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不可能任務-疫情下將病人由公立醫院轉至私家醫院做舒緩治療

挑戰不可能任務-疫情下將病人由公立醫院轉至私家醫院做舒緩治療

疫情嘅關係,公立醫院收緊探病安排,對於末期癌症病人來說,情況就好像在病房孤獨地等死!家人亦非常焦急,非常心痛,希望用盡方法能夠安排病人轉到其他地方例如私家醫院或者非牟利機構,希望比較寛鬆的探病安排,能夠讓家人陪伴病人最後的時光,但是,是否一家人夾錢就能如願以償呢?

其實,這個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安排,並不是單純錢可以解決的問題。要過五關斬六將,當中隨時都會觸礁,做一大輪野都得一個吉,即是未能將病人從公立醫院帶出來,所以,每次有病人家屬向我求助,我必定要仔細講清楚每一步的風險,以確保他們有合理的期望,才能開始第一步的安排!

首先,我們要充份了解病人的最新病情(本身已是病人的私家主診醫生的話最為理想),私家醫生要聯絡公立醫院病房同事安排一份最新的病情記錄以及最新的COVID 19測試報告,用作與私家醫院申請轉院之安排。每間私家醫院安排都不一樣,每間醫院負責審批的同事亦不一樣,大部份都是比較高層的護理同事(不是醫生同事),由於他們對腫瘤大部份都不是非常理解,即使提供最新之病歷以及有私家醫生應頭負責照顧病人,並不代表私家醫院就同意安排接收病人。很多時候,得回來的答覆都是匪夷所思的,簡單的說,私家醫院一般不會願意承擔風險,有時候,很簡單的很低風險的情況都會拒絕接收,用的理由層出不窮,所以形容為匪夷所思😆。一間唔接收便要問另一間私家醫院,直到有私家醫院接收,有些時候,沒有任何一間私家醫院願意接收! 這個只是第一步!

跟著就是要安排轉院,其實轉院一點也不容易,要視乎病人是否穩定?如果是穩定的病人,可以安排救護車或者非緊急救護車,所以相對簡單,但亦試過某些公立醫院醫護人員拒絕安排救護車轉送私家醫院,最離譜的,試過姑娘同事跟我說,他們可以安排非緊急救護車將病人送到家中,然後病人在家中再自行由私家醫生安排到私家醫院,因為他們是絕對不會安排病人有公立醫院轉送到私家醫院的!真是無奇不有

如果病人情況不穩定,由於轉院期間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公立醫院不會放行,這是非常正確的,因為沒有人能夠承擔病人轉院期間離世的風險。而且轉院期間在途中在車上離世是非常尷尬的,一方面私家醫院不會接收已經離世的病人,那麼便要返回公立醫院急症室處理離世的安排,由於是在途中離世,一般來說,要跟正常程序辦理,要報警排除非自然死亡的可能性,以及要申請豁免解剖,豁免死因庭的安排,家人要經歷的心理創傷不少,所以這些都要跟病人及家屬講得清清楚楚,要能承擔這個風險才能安排轉院,有些時候,需要病人簽署DAMA, discharge against medical advice, 即是自行承擔風險才能放行!

即使能夠承擔這個風險,技術層面安排亦少不了,因為救護車雖然有救護設備,但需要有醫護人員配合,如果病人情況不穩定,例如要用強心藥物來穩定血壓,便需要有醫生escort, 由於公立醫院醫生已經非常繁忙,他們絕對不可能有這些人手,其實私家醫生也是非常繁忙,日間的時間在診所診症,晚上要為住院病人巡房,未能抽身護送病人,而且亦不熟習用救護車上的設備,所以一般會安排私家救護車SOS服務以及他們的醫生進行escort,如果只是用救護車服務,一般收費大約為港幣4000~5000元,如果需要有醫生護送的話,費用大約為港幣二萬元,成功轉院當然開心,但如果轉院期間離世,當然繼續要付費,但是要送回公立醫院急症室作離世安排的處理,所以說有機會做完一大輪野得個吉!

