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日華太太、前藝人梁潔華日前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離世,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地以「不敵癌魔」來報導,讓我有點感觸。

黃日華太太、前藝人梁潔華日前因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離世,各大傳媒不約而同地以「不敵癌魔」來報導,讓我有點感觸。


「不敵」,從字義解釋即是「輸了」、「給打敗了」。然而,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終,自然之道也。

李白《擬古》云:「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說明人生在世匆匆如過客,死亡是回歸自然之道。韓愈《李元賓墓銘》云:「死生,天地之常理,畏者不可以苟免,貪者不可以茍得也。」

除了霎時飛來橫禍,基本上人生到了最後終究要得一種病來告別人間。那豈不是人人都是輸家?既然結局是一樣的,至於得了哪一種病,也就不那麼重要了。重點反而在於當下該怎麼活。

美國著名女散文家Agnes Repplier曾說: “The diseases of the present have little in common with the diseases of the past save that we die of them.”(過去與現在的疾病幾乎沒有甚麼相同之處,除了我們會因之而死外。)得了癌症固然不是必死,但因為癌症治療確實不容易,且有機會威脅性命,患者往往會感受到死亡前所未有地接近,反而會更積極地面對人生。

季路問「事鬼神」。

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問死?」

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意思是說,唯有認清人人都會死亡這個事實,我們才能活得更精彩。患上癌症雖然不幸,但它幫助我們認清、並時刻提醒我們人人都會死這個事實。得了癌症,你明白你餘下的時間可能有限,你會把握每一個當下跟摯愛在一起、到想到的地方、做想做的事、聽喜歡的音樂、閱讀喜愛的讀物……你懂得重新審視和分辨生活中各種人和事的性質、分量和優次,你對身外之物愈看愈淡;過去視如珍寶的東西,如今一文不值;昔日覺得面目可憎的人,現在似乎不再那麼厭惡。

當你領悟「生的價值」和「死的意義」,便會對生命全力以赴。就如魯迅所言:「死者倘不埋在活人的心中,那就是真正地死掉了。」韓愈《李元賓墓銘》云:「生而不淑,孰謂其壽?死而不朽,孰謂之夭?」意即活著而人品不正,誰說他長壽?死去而精神不滅,誰說他命短?行為不端、茍且偷生的人,縱使活著也只是行屍走肉;人雖死了但精神長存,才是真正的活過。

梁潔華得了AML卻活了七年,這是絕對不容易的,筆者深信她已盡力打了美好的一仗,勇敢地堅持到最後一刻,並且永遠活在摯愛的人心中。她雖死猶生,她並沒有輸。

海倫
#海倫的醫患世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港大醫學院引入嶄新機械臂關節置換技術 提升手術精準度

港大醫學院引入嶄新機械臂關節置換技術
提升手術精準度
2020年05月28日

隨著機械臂關節置換技術的進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港大醫學院)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成為首家在公立醫院利用機械臂技術進行關節置換手術的機構。

嚴重髖關節和膝關節關節炎是退化性疾病,髖膝關節置換術能有效改善這些患者的生活質素。然而,關節置換手術的臨床結果和存活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手術技術和精準度。

傳統上,關節置換手術是用手動器械進行的,術前在平面二維圖像上進行規劃,手術期間用傳統工具手工進行截骨,徒手植入關節假體。假體的位置和軟組織的平衡無法準確量化,全部依賴外科醫生的經驗。雖然在過去二十年間,電腦導航技術已經出現,但這亦只能為外科醫生提供術中指導,截骨過程仍然是無法控制,始終存在著出錯的風險。

