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 肺癌治療新突破

過往,肺癌的治療選擇局限於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成效亦未如理想,以致肺癌的死亡率多年稱冠。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表示,近年醫學界發現部分肺癌個案與基因突變有關,多種具針對性的標靶藥物應運而生,為肺癌的治療譜出新的一章。

 

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簡稱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是其中一種適合以標靶藥物治療的肺癌。周醫生指出,約40% 至60% 亞洲肺腺癌患者出現 EGFR 基因突變,其次為「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簡稱ALK),約佔5%;以及相對罕見的ROS1、RET、和BRAF等。

 

周醫生解釋,標靶藥物的原理是針對腫瘤突變基因之特性,從而抑制其分裂和生長目前,適用於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的口服標靶藥物均為「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簡稱TKI),包括第一代的「厄洛替尼」(Erlotinib)和「吉非替尼」(Gefitinib)、第二代的「阿法替尼」(Afatinib)和第三代的AZD9291(Osimertinib)。由於標靶藥物具針對性,其副作用較化學治療溫和,同時使肺癌的治療邁向個人化。

 

周醫生稱,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和Gefitinib只針對EGFR的單一受體,其作用是可逆轉的;第二代標靶藥物Afatinib則有效針對EGFR的多個受體,而且一旦黏附著 EGFR 蛋白表面便不會脫落,其作用是不可逆轉的。至於第三代標靶藥物Osimertinib則適用於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並出現 T790M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周醫生表示,大約60% 患者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是因為T790M突變引起的,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對這特定群組的患者療效顯著。過往,患者在一線標靶治療失效後,只能選擇化學治療,但病情受控的時間平均只有3個月,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則可將病情受控的時間延長至 11個月,成效令人鼓舞。另一方面,第三代標靶藥物對腦轉移的控制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有明顯進步。儘管標靶藥物的副作用比化學治療溫和,患者仍可能出現皮膚乾燥、皮疹、暗瘡、腹瀉、甲溝炎和口腔潰瘍等情況,惟第三代標靶藥物對皮膚的毒性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少。其他比較罕見的副作用包括間質性肺炎、肝功能受損和影響心跳,醫生一般會為患者定期監察肝臟和心臟功能,故無需過份擔心。

 

周醫生個案分享:

 

陳先生,五十多歲,是一名退休人士,生活寫意。某天,他忽然感到半邊身活動能力變差,求醫後確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癌細胞更擴散至腦部。他起初接受放射治療和服用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惟副作用嚴重,臉上長滿皮疹和暗瘡,令他苦不堪言。雖然已為他處方消炎藥物和藥膏,但情況得不到改善,最後只好將標靶藥物調較至低於標準的劑量。好不容易,陳先生的病情總算受控。然而,大約9個月後,陳先生的肺部和腦部再次出現癌細胞的蹤跡,他先後接受立體定位放射治療(X光刀)和化學治療,可惜4個月後病情再次轉差。當時適逢藥廠推出第三代標靶藥物試驗計劃,而陳先生的組織活檢結果顯示他有T790M突變,因此我為他申請參加該計劃。至今,陳先生已服用第三代標靶藥物超過一年,成效非常理想,且過著稱心愜意的生活,不時出國旅遊,享受人生,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

 

另一邊廂,免疫治療已被批准用於晚期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乃透過重啟人體免疫系統中的T細胞,讓T細胞懂得重新識別腫瘤,繼而展開攻擊。周醫生表示,倘晚期非小細胞肺腺癌患者經檢驗後證實其PD-L1水平高於50分,用免疫治療作為一線治療的效果比化學治療理想。若PD-L1水平低於50分,仍可結合免疫治療和兩種化學治療藥物(培美曲塞及鉑金類藥物),三管齊下,成效遠勝單獨使用化學治療。

 

至於並無出現基因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一線化療失敗後,可以考慮免疫治療,成效比傳統二線化療理想;而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患者,在標靶藥物及一線化療失敗後,免疫治療可作為第三線治療。

 

總括而言,標靶藥物和免疫治療的誕生,為肺癌的治療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周醫生鼓勵患者積極面對治療,切勿灰心,因為即使晚期肺癌,仍有治療方法 讓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質素及延長存活時間。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 3 ) 肺癌的治療方法

肺癌的傳統治療方法主要為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表示,醫生會衡量患者的年齡、意願、肺功能、整體身體狀況和癌細胞的擴散程度(期數),以決定採用何種治療方法。有時候,醫生或會結合一種以上的治療方法,務求相輔相承,達至最佳的治療效果。

 

早期(第一及第二期)肺癌,目標在於根治,故手術是標準治療。外科醫生會按患者的情況切除整邊或部分肺葉。手術的風險包括出血、感染和術後肺功能變差等。

 

