪者超重或肥胖, 44%的受訪者有高膽固醇風險。更令人擔憂的是,有60%的受訪者長期運動不足(每週少於2天每次30分鐘的運動)。

一般門診醫生普遍對轉介患者往健身中心有所保留,主要是擔心中心提供的教練是否具備專業資格或經驗去處理一些有特殊情況的患者。港大運動健康管理中心在處理轉診患者方面有優良記錄,並專門針對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腦退化症、虛弱長者等在內的眾多特殊需要的人士, 有多年的臨床運動訓練試驗及研究。多年成果促使了醫療保健處的肯定及信任,從而建立了醫學運動轉介計劃。

 

2018年7月至9月,港大運動中心亦開始和港大護理學院合作,開展了為期12週的試點運動訓練,以研究體適能訓練對20名肺癌患者的健康益處。調查結果顯示,適當的運動訓練能顯著提升患者的身體機能,並提高能量水平及睡眠質素,達至整體生活質量的提升。就體適能而言,患者顯著提升了肌肉力量,柔韌性,心肺機能和體脂比例。在社交方面,訓練計劃為患者提供了積極正面的社交平台,讓他們分享治療信息並在康復過程中互相勉勵。

參加轉介計劃的人士認為度身定制運動訓練計劃於提升社會健康十分重要,並贊成需要促進建立「運動作為藥物」的社會意識。 港大護理學院院長林佳靜教授認為癌症患者在進行運動訓練後產生的身體變化令人十分鼓舞。 林教授指說:「我在台灣及香港對肺癌患者進行了很多研究, 目前在香港的試點研究提供了大量證據,證明肺癌患者可以通過運動訓練改善生活質素。試點研究的結果非常正面,我們亦正計劃在未來進行更大規模的研究。」

 

大多數癌症患者皆表示願意嘗試任何類型的運動,但由於缺乏相關知識,以致無從開始。 由於是次研究的反應及結果良好,肺癌康復者運動訓練計劃亦成為了港大醫學運動轉介計劃的一門全新服務,讓醫學運動轉介計劃的服務對象更廣。

 

文章來自: 香港大學

貼心安排 病童感窩心

貼心安排 病童感窩心

2018年12月9日

 

貼心採購:

放射師麥依琪指,兒童醫院特別採購一批專為兒童而設的治療和檢查儀器。

愉快治療:

兒童醫院設有磁力共振中心,布置以海洋為主題,病童檢查時戴上像潛水鏡的眼鏡和耳機,一邊看喜愛的電影,一邊接受檢查。

紓緩情緒:

超聲波檢查需在較暗環境下進行,醫院將檢查室設計成滿天星斗的夜空,分散小朋友的注意力,減低焦慮。

專業支援:

兒童醫院的藥劑師吳浩文指,兒童腫瘤科將展開全新的藥物輔導服務。

走出藥房:

藥劑師會到病房,為新確診白血病的病童及家長講解化療藥的副作用和相應處理方法。

無微不至:

醫務化驗師黃嘉健表示,兒童醫院特意選購只需使用少量血液樣本的化驗儀器,讓病童不用重複抽血。

提升水平:

香港兒童醫院行政總監李子良希望把最複雜、最不常見的疾病集中處理,讓醫護人員累積經驗,統一最好的治療方案。

 

孩子患上嚴重疾病到醫院求診,面對陌生的環境、凍冷的儀器、無盡的檢查,容易感到焦慮、不安,甚至鬧脾氣,影響治療效果。即將投入服務的香港兒童醫院,對患上複雜、罕有病的病童是一大喜訊,除了前線醫護人員悉心照顧外,一群後勤專業人員也為他們費盡心思,採購適切的儀器、打造色彩繽紛的環境、提供貼心服務,陪伴他們對抗病魔。

香港兒童醫院是全港首間兒童醫院,本月18日起將分階段投入服務,兒童腫瘤科、腎科和先天性新陳代謝科的專科門診會率先啟用,放射科、藥劑部、病理科等同步投入運作;住院和日間服務於明年陸續推出。醫院不設急症室或普通科門診服務。

