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三題:為癌症病人提供新標靶藥及經濟援助

立法會三題:為癌症病人提供新標靶藥及經濟援助

***********************

  以下是今日(六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蔣麗芸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答覆:

問題:

有病人組織反映,近年有不少醫治癌症療效顯著的新標靶藥面世,但當中大部分未納入醫院管理局(下稱「醫管局」)藥物名冊的自費藥物名單,加上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的申請資格嚴苛,以致未能負擔藥費的癌症病人錯過治療的機會,有損病人的權益。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要求醫管局加快審批程序,把該等治療癌症療效顯著的新標靶藥納入自費藥物名單;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會否降低上述兩個援助基金的申請資格及其提高資助額上限,以便更多有需要的癌症病人可獲幫助;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會否考慮設立一個新的專項基金,資助有經濟困難的癌症病人接受費用高昂的治療(包括標靶藥治療);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和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高度重視為所有患者,包括癌症病人,提供適切治療,同時確保病人在高補貼的公共醫療系統下,可公平地獲處方安全、有效和具成本效益的藥物。就蔣麗芸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綜合回應如下。

醫管局設有既定機制定期評估新藥物和檢討藥物名冊和安全網的資助範圍。我們在去年的《施政報告》已承諾,醫管局轄下的藥事管理委員會及其他相關委員會會更密切地跟進新藥物的科研發展和醫學實證,讓有需要的病人盡早獲得治療。現時醫管局的藥物建議委員會每三個月舉行會議評估新藥物,整個評估過程依從循證醫學、合理使用公共資源、目標補助、機會成本考慮和促進病人選擇等原則,並考慮藥物的安全性、療效、成本效益和其他相關因素,包括國際間的建議和做法、科技的轉變、疾病狀況、病人用藥的依從性、生活質素、用藥的實際經驗,以及專業人士和病人團體的意見等。在評估新藥物,尤其是較昂貴的藥物時,醫管局亦會審慎研究有關治療方案在財務上的長遠可持續性,以期為所有患者提供適切的治療。如個別藥物能通過評審,醫管局會適時把該藥納入藥物名冊或安全網的資助範圍。

目前,醫管局藥物名冊已包括治療多種疾病的有效藥物,並以標準收費向病人提供,當中包括用以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醫管局亦透過恆常的檢討持續擴大藥物名冊的範圍,並分階段把治療癌症的自費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專用藥物類別,以標準收費提供予符合特定臨床情況的病人使用。

與此同時,醫管局亦為有經濟困難的患者就指定自費藥物設立安全網,透過撒瑪利亞基金和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資助合資格的病人使用納入安全網的自費藥物。截至二○一八年四月,撒瑪利亞基金涵蓋了29種經證實有顯著療效的自費藥物,其中13種藥物用以治療癌症,當中有10種為標靶藥物。

為向癌症病人提供更多援助,政府和醫管局於二○一一年八月推出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資助病人使用尚未納入撒瑪利亞基金安全網,但迅速累積醫學實證及相對效益略高的特定自費癌症藥物。截至二○一八年四月,共有16種用以治療癌症的自費藥物獲納入此項目的資助範圍,當中有13種為標靶藥物。

藥物評審是持續進行的程序,須按不斷演進的醫學證據、最新的臨床發展以及市場變化進行。目前,大部分新研發的抗癌藥物尚待更多科研實證證明其臨床效用和成本效益,以及對病人的實際裨益。醫管局會密切留意臨床醫療和科研實證的最新發展,聽取病人團體的意見和建議,並繼續以善用有限公共資源及為最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治療的原則,檢討藥物名冊和安全網的資助範圍。醫管局亦正研究擴闊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資助範圍,按個別情況為有特殊臨床需要的病人就特定藥物治療提供資助,包括資助合適的病人參與個別藥廠的恩恤用藥計劃。

為減輕癌症病人的負擔,醫管局一直與藥商進行磋商,為指定的癌症藥物制定風險分擔計劃,由醫管局、病人與藥商在指定年期內分擔所需的藥物開支,或為病人設定支付藥費的上限,以便病人得以盡快用藥,並為相關病人提供長遠可持續、可負擔和適切的藥物治療。

醫管局已委託顧問檢討現時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經濟審查和病人藥費分擔機制,並會因應檢討結果提出改善建議,以期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更適切的協助。就此,政府已於二○一八至一九年度的財政預算預留資源配合。有關資源的具體運用將因應檢討結果和建議而定。

