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苦之言

一直以來,肺癌都與吸煙扯上關係,然而,近來愈來愈多非吸煙者患上肺患的個案,當中不少為腺癌患者;另方面,女性的肺癌發病率漸增,也打破了肺癌患者多為男士的觀念。隨著研究增加,醫學界對肺癌的認識加深,治療方式也不斷轉變:早期肺癌手術治療漸趨成熟,晚期肺癌治療的藥物也有更好的療效、較低的副作用,均為患者帶來更多希望。

臨床腫瘤科專科陳亮祖醫生表示「如果可以做手術的話,就儘量做手術。」,早期及部分中期肺癌可以手術切除治療,視乎腫瘤的期數、大小、屬性等,可加上化療、電療作輔助,加強局部控制,減低復發的機會。倘若腫瘤略為過大,也可以進行術前化療和電療來縮小腫瘤,以符合切除的要求。不過,由於肺癌初期徵狀不明顯,約七成非小細胞肺癌在確診時已屬晚期,不適合手術治療,需要其他方法控制並延緩腫瘤生長。

針對特定目標 減少副作用

在2004年以前,治療晚期肺癌主要以化療為主,卻帶來掉頭髮、嘔心、白血球低、疲累等副作用。自2004年始,陸續發現不同可引致肺癌的突變基因,如EGFR、EML4/ALK、KRAS,能夠針對腫瘤特性作出攻擊,提供更佳療效。EGFR基因突變是引致肺癌的因素之一,變異的分子因不斷刺激細胞分裂,形成腫瘤。藥物則針對變異的EGFR分子,截斷訊息傳遞,從而停止癌細胞的生長,提升患者的生存中位數。

基因變異 指使細胞複製

EML4/ALK 是另一類肺癌基因變異。ALK和EML是其中兩節DNA染色體,部分人因突變令ALK和EML互換,結合成為新分子EML4/ALK。新分子會向細胞核傳遞訊號,指示細胞不斷複製和分裂,同樣導致肺癌出現。ALK變異常見於腺癌、年輕、沒有吸煙習慣的人士,但要知道有否ALK突變基因,必須進行基因測試方法。陳醫生道:「大部分患者只由一種基因變化引起,卻有少數同時由EGFR及EML4/ALK引起。所以檢驗EGFR之餘,也應檢驗ALK,以提供更多方法進行治療。」

阻截訊號傳遞 抑制腫瘤

對於ALK患者,接受傳統化療藥物治療,在生存率上沒有明顯的得益,故此對症下藥便變得重要。克唑替尼(crizotinib)是針對ALK基因突變的標靶藥物,透過阻止ALK傳送分裂訊號到細胞核,從而控制腫瘤的生長。陳醫生引述一項臨床研究,指出ALK呈陽性的晚期患者,服用克唑替尼比使用傳統化療藥的腫瘤反應率為佳,腫瘤能夠受到抑制,生存中位數達7個月,比化療藥高出一倍。陳醫生補充,標靶藥物的副作用雖然相對化療的為少,但部分患者會出現肝酵素過高、血管栓塞、呼吸困難、肺炎等情況。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treatment-drugs.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為生命護航 — 肺癌︰本港頭號癌症殺手

肺癌標靶藥 – 肺癌, 本港頭號癌症殺手

肺癌一直是本港頭號癌症,直至最近,新症數字被大腸癌迎頭趕上,然而,不代表此症的威脅有絲毫減退︰肺癌仍是本港癌症殺手第一位,臨牀上,約六至七成個案在確診時,病情已屆晚期階段,無法透過手術作根治性治療,死亡率因此持續高企。

醫學界會根據各類肺癌的細胞形態,將肺癌概括分為兩大類,包括「小細胞肺癌」(SCLC)及「非小細胞肺癌」(NSCLC),其中非小細胞肺癌再可被細分為鱗狀細胞癌、腺癌及大細胞癌等,兩大類肺癌的臨牀比例分佈約為八成五(非小細胞肺癌)與一成五(小細胞肺癌),當中又以腺癌的數量最多。

誘發肺癌的風險因素,可包括吸煙、輻射、長期接觸空氣中的工業污染物、以至家族遺傳因素等。值得一提的是,吸煙是傳統上大眾認知度最高的肺癌風險因素之一,但患上肺腺癌的個案,卻有不少屬非吸煙者,箇中原因尚待進一步考究。

肺癌的早期徵狀不明顯,惡化速度快,因此若有懷疑,應及早接受醫生詳細檢查,透過問診、臨牀檢查、一系列影像及組織檢驗,及早作出正確診斷。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nsclc.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為生命護航︰肺癌與基因分類