機械臂輔助關節置換手術
採用嶄新的機械臂進行關節置換手術,可以提高手術精準度、安全性和準確性。術前計劃在立體三維電腦掃描影像上完成,可以根據患者實際情況,讓醫生進行具體而準確的術前規劃。手術期間通過機械臂的觸覺控制來進行截骨,從而提高精準度並減少異常值。全髖關節置換術中的假體放置,亦由機械臂控制。與其他外科手術系統相比,該款名為Mako的機械臂,是目前唯一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批准應用於全髖關節置換,全膝關節置換及單髁膝關節置換的機械手術系統,佔關節置換服務的95%以上。

自從機械臂關節置換手術面世,已有國際醫學研究表示機械臂關節置換手術與傳統關節置換手術相比,假體定位的準確性和一致性更高、更安全;軟組織創傷更少;術後疼痛較少;功能恢復更早;留院時間較短,以及翻修率較低等眾多好處。通過準確一致的假體植入,可以減少併發症,並且從長遠來看,假體壽命亦有望提高。

初期研究結果
港大醫學院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於2019年1月11日開始,成為首間在公立醫院利用機械臂技術進行關節置換手術的部門。截至2020年5月22日,關節置換外科已完成161例機械臂手術,當中包括79例全膝關節置換、35例單髁膝關節置換和47例全髖關節置換。所有患者康復進展良好,並無重大併發症。以全髖關節置換術為例,機械臂技術當中有98%的假體放置位置理想,遠較常規方法僅有80%為高。在機械臂全膝關節置換術中,患者均表現出較早功能恢復,所有患者在第一天已成功做到直膝抬腿,84%的患者可以直接出院。對於單髁膝關節置換,機械臂技術亦使假體植入位置更精準。隨著機械臂系統的出現,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的目標是進行臨床研究,並證明其對本地患者的療效。

港大醫學院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兼關節置換外科科主任忻振凱醫生表示,「機械臂技術在單髁膝關節置換手術中有較短的學習曲綫,也提供了更精準的關節綫修復功能。對於年輕的外科醫生來說,這是一個很實用的教學工具。」另一位負責機械臂關節置換項目的港大醫學院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名譽臨床助理教授傅俊謙醫生也表示,「對於髖關節和膝關節嚴重畸形的患者來說,關節置換手術曾經是外科醫生和患者的噩夢,但借助機械臂技術,手術變得更加安全和有保障。」

關於手術團隊
此項機械臂輔助手術由港大醫學院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兼關節置換外科科主任忻振凱醫生、名譽臨床助理教授傅俊謙醫生、李樹芬醫學基金會基金教授(骨科)兼臨床教授曲廣運教授負責。機械臂單髁膝關節置換手術由忻醫生進行,傅醫生則負責機械臂全髖關節置換手術,曲教授負責機械臂全膝關節置換手術。他們三人現在均是已獲認證的機械臂關節置換手術培訓員。

港大醫學院引入嶄新機械臂關節置換技術提升手術精準度(左起:曲廣運教授、忻振凱醫生及傅俊謙醫生)

文章來自: 香港大學

 

吸煙增新型肺炎惡化風險

吸煙增新型肺炎惡化風險

 

衞生署表示,吸煙人士一旦感染2019冠狀病毒病,其惡化為重症的風險較不吸煙者高出超過一倍,而在公共場所吸食水煙亦有可能促進病毒傳播,呼籲吸煙者盡早戒煙。

5月31日為世界無煙日,衞生署控煙酒辦公室今早舉行記者會,簡介吸食煙草與2019冠狀病毒病的關係。

控煙酒辦公室主任封螢指,綜合各研究文獻,吸煙者感染2019冠狀病毒病後惡化為重症,包括需入住深切治療部、使用呼吸機協助呼吸甚至死亡的可能性,較非吸煙者高約1.4至2.4倍。

封螢表示,水煙的煙霧會因通過水而被過濾的說法是毫無根據,相關研究亦顯示水煙使用者吸入的煙霧不會較傳統香煙安全,部分有毒物質含量甚至更高。

她又說,世界衞生組織早於3月指出,在公共場所吸食水煙可能促進2019冠狀病毒病的傳播。她指,沒有任何水煙器皿的設計可減低水煙煙霧的毒性,加上水煙使用者吸食水煙時會共用器具,而水和霧令器具組件難以在每次使用後消毒,因此疫情期間吸食水煙會構成公共健康風險。

