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性白血病 (一)

 李小姐是一位家庭主婦,有一對子女,家庭十分幸福美滿。她身體一向健康,正打算為自己買一份醫療保險,以保障自己及家人。經保險公司安排,李小姐需要作簡單抽血檢查,但意外地發現她血液中的白血球比正常值高出十倍以上,故立即轉介到血液科醫生跟進。經醫生檢驗發現其脾臟已經脹大一倍以上,另外骨髓檢查確診李小姐患上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白血病即是白血球的癌症,有急性和慢性之分。急性病情通常演變得較快,由正常至發病可以短至幾星期內發生;反之慢性可以在幾年間內進行而沒有病徵出現。

 

慢性白血病可以再分為骨髓性(CML) 和淋巴性(CLL),而李小姐所患的便是骨髓性白血病(CML)。大部份(CML) 病人都沒有病徵,而只是在普通身體檢查時發現白血球數量超標。而早期(CML)病徵包括疲勞、體重減輕、盜汗、肚脹(因脾臟脹大)及容易瘀傷。

 

下期會為大家介紹骨髓性白血病(CML)的治療方法及新趨勢。

 

 

馬承恩醫生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
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文憑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香港楊森大藥廠全力支持

橄欖油

 

 橄欖油是一種常用的植物性食用油。不同的食用油含有不同比例的飽和脂肪酸 (SFASaturated fatty acids)、單元不飽和脂肪酸 (MUFA: Monounsaturated fatty acids) 和多元不飽和脂肪酸 (PUFA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橄欖油含有很高比例的單元不飽和脂肪酸,有研究指攝取適量的單元不飽和脂肪(MUFAs),可能有助於減少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升高 HDL (高密度膽固醇) 降低甘油三酯和降低 LDL (低密度膽固醇) 的水平。

 

國際橄欖協會 (International Olive Council,前身叫International Olive Oil Council) 將橄欖油分為初榨橄欖油(Virgin Olive Oil)和精煉橄欖油(Lampante Olive Oil / Refined Olive Oil)兩大類別。

 

一般來說純冷榨 (Cold Pressed) 或純機榨 (Expeller-Pressed) 的橄欖油油是非精煉油,如初榨橄欖油。但通常使用此方法抽取的油成本較高,油的價錢比較貴。

 

精煉的橄欖油通常使用化學溶劑如己烷 (Hexane) 去抽取油份。即使生產過程中已採取步驟去取回化學溶劑,但無可避免地,微量的化學溶劑仍會殘留在油內。己烷是有毒的和可致癌的物質。

 

 

純正的橄欖油是用橄欖果實壓榨而成。初榨橄欖油對身體有很多益處,它含有豐富的單元不飽和脂肪酸、維他命 (特別是維他命EK)、抗氧化物和多酚類化合物。

 

品質最佳的橄欖油可以用最傳統的方法去壓榨生產。用來榨油的橄欖先用鹽水浸洗,然後把橄欖果實連同果核整個壓榨,隔去渣涬後,將汁液倒進缸內將它沉澱,一段時間後汁液中的水份和油分離,上層的橄欖油便可取用了。現代的生產技術會以離心器將油和水分開。這就是最上等的初榨橄欖油,一般稱為初榨橄欖油。通常它的酸度很低 (這個酸度源自一些脂肪分子被分解成為游離脂肪酸而影響了油的質素)。如果酸度低於零點八可稱為特級初榨橄欖油,(Extra Virgin Olive oil)。如果榨油過程把溫度控制在攝氏 25度以下,可以稱為特級初榨冷壓橄欖油。

 

如果酸度高於 0.8 但低於 2.0,則稱為初榨橄欖油 (Virgin Olive Oil),沒有特級這名稱。

 

 

如果橄欖油的酸度過高,便屬一些質素較差的橄欖油。這些油的游離脂肪酸會破壞橄欖油的質地和味道。在色澤和香味不足的情況之下,一般不會用作食用。有些生產商便加上一些化學溶劑,將橄欖油以高溫、除色、除味的精製過程去除雜質。這一些精煉過的次一級橄欖油雖然酸被降低了,但所製造出來的油基本上已經失去大部份的色、香、味、維他命和一些多酚類化合物。這些油只可以被稱為橄欖油,不能冠以初榨的名字。它是屬於精煉橄欖油(Lampante Olive Oil / Refined Olive Oil

 