對於不適合進行外科手術的早期肺癌患者,放射治療是另一選擇。放射治療乃利用高劑量放射線摧毀癌細胞。目前,新一代「立體定位放射治療」(Stereotactic Body Radiation Therapy,簡稱SBRT能精準地照射腫瘤位置,減低對其他正常組織的傷害,同時可縮短治療時間,實屬患者佳音。此外,放射治療也可紓緩因腫瘤引起的局部症狀,例如紓緩因癌細胞擴散至骨骼所引起的疼痛。

 

至於第三期肺癌患者,治療方法主要是放射治療及化學治療。周醫生謂,部分第三期肺癌患者完成放射治療及化學治療後,因腫瘤體積縮小而得以接受外科手術。化學治療利用毒性較強的抗癌藥物,破壞和擾亂癌細胞的生長和分裂,從而令其凋亡,惟同時亦會影響身體生長速度較快的細胞,故患者或會出現脫髮、腸胃不適、嘔吐、疲勞、血球數量減少、抵抗力下降和感染等副作用。然而,近年化學治療藥物不斷改良,其副作用已相對減輕,安全性亦大大提高,加上可透過服用醫生處方之藥物緩解不適,患者無需過份憂慮。

 

周醫生認為,肺癌是複雜且變化多端的疾病,治療方法應個人化,同時平衡藥物的療效和副作用。隨著醫學的進步,肺癌的治療方法及藥物的選擇增加,標靶藥物和免疫治療的誕生,使肺癌的治療出現革命性的突破,並為晚期肺癌患者帶來新希望。周醫生鼓勵患者和家屬以積極的態度面對疾病,與醫生保持良好的溝通,治療自然事半功倍。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 2 ) 肺癌的診斷

肺癌是死亡率最高的癌症,皆因早期缺乏明顯症狀,部分個案僅在患者進行例行體檢時才被發現,而大部分患者在確診之時,病情往往已經相當嚴重,造成治療上的困難。到底,醫生有甚麼方法揪出潛伏在患者體內的癌魔?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指出,要初步診斷肺癌,醫生首先會為患者進行非入侵性的檢查,例如臨床體檢、胸肺X光和電腦掃描。然而,確診肺癌最重要和可靠的方法是組織活檢。

 

醫生會根據個別患者的病情和需要來決定採用哪一種組織活檢方法。舉例說,倘患者頸部出現脹大的淋巴結,醫生可利用幼針抽取組織作病理學檢查;倘患者肺部有積水,醫生可為其抽取積水作細胞學檢查,同時減輕患者的氣促症狀,可謂一石二鳥。若要抽取肺部組織或淋巴結,則需使用氣管內視鏡。傳統的氣管內視鏡適合中央型肺癌患者。要是腫瘤位於縱膈淋巴,便需透過「支氣管超聲波」(Endobronchial Ultrasound簡稱EBUS)進行掃描和確認腫瘤位置,然後伸進幼針抽取組織。倘腫瘤位於肺部邊垂或外圍,醫生或需在電腦掃描引導下抽取組織。

 

確診後,醫生會建議患者接受正電子掃描(PET Scan)。正電子掃描是一種先進的同位素影像科技,利用少量的放射性葡萄糖,即可將人體的新陳代謝像化。由於一般癌細胞的新陳代謝特別活躍,若將放射性葡萄糖注射到患者體內,會被癌細胞迅速吸收。周醫生表示,正電子掃描一般會結合電腦掃描同時進行(PET-CT能使患者體內的癌細胞無所遁形。醫生可藉著影像確定腫瘤的位置、癌細胞有否擴散及其擴散程度有助判斷病情期數和擬訂治療方案。

 

此外,倘活檢結果顯示患者確診第四期非小細胞肺腺癌,醫生通常會直接為其進行EGFR、ALK及ROS1等基因檢測。如果基因檢測的結果屬陽性,醫生會根據腫瘤的基因突變類型建議患者使用針對性的標靶藥物。同時,醫生或會為晚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檢驗其PD-L1指標,以評估免疫治療對該患者的療效。

 

周醫生稱,要使患者得到最適切的治療,及時和準確的診斷至為重要。因此,醫生在診斷過程中猶如偵探查案般抽絲剝繭,不能忽略任何一個細節,務求一網打盡,以免讓不法份子(癌細胞)潛伏,伺機壯大聲勢,東山再起。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以選擇性體內放療對付肝癌