如果成功到達私家醫院的病房,又要計算平均每天住院費用,因為可能是長期鬥爭,如果真是彈盡糧絕的話,又或者是完全失去預算的話,又怎麼辦呢? 一般來說,需要轉送公立醫院急症室,然後再安排住院服務,但是,去那一間急症室便要視乎私家醫院的位置了,並不是想去邊間就邊間,因為安排救護車轉送公立醫院是視乎那間私家醫院的位置,例如荃灣港安醫院是送去仁濟醫院,司徒拔道港安醫院送去律敦治醫院,浸會醫院及St Teresa 送去伊利沙伯醫院……

說道這里,多人便會問私家醫院收費如何預算,這是非常難回答的問題,因為私家醫院只能提供房錢的價錢,其實房錢以及醫生費只是佔每日收費的小部份,護理費用以及藥費是最難預算的,越多項目需要護理越貴,例如要護理喉管,傷口護理,另外藥費是非常天文數字的,單是用抗生素已經可以用過萬元一日,絕對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簡單,如果只是簡單護理以及少量藥物的話,大約都要幾千元一萬元一日, 所以一個月超過10萬是等閒事,這個是大家必須要知道的

由於最近實在太多病人尋求幫助,本人實在疲於奔命,所以,可以的話,請尋求原有私家主診醫生幫忙,因為每位醫生自己都有自己正在照顧的病人,要額外過五關斬六將照顧原先不是自己的病人是非常吃力的,我並不是不願意幫忙,只是一人之力,一般人亦未必能夠明白,所以長篇大論,希望大家能夠諒解我未能幫到每一位求助的原因,如有未能幫助的,深表歉意。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4)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4)

有兒科醫生私信我,想我講一講臨床腫瘤科vs兒科腫瘤科! 又試一試寫下呢個題目😆 (如果兒科朋友仔覺得有需要改善的地方請告知我🙇🏻‍♀️)

其實兒科腫瘤科同內科腫瘤科有一些相近的地方,就是他們都會處理所有實體腫瘤以及血科腫瘤,他們都是不會做放射治療,而他們只是治療18歲或以下的病人,他們的專科是由兒科學院所頒發,至於兒科腫瘤科是否有特定的 quotable qualification , 我就不清楚了。

為何兒科腫瘤要跟成人的腫瘤分開處理呢?首先,兒科腫瘤的類型跟成人的很不一樣,兒科腫瘤大部份都是血液科腫瘤,而且有很多腫瘤都是小朋友比較獨有,很少在大人出現,這些都不是臨床腫瘤科的專長。

即使是同一類型的腫瘤,兒科病人用藥跟成人用藥的方法很不一樣,小朋友用藥後的反應亦跟大人很不一樣,兒科醫生一向比較擅長處理小朋友,所以在兒科伸展出兒科腫瘤科最為適合。

其實,臨床腫瘤科只會為小朋友進行放射治療,其他所有有關小朋友的腫瘤治療以及是舒緩性則治療都不擅長,因為對於小朋友而言,所有藥物的處方都是要跟重量來釐定,這是有別於一般成人的處方方法,基本上是跟病情用藥,偶然需要因應肝腎功能功能調整藥物劑量,而不是跟重量用藥,由於在整個抗癌治療當中,除了抗癌藥物外,還有其他大量支援藥物例如止嘔藥,升白針,抗生素等等,都需要兒科專業知識來調整藥物劑量,所以兒科醫生照顧兒科腫瘤病人會比較全面!