世界無煙日宣傳活動今日展開,今年主題為吸煙與癌症,衞生署希望藉着有關活動呼籲吸煙者及早戒煙。

 

文章來自: 政府新聞網

執筆撰寫《淺談乳癌》

執筆撰寫《淺談乳癌

28-5-2020

小冊子期間,一直心繫幾位患乳癌的親友。
小學同學患的是HER-2陽性型乳癌,確診之時,兒子才7歲;

中學同學患的是荷爾蒙受體陽性型乳癌;
姑母患的是三陰性乳癌,確診時已出現骨轉移。

 

幸而,她們都順利完成所有治療,現時正在康復中。

這個年頭,乳癌彷彿「梗有一個喺左近」。

事實上,乳癌發病個案由2008年的二千多宗,按年遞增至2017年的四千多宗。

還好的是,相比大部分其他癌症,乳癌的死亡率不算高,這是由於乳癌的治療愈來愈具針對性,治療效果也愈來愈好。

謹此鳴謝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浩強及外科專科醫生周芷茵,在我執筆的過程中不吝作出指導,《淺談乳癌》小冊子才得以順利付梓。

最後,乳癌愈來愈普遍並有年輕化趨勢是不爭的事實,期望本港的全民乳癌篩查計畫早日得到落實,造福各位絲打。

海倫
PDF版:https://cancerinformation.com.hk/web/cancer/乳癌/

#海倫的醫患世界 #淺談乳癌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 #外科專科醫生周芷茵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蔡浩強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癌捱愛的人生故事

癌捱愛的人生故事

筆者的工作,偶會接觸癌症病人及其家人或照顧者,無可否認,這是一個令人沉重的服務群組,但在陪同患者一起見證不同的經歷、聆聽不同的故事時,卻讓筆者看到沉重背後的另一道光。

記起台灣癌症希望基金會執行長蘇連瓔女士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過一句話:「你不覺得,癌、捱、愛,這3個字的音(普通話發音)都很像?」

無可否認,現今醫療技術大大改善,只要及早發現,癌症已不再是絕症,治癒率亦大大提升,但要「捱」過整個治療及康復過程,仍然不是輕鬆的。對於末期患者及年長的長期病患者來說,在預知將要走向人生最後一段路的時候,所「捱」過的那種傷痛更非筆墨可以形容。

譜上人生意義

筆者是位篤信正向心理的人,但並不等於離地上太空而忘記現實中存在實實在在的痛,那種痛是由生理上到心理上的痛,而承受着這種痛的人,不只是病人,還有其家人及照顧者。

回望過去為癌症病人及其家人或照顧者作出情緒支援時,目睹不同階段所混雜着的不同反應及情緒:否認、拒絕接受、抱怨、質疑、憂慮、害怕,再到願意表達、接受患病、接受失去、重新思考疾病帶來的意義及反思、重新欣賞自己、愛自己、愛別人、接受別人的關愛與照顧,以至嘗試回顧自己的人生、重尋人生不同意義……這個過程,絕非朝夕,每個人的體會亦不一樣,當中無可避免包含着傷痛及眼淚,但同時亦讓人看到人與人之間的關愛及守望,原來「癌、捱、愛」這3個字,是可以何其巧妙的連為一體。

生老病死並非我們可以掌控的事情,作為治療師,在陪伴病人面對疾病挑戰、人生起伏,甚至是要走進人生最後一段路的過程中,內心同樣經歷着不同的思緒沉澱及反思,過程中雖然難免傷感,但能夠協助病人為自己人生再譜上意義,甚至協助一些末期患者好好地為自己的生命寫上最後一章,畫上句號,不帶遺憾而離開,這何嘗不是一種祝福!