肝癌一直是亞洲地區的主要致命癌症之一,惟部分病人因腫瘤過大或身體狀況而無法進行手術,減低存活機會。隨著治療方式不斷進步,晚期肝癌也有更積極的療法,例如利用釔90進行選擇性體內放療(SIRT),經導管把帶有放射性同位素釔90的特製粒子注射到肝臟動脈,精準地殺死肝癌細胞,提升患者存活率及延長患者壽命。

 

  目前,肝癌治療除了以手術切除腫瘤外,還有經導管動脈化療藥物栓塞(TACE)、肝動脈灌注化療(HAIC)等等。而釔90選擇性體內放射治療便是肝癌放療的一大突破,尤其對於無法接受手術的中晚期肝癌病人,可選擇的治療十分有限,釔90可能是少數有效的治療方案。

 

  釔90Yttrium 90)是一種只會放出β射線的放射性同位素,跟其他放射治療使用的伽瑪射線(gamma ray)不同的是,β射線對組織的輻射距離最遠為1公分,平均只有0.25公分。換言之,植入體內的釔90粒子只會對近距離的腫瘤細胞帶來強大殺傷力,因此對腫瘤鄰近的正常細胞傷害性相對較低。此外,放射能量在植入一周後便快速消減,對周圍環境與人員的輻射傷害可降到最低。

 

  另一方面,由於肝動脈的血流量高,大部分放射性物質均由肝腫瘤吸收,正常細胞接收不多,故可集中消滅腫瘤。

 

  接受釔90選擇性體內放療時,需要先放入導管至肝動脈,然後注入直徑比頭髮還要細小的釔90特製粒子,粒子會經血管進入肝腫瘤的小分枝血管,讓放療持續發揮作用。整個治療手術約需一至兩小時,病人需留院隔離一至兩日,而且一星期內應避免接觸兒童及孕婦,以免他們受輻射線影響。

 

  簡單而言,以釔90作選擇性體內放療,不但可以精準對付肝癌,覆蓋面積也較傳統體外放療為大。而且放射能量不會長期積存體內,副作用亦較傳統體外放療為少,常見有疲倦、嘔吐、腹痛等,通常也毋須

住院。

 

  根據一項名為ENRY的研究,三百二十五名不能接受手術的中或晚期肝癌病人接受選擇性體內放療後,存活率平均延長超過一年。英國NICE指引亦建議以釔90治療作為原發性肝癌的經動脈化療栓塞(TACE)或標靶藥物等標準療法之替代療法。

 

  一直以來,中晚期肝癌無法進行手術、消融或肝臟移植等根治性治療,只能用緩解性的栓塞或標靶藥物治療,但現在則可考慮釔90選擇性體內放療。此新療法能夠有效縮小肝癌腫瘤及控制病情,增加進行手術切除或其他治療的可能性,為晚期肝癌治療帶來前瞻性突破。

 

  不過,並不是所有肝癌患者都適合釔90體內放射療法。醫生會評估患者的肝功能、身體狀況、癌細胞的蔓延情況等,再決定患者是否適合接受釔90治療。

 

 

 

臨床腫瘤專科張寬耀醫生

 

http://www.hkioc.com.hk/tc/article/3116

粉紅天使-落入凡間的天使

 

乳癌患者在抗癌路上,最辛苦、最徬徨的莫過於化療,持續數月的治療,看著頭髮一根一根的掉落,面對無數的未知數,哪裡買假髪?我可唔可以返工?醫生可以幫到的其實不多,我們著實需要一些同路人引領我們,幫助我們渡過難關,她們便是今集的主角,落入凡間的粉紅天使⋯⋯

 

初初接觸粉紅天使,是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收到她們的宣傳單張⋯⋯

 

 

 

 

 

「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咩組織黎㗎?咁似D『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咁嘅,『亞』皆老街以北『太』子道西以南嗰D『亞太區』,係咪呃人㗎?」

 

之後放埋一邊,直到有一日,有位叫Candy 嘅小姐陪病友黎睇醫生⋯⋯

 

「咦,乜咁熟口面嘅?咁似我喺Facebook喺蘋果報導見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無錯,她就是人稱關姐姐(唔係關家姐),『乳癌路上』的作者,Candy Kuan賴關裕穠。

 

她主動提出送出她的著作「乳癌路上」去診所給新確診乳癌的同路人,細看之下裡面還有一張單張,那一張我開始以為係呃人嘅單張。

 

「咁大隻蛤那隨街跳?免費陪做化療?」

 

原來呢個世界真係有咁大隻蛤那,仲要唔止一隻,係幾十隻。(請原諒我咁形容我們可愛的天使們,不過咁寫順暢D,絕無不敬之意)

 

喺Candy嘅穿針引線底下,有幸認識到「化療陪診服務」的牽頭人-Mary Wong。

 

 