其實,即使是急症室服務,兒科腫瘤科病人也是直接送進病房處理,因為絕大部份醫生都不擅長處理兒科腫瘤病人的急症,就連周身刀的急症科醫生也未能有信心處理,可想言知,其複雜程度非同小可。

有人會問,其實很多比較大的小朋友用藥已經跟大人沒有分別,為何不是有臨床腫瘤科處理,這一方面是因為兒科腫瘤病人的特性畢竟跟大人有出入,而且現行醫學數據都將兒科病人定一個分水嶺來結論數據,而醫院一般會將兒科病人及成人病人用18歲來做分水嶺,所以亦出現過比較搞笑的情況,如果病發時是17.9歲,就會界定為兒科病人,結果在兒科病房內出現了大人的病人!令病人感到10分尷尬😆



#圖文不符
#happynewyear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其實腫瘤科做D乜?(3)

其實腫瘤科做D乜?(3)

之前講左腫瘤科同外科以及放射科嘅分別,其實腫瘤科亦有臨床腫瘤科以及內科腫瘤科之分,亦是很多病人未能明白的地方, 所以今次想同大家分享臨床腫瘤科 vs 內科。 (如果內科朋友仔覺得分享未盡完善歡,歡迎私信我,好讓我作出改善😆

首先,內科喺一個很大嘅學科,內科再細分很多細的專科,例如心臟科,肺科,腦科,肝科,腎科,內分泌科,類風濕科,腸胃科,血科以及內科腫瘤科等等。

一般而言,內科都是用藥為主的一個專科,所以內科腫瘤科都是主要透過用藥來治療腫瘤,而內科腫瘤科是由內科學院所頒發,並不是由放射科學院所頒發,即是他們不會處方電療。某程度上,臨床腫瘤科及內科腫瘤科有一定程度的重疊。基本上內科腫瘤科也會治療所有實體腫瘤! 那麼,什麼時候有明顯的分別?如果是關於血液科的腫瘤,尤其是血癌,淋巴癌等等,內科的腫瘤科及血科會比臨床腫瘤科更加擅長,如果這些腫瘤病人需要電療的時候,便會轉介臨床腫瘤科進行電療,但如果是關於血液科的腫瘤,很多時候臨床腫瘤科醫生會轉介給內科醫生跟進。

其實其他地區例如美國,腫瘤科醫生的分類很鮮明,只會分為內科腫瘤科及放射腫瘤科,內科腫瘤科只是用藥,放射腫瘤科只是用電療,分類是非常清晰的!香港從前是英國殖民地,我們跟從英國的系統,英國只有臨床腫瘤科,而內科跟從美國細分了內科腫瘤科,所以便出現了臨床腫瘤科vs內科腫瘤科這個特別的情況。

其實無論是臨床腫瘤科或是內科腫瘤科,每個腫瘤科醫生都有自己特定興趣的範疇,畢竟世界這麼大,每日有這麼多新的醫療資訊,即使唔訓覺都無可能睇得哂,所以每個腫瘤科醫生都有佢地擅長處理嘅領域!所以選擇腫瘤科醫生應該是找尋擅長某個領域的醫生,而不是劃分他是臨床腫瘤科還是內科腫瘤科的醫生 (電療除外😆)。

圖為計算電療的劑量圖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一科唔知一科事之放射科!

一科唔知一科事之放射科!

之前寫完一篇文章臨床腫瘤科 vs 放射科之後,收到放射科醫生意見,希望可以幫他們可以平反一下文章中一點誤導的成份,就是大部份時候他們不需要跟病人溝通的那個部份!😆

坦白說,雖然大家都係用輻射,但大家大部分時間各有各做,所以連我都對他們的專科有誤解…..真是不好意思🙈。其實……他們也有很多時候也需要跟病人溝通! 以下資料由一班熱血放射科醫生提供:

在一般的造影檢查當中,例如超聲波,X 光透視檢查,乳房造影以及介入性放射治療等等都需要放射科醫生跟病人溝通。

另外,在造影檢查之前,若放射技師對病人的資料有任何疑問的話,都會有放射科醫生見病人進一步核對資料!