有十年工作經驗的放射師麥依琪,主要負責操作醫療器材,為病人掃描影像用作診斷。她去年10月加入兒童醫院後,到過加拿大和澳洲等國家的兒童醫院觀摩和學習,務求把海外經驗帶回香港。

「磁力共振檢查一般需時半小時或以上,其間病人要保持同一姿勢。過往我們為兒童檢查時,特別是幼童都會掙扎,家長也感到困難和無助。」

 

營造氣氛 紓緩情緒

為紓緩病童的恐懼和不安,兒童醫院在設計上致力營造親切氣氛,建立愉快環境,例如磁力共振中心的布置仿似海洋,病童接受檢查時可戴上像潛水鏡的眼鏡和耳機,觀看喜愛的電影。

麥依琪與團隊又花了不少心思,將超聲波檢查室的環境,化成滿天星斗的夜空;待小朋友完成檢查後,又讓他們把一些星星貼到牆上,以作鼓勵。

「因為超聲波檢查需要在較暗環境下進行,我們便採用星空的概念。關燈後,小朋友看見牆上發亮的星星,可以分散他們的注意力,減低不安情緒。」

 

藥物輔導 提供意見

巿民一般只在藥房領取藥物時接觸的藥劑師,他們如今也走出藥房,為病童和家長提供專業意見。2016年調任香港兒童醫院的藥劑師吳浩文,日後將主力跟進兒童腫瘤科臨床藥劑服務。

「兒童醫院主要處理較複雜個案,所以我們決定在兒童腫瘤科展開全新的藥物輔導服務,為新確診白血病的病童及其家人講解各種化療藥物的副作用,以及相應處理方法。」

吳浩文表示,藥劑師會與跨專業團隊,包括醫生、護士及其他醫療人員合作,提供專業意見,改善病人的藥物治療方案。他期望病童及其家人明白化療的重要,跟從醫生指示,準時服藥並服用正確劑量。

 

了解需要 細心採購

準備默默陪伴病童抵抗病魔的,還有醫務化驗師黃嘉健。

黃嘉健從事化驗工作12年,2014年加入兒童醫院,協助病理部門的初期籌劃工作。他認為,化驗師的工作對治療病童起關鍵作用。

「化驗師協助醫生診斷病人所患疾病,對症下藥,並協助監察治療進度;我們的化驗結果也有助醫生預測病人的康復機會。」

任何醫護崗位都應了解病童需要,作為化驗師,黃嘉健希望減低病童承受的痛楚,因而作出貼心安排。

「小朋友體型小,血量也相對少,血液樣本不足夠做化驗時,我們也不想他們重複抽血,以免他們感到害怕。所以我們選購儀器時,挑選只需用少量血液樣本的儀器,希望達到兒童醫院以『兒童為本』的理念。」

 

兒童為本 提升水平

醫院設計以「兒童為本.家庭友善」為目標,兩座大樓之間的中央復康花園設置動物園藝雕塑、滑梯等遊樂設施,以紓緩病童不安情緒;病床旁設有摺床,便利家長陪伴和照顧病童。

醫院綜合復康中心設有全港首個可因應病童身高升降池底的水療池,水深可由水平面調升至1.7米,即使行動不便的病童也可坐着輪椅,進入水療池做運動。

兒童醫院行政總監李子良指,該院主要照顧患危重病、需長期住院或接受高危手術的小朋友,所以醫院的環境設計並不像醫院,以減少兒童的憂慮和恐懼。

「兒童醫院讓所有照顧病童的醫護人員和病人組織夢想成真。我希望醫院能提升兒科服務水平,把最複雜、最不常見的疾病集中處理,讓醫護人員累積經驗,統一最好的治療方案。」

李子良期望,兒童醫院的臨床服務、科研、人才培訓,達到卓越水準,令病童及其家庭受惠。

 