 

過來人Mary從自身的體會,加上在乳癌組織服務多年的經驗,明白到社會正正缺乏呢方面的服務,一個離納入正規醫療機構還有很遙遠距離的服務。

 

她們的理念很簡單,就係攜手同行化療路,由到達醫院一刻,直到回到家中,無時無刻陪伴在側。

 

為免瓜田李下,服務對象暫時局限在八間公立醫院接受化療的病友。

 

在收到陪診服務要求後,Candy就會按住期數、年齡、所屬區份(包括接受化療的醫院及住址)等等因素進行配對,盡量安排一至兩個情況相近的天使負責照顧。在化療當天,分別會在以下地點集合,屆時天使會穿上漂亮的制服以資識別。

 

 

瑪麗醫院:S座一樓

 

東區醫院:入院登記處

 

伊利沙伯醫院:R座地下

 

瑪嘉烈醫院:急症室門口

 

聯合醫院:入院部

 

明愛醫院:懷明樓地下

 

威爾斯親王醫院:包玉剛癌症中心地下

 

屯門醫院:會計部地下

 

以上圖片由天使走訪八大醫院提供

 

之後天使會陪你登記、陪你交費、陪你等配藥、在漫長的等候過程陪你傾計,分享一D實用的小貼士比你,直到你落完藥陪埋你返屋企。

 

為咗保障病人私隱及義工安全,一般會在屋企樓下,或交通總匯(例如地鐵站、巴士站)分別。之後夜晚關姐姐會分別致電病友同天使確保一切順利。其實Mary同Candy真係好細心,佢地連義工天使的情緒也照顧到,因為始終無條件付出,同行一條過往的不愉快道路,負面情緒係可以預期的,所以下一步組織的方向就係為義工提供陪訓,將一D負面嘅野變成正面,令天使更加堅強,助人自助。

 

呢個服務由2017年4月開始起動,需求只會越來越大,實在需要同路人的大力支持,大家不妨在克服人生最大逆境的同時,嘗試由另一角度賦予它一種積極正面的意義。沒有你的幫助,神話係冇可能延續下去的。如果你有興趣幫手,可以打電話35958678聯絡關姐姐。

 

另一方面,如果朋友有這方面的需求,不妨分享粉紅天使的故事給她們,讓她們在黑暗中找到一點光。

 

 馬國權醫生  外科專科
香港的乳癌治療資訊 http://www.breasthk.com/facing-breast-cancer/

原發性肝癌與繼發性肝轉移的差異

癌症分原發性及繼發性兩大類。以肝癌為例,原發性肝癌是指始於肝臟的癌症,稱為肝細胞癌(HCC),而由身體其他部位的癌細胞轉移影響肝臟的癌症則為繼發性肝癌,例如由腸癌擴散至肝臟便可導致繼發性肝癌。原發性及繼發性肝癌雖同稱為肝癌,但治療概念卻不盡相同,因此用藥及治療方案也會有很大差異。

 

每年近1600人死於肝癌

 

  癌變始於肝臟的原發性肝癌,是香港常見癌症之一,每年有逾一千八百宗新症,並導致近一千六百人死亡,男女比例約為三比一。

 

  肝癌的發病高峰期為5070歲,但3050歲的壯年患者也頗常見。帶有乙型及丙型肝炎病毒的人屬高風險族群,應接受適當的治療以減低病變風險,並應定期檢查肝臟健康,以及早發現問題。

 

  事實上,肝癌的早期病徵並不明顯甚至毫無徵兆,直至腫瘤逐漸增大時或可能出現腹部不適及悶痛,當腫瘤變大時可能會摸到硬塊、有腹水;若腫大的肝臟刺激到橫隔膜神經便可能會影響到接連右肩的神經,引發右肩疼痛,而患者亦可能有食慾不振、體重下降、噁心和容易疲倦、皮膚和眼白呈微黃、皮膚痕癢等症狀。

 

初期症狀不明顯難察覺

 

  隨著腫瘤增大,肝臟機能會逐漸衰退,導致膽紅素積聚血液而引起黃疸,令眼白和皮膚呈黃色,小便也可能呈茶色、大便呈淺灰色,有時腫瘤更可堵塞膽管。

 

  原發性肝癌若能及早發現,可以利用手術、射頻消融術等根治性治療帶來痊癒的希望,若較遲才發現便可能需要透過體內放療、藥物如標靶治療及免疫治療等等,幫助控制病情。

 

  由此可見,對付原發性肝癌是要集中處理肝臟內的癌細胞,藥物也要選擇能針對肝癌細胞的種類。但繼發性肝癌的處理便不一樣。

 

肝癌源頭不同 治療有別

 