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28分

相關連結: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06/P2018060600628.htm

立法會十八題:乳癌的預防及治療

立法會十八題:乳癌的預防及治療
****************

  以下是今日(六月二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謝偉俊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資料顯示,乳癌是本港女性頭號癌症(每16名女士有一位會患上乳癌)。近年,女性確診乳癌個案數目有上升趨勢:由一九九三年的1 152宗上升約三倍至二○一五年的3 900宗(即平均每天有十名女性確診)。本港乳癌患者較外國患者相對年輕,最低發病年齡為20歲。據報,美國一名乳癌病情已屆末期,癌細胞已擴散至肝臟及其他器官的女病人,獲挑選參加免疫療法試驗計劃(T細胞輸入療法),利用其自身「腫瘤浸潤淋巴細胞」(TILs,內含T細胞)抗癌,配合協助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藥物治療。42星期後,其體內找不到癌細胞,兩年內癌症亦無復發。相關療法用於治療另外兩名分別屬末期肝癌及結腸癌患者亦成效顯著。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醫生認為,該三宗案例顯示上述療法有望為體內器官的實質固態瘤(例如胃癌、食道癌)提供治療藍圖。關於預防及治療乳癌,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過去三年,每年確診乳癌患者數目,以及當中多少人確診時已屆癌症晚期及末期;

(二)是否知悉,除紓緩性治療外,還有何更積極方法治療末期乳癌病人;相關療法的成本及成效為何;現時《醫院管理局藥物名冊》內,有沒有治療末期乳癌藥物;如有,相關藥物價格為何;

(三)鑑於T細胞輸入療法為末期乳癌病人帶來生機,加上其副作用遠低於化療、電療等傳統治療方法,政府及當局會否考慮研究引入或主動開發該技術,為自願嘗試新療法的末期乳癌病人,提供多一個選項;

(四)鑑於有不少乳癌病人反映,腫瘤科醫生與外科醫生往往意見相左,前者多建議病人先進行化療,待有效控制癌細胞擴散或縮小腫瘤體積後才切除腫瘤,惟後者卻多主張先切除腫瘤,再進行化療、電療,令病者無所適從,政府有何措施協助病人衡量兩方意見,作出合適決定;

(五)鑑於有腫瘤科專家指出,外國已推行十年的基因檢測分析技術,透過分析腫瘤危險性及復發風險,有助病人判斷是否適合及花費約20萬港元接受化療,惟本港公立醫院至今仍沒有提供相關基因檢測服務,政府是否知悉原因為何;會否研究盡快引入該項基因檢測服務;醫管局有否評估現時本港治療癌症技術是否低於國際水平;

(六)鑑於早前政府宣布投放500億元發展創新科技,政府會否考慮,因應本港末期乳癌患者醫療需要,主動邀請有意引入T細胞輸入療法醫學科研機構,申請研發資助款額,以解病人燃眉之急;及

(七)政府會否基於預防勝於治療的考慮、參考英國為國民提供乳檢服務,以及醫管局於二○一六年推出腸道檢查公私營協作計劃的成功例子,為全港適齡婦女提供免入息審查的免費乳檢服務;如會,詳情及推行時間表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就謝偉俊議員提問的各部分,經諮詢創新及科技局後,我回應如下:

(一)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轄下的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負責癌症監測工作,協助紀錄和分析整體人口的癌症資料,以便計劃有關的醫療服務。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的資料,二○一三年至二○一五年本港女性的乳癌發病數字及確診時癌症期數分布表列如下:

年份 I期 II期 III期 IV期 未能分期 總數
2013 1 098 1 277 528 262 359 3 524
2014 1 252 1 334 610 318 354 3 868
2015 1 255 1 327 635 277 406 3 900

(二)醫管局提供的癌症服務是依據經協調的跨專科(例如病理學、放射學、內科、外科、臨床腫瘤科及紓緩治療)和跨專業服務系統,並以聯網為基礎。各科(包括腫瘤科與外科)的醫生會保持緊密聯絡,因應病人的臨床情況,制定合適的治療方案。
一般而言,對於患有癌症的末期病人,在人生最後的階段往往因為病情及情緒上的變化而需要更多的支援,當中包括因身體機能變差的入院需要、出院後所需的持續護理,以及社交心理支援以紓緩情緒上的困擾。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正是為此類患有危疾重症的病人和其家屬提供身心、社會和精神上各方面的整體照顧及支援服務,協助末期病人安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現時,醫管局轄下七個聯網均提供紓緩治療服務。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住院、門診、日間紓緩護理、家居護理、哀傷輔導等。醫管局一直本着「全人醫治」的宗旨,透過跨專業的紓緩治療團隊,包括醫生、護士、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以綜合服務模式為末期病人和家屬提供適切的紓緩治療服務。