這份祝福,不單是對病人的最大祝福,也是對家人及照顧者的祝福!好的臨終照顧,就是哀傷撫慰的開始,而這種哀傷撫慰,不獨是撫慰病人,還在撫慰家人及照顧者!

展現愛與堅強

筆者欲借本文悼念一位剛剛離世的親人,在她的人生路上、抗癌路上,同樣演活了一段「癌、捱、愛」的人生寫照,無論疾病為其身體帶來多大的折磨,卻無法磨滅其心中對親人朋友所展現的關愛及堅強。

也將本文送給一位好友,及其他癌症病人及家人或照顧者。不下一次,接受哀傷輔導的人會問:「已一段時間了,我仍然如此思念離逝的人,仍然感覺哀傷,是否有問題?」

Where there is deep grief, there was great love,愛有多深,哀傷就有多深。這份愛,不只是單純男女之間的愛,還有親人之間的愛、朋友之間的愛。我們毋須質疑思念究竟有多久才叫正常,我們可以做的,是將思念轉化成為一種肉眼看不見的記憶、信念及愛。

 

蘇瑞雯小姐
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醫事.問」先導計劃)一對一免費諮詢服務

(醫事.問」先導計劃)一對一免費諮詢服務

臨床腫瘤科專科施俊健醫生專訪。

21-5-2020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在去年三月推出的(醫事.問」先導計劃),為癌症擴散或復發的公立醫院病人提供一對一免費諮詢服務。自服務推出以來,反應熱烈,廣受醫生和病人支持。因此,慈善基金決定再下一城,將「醫事.問」服務恆常化,讓更多癌症病人受惠,帶他們走出困惑。

施俊健醫生是參與計畫的醫生之一。在慈善基金的配對下,施醫生已為多名病人提供專業的諮詢服務。施醫生謂,平日工作繁忙,但其實醫生也很想做義工,運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有需要的人。「義診模式讓我可以在一個全無顧慮和輕鬆的環境下與病人討論病情和給予意見,真正地回饋社會,這帶給我前所未有、無法言喻的滿足感。」

海倫

#施俊健醫生 #海倫的醫患世界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 #醫事問 #希愈腫瘤中心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中大醫學院團隊發現一種新型生物標記 可在頭頸癌患者中預測長一倍的存活期

中大醫學院團隊發現一種新型生物標記
可在頭頸癌患者中預測長一倍的存活期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醫學院最新研究發現一種新型基因生物標記(Biomarker)能有效預測頭頸癌患者的存活期。全球每年有超過70萬宗頭頸癌新症。然而,目前尚未有廣泛應用於臨床、可預測這類病人接受治療後效果的生物標記。由基因組學專家、中大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呂偉欣教授領導的團隊發現約兩成頭頸癌患者出現的「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能夠預測到患者在接受標準治療後有較佳的臨床效果,他們的存活期較其他患者長一倍。研究結果已於期刊《Life Science Alliance》發表。

患者如有「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 存活時間較其他患者的長一倍

頭頸癌包括口腔癌、咽癌和喉癌,主要風險因素包括吸煙、飲酒及人類乳頭瘤病毒(HPV)感染。全球頭頸癌發病率不斷上升,科學界正致力研究如何按照個別患者基因組合而進行個人化治療。由於頭頸癌極具侵略性,一般會採用較高強度的化療和電療方案,這往往對患者的生活質素造成負面影響。

事實上,頭頸癌患者由於心理困擾和生活質素較差,他們的自殺率在所有癌症患者中位列第二(按美國數據,每10萬人中有64.4人),排名僅次於胰臟癌患者。因此,臨床上愈來愈多人關注如何能有效識別適合接受較低強度治療的頭頸癌病人,從而使他們於較低强度治療後保持較高的生活質素。