在進行介入性放射治療前,放射科醫生也會見病人詳細講解風險。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兩個專科都是同其他專科緊密合作,透過開會(MDT, multidisciplinary meeting ) 溝通, 盡力發揮各科的專長幫每一位病人!

如果大家都喜歡睇我的文章! 日後將會同大家分享更多其他專科的文章!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我是誰?

我是誰?

在木屋區出生,石俠尾臨時房屋區 (現址為城大學生宿舍)渡過童年繼而在香港仔公屋成長直至成為醫生。可以算得是土生土長的草根階層,當年有幸入讀港大醫學院,阿爸阿媽嚇到下巴都跌左落地下!因為佢地真心冇諗過阿女竟然可以入到醫學院!😆佢哋堅係以為我講笑!

睇過少少關於香港愛情故事嘅 Trailer, 知道有好多人唔喺好睇得起在公屋出身嘅人,其實香港有好多醫生都係公屋出身,只係我地唔會周街同人講我哋喺公屋😆

能夠成為一個醫生,的而且確可以幫我的家脫貧,從前媽媽是清潔女工,經常被人欺負,所以當年考完醫學院畢業試有時間的時候,第一時間衝去勞工處同佢間公司玩野! 爸爸更犀利,佢經常講笑話,低下階層的工種除咗做賊之外佢已經做過哂!😆真係冇誇張,我爸爸做過花王,地盤工人,街邊檔小販,燒味工人,裝修管工,旅遊巴司機,的士司機,私人司機..….不能盡錄!

成為醫生,除咗可以脫貧,亦可以慢慢地”離地”, 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感覺上覺得”貼地”比較適合我!因為我有一條“妹仔脷”!幾千蚊一支洒不及90蚊一支洒好飲,坐係度慢慢食貴野不及15分鐘食個車仔麵好味!

除此之外,”藍血”的環境”不是太適合我 (blue blood 即是貴族的意思),每當同blue blood 醫院/人溝通, 總是覺得我哋喺唔同時空嘅!如果做多幾步,會比人覺得 cheap cheap哋,我寧願繼續cheap落去,停留在自我感覺良好mode中。

我現在還是喜歡做熱血貼地 Cindy EE mode! 希望從我這個角度寫出來的文章適合大家閱讀!當然我不排除將來會轉mode, 但我亦希望是向好的轉變,真心希望能夠做到昨天的我是這樣,今天的我是這樣,將來的我也是這樣!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2)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2)

之前談及腫瘤科醫生 vs 外科醫生,揸筆 vs 揸刀的分別, 有放射科醫生留言,叫我講一下同放射科醫生有乜分別,所以決定再寫多D ! 😆

臨床腫瘤科 vs 放射科:
如果細心嘅病人一般都會留意到,腫瘤科醫生嘅專科牌是由英國皇家放射學院,香港放射學院所頒發,所以好多人都以為腫瘤科醫生就是放射科醫生!

真相係,臨床腫瘤科同放射科醫生都是由放射學院頒發,但是我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專科,只是我們兩科都是使用輻射! 所以同屬放射學院。放射科醫生利用輻射來照造影 (CT, X光),一般用的輻射能量單位為kV, 即是 kilovoltage, 而我們腫瘤科醫生用輻射來醫cancer, 一般用輻射能量的單位為mV, megavoltage。即是 kV的一千倍! 所以我們用電量很高😆! 我們用作電療用的機器例如直線加速器,螺旋刀都是放在地庫的,因為用作保護輻射的牆身要非常厚,而且用高壓石屎來製成!相反,一般用作造影檢查的電腦掃描,或者沒有輻射的磁力共振,就可以在一般商用大廈的樓層都見得到!