醫管局會繼續因應人口增長和變化、醫學科技的發展及醫護人手等因素,定期檢討各項醫療服務的需求和規劃其服務發展,並會與社區伙伴合作,以滿足病人的需要。

目前,醫管局藥物名冊內備有不同藥物用以治療末期乳癌,下表列出相關藥物的資料:

藥物名稱 藥物類別 藥物費用
卡培他濱 通用藥物1 標準收費
吉西他濱 通用藥物 標準收費
長春瑞濱 專用藥物2 標準收費
鹽酸多柔比星脂質體 自費藥物3 每四星期$15,207
艾立布林 自費藥物 每三星期$17,880


註:
1. 通用藥物是經證實對病人有關臨床情況適用和有效,並可供一般使用的藥物。公立醫院和診所提供這類藥物時,會收取標準費用。
2. 專用藥物是在特定的臨床應用下經專科醫生特別授權使用的藥物。如這類藥物在特定的臨床應用下處方,公立醫院和診所會收取標準費用。如個別病人在特定的臨床應用以外選擇使用專用藥物,便須自行支付藥物的費用。
3. 自費藥物是僅經初步醫療驗證的藥物、與其他替代藥物相比僅具邊緣效益,但成本明顯昂貴的藥物,以及生活方式藥物。這些藥物並不包括在標準收費範圍內,病人須自費購買。

(三)及(五)醫管局注意到自體T細胞對抗腫瘤及核對點抑制劑的免疫療法在概念上驗證了免疫療法可用於晚期轉移性乳癌,但目前仍在試驗階段,需進行更大規模的臨床試驗及實證,確認其長遠效用及安全性,方可作廣泛臨床應用。而且,未必每名病人都適合或受益於這種治療。同樣地,有關基因檢測分析技術在評估腫瘤復發風險方面的應用尚待確定。醫管局會緊密跟進科技發展並設有既定機制,由專家定期研究及檢討病人的檢測、治療方案或藥物的臨床和科研實證的最新發展,按情況作出修訂。過程中會考慮科研實證、成本效益、機會成本、科技發展和病人團體意見等。

(四)一直以來,醫管局透過跨專科團隊(包括病理學、放射學、內科、外科、臨床腫瘤科及紓緩治療)為癌症病人提供適切服務。癌症個案經理會為病情複雜的乳癌病人統籌跨專科團隊的溝通,外科和臨床腫瘤科醫生透過多方面的溝通,包括跨專業會議緊密協作,因應患者的病情及意向,制訂適切的療程安排。

(六)政府在二○一八至一九年度財政預算案預留超過500億元,推動創新及科技發展,包括在香港科學園建設「醫療科技創新平台」和「人工智能及機械人科技創新平台」。其中的「醫療科技創新平台」的目的是吸引來自本地、內地及海外的世界頂尖大學院校、科研機構和科技企業進駐,進行更多醫療科技研發合作項目。另外,「創新及科技基金」資助進行有助促進產業創新和提升科技水平的應用研發項目,包括生物科技項目,涵蓋對醫治不同疾病的新藥物及療法的開發等研究。

(七)政府「癌症事務統籌委員會」轄下的「癌症預防及普查專家工作小組」(普查專家工作小組)一直關注本港及國際間就癌症預防及普查的最新科學證據,適時檢討有關議題及確保其建議適合本地情況。

普查專家工作小組認為,綜合目前的醫學證據後仍未能肯定在本港進行全民乳癌X光造影普查是否對無症狀的本地婦女利多於弊,故認為目前並沒有足夠科學證據支持或反對為本港一般風險婦女進行全民乳房X光造影普查。至於個別屬於高風險婦女(例如帶有某些基因突變、有家族乳癌或卵巢癌病史等),她們應諮詢醫生意見,經由醫生作個別評估及建議,以決定是否需要接受乳癌篩查。

在未有符合科學理據的公共衞生證據支持的情況下,政府目前沒有計劃推行全民乳房X光造影普查。政府聯同醫學界需要掌握更多研究和數據,探討是否適宜在本港為一般風險、無症狀的婦女推行全民乳癌普查。在取得結論之前,篩查服務提供者更應詳細為考慮篩查的婦女講解篩查的好處、風險和局限等,以便作出知情的選擇。

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15分

相關連結: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20/P2018062000639.htm

尋找基因病變之鑰

尋找基因病變之鑰
葉旭立發現疑致肝癌基因
2018年5月

葉旭立教授以人體不同細胞和組織系統數據作為基礎,研究DNA中的增強子對基因影響的規律,解釋這些DNA變異的因果 

 

人體內每個細胞都有相同的去氧核醣核酸(DNA)。然而,細胞運作各有不同。為何有些細胞最終演變為癌症,有些卻不會?