肺癌標靶藥 – 肺癌與EGFR/ ALK個人化治療

肺癌的可怕之處,在於其早期徵狀並不明顯,及至患者出現氣促、咳血等病徵而求診時,病情往往已屆晚期,只能透過相關的治療,減慢病情惡化速度。過往,醫學界所掌握的肺癌資訊有限,但隨着近年的科研發達,肺癌個案亦可透過適當的基因測試,細分為不同類型,有助醫生安排針對性的治療,即使是晚期個案,仍能保存治療希望。

以肺癌中較普遍的「非小細胞肺癌」為例,醫學界發現,其生長機制常與不同的基因突變拉上關係,當中較常見的肺癌腫瘤細胞突變基因,包括「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及「ALK」兩類,臨牀上又以EGFR基因突變的比例較高,約佔肺腺癌案例的百分之五十。

在肺癌的基因分類未普及時,醫生處理肺癌個案的方式單一化︰早期以手術切除腫瘤,配合相關的輔助治療;晚期則只能以化療處理。隨着上述的基因分類方式成熟,醫生可安排患者使用針對性的標靶治療藥物,療效較傳統化療理想之餘,所引起的副作用通常較溫和,讓患者接受治療之餘,仍能維持相當的生活質素。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egfr.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為生命護航︰肺癌與個人化治療

常說近年醫療技術進步,放諸癌症治療上,醫療技術與藥物得到顯著改良,對癌症患者來說,亦是一大喜訊。以肺癌為例,一直以來此「頭號癌症殺手」在治療上總是困難重重,過往病情一旦出現擴散,醫生只能一概通過傳統化療,嘗試減慢病情惡化速度,但實際上,腫瘤明顯縮細機會僅三至四成,在用藥一段時間後,病情亦很快會出現反覆,而且舊式化療藥物引起的副作用多,對病人生活質素帶來負面影響。

隨着醫學界對肺癌基因突變的種類與形態日漸掌握,相關的「個人化治療」亦逐漸興起,所指的就是針對病人肺癌的基因突變種類,安排針對性的標靶藥物。舉例,對有EGFR基因突變的肺癌患者,使用口服標靶藥物如「吉非替尼」,有助縮小腫瘤,延長無惡化存活期。研究發現,此類肺癌患者適當使用口服標靶藥物後,其無惡化存活期可增長一倍甚至更多,臨牀上亦有一些患者,在十年前此類藥物推出時開始使用,至今仍能維持一定程度的健康狀態。由於口服標靶藥物的副作用較溫和,病人在用藥後仍能維持理想生活質素,為晚期癌症患者,繼續保存治療希望。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gefitinib.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為生命護航︰晚期肺癌 希望仍存

作為腫瘤科醫生,當收到檢查結果,要向病人宣佈其患上晚期肺癌的壞消息時,都會感到心情沉重。

不少患者在得知結果的一刻,便即時恍如被判「死刑」般,意志消沉甚至情緒崩潰,根本聽不進醫生的一言一語。想趁此機會,分享一個晚期肺癌個案,讓大家知道,即使罹患惡疾,其實亦應保持正面心態,嘗試與癌共存。

五十歲的Kevin任職會計,平日不煙不酒的他,數月前出現咳嗽氣喘,最初他以為只是一般傷風感冒,但徵狀持續兩個多月,他接受醫生檢查後,驚覺已患上第四期肺癌,且肺積水情況嚴重。

面對這種狀況,不少患者可能已感到非常灰心,但Kevin仍積極與醫生了解更多關於他的病情進度。原來,其肺腺癌屬EGFR基因突變類型,可安排他使用口服標靶藥物,最後他選擇了使用「吉非替尼」作針對性治療。

年半過去,Kevin的治療效果理想,肺積水在開始標靶治療後短時間內已告消退,而且副作用亦相對溫和,現時他能夠一邊服用口服標靶藥,一邊繼續工作,他的家人也說,沒想到一位晚期肺癌患者,仍能從容維持日常生活。

現時醫學界對肺癌的基因突變種類、以至相關的標靶治療,已有更成熟的認知與發展,新一代的標靶藥物亦已出現。在此再次為各位晚期肺癌患者打打氣,希望在明天。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iressa.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健康問答- 肺癌標靶藥 -培美曲塞

問:我媽媽今年六十多歲,確診為第四期肺腺癌,醫生更說她要接受化療,我們全家都極為擔心,如果化療後病情仍不理想怎麼辦?(朱小姐)