橄欖經初榨後,除了得到初榨橄欖油之外,還會剩下一些果渣。如果生產商用化學溶劑處理,可以從果渣中再抽出一些餘下的油份,這些油只可以稱為橄欖渣油 (Pomace Olive Oil), 也屬於精煉油。這些橄欖渣油也有不少的單元不飽和脂肪,但維他命、抗氧化物和多酚類化合物的含量都十分低。若果提煉過程處理不當還會留下有害的溶劑,所以有些國家只會將這些由用作工業用途。不過有些生產商將這些橄欖炸油混合初榨橄欖油出售作食用油。

 

另外市面上還有一種叫淡橄欖油 (Extra Light Olive Oil)。根據國際橄欖協會的標準,它並不屬於橄欖油等級中的一種。其實它是由精煉橄欖油(果渣油)混合少量的橄欖油做出來的。淡橄欖油無論在色澤、香味和營養價值方面都比橄欖油差。

 

 

由於特級初榨橄欖油並不適宜用於高溫煮食,所以有些人用了淡橄欖油用作炒菜之用。如果想得到橄欖油的益處,其實正確的做法應是減少高溫煮食而不是用劣質的橄欖油用作替代品。不過無論你所選的食油是如何健康,任何食油始終是不宜大量食用。不同類型的食油都含差不多的熱量,一湯匙食油約有120卡路里。所以要記得煮食時要少油少鹽呀。

 

 

參考﹕http://www.internationaloliveoil.org/estaticos/view/83-designations-and-definitions-of-olive-oils


兄隨筆( 2016-3-22 )

《生命誠可貴》

 

 

誰也沒有權奪去他人的生命,可是逆境當頭時,偏有人製造悲劇,傷人傷己。

 

怎樣才能度過難關?

 

佛家有句話:「上報四重恩」。四重恩是什麼?父母恩、師長恩、國家恩、眾生恩,眾生就是指所有的人。

 

人生的苦不外乎病、情、錢。身體抱恙時,我們會否感恩曾有過健康的日子,慶幸還有機會搶救這個為自己操勞歲月的身軀?感情生變時,我們會否感恩曾經跟對方有過一段快樂的回憶,慶幸這麼快便認清一個人,今後不必再為對方付出,不用將餘生錯付?困境當前時,我們會否感恩失去的只是錢財,慶幸日後還可以東山再起?

 

面對難關時,看一看身邊,總有人給我們一個笑容、一句鼓勵、一聲祝福吧?總有人給我們伸出援手吧?總有人想盡辦法去治療和減輕我們的痛楚吧?要能感受他們給我們的扶助,感恩他們給我們的力量。他們為何這樣做?只有一個原因-愛。有愛的地方就有希望。能感恩,就會有樂觀積極的信念,就不會輕易傷己傷人。

 

要死,並不難;要生,才不容易。

 

我曾與若干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父母對話,他們含淚敘述生離死別的日子,心中只希望有奇蹟出現,讓一家人得以繼續在一起。他們願意付出一切,去挽留那即將逝去的弱小生命。當他們訴說,子女是如何艱難、勇敢地度過最後的日子時,那錐心的傷痛仍令在場每一個人難受,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心聲:「但願他們可以不死……」

 

「但願他們不死」……偏偏很多人卻以為死就是最好的解脫。

 

你的人生端看你的心態如何決定,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這權利是公平的。你可以幸福,也可以悲傷;你可以快樂,也可以沮喪。生命本來就是一條難以預料的彎曲線,都令人無法看清前景,任何不如意的事都有機會在下一刻發生。世上最不幸的,不是掉進了人生的低谷,而是經歷磨難的同時,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愛。

 

只有從不幸中走過來的人,才能體會熬出來的快樂和幸福。

 

Helen YC Law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編者的話(48 ) 迴旋木馬的回憶

 

 

某日, 站在迴旋木馬外為一些團體拍照, 看著家長和小孩子熱情地投入這童話世界 ;  

小孩子再無聊的玩意也是十分開心的, 複雜的成年人為什麽也能夠這樣忘我? 她的開心因為今天, 還是植根心底的回憶?

我有一位mean極又自我中心的同學, 在她的世界裡, 你成功是運氣, 父蔭, 資源雄厚, 你失敗是蠢是無知是白痴,

即使對她的父母, 也是绝多批評永無讚賞



直到一天她的孩子出生了, 這才是她一生人頭一次覺得有另一生命她視作如珠如寶. 但世事就是這樣, 這小孩遺傳了她所有的性格特質, 再加上小孩超強大的破壞力然而時日過去, 她無意間察覺自己從沒有嬲這孩子多過半天, 她终於領略到什麽是無償的愛.