關鍵在於基因和增強子之間錯綜複雜的相互作用。增強子就像開關按鈕,可以控制是否啟動這些互動作用。中大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副教授葉旭立正嘗試拆解上述千絲萬縷的關係。

我們的DNA負責產生核醣核酸(Ribonucleic Acid,簡稱RNA)和蛋白質,而蛋白質是人體的基本構成元素。相比起基因轉錄部分,DNA中的非編碼部分更大程度影響基因表達過程。

有部分DNA區域作用是增強子,啟動DNA中某些指定基因,有時增強子與被激活的基因在序列中相隔很遠。兩者的關係不一定呈正向,哺乳動物的增強子數量便遠超帶有蛋白質編碼的基因。增強子之間的互動往往產生不同作用。

葉教授把大量數據輸入電腦程式,透過機器學習推論哪些增強子控制哪些基因,及兩者之間如何互動。

葉教授的團隊以人體935種不同細胞和組織系統數據作為研究基礎,部分數據來自日本理化學研究所中名為FANTOM5的基因資料庫。該935種樣本來自人體不同部位,用以研究人類基因組;數學上,人類基因組可以多達三十億個連串「字母」表達。

目前人體有25,000個編碼製造蛋白質的基因。即使我們假設每條基因只有「開」和「關」兩個選項,這些基因之間互動便可產生多達2的25,000次方這個無限大的組合。

葉教授的研究是首個針對不同人體組織中增強子與基因之間連繫的研究。透過研究正常和染病的組織,團隊便可以尋得線索,了解調控基因的機制,及機制為何出錯。

科學家通常能夠確認一些DNA序列與疾病有關聯。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為何某種排序會致病,也不能確認有關排序是致病原因,還是純屬巧合。

葉教授分析了人體935個組織樣本的細胞,透過電腦運算推算每一種細胞中增強子和基因的關係。研究團隊要進行大量運算,才可確認一條染色體中的基因與增強子之間是否互為影響。此外,通常最少有兩個增強子,才足以對一條基因產生影響,這種關係使運算更複雜。

「這不過是第一步。當中可能包含錯誤的訊息,例如增強子可能只是巧合存在,或有些增強子以間接的方式調控基因,而研究沒有發現。」葉教授解釋:「我們嘗試找出增強子和基因的相關性,建立預測模型,從而大概指出增強子是否真的正在調控基因。」

 

鄭詩樂教授相助葉教授,指出哪些基因是肝癌獨有

 

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肝癌專家鄭詩樂教授相助葉教授,指出哪些基因在所有癌症中存在、哪些是肝癌獨有

在935個樣本中,約25個與肝癌有關連。葉教授開始比較正常肝臟細胞和肝癌細胞的基因,從而看看哪些增強子啟動哪些基因,誘發癌症。葉教授逐步收窄範圍,成功找出可能誘發肝癌的三組基因:PSRC1、RBM24及TERT。這三組基因因為干擾或受到不同增強子的影響而變得異常活躍。

很多基因會進行「甲基化」的化學作用,抑制基因轉錄和蛋白質的產生。不過,個別增強子會出現異常,無法以「甲基化」抑制轉錄作用,產生不正常的蛋白質,最終形成癌細胞,引發癌症。運算結果發現,在突變的肝細胞中,PSRC1、RBM24及TERT三組基因受到增強子影響而變得過度活躍。

若果移除那些增強子,便可能逆轉不正常基因被激活的過程。團隊能夠運用實驗法CRISPR/Cas9來編輯基因組的排序,把指定基因和增強子部分移除,看看出現甚麼結果。換句話說,他們可以測出當某個增強子存在或不存在時,會帶來甚麼影響。

 

葉教授成功找出可能誘發肝癌的三組基因:PSRC1、RBM24及TERT <em>(圖片來源:Nature Genetics)

 

團隊的研究論文去年九月已刊登於國際權威的遺傳學學術刊物 Nature Genetics。醫生可以開始用增強子作為篩選標準,預計哪些病人有患癌風險。之後,科學家可以進一步研究療法,例如抑制增強子運作的藥物。