另外,放射科醫生一般都是不見天日的,他們一般都在黑房內,日以繼夜地睇片,然後發出報告,所以基本上唔洗點見人,所以大部份放射科醫生都青靚白淨! (玩三項鐵人除外😆)除左個別做 Intervention, 即是介入性治療的放射科醫生,因為他們要幫病人做介入性治療,例如擺放喉管 (放肺水用的肺喉管)或者透過造型做抽組織的醫療程序, 就只有做進行介入治療時見到病人.所以一般來說,他們都是不需要同病人溝通的。這個正正跟腫瘤科醫生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因為我們大部份時間都要同病人同屋企人溝通,所以是很不一樣的兩種專科!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癌症病人應該打 COVID 19疫苗?

癌症病人應該打 COVID 19疫苗?

香港快將有COVID 19 肺炎疫苗供應,現在每天都有病人問我是否適合注射疫苗? 今次先同大家輕談香港將會有的兩個疫苗。(今次不會談論阿斯利康的疫苗)

1. 科興滅活疫苗,滅活疫苗跟一般常用的流感疫苗原理一樣,所以技術嘅掌握比較純熟,而且比較容易儲存,一般診所雪櫃已經可以,現有數據顯示副作用例如發燒的風險比較小,而且嚴重過敏比例相比一般流感疫苗一樣,似乎比較適合抵抗力比較虛弱的一群,例如老人家或者長期病患者,那麼,正在接受抗癌治療的癌症病人接受這款疫苗注射似乎風險比較低,只是仍欠缺第三階段臨床研究的數據,但是在未有足夠數據前要決定注射的話,這個仍然是一個合理的選擇。

2. 復星BioNTech mRNA(核糖核酸)疫苗, 是一種因應疫情急速發展採用新科研發出來的新型疫苗。 由於是核酸疫苗,必須要儲存在零下70度的環境,所以這些只可能在政府醫院內才可以注射,從初步數據顯示副作用比較多,尤其是發燒的風險,所以對於正在接受抗癌治療的病人來說,注射疫苗後顯生的問題可能比較麻煩,另外如果對聚乙二醇有敏感的話,會導致嚴重過敏反應,所以在醫院內接種這個疫苗如果出現問題的話,急救支援的技術比較好。如果沒有進行抗癌治療的年輕病人而且以有沒有敏感史的話,這個疫苗亦可以是一個選擇。

其實選擇疫苗,一方面要知道其成效,另一方面要知道風險,但是現在仍要等第三階段研究報告才能夠知道實際成效及進一步有關副作用的風險,所以要評論真的很難,作為醫生,我們一向實行 evidence base practice, 即是循證醫學,按照我們一般的運作模式,我們一般都會官方口吻的說還未有足夠數據顯示疫苗完全可以建議病人使用,但嚴重疫情當前,COVID19傳染力高,死亡率亦算高,而癌症病人屬於高危一族,因為癌症病人屬於長期病患者,如果逼到埋牆要決定,都是需要注射的,只是如何選擇最適合的疫苗,當然,我們總是觀望隨著各地大型接種計劃展開,只需要多一兩個月我們便可以知更多大型的數據,如果有癌症病人注射疫苗的數據結論更佳!

希望過多一兩個月我可以同大家分享更多適合大家的資訊!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

其實腫瘤科醫生做D乜?

最近經常有病人打電話預約,希望能聽聽我的意見以及找我做手術。我相信其實好多人嘅心目中,只要同腫瘤有關嘅嘢就一定係搵腫瘤科醫生,所以要做手術梗係搵腫瘤科醫生啦! 其實,腫瘤科醫生喺唔識揸刀!我經常同病人講笑,我除咗唔識得揸刀入手術室,亦都唔識得揸刀入廚房😆

專科醫生有好多分類,專做手術的叫做外科醫生,外科醫生就是日日夜夜在手術室裡面揸刀嘅人! 而外科醫生當中仍有好多細分類,盡可能的話都應該找尋擅長處理某些分類的外科醫生處理他們擅長的手術, 這些都是很多一般市民不清楚的。