團隊於近期研究發現,在腫瘤中具有「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的患者較沒有突變的患者存活期顯著較長(存活中位數分別為約95和48個月)。而這情況只與「MAPK信號通路」的基因突變相關。這一發現亦於另一頭頸癌病人群組獲得驗證。是次研究採用的數據來自全球最大最全的癌症基因數據庫,包括「腫瘤基因組圖譜 (The Cancer Genome Atlas)」,以及「萬人晚期癌症基因突變圖譜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Integrated Mutation Profiling of Actionable Cancer Targets)」。

這是首個利用頭頸癌信號通路基因數據預測病人存活率的深入研究。更重要的是,研究團隊進一步以實驗驗證了相關的背後機制。

研究結果包括以下重要發現: 

  1. 首次發現「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是能有效地預測頭頸癌患者中較長存活期的新型基因生物標記,而其預測能力不受HPV病毒感染或TP53基因突變影響。其他信號通路的基因突變並不具備這一特點。
  2. 與HPV病毒感染只能夠預測頭頸癌中口咽癌患者存活期不同,「MAPK信號通路」的基因突變可有效預測發生在頭頸各部位的頭頸癌患者存活率。因此,作為基因生物標記,「MAPK信號通路」比HPV更具普遍性。
  3. 多個「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都能有效削弱腫瘤中的ErbB3激活信號(一種使腫瘤更具侵略性的信號),從而減慢癌症生長。
  4. 帶有「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的頭頸癌腫瘤內有顯著增多的滅癌免疫細胞(T細胞),這些免疫細胞有機會導致腫瘤細胞在接受標準治療後死亡,從而控制腫瘤生長。
  5. 研究發現帶有「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的口腔癌患者在接受免疫治療後,存活期比沒有這種基因突變的患者長3.3至4倍,這可能與患者腫瘤內存在較多滅癌免疫細胞有關。因此,帶有「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的頭頸癌患者可能對免疫治療有更好的反應。

 

呂偉欣教授表示:「以我們所知,MAPK信號會促進癌細胞增長。現在我們發現『MAPK信號通路』的基因突變能延長頭頸癌患者存活期,實在顛覆了我們對頭頸癌的認識。更令我們雀躍的是,能夠在HPV病毒感染以外找到可預測患者治療效果的新型生物標記,使我們日後有機會能根據『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的存在,為個別病人進行較低強度治療的臨床試驗。」

總括而言,這次研究不止發現能預測頭頸癌患者治療效果的生物標記,更對頭頸癌患者的臨床管理有長遠影響,亦對基因變異塑造腫瘤免疫微環境的方式帶來重要啟示。

呂教授補充:「事實上,多個主要的『MAPK信號通路』基因突變,都被證實能直接增加頭頸癌腫瘤內的免疫細胞活躍性,這或可引導將來我們按照患者的腫瘤基因突變,而為患者度身訂造合適的免疫治療方案。」研究團隊目前正研究頭頸癌中,免疫與基因組學之相互作用,藉此研究精準免疫療法的可行方案,以改善免疫治療的準確性。

是次研究報告由呂教授的博士生顏凱霖先生及博士後研究員劉雨辰博士為聯合第一作者撰寫。此研究由香港研究資助局優配研究金(GRF # 17114814)資助。研究詳情可瀏覽: https://www.life-science-alliance.org/content/3/6/e201900545

 

 

港大醫學院研究揭示促使卵巢癌生長的分子機制 為癌症病變治療研發指引新方向

港大醫學院研究揭示促使卵巢癌生長的分子機制
為癌症病變治療研發指引新方向

 

卵巢癌是香港女性中第六大最常見的癌症。最新數據顯示,於2017年被診斷出的卵巢癌病例有651宗,同年有219例死亡; 而導致卵巢癌發生的成因和分子事件,尚未清晰。最近,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港大醫學院)研究人員所進行的一項研究揭示,一種名為p85β的蛋白質所觸發的信號通路,可以促使卵巢癌細胞生長和發展。相關研究成果已經於《自然通訊》發表(按此瀏覽期刊文章)。