答:據讀者所描述,估計患者以患有非基因突變類型的肺腺癌居多,因此醫生以化療為主。目前的一線治療方案,大多採用以鉑金類化療藥物、配合新一代化療藥物「培美曲塞」(Pemetrexed),作為主要治療組合。臨牀研究發現,這種化療方案相較其他治療組合,在治療非基因突變的第四期肺腺癌腫瘤上具有較佳療效。此外,新一代的化療藥物在副作用方面亦較過去溫和,掉髮、強烈嘔吐、作嘔作悶等明顯不適已不多見,反之只會出現疲倦等較輕微副作用,使患者的生活質素大為改善。

以往當患者完成四至六周期的標準化療療程後,醫生的確會先暫停治療來觀察病情,以待發現腫瘤有復發迹象時才着手處理,因此對腫瘤控制較差。近年則陸續有研究發現,在標準化療療程後,繼續為患者施以藥效較佳、副作用較溫和的新一代化療藥物來作「持效治療」,可有助患者維持較佳生活質素,較長時間控制腫瘤,並穩定病情。最新臨牀數據指出,接受「持效治療」的患者,其一年及兩年的總體生存率達58%及32%,比沒接受「持效治療」的患者,增加百分之十以上。

因此,晚期肺癌患者就算在完成標準化療療程後,其實仍可有治療選擇,建議家人應多加鼓勵患者,積極與醫生討論治療方案,並時常保持樂觀心境,對病情有一定幫助。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targeted-drugs.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標靶藥物 治療晚期肺癌方案

肺癌標靶藥, iressa 艾瑞莎 – 治療晚期肺癌方案

控制EGFR基因突變 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肺癌是香港常見的癌症之一,無論在病發率及死亡率均居於排名的前列位置。在香港,每年約有逾四千人患上肺癌,約佔所有癌症新症兩成。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病人在確診前都沒有發現明顯病徵,他們往往在確診時才發現已患上晚期癌症。近年醫學界發現透過標靶藥物抑制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EGFR)基因突變,相較化療,不但可以減輕治療的副作用,更可延長病人的無惡化存活期。

過往醫學界尚未發現EGFR基因突變,因此醫生未能將肺癌腫瘤仔細分類。他們往往要反覆考慮,才能決定較適合的治療方案。臨床腫瘤科專科陳亮祖醫生也指出,過去晚期肺癌主要以化療為主要治療手法,但未必人人可以承受,因此給人「無藥可救」的印象。

肺癌並非「無藥可救」

不過,隨著標靶藥物吉非替尼 (gefitinib) 的出現,病人可以得到更個人化的治療,延長病人的無惡化存活期。據陳醫生指,採用標靶治療的無惡化存活期可達可以長達三年,平均時期也有十三個月,相對化療的五至十個月大有改善。

基因測試宜及早進行

陳醫生指出,肺癌的成因眾多,但其中大部分腫瘤的形成都與基因變異有關。他又解釋,人體內控制細胞生長的機制與EGFR有密切關系。在與表皮生長因子結合後,EGFR會刺激一種稱為EGFR-TK的酪胺酸激酶,並啟動一連串信號,令細胞加速分裂生長,導致腫瘤惡化。他補充指香港約有70%的肺癌為肺腺癌,當中高達50%的個案於EGFR基因突變測試呈陽性反應。因此,他認為病人一旦確診患上肺癌,應盡早進行EGR基因突變測試,如發現測試結果呈陽性,應採用標靶治療,及早對症下藥。

標靶治療副作用少

陳醫生指出過往使用化療時,副作用較多,療程也較長。首先,每一次化療療程長達四至六個月,而且化療藥物在抑制癌細胞的同時,亦會傷害到正常細胞,帶來不少副作用,包括脫髮、噁心、嘔吐及腹瀉等。再者,化療也會令病人的白血球減少,從而令病人抵抗力下降,更易受病菌感染。

相對而言,在標靶治療下,病人只需日服一粒藥物,簡單方便。而且標靶藥物可針對性地抑制癌細胞生長,因此對正常細胞的影響較少。雖然標靶藥物也有副作用,但陳醫生指它們通常只是皮膚出疹及腹瀉等,遠比化療的輕微。

個案分享

陳醫生有一位八十九歲的女病人因氣喘求醫,診斷後發現她有肺積水,並已經患上第四期肺癌。在進行EGFR基因突變測試後,測試結果為陽性。因此醫生建議她接受標靶藥物吉非替尼。病人的情況因而大為好轉,約一至兩星期已減退肺積水癥狀。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targeted-therapy.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治療肺癌的全新方向

患有肺癌的周先生可算是一位十分「勤力」的病人,正式約見醫生前,已做足功課,了解肺癌的成因、治療流程、成效等。甫坐下,他便問醫生:「我是否要做基因測試?若基因測試證明我不適合使用標靶藥物的話,是否無可救藥?」對於這條問題,近年全港甚至全球醫學界,最近有了新答案。