絕大部份的腫瘤都是先做手術,然後再視乎病理報告,由腫瘤醫生再決定是否需要輔助的化療,標靶,免疫療法,荷爾蒙治療以及放射治療(即使俗稱的電療)。當然,亦有些情況是由於腫瘤範圍比較大,要手術前先做一個療程的治療,有一定的成效之後才做手術,又或者腫瘤已經擴散,那麼便要先見腫瘤科醫生,然後有需要的話才諮詢外科醫生有關手術的意見。

所以……臨床腫瘤科醫生不是揸刀,是揸筆嘅! 我地最主要用支筆來處方抗癌藥物嘅劑量,另外最重要嘅係用支筆來畫 plan! 呢張相就可以見到腫瘤科醫生一定要用嘅工具,這台電腦就是用來設計電療用的,腫瘤科醫生就是靠著這支筆在電腦上做仔細的電療定位!

電療工序工作非常繁複,首先由腫瘤科醫生評估是否需要做電療,然後又放射技師做模型固定身體,再做電腦掃描以及將其他影像例如 MRI, PET-CT融入到電腦掃描輔助定位,然後由醫生進行定位,就是用這支魔法筆在電腦上劃位,這個工序非常複雜,因為涉及大量專業知識,要清楚知道腫瘤位置及腫瘤特性,亦要留意附近是否有很多主要器官要閃避,再進行適當劑量的處方,同時亦要顧及周邊主要器官是否能承受某些劑量來定不同份量的電療處方。經過醫生及電療技師或者物理學家溝通後,便會開始非常精細的計算過程,然後再由醫生審視電療處方計算是否準確以及適合病人,即是 plan evaluation。如果這些一切都過關後才能讓病人正式接受電療,電療期間要監測承受電療的位置是否準確,亦需要監察病人的副作用,如有需要,需要即時進行調整,以便用最精準的方式完成最適合病人的電療,同時將副作用減到最低。

雖然腫瘤科醫生不是日日夜夜在手術室,但我們也是日日夜夜在揸筆,用不同的方式幫病人。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CINDY EE感想集: 癌症真係可以嚇死人!

CINDY EE感想集: 癌症真係可以嚇死人!

我經常花一至兩小時與每位新症見面,除了跟病人詳細講解病情及治療方案外,還會花大量時間為其進行心理輔導.其實由確診癌症那刻開始,每位新症病人就如盲頭烏蠅,思想運作基本完全停頓,總認為自己的生命所剩無幾,甚或不甘心命運何解選中自己.年紀輕的病人也會想,我的孩子將來如何照顧?我的另一伴一定無法處理好孩子的事情…一方面擔心死亡威脅,另一方面擔心自己離世後家庭將會出現的混亂情況…本來腫瘤沒有症狀,但因為食不好睡不好加上大壓力,致使體重於短時間內下降,然後又聽聞輕得快即死得快,所以斷定自己時日更加無多.

我常問病人:“知唔知道生CANCER既人點樣死?”病人大多沒有思考過這問題,只會想像自己時日無多,所以聽到我的發問都啞口無言.我進一步請病人冷靜思考,不如先了解一下癌症如何取人性命.無論哪一個位置有腫瘤,都不會因為那一個腫瘤而直接表示死亡.以傷風感冒為例,沒有出現併發症引起腦炎,呼吸衰竭等狀況的話不會取人性命.當然腫瘤跟傷風感冒不同,因為傷風感冒能夠痊癒,腫瘤即未必能夠根治,但腫瘤死亡多與器官衰竭有關.我們要視乎腫瘤的大小,位置來了解它對器官的威脅程度.例如擴散至肝臟有機會肝衰竭,擴散至肺部有機會呼吸衰竭等等,就是這些器官衰竭而造成生命威脅及死亡.絕大部份腫瘤新症病人的病灶範圍其實較小,距離病情惡化導致器官衰竭一般至少長達數月甚至數年.不少病人甚至確診一刻沒有任何症狀,所有我們有足夠時間進行抗癌治療,而並非想像般病情會急速惡化得連身後事也未及處理.