葉教授主修計算機工程學和計算機科學,攻讀碩士時,他開始展開生物醫學和生物信息學的研究,應用運算技術解決醫學問題。

在實驗室,鄭教授的團隊運用葉教授提供的數據來驗證各項假設和研究結果。因為即使是同一人體內,有些細胞會演變成腫瘤,有些卻不會,所以團隊要用大數據分析才可確認當中的因果關係。

運算測試需時費勁,葉教授打趣地說:「長遠而言,我希望可以研製出根治癌症的方法。但要待多久?我想拋磚引玉。其他人得到我的研究啟發,能夠研製出相關藥物。」

倘中英文版本出現歧義,概以英文版本為準。

 

相關連結: http://www.cuhk.edu.hk/chinese/features/kevin_yip.html

立法會三題:為癌症病人提供新標靶藥及經濟援助

立法會三題:為癌症病人提供新標靶藥及經濟援助

以下是今日(六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蔣麗芸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答覆:

問題:

有病人組織反映,近年有不少醫治癌症療效顯著的新標靶藥面世,但當中大部分未納入醫院管理局(下稱「醫管局」)藥物名冊的自費藥物名單,加上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的申請資格嚴苛,以致未能負擔藥費的癌症病人錯過治療的機會,有損病人的權益。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會否要求醫管局加快審批程序,把該等治療癌症療效顯著的新標靶藥納入自費藥物名單;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二)會否降低上述兩個援助基金的申請資格及其提高資助額上限,以便更多有需要的癌症病人可獲幫助;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會否考慮設立一個新的專項基金,資助有經濟困難的癌症病人接受費用高昂的治療(包括標靶藥治療);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

答覆:

主席:

政府和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高度重視為所有患者,包括癌症病人,提供適切治療,同時確保病人在高補貼的公共醫療系統下,可公平地獲處方安全、有效和具成本效益的藥物。就蔣麗芸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綜合回應如下。

醫管局設有既定機制定期評估新藥物和檢討藥物名冊和安全網的資助範圍。我們在去年的《施政報告》已承諾,醫管局轄下的藥事管理委員會及其他相關委員會會更密切地跟進新藥物的科研發展和醫學實證,讓有需要的病人盡早獲得治療。現時醫管局的藥物建議委員會每三個月舉行會議評估新藥物,整個評估過程依從循證醫學、合理使用公共資源、目標補助、機會成本考慮和促進病人選擇等原則,並考慮藥物的安全性、療效、成本效益和其他相關因素,包括國際間的建議和做法、科技的轉變、疾病狀況、病人用藥的依從性、生活質素、用藥的實際經驗,以及專業人士和病人團體的意見等。在評估新藥物,尤其是較昂貴的藥物時,醫管局亦會審慎研究有關治療方案在財務上的長遠可持續性,以期為所有患者提供適切的治療。如個別藥物能通過評審,醫管局會適時把該藥納入藥物名冊或安全網的資助範圍。

目前,醫管局藥物名冊已包括治療多種疾病的有效藥物,並以標準收費向病人提供,當中包括用以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物。醫管局亦透過恆常的檢討持續擴大藥物名冊的範圍,並分階段把治療癌症的自費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專用藥物類別,以標準收費提供予符合特定臨床情況的病人使用。

與此同時,醫管局亦為有經濟困難的患者就指定自費藥物設立安全網,透過撒瑪利亞基金和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資助合資格的病人使用納入安全網的自費藥物。截至二○一八年四月,撒瑪利亞基金涵蓋了29種經證實有顯著療效的自費藥物,其中13種藥物用以治療癌症,當中有10種為標靶藥物。

為向癌症病人提供更多援助,政府和醫管局於二○一一年八月推出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資助病人使用尚未納入撒瑪利亞基金安全網,但迅速累積醫學實證及相對效益略高的特定自費癌症藥物。截至二○一八年四月,共有16種用以治療癌症的自費藥物獲納入此項目的資助範圍,當中有13種為標靶藥物。

藥物評審是持續進行的程序,須按不斷演進的醫學證據、最新的臨床發展以及市場變化進行。目前,大部分新研發的抗癌藥物尚待更多科研實證證明其臨床效用和成本效益,以及對病人的實際裨益。醫管局會密切留意臨床醫療和科研實證的最新發展,聽取病人團體的意見和建議,並繼續以善用有限公共資源及為最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治療的原則,檢討藥物名冊和安全網的資助範圍。醫管局亦正研究擴闊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資助範圍,按個別情況為有特殊臨床需要的病人就特定藥物治療提供資助,包括資助合適的病人參與個別藥廠的恩恤用藥計劃。