  繼發性肝癌在臨床上十分常見,例如本港頭號癌症──腸癌在進入較晚期階段時,最先擴散影響的器官便是肝臟,因為肝臟是身體其他癌症常轉移到的器官。幾乎所有部位的腫瘤都有可能擴散到肝臟,於是引致繼發性肝癌,如腸癌、胃癌、胰臟癌、肺癌和乳癌等都是常見的病因。

 

  由於繼發性肝癌是由其他部位的癌症引起,因此治療亦以原本的癌症為本,例如問題源於肺癌便要先控制肺部的癌症,選用的療法和藥物亦以能夠針對肺癌為重點,發自腸癌的腫瘤則要以腸癌藥物為主。一般來說,若源頭癌症控制得好,轉移到肝臟的腫瘤也會受控。

 

患病及早求醫方為上策

 

  另一方面,雖然繼發性肝癌的治療以源頭癌症為主,但轉移至肝臟的癌細胞也可視乎情況而採取局部控制的措施,例如若腫瘤較小或數量不多,可以用手術或射融消融清除,提升控病的效果。

 

  無論是原發性肝癌還是繼發性肝癌,盡早發現及接受適當的治療,不但能夠有更多的治療選擇,治療效果亦會更加理想。

 

 

 

臨床腫瘤專科張寬耀醫生

http://www.hkioc.com.hk/tc/article/2915

肝癌治療你知幾多?

 在本港屬於常見癌症的肝癌,經過醫學界多年努力,對不同階段的病情也能夠提供適切及有效的治療,例如較細小的腫瘤可利用手術清除,若已擴散亦可透過藥物幫助控制腫瘤生長,如標靶治療及免疫治療等等,為病人帶來選擇和希望。

 

 

•手術

  手術的治療原理是切除腫瘤及附近受影響的組織。如腫瘤局限於肝臟並能夠完全割除,病人治癒的機會便很高;但若健康的肝臟過小、腫瘤過大或過於分散,又或擴散至其他部位,便可能需要考慮其他的治療方法。

 

•消融治療

  射頻或微波消融術利用儀器將腫瘤局部組織加熱至超過攝氏60度,藉以殺死腫瘤細胞。視乎腫瘤大小及位置,消融治療可經皮膚穿刺、腹腔鏡或開腹等方式進行,療程進行時可使用超聲波監視腫瘤的消融程度。這種治療適合一些腫瘤小於5厘米,而且沒有入侵或接近血管或轉移的病人。

 

•栓塞治療

  腫瘤栓塞是將供應營養給癌瘤的動脈堵塞或注射物質填塞,以減少癌瘤的血液供應。由於此治療會減少正常肝組織的血液供應,未必適合有肝炎或肝硬化的病人。

 

•栓塞化療術(TACE

  這是一種合併栓塞和化療的療法,可幫助控制病情及延長病人壽命。醫生會將化療藥物由動脈導管選擇性注入供應肝癌的血管,然後再注入微粒令供應肝癌的動脈被堵塞,鎖住藥物在腫瘤位置之餘,亦令養份無法送達腫瘤,腫瘤可因此縮小或停止生長。適用於腫瘤已擴散至兩葉肝臟但還未轉移到其他器官的病人,又或腫瘤只局限於肝的一邊但因肝功能差而無法接受手術的病人。

 

•放射線治療(俗稱電療)(Radiation Therapy

  放射治療是利用高能量放射線殺死或收縮癌細胞的療法,從而令肝腫瘤縮細或舒緩病徵。

 

•化療(Chemotherapy

  利用藥物殺死體內癌細胞,一般透過靜脈或口服輸送藥物到體內,惟化療藥物對治療肝癌一般作用不大。

 

•標靶治療

  透過阻截腫瘤細胞生長的傳訊路徑,從而制止腫瘤不正常的生長,例如有些藥物可以針對性阻斷癌細胞生長訊號的傳遞,亦有些藥物可以阻截新血管的形成,藉以減少腫瘤的營養供應。此類治療適合一些無法接受手術或消融術等晚期肝癌病人。現在有數種新的標靶治療藥物正進行臨床研究,將來可望提高肝癌治療效果。

 

•免疫治療

  免疫治療可以重啟身體的抗癌機制,利用自身免疫系統殺死癌細胞,部分免疫治療藥物已經投入臨床使用。

 

•肝臟移植

  對於肝功能差但癌細胞未擴散的肝癌患者而言,肝臟移植是治癒的希望,因為過去研究顯示,符合條件的肝癌病人接受移植手術後五年的存活率可高達70%,但等待到合適肝臟捐贈者並不容易。

 

 

 