 



從此之後, 她偶然想起自己以往的生活片段….

父母帶她到荔園騎旋轉木馬, 她嫌棄坐不了花色的那一匹,

哥哥帶她到文具店買字母擦紙膠, 買不了她英文名字首的A 她大哭大鬧,

年長一點,

同學選班長不投她票想到绝交,

朋友閒談, 不聽她分享的通通要看她面色,

她的丈夫, 不問而知是過著什麽非人生活了.

上述的人物, 直到今天仍然圍繞在她身邊生活. 她驚訝自己過去多年來的不修篇幅, 在成長的每個階段, 要身旁的親友承受了多少氣, 但他們對她的忍耐與包容, 静静地用行動告訴了她, 他們是多麽多麽的愛護我這一位舊同學, 還好等待了接近半個世纪, 她終於領略到.

從此她變得感恩每一件大小事, 縱使能呼吸她也說並非必然.
她慶幸雙親仍健在. 近年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多場病痛, 今天她仍然能盡至孝, 為她們的生活打點, 閒來説説過往的生活和風光.


她的閏蜜, 同學友好見証著新生命使一個滿腹牢騷的人變了另一個人, 也成為我們朋輩之間的茶餘飯後笑談.

今天的生活不論如何, 確實是需要感恩的, 好的, 沒有任何事是理所當然

若是不好的, 要明白任何不好的前頭可以加上一個 .


編輯 ( 16-3-2016 )

標靶藥效勝化療 積極面對為上策

 香港「頭號殺手」肺癌20134631宗新症,是香港常見的癌症,有3867宗死亡個案,死亡率在十大癌症中稱冠。大部分患者確診時已屬第三至四期,第一至三患者的五年存活率大約為50%,而第四期只有少於5%,較其他癌症低(如乳癌、大腸癌)

 

其實超過一半肺癌患者是非吸煙人士,當中大部份確診為非磷狀非小細胞患者,他們較適合使用標靶治療,包括六成EGFR變異患者,以及少於一成ALK變異患者。針對EGFR的基變異,患者在轉移性第一線治療有三種標靶藥物可選擇,包括GefitinibErlotinib Afatinib,而針對ALK變異,暫時有CrizotinibCeritinib種。

 

針對EGFRALK的基因突變,本地、歐洲、台灣、中國等地的研究皆證實了第一線治療應使用標靶藥物,取代傳統的化療,因為病情控制較佳,副作用較少。但大部分小細胞腫瘤和磷狀腫瘤皆不適合使用標靶治療,這類病人多是吸煙人士,病情較為惡性。由於照肺不能發現癌細胞,我們會建議吸煙的高危一族,每年做一次低劑量電腦斷層檢查(low dose CT scan, LDCT)

 

一位六旬伯伯,08年發現肺癌時,癌細胞已擴散,不能動手術,並驗出EGFR變異。他一直服用標靶藥至今,副作用是皮膚較乾燥、帶些紅點,但在醫生適當處理下,對生活質素並沒構成太大影響。這位老人現在活得很快樂,還不時帶同孫兒來覆診。可見即遇上頭號殺手,並不代表走到生命盡頭,積極面對才是上策。

 

 

臨床腫瘤科梁廣泉醫生  DR. Leung Kwong Chuen Angus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MBBS(HK)
英國皇家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FRCR
香港放射醫學院院士
FHKCR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
FHKAM (Radiology)
卡的夫大學紓緩醫學深造文憑
PG Dip Pall Med (Cardiff)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全力支持

大便出血與大便習慣的改變

 相信許多人都知道,大便出血與大便習慣的改變都是大腸癌的病徵。然而,我希望強調,大部分的大腸癌跟其他癌症一樣,在早期是完全沒有病徵的,直至症狀出現時,腫瘤實際上已存在於體內一段時間,甚至已屆晚期(第三或第四期)。

 

其實,大腸癌的病徵跟許多其他腸胃病的症狀相似,例如:腹部不適和大便習慣的改變(腹瀉或便秘)。腫瘤在腸道的不同位置會引起不同的症狀。倘我們簡單地將大腸劃分為兩部分:右邊是比較接近小腸的一段大腸(包括升結腸及橫結腸),而左邊則是比較接近肛門的一段大腸(包括降結腸,乙狀結腸和直腸)。

 