肺癌的藥物治療演進,可以從數十年前的化療藥物說起。化療的原理,是利用藥物,摧毀生長速度較快的腫瘤細胞,話雖如此,身體其他正常細胞亦同時受到影響,導致多種副作用,如白血球下降、嘔吐、脫髮等。一般而言,患者的身體也會較為虛弱。

及後,基因醫學出現,醫生可為患者進行一系列腫瘤基因測試,了解肺癌腫瘤細胞特性。針對擁有某些特性的腫瘤,便可以利用標靶藥物作出攻擊。由於標靶藥物主要「瞄準」腫瘤細胞的特定靶點,因此療效相對提升,對身體的副作用亦相對較少,部分患者更可以如常生活、工作。

不過,對於部分不適合採用標靶藥物的患者,採用化療的成效又未如理想,經過幾綫的化療令他們再無藥物可選,使治療陷入困局。

為對抗肺癌這個頭號敵人,醫學界當然不敢放慢步伐,最近醫學界便成功研發最新的免疫治療。其實免疫系統對癌細胞起着一定監察作用。一旦發現癌細胞,身體便會啟動一連串的免疫反應,嘗試摧毀癌細胞。然而,免疫系統亦會因為某些原因啓動「煞車」系統,減慢並停止免疫反應對抗癌細胞的功能,正因如此,癌細胞便有機可乘。

最新的免疫治療的原理,則是阻止這個「煞車」系統,令免疫系統重新啟動,讓身體自行對抗癌症。由於每位病人都有免疫系統,因此原則上,最新的免疫治療藥物,不論癌細胞有否基因變異,也能使用。

回應周先生的問題,一般而言,醫生會為肺癌患者進行基因測試,若不適合採用標靶藥物的患者,亦不要過於絕望,研究指出,免疫治療成效相當良好,對於使用化療或標靶藥物成效不佳的患者,亦有相當不俗的療效。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immunotherapy.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基因變異肺癌標靶藥促列藥物名冊

部分肺癌由ALK基因變異引起。病人組織調查指,72%患者或家人不知ALK基因測試,更全部不知有治療新藥。組織指ALK療法可增存活至50個月,呼籲醫管局將藥物列入藥物名冊。

癌症資訊網」上月至本月訪問102名確診擴散性肺癌患者或其家人,兩成為ALK患者;全部102人中,51%不知名冊外有其他治療藥物。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陳亮祖指,患者晚期才確診,五年存活率最低僅1%。使用標靶藥物如克唑替尼,存活期中位數為7.7個月,較傳統化療3個月多1.6倍;最新數據指存活可達50個月。資訊網發起人吳偉麟指,ALK藥物獲衞生署批准使用,但未納入名冊內的自費藥物,醫生不會主動講解療程;病人等候審批治療也需時一個月,盼當局將藥物列入名冊。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肺癌治療 – 面對癌痛,毋須死忍

50多歲的周女士早前確診患上肺癌,一直崇尚中醫治療的她,只以針灸抗癌。在此2至3個月間,由於癌症擴散至骨骼,她出現嚴重骨痛,無法正常走路。起初,她咬緊牙關「死忍」,但後來因痛而連續20多天無法入睡,令她苦不堪言,最終決定向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求助。而醫生的當務之急,便是為她「止痛」。

面對腫瘤帶來的痛症,不少患者情願「忍痛」,最終導致食慾下降、失眠、行動不便等,進而影響情緒,反而不利病情。因此,癌症鎮痛治療是十分重要的。在不少個案中,若痛症改善,患者便能如常進食、入睡,攝取營養及補充體力,才能集中精力應付癌症治療

現時,針對較輕微的癌痛,醫生會採用消炎止痛藥;至於嚴重癌痛,醫生則會採用嗎啡類藥物。一聽到嗎啡類藥物,不少患者甚為抗拒。其實嗎啡止痛效果理想,見效亦快,副作用不多,能幫助如周女士般的患者,於四、五天內改善痛症,提升其生理及心理狀態,讓她面對接下來的癌症治療。

至於不少患者擔心的「上癮」問題,其實只要在醫生的監察下使用,上癮的機會不高。而且醫生會按患者的情況,調整劑量。以周女士為例,她接受嗎啡治療兩星期後,情況已有改善,同時展開的癌症治療,腫瘤亦見縮小。故兩周後,嗎啡劑量已可減半,再過一周後更可完全停止嗎啡。

(網絡圖片)

資料來源: www.cancerdoctor.hk/lung-cancer-pain.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