文章來自: 政府新聞網

晚期卵巢癌 維持治療新曙光

晚期卵巢癌 維持治療新曙光

 

卵巢癌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統計顯示,於2016年共有 229名女性死於卵巢癌,是本港女性致命癌症的第七位 。病發平均年齡為50-60歲,由於早期的卵巢癌病徵並不明顯,如輕微腹脹、尿頻、尿急,所以大部份患者亦不以為然。直至診斷發現時,已經有腹水或者已擴散至肺部、骨頭等其他部位,屬晚期卵巢癌。

 

卵巢癌分期和治療方案

香港養和醫院臨床腫瘤科名譽顧問邱振中醫生表示,初期的卵巢癌腫瘤局限在卵巢內,一般可以使用手術切除,若然屬高風險個案亦會配合鞏固治療以減低復發率,提高存活率。而二期的卵巢癌腫瘤已伸延至附近組織,但仍在盤腔範圍之內,需要手術切除並配合化療。有些個案並不適宜先做手術,如腫瘤太大、緊貼血管等等則會先用化療,待腫瘤縮小後再切除。
至於第三、四期的患者,腫瘤已侵蝕至腹膜,或已擴散到淋巴系統,甚至已轉移至身體其他主要器官 ,如肝臟、肺部、腦部等。在這個情況下,接受手術切除及化療後,會繼續使用維持治療以控制病情。至於免疫治療,暫時在卵巢癌未有研究支持。

及早確認BRCA基因有助用藥決定

BRCA1 和BRCA2 基因對於抑制腫瘤和修理損壞的脫氧核糖核酸(DNA)非常重要。當這兩個基因突變產生缺陷時,損壞的DNA就可能無法被完整修補,產生基因不穩定,導致乳癌或卵巢癌等癌症。
如果患者在治療初期已確認是否帶有BRCA1/BRCA2基因突變,對後續的治療選擇有很大的影響。若然一早已知有 BRCA1/BRCA2基因突變,於復發時能更把握時間決定方案,提升治療效果。而帶有BRCA基因突變患者的家人亦可能擁有相同的遺傳性基因,藉定期檢查亦能及早診斷及治療。

鞏固治療

對於一些晚期的患者,有效的手術切除是非常重要的,若然手術能切除最多的腫瘤,再配合化療能提升治療效果。有些個案因為未能完全受控制,或復發風險高,我們會考慮配合鞏固治療,意思是在基本的術後化療之後會再進一步給予輔助治療鞏固療效,減低癌症復發機會。

晚期卵巢癌 維持治療新曙光

在完成手術切除、化療之後,最新的報告顯示配合後續的維持治療更能夠控制病情,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今屆歐洲腫瘤學會亞洲大會公布了最新的BRCAm+ 晚期卵巢癌維持性療法臨床三期試驗 SOLO-1結果,顯示使用PARP抑制劑奧拉帕尼(一種針對BRCA基因突變陽性腫瘤的標靶藥物) 作為晚期卵巢癌BRCA1/BRCA2基因突變患者在鉑類化療後續的維持治療,相比起安慰劑組別,無惡化存活率大大提高,復發或死亡風險顯著減低。

邱醫生指出,PARP抑制劑主要針對突變基因而影響腫瘤,副作用亦相對化療較低, 常見副作用有貧血、作嘔作悶和乏力等,對正常生活影響不大,用藥同時亦能保持生活質素。

定期檢查 及早診斷

醫藥發展日新月異,晚期卵巢癌的治療效果大大提升,早期的患者若然透過手術能徹底切除腫瘤亦有望根治。除了50-60歲的女性外,從未生育或帶有BRCA1/BRCA2基因突變的女士均是卵巢癌高危一族,進行定期身體檢查能及早診斷,以作出最適當的治療,存活率亦大大提升。

 

邱振中醫生(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文: Katy

無糖癌細胞就會餓死?營養師解開抗癌飲食之謎

無糖癌細胞就會餓死?營養師解開抗癌飲食之謎

 