右邊的大腸比較寬闊,腫瘤有很大的生長空間,通常腫瘤長大至一定程度,患者才會出現大便習慣的改變。如果生長在此處的腫瘤引起出血而量少,患者未必能及時察覺,因為這段腸道距離肛門較遠,隨糞便排出來的血液已被腸道內的細菌處理過,故患者不會見到鮮血。在這情況下,也許貧血是唯一的症狀。這是由於腫瘤引起慢性出血,經過半年,甚至一年的失血,患者便會出現貧血症狀。故此,如果醫生發現患者有貧血症狀,一般都會建議患者接受胃鏡和腸鏡檢查。

 

左邊的大腸比較狹窄,如果腫瘤生長在這段腸道內,病人就比較容易在早期感到大便習慣的改變。大便習慣的改變並不單單指便秘,當然,腫瘤阻塞腸道引起便秘是比較容易理解的。然而,部分腫瘤會分泌大量黏液,黏液有潤滑作用,從而令大便較之前暢順或頻密。此外,倘腫瘤生長於腸壁,會使病人產生自然反應想將其排出,故經常有想排便的感覺。換句話說,任何大便習慣的改變都是警號,大家應當留神。

 

此外,左邊的一段大腸較接近肛門口,如果腫瘤引起出血,短時間內便到達肛門,繼而被排出體外,故病人較容易發現大便出血的的情況。

 

總括而言,大腸癌的症狀,視乎腫瘤生長的位置會有所不同。因此,希望大家要注意身體的一些細微變化。在我的行醫生涯裡,遇過不少病人,其實他們並非無經濟能力看醫生,也並非因為知識水平低,不知道身體出現了狀況而需要求醫,倒是因為生活和工作太忙碌,儘管已經出現了症狀,他們卻不覺得是什麼回事,甚至奢望再過一陣子,症狀會自行消失。他們一早知道身體響起警號,卻因為「太忙」而延醫診治,最後令病情和治療變得複雜,實在不值得!

 

潘冬松醫生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大學外科碩士

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外科)

痔瘡還是大腸癌 ?

大便出血是都市人頗常見的症狀。其實,有許多腸道的疾病都會引起大便出血,當中最普遍的是「痔瘡」。坊間有一種說法:「十人當中便有九人患痔瘡」,其普遍程度可見一斑,尤其年長人士。然而,並非所有痔瘡患者都會出現血便或其他症狀;相反,大部分痔瘡患者並無任何症狀。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先入為主,直覺地認為大便出血就是由痔瘡引起的話,便可能會忽略了大腸癌的存在。

 

其中一類較常出現痔瘡出血的患者是女性,特別是生育後的女性。這是由於在懷孕過程中,胎盤對盤腔構成很大的壓力,使肛門周圍的痔瘡充血,因而有出血的情況。再者,生育婦女一般年齡介乎2040歲,屬年輕的一群。一般醫生得知患者是一名剛生育過後的年輕的女性,便會直覺地認為是大便出血是由痔瘡引起的。

 

然而,我處理過一位年約三十歲的女病人,她於三年前分娩後出現血便的情況。她在產後例行檢查時向其婦產科醫生提及,婦產科醫生著她不用擔心,認為多數是痔瘡出血,過一陣子就會痊癒。隨後,症狀持續了三年,直至她向另一位醫生求診,醫生替她進行探肛檢查,才赫然發現她的腸道內有腫瘤,最後轉介這位病人給我為她做手術,幸好手術可將腫瘤完全切除。不過,如果三年前發現腫瘤,隨即接受手術,必會大大減低將來復發的機會。

 

當然,對年輕人來說,由腸癌引起的大便出血可能性較低。可是,我們作為醫者,每天都接觸許多有類似症狀的病人,我們必須謹慎地考慮每一個可能性,包括最嚴重的情況,然後去排除它。假設在年輕的一群大便出血患者當中,每100位患者才有一位是因為大腸癌出血,但如果掉以輕心,草率斷症,每100位就會遺漏了一位大腸癌患者,這是已經是不能接受的錯誤。

 

 

在我是醫學生的年代,如果大便出血的患者小於50歲,一般醫生都會認為無需擔心,因為這個年紀患上大腸癌的風險十分低,會建議50歲以上的人才做大腸鏡檢查。 然而,近年癌症年輕化是個不爭的事實,縱使現時沒有一個新的數據和標準去界定甚麼年紀才需要做大腸鏡檢查,我認為不應墨守成規,繼續以50歲作為分水嶺,因為我曾接觸不少40歲,甚至30多歲的大腸癌患者。因此,不論市民和醫生都應該時刻提高警覺。


潘冬松醫生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香港大學外科碩士

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外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