研究團隊發現,p85β通常會透過例如異常的基因擴增,在卵巢癌細胞中出現過度表達。值得注意的是,p85β表達水平高的卵巢癌患者,其存活率亦相對較低,顯示p85β在該疾病中的臨床意義。研究發現,p85β可以促使卵巢癌細胞的生長和轉移,解釋了癌細胞中p85β的高表達和相關的不良預後。研究團隊進一步了解p85β的表達,如何促使癌化現象發生。選擇性自噬是一種靶向和降解特定蛋白質的細胞過程。通過蛋白質組分析和隨後的驗證,研究團隊發現p85β可以保護一種稱為AXL的細胞表面信號受體蛋白免受選擇性自噬降解。作為細胞信號傳導的引發劑,活化的AXL觸發下游信號傳導通路的刺激,從而促使癌症表型。

領導這項研究的張慧婷博士表示,「我們知道p85β是PI3K信號網絡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尚不清楚它在癌症中的作用。透過團隊的不懈努力,我們發現了p85β在引發癌症病變中一個以前未知的功能,並且確認當中驅使卵巢癌發展的一種新信號傳導機制。」

這項研究確定了p85β是一種有助促使卵巢腫瘤發生的新型蛋白質。因為癌細胞需要依靠p85β生長,所以透過開發針對p85β的信號傳導的治療,將具有擊敗卵巢癌的潛力。這些發現,為通過抑制癌症的根源作為新療法的未來發展,奠定了基礎。

關於研究團隊
項目由港大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助理教授張慧婷博士及其團隊主導研究,生物醫學學院博士生饒玲及麥俊然博士為共同第一作者。其他參與研究的港大科學家包括生物醫學學院副教授、醫學院助理院長(增潤學年)及港大鮑氏醫學及衞生教育研究所所長鄭顏兒博士,病理學系侯勵存基金教授 (解剖分子病理學) 張雅賢教授。國際合作者包括美國俄勒岡健康與科學大學Gordon Mills教授、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陸亦玲教授及上海復旦大學顧超博士。

該項研究主要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研究資助局資助。

 

「保骨針」分別在癌症骨轉移和骨質疏鬆兩方面的應用

< 現在才知道 >

最近寫關於「保骨針」分別在癌症骨轉移和骨質疏鬆兩方面的應用。

19-5-2020

以前完全沒有這方面的知識。記得曾經有位未夠五十歲的女性朋友(我女兒同學的媽媽),在輕微碰撞下手腕骨折。過了沒多久又在浴缸滑倒,據她形容只是稍微「拗柴」,並沒有整個人摔倒,也沒有很大的撞擊,竟然腳趾骨折。我當時只懂叫她以後小心些,不要那麼冒失。我現在才知道,這叫「脆性骨折」,是骨質疏鬆的後果,而手腕骨骨折正是一個警號;一旦發生首次脆性骨折,往後再次發生骨折的風險高達 85%。

以前常聽說,老人家最「棹忌」跌倒,「跌過一次就好容易跌第二次」,或者「跌一跌就借 D 意行咗去」。當時的我不完全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只覺得照推理,跌倒受傷甚至骨折會導致行動不便,老人家復原又會較慢,但為甚麼會「行咗去」呢?