臨床腫瘤專科張寬耀醫生

http://www.hkioc.com.hk/tc/article/3048

 

別輕忽!太忙水喝得少常憋尿 當心膀胱癌找上門

記者楊晴雯/台北報導

70多歲的賴伯伯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歷經手術失敗、化療副作用纏身之苦、病情仍無法控制,所幸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重拾美好的生活品質。

70多歲的賴伯伯(右二)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圖/公關照) ID-1072299

▲70多歲的賴伯伯(右二)在7、8年前,有血尿的狀況,進一步檢查確診為晚期膀胱癌,接受了新的免疫療法後,至今已2年沒有復發。(圖/公關照)

膀胱癌是台灣最常見的泌尿系統癌症,每年約新增2,000名患者,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所公布的數據,膀胱癌更為2014年男性十大癌症之一,在男性發生率更居第九位。

膀胱癌是泌尿道最常見的惡性腫瘤,初期會有間歇性血尿的狀況,然而不少人會誤以為是運動劇烈,或過於勞累所造成而不以為意,且因不會產生疼痛,容易被忽略而延遲就醫;通常確診時,往往都已是第三期至第四期,不得不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

除了初期症狀容易被忽略外,膀胱癌30年來處於無新藥發展的治療瓶頸,病人即便接受化療療程或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療程結束後復發機率仍高,最後還可能面臨摘除膀胱的命運,讓患者對未來感到絕望,因此膀胱癌幾乎可堪稱為沙漠癌症。

替賴伯伯診治的台灣楓城泌尿學會理事長暨台大醫院泌尿部主任蒲永孝表示,現行膀胱癌常見的治療方式包含手術切除、化療、放射線療法與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BCG)等,有些患者不喜歡手術,想選擇以化療,或是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來治療;然而膀胱癌的復發機率極高,因此患者最後可能仍需將膀胱全部切除、進行重建手術,不僅心理上難以接受調適之外,更嚴重影響患者生活品質。

蒲永孝也進一步提到,化療所帶來的副作用,如食欲下降、噁心嘔吐、腹瀉、口腔潰瘍以及脫髮等,會影響患者生活品質;舊的卡介苗灌注免疫療法雖治療效果不錯,但很多患者仍然會復發。

所幸近期已有新一代免疫療法可應用於晚期膀胱癌治療,讓膀胱癌治療出現了新希望。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指出,曾接受化療藥物治療,但不願再繼續接受化療治療的晚期膀胱癌病友,有了新一代免疫療法的選擇,且此治療方式一旦有效果,可以持續治療很久,不會產生抗藥性,提升患者生活品質。此外,讓醫界引領期盼的是,新的療法未來也能應用於其他癌症治療領域,應用的範疇十分廣泛。

預防勝於治療。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膀胱癌找上門,因此除了定期檢查之外,若有血尿的狀況發生,一定要立即就醫檢查,千萬不可輕忽。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分享新一代免疫療法成為目前治療膀胱癌的新曙光。(圖/公關照) ID-1072297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分享新一代免疫療法成為目前治療膀胱癌的新曙光。(圖/公關照)

臉書、打字、上網(圖/攝影者chia ying Yang,flikr CC License/網址http://bit.ly/2kkVL1X) ID-834307

▲台灣免疫暨腫瘤學會理事長張文震提醒,膀胱癌的危險因子包含吸菸、長期接觸染料或工業污染、服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等,而水喝得少、常憋尿也容易讓此癌症找上門。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299097

確診乳癌要問多D 治療乳癌新趨勢:術前化療 有助縮細腫瘤及避免全乳切除

香港乳癌資料庫最新的研究結果顯示,爲讓乳癌患者可接受乳房保留手術,免卻全乳切除之苦,本港的乳癌治療近年增加了應用術前化療,藉之縮細腫瘤。
 
乳癌患者一般會在手術後進行輔助性化療,以殺死手術後可能殘留在體内的癌細胞;術前化療顧名思義則在手術前進行,用以縮細癌腫體積。術前化療早於1980年代引入香港,初時多用於局部晚期、不能施手術醫治的乳癌患者。
 
《香港乳癌資料庫第九號報告》重點
香港乳癌資料庫今日發表《香港乳癌資料庫第九號報告》,以及有關術前化療在本港應用情況的專題研究結果。香港乳癌資料庫督導委員會主席張淑儀醫生表示,香港乳癌患者中,確診II期或以上的佔54%,當中超過八成需要接受化療。患者確診的期數越高,所需要接受的治療項目則越多。而治療乳癌的方案取決於四大因素,包括患者的期數(腫瘤大小、淋巴結狀況、及遠端器官狀況)、生物學特徵 (荷爾蒙受體、HER2受體及Ki-67繁殖指數)、癌細胞級別(顯示腫瘤生長速度)及基因組分析。張醫生建議乳癌患者在確診後向醫生提問,以清楚了解其癌症的情況及可行的治療方案。
 