近年不少人關注食物致癌問題,進食太多雞或豆腐可增加患癌風險?戒糖能餓死癌細胞?常吃超級食物又可抗癌?都是不少人的飲食謎思。營養師指出,尤其不少癌症病人及康復者會過度戒口,如戒雞、牛、蛋、甜食或煮食要走油鹽糖等,導致體重下跌、過瘦,甚至營養不良,反而影響健康及復原。其實癌症病人一般毋須特別戒口,均衡飲食更重要;健康的人亦切忌狂吃超級食物及用單一飲食方法抗癌。

記者:梁麗兒

不少人對防癌飲食有誤解,常見如坊間流傳雞、牛奶、大豆食品等含激素會致癌。銘琪癌症關顧中心註冊營養師潘仕寶表示,食物中的天然激素與患癌風險無關,包括雞和牛奶含有的天然激素、大豆食品及其他蔬果所含的植物性激素,進食亦毋須過份憂慮。

潘指,臨床上有不少病人會擔心雞肉、牛肉或雞蛋,有機會致癌或屬發物,怕影響病情,而一刀切戒掉,「佢哋會以為豬最好,餐餐食豬肉,但豬肉係紅肉,食太多可能與大腸癌有關」,建議避免只吃一種肉類。另外,曾有病人誤解吃雞蛋、牛肉會阻礙傷口癒合,結果戒掉這些食物,耽誤了傷口復原時間。

在營養學角度,蛋白質是製造膠原蛋白的原材料,潘稱,要幫助傷口癒合,同時需適當攝取膠原蛋白、維他命C及鋅質。若無故戒掉含豐富蛋白質的食物,有機會同時缺乏鋅質,也影響術後康復及引致肌肉流失問題。癌症病人或康復者不應人云亦云去戒口,有疑惑宜諮詢醫生或註冊營養師意見。

至於戒糖、戒澱粉質可餓死癌細胞的說法,潘指,無論正常細胞或癌細胞,都依賴糖去獲取能量,但現階段未有充足科學證據,證明戒糖或戒澱粉質食物可有效改善癌症病情。反而吃得太少,會引致身體攝取澱粉質不足,增加血糖低、易攰、體重下降的風險,嚴重甚至會營養不良,後果可大可小。

潘建議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應盡量吃不同種類食物,「要樣樣食啲,可以揀自己喜歡嘅食物,唔好畀戒口變成心理負擔」。攝取足夠的熱量、蛋白質及營養素,才能維持正常體重及肌肉量,幫助抵抗治療帶來的副作用,並可按時完成療程。

坊間稱超級食物有抗癌作用,例如蘆筍、紅菜頭、紅石榴或五青汁。潘指,蘆筍帶有抗癌成份,但其他蔬菜都含有抗氧化物如番茄、西蘭花、菜心、蘿蔔,不建議狂食單一食物。以蘆筍和紅石榴為例,腸胃差、消化力弱人士就未必適合吃太多,「究竟要食幾多棵蘆筍,先可以由有癌症變無癌症,其實無人知,所以建議大家要均衡飲食」。蔬果的纖維含量高但熱量低,容易令病人飽肚,因而阻礙其他高熱量、高蛋白質食物的攝取,令體重、肌肉量下降。另外,紅菜頭的草酸含量較高,有腎石的人士要少吃。另外,不建議所有食物的烹調方式都清蒸、白烚及走油,以免食物變得太清淡,易令體重流失,飲食亦欠樂趣。

黃小姐六年前患上婦科癌症,要接受手術及電療手術控制癌症病情。康復後開始調節飲食習慣,飲食變得比以前清淡及乏味,只吃「白烚」走油的食物例如番茄湯飯,更戒吃雞、牛、蝦、雞蛋及甜食,體重由120磅大跌至65磅,身形日漸消瘦。