我回想起多年前,我摯愛的祖母發生多次骨折,猶記得第一次是手臂骨。她一向刻苦耐勞,而且平生最怕去醫院,加上當天是大年初三,老人家更不願意「新正頭」去醫院,因為怕「唔吉利」,於是她一味推說沒事、不痛,終於死忍到年初八才熬不住去醫院。祖父過身後,她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都一落千丈,又摔了一跤,肋骨骨折,連呼吸都痛;脛骨骨折,要坐輪椅。後來復原得七七八八了,本來還是有望可以重新走路的,可惜她又再摔一跤。事發時她坐在輪椅上,我們不時千叮萬囑她,有需要叫人幫忙,不要逞強,不要自己亂動,但一向勤勞做家務的她不慣吩咐別人做事,那天她看不過眼一條毛巾掉到地上,竟想上前俯身把它拾起來……就這樣摔了她這輩子的最後一次跤。這次,她的髖骨骨折,再也站不起來了,然後是長期卧床至背部長滿褥瘡,慘不忍睹,然後反覆感染肺炎, 真的不夠一年就「行咗去」。

我現在才知道,骨質疏鬆是「因」,脆性骨折是「果」,脆性骨折又會引起連鎖式後遺症:

骨質疏鬆-脆性骨折-行動不便(需使用助行器具或輪椅)甚至完全失去行動能力-長期卧床-引發褥瘡或其他併發症-去世

更甚的是有研究指出,發生髖骨骨折的長者當中約 20%會於一年內過身。原來,我祖母正正屬於其中之一。

我現在才知道。

一晃眼,十年了,我很想她。

骨質疏鬆公眾教育好重要。其實,骨質疏鬆可以利用簡單而無痛的骨質密度測試檢測得到,即使已經患上骨質疏鬆,也可以透過醫生處方的藥物治癒,切勿自行服用鈣片取代求醫。年過五十,特別是已收經的婦女,建議接受骨質密度測試。最後,請大家關心家中的長者,一盡己任,別留遺憾。

#海倫的醫患世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機械人代替醫護送餐和物資到隔離病房 減低「伊院」傳播風險

機械人代替醫護送餐和物資到隔離病房 減低「伊院」傳播風險

電視和電影常出現機械人當主角的助手,近年更有智能機械人幫忙做些憎惡、沉悶的工作如家務、送餐或搬運,甚至做諮詢的禮貌大使,想不到伊利沙伯醫院(伊院)因疫情關係,自今年二月下旬開始使用機械人化身「醫護小助手」和「大力聰明仔」,擔當送餐和物資到隔離病房的角色,除了減輕醫護的工作量之餘,可減低伊院的醫謢人員與病人接觸的傳播風險。此外,機械人的借用期於本月底屆滿,到時會歸還予供應商,或有機會再次分配到其他公立醫院使用。

 

兩款機械人功能清晰兼操作簡單

兩種機械人分別名為「醫護小助手」(中國)和「大力聰明仔」(美國)。前者以三層架式設計,協助運送食物、物資及被服到隔離病房中的病人,操作簡單,只要在屏幕上輸入目的地,利用機頂鏡頭辨認病房天花上的預設標記,就可自行按指定到達病房,再由同行醫護人員幫忙打開隔離病房的房門以提供服務。完事後醫護人員會替機械人清潔,然後它會自行返回充電處,隨時候命,不過暫時它只可用作單人房服務,每天送餐約30至50個不等。後者則代替醫護人員往返座大樓及病理學大樓,協助交收病人的病理樣本,減輕醫院員工的運送工作。由於它備有人工智能,所以可自行規劃運送路線,並配置不同儲物間隔,甚至可避開物件繞道而行。當它遇到障礙物時會先停下,發出提示聲音如「唔該借借」,以向途人示意,醒目又有趣。

研發機械人的多功能用途 減輕前線醫護工作負擔

伊利沙伯醫院中央護理部高級護理經理麥國權表示,醫護人員對這兩款機械人試用安排反應正面,除了減少醫護人員與病人直接接觸的次數,大幅減省時間並減低傳播風險。他指院方現已設立專責工作小組,統籌和處理與科技有關的應用事宜,希望日後能引入機械人科技於醫院的前線服務,例如協助運送化驗樣本和文件,以方便病房運作和提供支援服務等範疇,減低醫護人員的工作負擔。

 

文: Cecilia 癌症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