乳癌患者使用術前化療的新趨勢
香港乳癌資料庫的術前化療研究涵蓋於2006年至2015年期間12,729名香港婦女確診入侵性乳癌的數據,深入了解術前化療於患者身上的成效,即以患者乳房和腋下淋巴結的入侵性癌細胞完全消失之比率(病理學完全緩解比率),接受乳房保留手術的比率,以及術前化療與腫瘤生物學特徵的關係等方面作出研究。
 
在調查對象中,有928名(7%)患者接受了術前化療,而61%的患者則接受過術後輔助性化療或術後紓緩性化療。結果顯示,本港的臨床做法有明顯轉變:香港乳癌患者使用術前化療的比例由2006至2010年間的5% ,倍增至2011至2015年間的9%。
 
接受術前化療的患者腫瘤大小中位數是4厘米(範圍:0.3厘米至20厘米)。癌症期數較高的患者接受術前化療的比率較高,由確診IIA期乳癌患者的3%,增加至III期乳癌患者的26%。另外,接受術前化療的比率在較「惡」的乳癌患者中亦較高,即HER2呈陽性(ER或PR呈陽性) (12%)、HER2呈陽性(ER及PR呈陰性) (9%),及三陰性患者(9%)。
 
 
 
 
香港乳癌資料庫督導委員會成員郭子熹醫生 於發佈會上表示:「術前化療是乳癌患者的新希望,醫學上已證實術前化療對其後施行手術有幫助,可以把本來不適合動手術的乳癌個案,變為可動手術;又或者令本來需要接受全乳切除的患者,轉為可接受乳房保留手術。術前化療的目的是縮細乳房的癌腫,以及殺死隱藏體內其他部位的乳癌細胞。」
 
五分一患者有病理學完全緩解
接受術前化療的患者有五分之一人有病理學完全緩解反應(即病理檢驗發現,入侵性癌細胞在乳房及腋下淋巴結完全消失)。術前化療的效果在HER2呈陽性(ER和PR陰性)的乳癌患者身上尤為顯著,其中49%在接受術前化療後有病理學完全緩解反應;其次為三陰性和HER2呈陽性(ER或PR呈陽性)則分別有30%和28%有病理學完全緩解。
 
手術選項方面,接受術前化療的II期患者,有46%在化療後接受乳房保留手術,比率較整體為高。研究亦發現,一些患者在術後化療後,其癌腫的生物特徵(雌激素受體、黃體素受體、HER2狀態和Ki-67繁殖指數)有所改變。醫生會在患者接受術前化療後,對其殘留的癌腫重新作生物特徵測試,以便制訂個人化的護理方案和進一步的輔助治療。
 
接受過術前化療的乳癌康復者姚女士於發布會上分享經驗:「我在臨床確診II期乳癌後,醫生告訴我需要進行全乳切除手術,但那不是我想選擇的方案。我於是諮詢另一位醫生,結果她建議我接受術前化療。」接受術前化療後,姚女士的腫瘤大小由3厘米縮細至0.5厘米,乳房保留手術亦隨之成為可行的治療選擇方案。
 
香港乳癌基金會主席霍何綺華女士提醒確診乳癌的患者,有權向醫生提問有關其癌症的情況及可行的治療方案。患者亦可向香港乳癌基金會尋求支援服務及各種資源,例如治療前準備小組,以及由醫生和醫護人員主理的講座。此外,香港乳癌基金會一直提倡「及早發現 治療關鍵」。霍何綺華女士表示:「早期確診的乳癌治療方案一般創傷性較低而存活率較高。女性40歲起應養成定期作三步曲乳健檢查的習慣,即每月自我檢查,每兩年由醫護人員作乳健檢查及接受乳房X光造影檢查,即使患上乳癌也可盡早偵測得到。」
 
 
術前化療適用於以下情況的乳癌患者,以縮細癌腫大小:
腫瘤太大而不能以手術切除;
有炎性乳癌;
想接受乳房保留手術,而非全乳切除手術;
切除較少的身體組織 ;
如有家族乳癌病史或發現有遺傳性乳癌基因突變,術前化療讓患者有更多時間進行基因檢測及考慮其他治療方案;
讓懷孕的患者延遲手術,盡可能讓患者如期分娩(某些乳癌化療藥物可在懷孕期間安全使用);
讓患者有時間考慮更多手術方案,包括乳房重建手術
資料來源: Breast Cancer Network Australia (BCNA)
www.bcna.org.au/understanding-breast-cancer/treatment/neoadjuvant-chemotherapy
 