為減輕癌症病人的負擔,醫管局一直與藥商進行磋商,為指定的癌症藥物制定風險分擔計劃,由醫管局、病人與藥商在指定年期內分擔所需的藥物開支,或為病人設定支付藥費的上限,以便病人得以盡快用藥,並為相關病人提供長遠可持續、可負擔和適切的藥物治療。

醫管局已委託顧問檢討現時撒瑪利亞基金及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經濟審查和病人藥費分擔機制,並會因應檢討結果提出改善建議,以期為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更適切的協助。就此,政府已於二○一八至一九年度的財政預算預留資源配合。有關資源的具體運用將因應檢討結果和建議而定。

相關連結: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6/06/P2018060600628.htm

 

進階篇-更精彩的免疫治療命名學

更精彩的免疫治療命名學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六月 22, 2018 0 分

經過近日兩篇文章,相信甚具慧根、一理通百理明的讀者對癌症標靶藥的命名法已有大致掌握。

 

https://cancerprecision.info/2018/06/20/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

https://cancerprecision.info/2018/06/21/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之答案揭曉/

有信心進階挑戰嗎?這次我會解說四種已通過美國藥管局認證的癌症免疫治療藥物的學名: sipuleucel-T, tisagenlecleucel-T, axicabtagene ciloleucel 及 talimogene laherparepvec。

 

首三個字有些共通點,先仔細將它們分開幾部份便不難看出:

Si/pu/leu/cel/-T

Tisa/gen/lec/leu/cel/-T

Axi/cabta/gene/ cilo/leu/cel

 

最後的 -cel 代表細胞(cell)療法,將特定細胞輸入體內達致療效。-T 說明這些細胞是來自患者自體(autologous),而再前面的 -leu- 告訴我們它們是白血球(leukocytes)。所以這三種都是將患者自體的白血球提取出來,經過體外處理,再輸回體內的細胞療法。

 

體外處理方法可不同了:第一種 -pu-(pulsed with protein) 是代表讓提取出來的白血球接觸高濃度的癌細胞蛋白,就像密集式訓練,成熟及培養後輸回體內激活免疫系統攻打癌細胞。第二種 -gen- 或 -gene (genetically engineered) 是基因改造,令提取出來的白血球表面長出特別的蛋白,功用有如觸角,輸回體內後能認得癌細胞表面指定特徵,將它消滅。上述第二和第三種藥都是這樣運作,只是在名字中用了不同的形容部份,例如 -lec- 指白血球細胞經選擇及培養過(selected and enriched),-cabta- 則說明此療法有關細胞上抗體表達及T淋巴白血球激活(cell expressed antibody and T cell activation)。

 

Ta/lim/ogene/ la/herpa/rep/vec 就明顯不是 -cel 細胞療法了,卻仍屬於免疫治療的一種(-lim-),亦是經基因改造而成(-gene)。實際上,它是特種疱疹病毒(-herpa-),進入癌細胞(-vec)並在其內不斷複製(-rep-),直至癌細胞爆裂死去。

 

這四種藥,只有si, tisa, axi/cilo 及 ta/la 是真正按研發者意思訂立的名字呢!

 

進階篇-PD-L1:驗或不驗,正是問題(上)

PD-L1:驗或不驗,正是問題(上)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六月 17, 2018 0 分

癌症免疫治療中的PD-1抑制劑及PD-L1抑制劑近年大行其道,在越來越多種類的癌症通過研究認證。雖然在一部份患者療效顯著,但在其他病友卻無效,且價格高昂,所以如何精準選擇合適使用者十分重要。檢驗腫瘤的PD-L1有幫助嗎?

 

什麼是PD1和PD-L1

兩者都是細胞表面的蛋白,用作訊息傳遞。

T淋巴細胞是正常的免疫系統的重要一員,負責偵測出體內不正常的細胞有如癌,將其殲滅。別看T細胞所向披靡,一物治一物,為免T細胞過份活躍,敵我不分好壞通殺,免疫系統設有其他負責調節的細胞,在表面帶有PD-L1蛋白,與T細胞上的PD-1蛋白互相對應:當PD-1與PD-L1接合,T 細胞便接收到提醒訊號,從勇武殺敵模式變得靜止收斂。

偏偏癌細胞狡猾非常,在表面長出PD-L1,藉與PD-1接合令T細胞不再活躍,化敵為友,逃過T細胞狙擊。

 

PD-1抑制劑及PD-L1抑制劑如何發揮療效?