她去年更出現電療後的副作用,腸臟開始有萎縮及潰爛情況,要進行切腸手術治療,之後飲食變得更清淡和小心,「當時覺得食蛋會發,食雞又會毒,食牛肉又無益,覺得食粥最安全,平時只食魚同菜。」她其後參加了銘琪癌症關顧中心舉辦的營養講座,學習烹調營養餐,又向註冊營養師查詢有關癌症飲食的常見問題。

「原來我樣樣嘢都食得,糖水、甜嘢都可以食,宜家會食桃膠糖水、木糠布甸。」她說,平時也會吃蝦仁炒蛋、蒸水蛋等菜色,幫助身體攝取足夠蛋白質,重拾飲食的樂趣。自從回復正常及均衡飲食後,體重逐漸回升至91磅,人也變得健康。

 

【防癌飲食貼士】

  • ●適量攝取蔬果,如每天至少2份水果及3份蔬菜
    ●不要飲含酒精飲品
    ●避免吃太多醃製肉類如香腸、沙樂美腸、煙肉及火腿
    ●減少攝取黃曲霉毒素,此毒素常見於發霉的花生、堅果、玉米、無花果乾、穀物及相關食物的製品中
    ●避免進食或飲用太熱的食物和飲料

 

文章來自: 蘋果新聞

健康名人堂/收載癌藥 健保啟動部分負擔?

健康名人堂/收載癌藥 健保啟動部分負擔?

陳昭姿(和信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財團法人藥害救濟基金會董事長)

從2013年二代健保開始,排除長期存在之舊有藥品,現因價格因素供貨困難或全球缺貨問題被列入特殊品項外,到2018年11月止,計49個全新成分的癌藥,向健保署提出申請給付,迄今只有24項收載生效,平均通過率為49%。

這些癌症新藥從遞交申請到給付生效日,平均時間684天,中位數556天,如果加上食藥署新藥審查流程,渴望這些癌藥治療的病人,等候時間至少三到五年。

另外,先前已通過健保給付的癌症用藥,或因最初收載時,基於成本效益與費用控制考量,通常排出優先次序,限制使用對象,給付範圍小於食藥署核准適應症。隨使用經驗增加,使用量擴大,藥品價格逐漸調降,或由供應廠商,或由各相關醫學會或病人團體,提出擴大給付範圍申請,此類申請案稱為擴增給付案。

從2013年到2018年11月為止,擴增給付案共計39件,迄今24件通過且生效,平均通過率62%。從遞交申請到健保給付生效,平均565天,中位數412天。

 

財務衝擊問題 困擾著專家
如前所述,目前至少有25個癌症新藥、15項癌藥擴增給付案,正在排隊等候納入健保。等候重點,主要不是程序時間問題,而是財務衝擊問題,財務衝擊困擾了審議過程中的兩個會議的專家與代表,也讓健保署與廠商的價量協議面臨重大挑戰。

專家會議、共擬會議與健保署藥材組這三個關卡,原從臨床專業、資源配置、財務管控三面向分工合作,冀望能在健保永續生存前提下,對民眾善盡醫療照顧責任。

癌症已連續35年居國人民死亡首因,每年近十萬人得到癌症,近五萬人因癌症死亡。癌症用藥在全球藥品研發已成為焦點,大約兩成新藥用於治療癌症。全世界對新藥研發過程的規格與標準要求越來越高,但新藥上市成功率偏低,專利期在上市後多僅剩數年,廠商回應研發投資,風險與獲利,藥品價格居高不下,許多臨床表現優異的新藥價格昂貴,讓多數病人望塵莫及。

 

臨床表現優異新藥 價格昂貴
如果台灣健保依然停留在初期開發方式,照顧每一個人,且照顧各種大小病,藥費給付上限為200元,我們幾乎可以預期,再也沒有任何癌症新藥可以加入健保了,我們將比其他先進國家人民落後很多年,我們必須繼續使用舊有藥品,即便新藥可望帶來更好的安全性與療效,例如穩定疾病不繼續進展時間長達20多個月,讓原本數個月一年內可能死亡的病人,延長存活兩年以上。