 
香港乳癌實況一覽
在香港,乳癌持續是女性的頭號癌症。《香港乳癌資料庫第九號報告》顯示,缺乏運動(78%),從未餵哺母乳(66%),超重/肥胖(39%)和感覺有精神壓力(37%)是本地乳癌患者最常見的高危因素。這些高危因素皆與生活習慣息息相關,並可透過調整生活模式而改變。高達九成的乳癌患者表示,其乳癌症狀為無痛腫塊。有四分之一的患者在發現乳癌症狀三個月後才首次求醫。
 
 
 
1. 香港乳癌資料庫導委員會主席張淑儀醫生(左)、成員郭子熹醫生(右)、香港乳癌基金會主席霍何綺華女士(左二) 及 乳癌康復者姚女士今日在《香港乳癌資料庫第九號報告》新聞發布會上發表研究結果,指本港的乳癌治療近年增加了應用術前化療,縮細腫瘤以增加進行乳房保留手術的機會。
 
 
2.乳癌康復者姚女士在確診乳癌後並沒有立刻接受醫生建議進行手術,她徵詢另一位醫生的意見,結果醫生安排她作詳細檢查,確定她可以選擇術前化療先縮細腫瘤,得以進行乳房保留手術。姚女士的經驗提醒大眾,患者有權向醫有權向醫生提問有關其癌症的情況及可行的治療方案。 
 
 
 
 
 
 
香港乳癌資料庫   
香港乳癌資料庫由香港乳癌基金會於2007 年成立,為本港最具代表性的乳癌資料庫和監察系統。資料庫迄今已收集全港超過19,000名乳癌患者的資料以進行統計及追縱研究,包括患者的高危因素、癌症特徵、治療方法、臨床結果和存活率等。數據分析和相關研究有助乳癌患者、醫護人員及政策制訂者掌握本港乳癌實況,進而改進乳癌防控和醫護方案。
網址: www.hkbcf.org/breastcancerregistry
 
香港乳癌基金會 
香港乳癌基金會於2005年3月8日成立,是本港首間專注乳健教育、患者支援、研究及倡議的非牟利慈善組織,致力減低乳癌在本地的威脅。其使命是提高公眾對乳癌的認識及推廣乳房健康的重要性;支援乳癌患者踏上康復之路及倡議改善本港乳癌防控和醫護方案。該基金會由香港乳癌基金會有限公司營運。www.hkbcf.org

墨爾本大學癌症研究 獲李嘉誠基金會捐資2300萬

維省綜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資料圖片)

 

癌症研究與治療的發展,在全球備受關注,李嘉誠基金會將捐出300萬美元(約2,300萬港元)予澳洲墨爾本大學癌症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Melbourne Centre for Cancer Research,簡稱UMCCR),支持基因腫瘤學研究,冀使用尖端科技,將癌症轉化為可控慢性疾病。

墨爾本大學是李嘉誠基金會首家捐助的澳洲大學,UMCCR的基因腫瘤學研究,世界首屈一指。UMCCR亦是澳洲最大癌症研究與治療機構、世界一流水平的維省綜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的基本合作夥伴,雙方會組成龐大的臨床和科研專家隊伍,研究具挑戰性的癌症課題。

墨爾本大學校長戴維斯(Glyn Davis)教授說:「李嘉誠基金會的慷慨捐贈將有助於推進墨爾本大學為攻克癌症難關而進行的尖端研究,並得以擴展研究知識和專業技能,幫助改善全球健康問題。」

李嘉誠先生表示:「UMCCR滙聚癌症研究精英,中心的工作深具意義,可謂人類醫學史上的里程碑。期望UMCCR成為全球癌症研究的重要樞紐,為癌症研究尋求新的突破。」

此計劃會側重對上消化道癌症的研究,旨在透過基因藥物,改進亞太地區上消化道癌症的治療效果,讓此類癌症患者免受入侵性治療而得以提高存活率。UMCCR創始主任格林蒙德(Sean Grimmond)教授表示,捐款有助他們使用精準醫學技術來治療難度極高的上消化道癌症。

有關李嘉誠基金會

李嘉誠基金會於 1980 年創立,主要專注於支持教育和醫療項目,至今捐款已逾200億港元,項目遍及全球27個國家及地區。2006年李嘉誠先生向大家闡述基金會是他第三個兒子的概念,他認為亞洲在奉獻文化上的觀念要有突破,要視建立社會的責任和延續後代同樣重要,分配財產作捐助,推動社會改善進步;這一念之悟,將為明天帶來更多新希望,世界因而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