這些藥物阻截癌細胞上PD-L1及T細胞上PD-1的結合,令癌細胞無法發出欺騙的訊息,T細胞能照常認出癌而將其殺死。

 

PD-L1檢測是否預測PD-1抑制劑或PD-L1抑制劑療效?

邏輯上,腫瘤細胞帶有很多PD-L1蛋白,代表它很可能以此作為躲過T細胞消滅的策略,而藥物令它無所遁形,自然有效。實際上複雜得多,不但檢測有其局限性,而且除此以外還有很多其他影響T細胞滅癌的因素,絕不能一概而論,下次再談。

 

進階篇-免疫療法讓末期乳癌消失—是真的嗎?

免疫療法讓末期乳癌消失—是真的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六月 7, 2018 0 分

前天國際權威醫學期刊《自然.醫學》發表文章,報告一位多綫治療失效、預計只有三個月壽命的末期乳癌病人,接受試驗性的三重結合免疫治療—包括免疫T淋巴細胞療法(認出並消滅癌細胞)、白細胞介素2(刺激T細胞生長活動)及PD-1抑制劑(暴露隱藏癌細胞的影蹤)。乳癌完全緩解不見,而且維持兩年到現時仍沒有復發跡象。不少朋友向我查問:是真的嗎?

 

期刊製作嚴謹,作者信譽良好,造假可能性極微。但此療法仍在試驗階段,這只是個別個案,需更多實証判斷能否廣泛應用;至於T細胞療法暫未引進香港,且費用可能高達百萬。雖則如此,我仍感到鼓舞,因為這次真是精準免疫治療的一大進步!

最初我們把白介素或PD-1抑制劑用在普遍癌患者上,發現只有少部份人成效顯著。用PD-L1蛋白表達、腫瘤突變負荷和微衛星不穩定性等生物標記,可以較準確地選擇適合用PD-1抑制劑而獲益的病人,但也不是絕對。

至於T細胞治療,已經通過認證的用法是從病人提取T細胞,把它們培養成為針對癌細胞表面CD19蛋白的特種部隊,輸回病人體內盡情殺敵,所以只在表面帶有這特定蛋白的「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及「大B細胞淋巴瘤」適用。在一般實體(而非血液)腫瘤如乳癌,帶有的異常蛋白變化多端且非常複雜,不像B細胞類癌簡單地全帶有CD19,以致研發同類T細胞療法困難。這次,研究團隊先全面分析病人腫瘤的基因體(DNA)及轉錄體(RNA),找出變異的基因及蛋白,再識別病人體內自然產生對應的T細胞,大量培養到約900億個,再輸回體內發揮效用。可見這是名符其實的精準個人化免疫治療,而全基因體分析除了有助因應基因變異選擇標靶藥,於制定免疫T細胞治療亦十分重要。

聽上去離臨床使用還很遙遠,但科學進步卻會不知不覺就來到身邊!朝著精準癌症治療方向進發吧!

 

基本篇-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之答案揭曉

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之答案揭曉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六月 21, 2018 0 分

多謝參與無獎問答遊戲。問題是:請分析以下標靶藥物的學名— Pertuzumab, rituximab, ramucirumab, osimertinib, regorafenib, ixazomib

 

摸不著頭腦的讀者請參原文連結:

https://cancerprecision.info/2018/06/20/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

Per/tu/zu/mab: 這是腫瘤藥物(tu);有九成從人類來的成份(zu),要留意過敏反應但風險不大;單株抗體(mab),需靜脈滴注。

Ri/tu/xi/mab: 這都是腫瘤藥物(tu);大概三份二的結構從人類而來、其餘由其他生物生成的嵌合體(xi),要特別注意過敏反應;單株抗體(mab),需靜脈滴注,而新研發出皮下注射方式,但反正不能口服。

Ramu/cir/u/mab: 這藥物會影響偱環系統(cir)— 有機會引致血壓高、血管栓塞及流血;完全人類成份(u),過敏風險較少;單株抗體(mab),需靜脈滴注。

Osimer/ti/nib: 這是小份子抑制劑(nib),是口服藥。更確切來說,它抑制的是酪氨酸激酶(tyrosine kinase) (tinib)。

Rego/rafe/nib: 這是小份子抑制劑(nib),是口服藥。更確切來說,它抑制的RAF激酶 (rafenib)。

Ixa/zo/mib: 這個要留意,不是nib哦!其實上回並未解釋,mib 是在細胞內起效令其減慢生長甚至凋亡的藥物,而zomib 就代表蛋白體酶(proteosome)抑制劑。mib 並不一定是口服,但ixazomib剛好是唯一一種口服的zomib。

 

更精彩刺激的癌症免疫治療藥物命名還在後頭呢!