是否到了應該思考啟動健保藥品部分負擔的時候了,例如日本與韓國的病人,自付20%至30%;事實上許多癌症病友團體已寫信陳情健保署,主動要求藥品部分負擔,以求新藥盡快納入健保。因為他們知道,與其遙遙無期的等待,直到生命終點,不如與政府共同承擔一部分,讓自己或親人的生命,點燃一絲希望之光。

 

文章來自: 聯合報

黃金也許能幫我們探索出新的癌細胞檢測之路

黃金也許能幫我們探索出新的癌細胞檢測之路

 

 

近日,研究人員發現了癌細胞DNA與健康細胞DNA之間的奇怪差異,而這一發現可能會幫助醫學界探索到新的癌症檢測方法。

那兩種細胞的差異點是什麼呢?經過究發現,癌症DNA對黃金具有相當強的親和力。 而且無論癌症的類型如何,這一發現都適用,研究人員推測這是癌症DNA的共同特徵。

利用這一發現,研究人員設計了一項新的癌症測試法——使用金納米粒子來進行檢測,如果存在癌症細胞,則該細胞將會被金納米改變顏色進而被標記。此項研究在12月4日Nature Communications雜誌上發表,研究還稱,這種測試方法快速有效,可以在短短10分鐘內檢測出癌症。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生物工程與納米技術研究所的教授兼高級組長Matt Trau在 一份聲明中這樣總結道:「有了這一方法,你可以通過眼睛識別出癌細胞,就是那麼簡單。」 不過一些外部專家在接受Live Science採訪時表示,在該測試方法真正投產前,還需要做更多的研究。

這項新研究的重點是對DNA進行化學修飾,這些修飾不會改變DNA序列,而是影響細胞「讀取」基因的方式。這种表觀遺傳變化的一個例子是DNA甲基化,添加甲基或者採用「化學帽」可以阻止某些基因表達。

先前的研究表明,癌細胞中DNA甲基化的模式與健康細胞中的模式不同。具體來說,癌症DNA在特定位置具有甲基簇,在其他地方卻沒有,而正常DNA中的甲基是在整個基因組中均勻分布的。研究人員將這種甲基化模式稱為「甲基化景觀」。 儘管這種「甲基化」可以作為癌症的生物標誌物,但研究人員並沒有很好的方法來檢測它。

因此,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員不是關注甲基化本身,而是研究甲基化對癌症DNA整體結構和化學特性的影響。

研究人員發現癌症DNA的甲基化導致了DNA片段摺疊成對金有親和力的3D「納米結構」。相比之下,正常的DNA摺疊方式略有不同。研究人員表示,「納米結構」會讓DNA對黃金產生強烈的親和力。因此,研究人員可以利用金納米來挑選出癌症DNA。

研究人員對來自癌症患者和健康人的約200個樣本進行了測試,結果顯示,該檢測方法在檢測癌症方面的準確率高達90%。

紐約大學癌症中心副主任Jeffrey Weber博士稱這項新研究為「偉大的科學」。 紐約州布法羅市羅斯威爾公園綜合癌症中心腫瘤學副教授Joyce Ohm也對此研究讚譽有加。然而,沒有參與這項研究的Weber表示,這項工作「只是一個開始」。他補充說,與現有的測試方式相比,還需要更多研究來評估測試的準確性,以及它是否切實對患者有用。

目前,該測試僅能檢測出癌症存在與否,而無法獲知癌症的類型。研究人員表示,現在也還不清楚癌症DNA的水平究竟需要多高才能使檢測起作用,這會影響到這種檢測方法能否應用於疾病早期階段。

Joyce Ohm告訴Live Science,該測試目前不太適用於篩查測試,因為它無法檢測到癌症類型。但是,如果該技術得到進一步發展,或許能較好應用在監測現有癌症患者的疾病是否複發。

 

資料來源: Cancer DNA Binds to Gold. That Could Lead to New Cancer Blood Test

 