另有醫學文獻指出,患有焦慮症的病人同時患上癌症的話死亡率更高,足以證明癌症可以嚇死人,所以情緒管理於照顧癌症病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不過單憑要求病人不要驚慌,思想正面,就是正確的做法嗎?病人內心已非常煎熬,同時用盡方式去努力為自己渡過難關,單憑幾句不要驚慌思想正面是完全沒有幫助的,甚或帶來負面影響,病人認為身邊人都不了解自己,沒有從自己角度出發.作為醫生,我會詳細地跟病人及其家人講解病情,讓各位完全充分了解病情並非如想像般恐怖,也不會於短時間內失去生命.例如,透過掃描中腫瘤佔整個器官範圍的多少,能夠比較形象化地指出某些器官雖然受影響,但比例上受影響的地方不大,距離器官衰竭還有一定長時間,透過充分了解病情藉此減少不必要的焦慮.除了分析病情,還要詳細讓病人明白治療方向,成效及副作用.恐懼可以源於無知,還有來自對將來UNCERTAINTY引起的不安.

其實只要湊得好,病人就沒那麼容易嚇死.因為被腫瘤嚇死而非病死其實很不值. 作為家人或朋友,如果不擅長安慰較易焦慮的病人,與其講多錯多,說了些不適合的安慰說話,我一般建議以擁抱的方式來表達支持,或者透過細心聆聽讓病人申訴一下,也可以烹調些病人喜歡的餸菜,讓病人感受到家人及朋友的愛.

黃麗珊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

實戰篇 – 跑不掉的淋巴瘤

跑不掉的淋巴瘤

  實戰篇 發表留言   1 分

一年前的冬天,來過我診所後,她突然消聲匿跡,音訊全無。

那次她為了復發的霍金氏淋巴瘤而來。最初確診時是第二期,在其他醫院接受化療後完全緩解,但數個月後又復發,這次影響了盆骨。除了一點局部的酸軟外,基本上四十歲人好好的,沒有明顯徵狀,無怪乎她難以置信,不願進一步治療,跑了。她是三孩之母,還要花時間陪伴照顧他們……她愛烹飪,還要到處訪尋佳餚食譜……她愛自由,還要踏上旅途享受人生……(反正不是醫生我把她嚇跑的)。

一年後,我們在醫院重遇。她明顯消瘦,非常虛弱,已不能走路。掃描發現身體多處淋巴腫瘤、心包及胸腔積水、骨轉移;骨髓檢查及淋巴病理確認霍金氏淋巴瘤,腫瘤細胞表面帶有CD30蛋白這種標記。本來復發性霍金氏淋巴瘤應該用多種化療的組合,但由於體質虛弱、肝功能瀕臨衰竭及血小板因骨髓製造功能被癌細胞影響而很低,不適合使用常規化療組合,我們決定改用針對CD30的「抗體藥物複合體」標靶治療。

顧名思義,這種藥物是由針對CD30的「抗體」和與它連接在一起的化療「藥物」組合而成。抗體部份追蹤癌細胞表面的CD30,跟它特異性結合並被吞入癌細胞內,連同化療藥物一併直達敵方心臟地帶,發揮作用。「抗體藥物複合體」具針對性,減少對正常細胞的影響,又因而可以加強化療劑量,提升療效,可說是進階版的精準癌症治療;現時「抗體藥物複合體」已被應用在其他腫瘤例如乳癌方面,下次再談。

再說這位病友,三個療程後,正電子掃描顯示再沒有活躍的癌細胞,而且體重回升、在丈夫攙扶下可以慢慢走動。這年冬至一家的豐富晚餐,當然仍是由她準備的啦!

黃曉恩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