 

基本篇 -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

趣談標靶藥物命名學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六月 20, 2018 0 分

 

提到癌症標靶及免疫藥物,病友甚至醫生同僚都不約而同地感歎英文名字艱深難記,有如外星文。每次我講學時快速讀出,觀眾都幾乎看作饒口令表演。其實只要明白命名的原則,不但有助發音及記憶,且能單從名字就得知藥物的一些特性呢!

 

首先我們要留意一種藥通常有兩個名字,分別是學名及品牌名;以既定原則命名的只是學名,而後者是研發該藥的藥廠訂立的名號,像父母隨己心意為孩子改名,這可是管不了的。

 

學名由幾部份組成。前綴或稱詞首(prefix)有一兩個音節,由藥廠決定,需旗幟鮮明,避免與其他藥物混淆

接著是藥物針對的病症或靶點類別(target class),雖未必完全反映現時該藥的所有用途,至少代表研發時的情況。 -tu- 或 –tum- 代表癌症藥物,例如腸癌藥panitumumab;-li- 代表影響免疫系統,如免疫治療PD1抑制劑pembrolizumab;-ci- 或 -cir- 是影響循環系統或心臟的藥物,如在腸、肺、腦等癌適用、可引致高血壓的bevacizumab;而 -os- 則是與骨骼有關,例如減少骨轉移併發症的 denosumab。

然後是製造抗體類藥物的來源(source)。-o- 表明結構近全部從鼠類而來,如淋巴瘤中的ibritumomab;-xi- 指部份人類部份其他生物的嵌合體,如腸癌用藥cetuximab;-zu- 是經人類化的成份,有九成跟人類一樣,如乳癌抗HER2藥trastuzumab;而 -u-就是完全從人類而來,如上述提過的panitumumab。可想而知,人類成份越多,出現過敏機會一般越少。其實2017年後的新藥不再強制包括這部份了,因為介定多少部份為人類困難,且現有更多其他生產抗體類藥的方法。

最後是字根(stem)。-mab 指monoclonal antibodies 單株抗體,有如上述例子;針對某些過盛或變異的癌細胞蛋白,阻截它發出生長信息。單株抗體是大體積的蛋白,需用靜脈滴注方式直接輸入體內。相反,-nib 是小體積的生長信息抑制劑 small-molecule inhibitor,例如治療肺癌的erlotinib等,通常為口服。

 

明白了吧?試分析以下藥物的名字:

Pertuzumab, rituximab, ramucirumab, osimertinib, regorafenib, ixazomib

答案下回分解。

 

基本篇-免疫組化:基因以外的癌症精準檢測

免疫組化:基因以外的癌症精準檢測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六月 1, 2018 0 分

首先澄清,免疫組化跟近年盛行的免疫治療是沒有關係的。此外,它用已確診癌友的腫瘤組織樣本進行,並非用作一般人士的癌症篩查。

 

全名是免疫組織化學染色法,雖不是什麼嶄新技術,但在現時基因檢測的年代,仍然在癌病的診斷及預測藥物療效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常見的例子是乳癌的HER2、肺癌的PDL1,都是用此法進行檢測。

 

基因檢測與免疫組化

各位忠實的讀者一定記得:原來正常的細胞累積一些致癌基因突變,會令它不受控地生長繁殖而成癌。雖說基因檢測可以驗出源頭病變,卻仍有一定局限性,如技術要求及價格都較高。免疫組化不但簡單快捷、靈敏度高,而且檢驗對象的是從基因繙譯出來、下游負責執行基因指示的蛋白,一方面反映基因,亦呈現細胞的實際運作情況。

 

免疫組化原理及步驟

簡單來說,把腫瘤樣本切片放到玻璃片上,加上把我們的檢測目標(例如HER2蛋白)「染色」的「藥水」,在顯微鏡下細看,便能發現細胞有否存在(或稱表達)這種蛋白、位置(細胞表面或其他)及定量(故報告有強弱等級或分數)。這種「藥水」其實是專門對應目標蛋白的抗體,會跟蛋白結合,然後把抗體攜帶色素沈澱,就如染色。

 

用於選擇藥物

免疫組化陽性是否代表可以選用相應的藥物?一般是的,如乳癌的 HER2。亦有例外,如PDL1免疫組化陰性,仍可使用抗PD1或抗PDL1免疫治療。如何界定陰陽?越強是否代表藥物越有效?則很複雜,下回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