文章來自: 雅虎新聞

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分子腫瘤專家組 拆解基因密碼 度身設計治癌

 

圖3之1 –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明報製圖)

圖3之2 – 個人化治療——把病人腫瘤組織送到實驗室做NGS排序,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email protected]

圖3之3 – 依報告設計——腫瘤科醫生根據NGS的分析報告,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email protected]

【明報專訊】分子生物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新技術、新發現對臨牀醫學的影響愈來愈大;尤其是腫瘤醫學,在生物分子科學的應用上可謂站在最前線。「分子腫瘤專家組」(Molecular Tumor Board, MTB)由腫瘤科醫生、病理科醫生、醫學遺傳學家、腫瘤基因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專家和藥理專家組成,分析利用次世代定序(NGS)的腫瘤基因,尋找治療方案及追蹤用藥後反應。

身體每個正常細胞的運作,都是由極之精密的基因系統所控制,令每個細胞互相配合成為一體。而腫瘤的形成、生長和擴散,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這個複雜的基因系統出現了突變,令本來有秩序的新陳代謝出現問題而失去控制。

人類在1950年代發現基因的基本單位DNA,生命的秘密就蘊藏在DNA(A/T/G/C)組成的密碼之中。由於當年解讀密碼(DNA排序)的生物化驗相當繁複和昂貴,人類在1970年才發現第一個致癌基因(SRC)。直到2000年,集合全球生物科技力量,人類整個基因圖譜的排序才首次完成,共發現了約20,000個基因。然而這只是第一步,譯出密碼並不等於明白密碼背後的功能。

 

NGS排序成本大降 4周有結果

在技術水平的限制下,直至21世紀頭10年,分子生物學在臨牀生物學上的應用,只限於個別、單一的基因分析,對大部分腫瘤病人的治療沒有直接影響。對同一源頭、同一分期的腫瘤,每一個病人的治療方案都是一樣。

直到2000年左右,分子生物學對基因排序技術取得突破;排序成本從2008年開始大幅下降,使DNA排序的準確度、速度大幅提升,從而逐漸進入臨牀應用階段。利用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相關報道:goo.gl/3CA57v)作個別病人樣本的全面DNA排序,所需時間由幾個月縮減到一天以內,成本亦以幾何級數下降。分子腫瘤學研究發展加快了,新藥物研究的效率也提高了,NGS技術使個人化腫瘤治療進入臨牀使用成為可能。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在2017年正式認可首個NGS腫瘤基因排序平台。

NGS腫瘤基因排序和精準治療已經引入香港。在得到病人的同意後,腫瘤科醫生可以把病人的腫瘤組織送往海外的實驗室做NGS排序。現時的NGS排序都是由商業公司經營,不同的平台在技術層面上稍有不同,但大致都包括約300至500常見的致病基因。排序後的複雜基因密碼會經過生物信息學(bioinformatics)分析,再編輯成報告作臨牀參考。從病人簽署同意書到分析報告完成,約需4周。

 

增加認知癌細胞生物特徵

腫瘤科醫生可以根據報告的建議,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腫瘤治療方案。例如肺癌細胞若帶有一種皮膚癌常見的基因突變(BRAF V600E),該肺癌病人便可以考慮使用針對皮膚癌BRAF的藥物。除了標靶治療以外,部分NGS報告亦會分析腫瘤對免疫治療或不同化療的敏感度。

透過先進的NGS排序科技,醫生大大增加了對癌細胞生物特徵的認知,令部分病人在臨牀治療上直接獲益。但是生物資訊的增加,同時也帶來一些難題。首先,NGS的結果可能和一些傳統化驗報告不脗合,不同平台的技術和品質控制也有參差。同一個基因內,不同位置、不同種類的突變,對基因的功能以至癌症的特徵都會有截然不同的影響。此外,如何演繹NGS報告的用藥建議亦大有學問。一個腫瘤可能帶有多個基因變化,究竟應該針對哪一種變化用藥,還是多藥一起使用,現時並沒有很好的指引。

 

追蹤分析用藥後反應

面對以上難題,香港大學醫療系統(HKU Health System)成立了分子腫瘤專家組MTB,幫助前線腫瘤科醫生更好發揮分子生物醫學的臨牀價值。MTB的專家每月定期開會,討論NGS排序個案並針對每個個案作出分析總結,亦會對個案用藥後的反應追蹤分析。MTB在海外的大型腫瘤中心已是常規服務之一,對推進個人化腫瘤治療有重要的功能。港大希望透過MTB提高本地的腫瘤醫學水平,歡迎全港腫瘤科醫生轉介個案討論研究。​

文:林泰忠(香港大學臨牀腫瘤科臨牀助理教授)

 

文章來自: 明報

假中醫網推「防癌肽沖劑」

假中醫網推「防癌肽沖劑」
2018-12-17

夥中介免費體檢吸客 醫學界踢爆:毫無根據

「肽」可預防癌症?最近本港有生物科技公司職員在社交平台招生意,聲稱可安排註冊女中醫兼營養師提供免費身體檢測,香港文匯報記者追查發現,該「醫師」並非註冊中醫,更借故推銷顧客購買含「肽」的沖劑飲品,指飲用15分鐘後即改善身體狀況,兼可預防癌症及改善「亞健康」問題。中西醫學界人士直指,相關說法毫無醫學根據,更質疑相關檢測儀器的準確度。■圖/文:香港文匯報專題組

一名自稱生物科技公司職員陳小姐(化名)日前在社交平台發帖,指可免費提供「電腦脈診」的身體檢查服務,整個過程由註冊女中醫兼營養師負責,帖內附有該中醫相片,並列出她擁有內地及本港大學「中藥學學士及碩士」的學歷,惟記者翻查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註冊及表列中醫名單,卻不見其姓名。

 

儀器把脈 話太空人都用

為了解真相,記者以顧客身份與陳在太子一幢診所雲集的大廈單位內見面,該單位設有多張椅子及宣傳海報,疑作講座用途。陳表示,稍後一名註冊中醫兼營養師會用儀器為記者把脈,並指俄羅斯太空人也是用該儀器檢查身體。

未幾,陳帶記者到同層另一單位與黃姓(化名)女中醫見面,黃着記者簽署一份個人免責聲明,強調相關檢測屬風險評估,不作醫療用途,只屬學術討論,並稱該部「經絡檢測儀器」是利用能量醫學、神經反射學收集身體的經脈及穴位數據。

 

稱減自由基 15分鐘見效

黃拿起儀器掃描記者的手、腳部位置,指結果顯示記者的肺部功能欠佳,建議飲用一種含「肽」的沖劑飲品,聲稱「肽」對內外分泌有益,小腸會直接吸收作營養交換,更可改善「亞健康」問題,長期飲用會減少自由基產生,降低癌症風險。

她說,飲後15分鐘,身體就有明顯改善;記者其後以身體不適為由離開。

 

醫生:只係普通蛋白質

有關肽的效用,中國人民大學健康與醫藥產業研究所聯席所長兼本港內科腫瘤專科醫生邵祖德坦言,肽只是由胺基酸組成,不同的肽弁鄏U異,「佢(黃小姐)所講嘅肽究竟係邊一種,同點樣提煉出嚟,都完全冇解釋到。」邵亦質疑肽可改善「亞健康」及減低患癌風險之說,因肽只是消化食物過程中所產生,並不可帶走自由基。

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亦說:「肽只係普通蛋白質,唔會飲完15分鐘,肺部功能有明顯改善。」並稱該儀器沒有科學根據。

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則指,如公司產品與事實不符可能會干犯《商品說明條例》。

衛生署發言人表示,在2016年至2017年,由署方轉介予警方或協助警方調查懷疑非法作中醫執業個案為94宗。一經定罪,可罰款100,000元及監禁3年。

 

文章來自: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