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二十題: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

​立法會二十題: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
**************************

  以下是今日(一月三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葛珮帆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現時,《醫院管理局藥物名冊》(《藥物名冊》)的藥物分為四類,即通用藥物、專用藥物、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購買藥物(安全網藥物)和不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自費藥物)。有病人組織反映,新藥物由申請在港註冊、獲准註冊、獲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列為《藥物名冊》的安全網藥物,再改列為通用或專用藥物的過程需時長達十年;這段期間可能有不少病人(特別是癌症病人)錯失獲新藥物治療的黃金機會。另一方面,政府於去年十一月與一個關注組會面時表示,會設立機制以支援不常見疾病患者。關於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現時藥劑製品如載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其註冊申請須附有兩個或以上指明國家的當局就該藥劑製品發出的註冊證明,政府有否比較(i)鄰近國家/地區(例如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泰國)的相關要求是否較香港寬鬆及(ii)藥劑製品在該等國家/地區註冊所需時間是否較香港短;如有比較而結果為是,詳情為何,以及會否盡快研究放寬有關的註冊要求,以加快藥劑製品的註冊程序;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現時醫管局轄下藥物建議委員會每三個月才舉行一次會議審批新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申請(入藥申請),但某些癌症病人的健康狀況可在短時間內急速惡化,政府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i)要求該委員會更緊密地舉行會議並提供所需人手和資源,以加快審批入藥申請的速度,以及(ii)為治療癌症藥物的入藥申請設立特快審批機制;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鑑於過去兩年治療癌症藥物的入藥申請被拒絕的主要原因,是沒有足夠理據支持有關藥物治療的成本效益,但把有關藥物列為自費藥物(i)不會增加醫管局的開支、(ii)有更多治療方案供病人選擇及(iii)協助醫管局累積臨床數據,政府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重新考慮該類藥物列為自費藥物的入藥申請;

(四)政府為支援不常見疾病病人而將會設立的機制的詳情,包括負責統籌的政府部門及其工作進展;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設立專科部門,為該類病人提供診治;如會,具體安排為何;

(五)鑑於不常見疾病大部分屬遺傳疾病,政府會否加強宣傳婚前健康檢查,令新婚夫婦生育前得知下一代患上該等疾病的機會;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六)是否知悉(i)現時有多少間公立醫院設有紓緩治療專科;如是,按醫院名稱列出獲紓緩治療的末期病人的種類及服務名額,以及(ii)醫管局有否採用死亡質量指數檢視該專科的服務;及

(七)鑑於根據一個智庫在二○一五年公布的死亡質量指數,香港在80個國家及地區中排名22,政府會否檢討及改善善終及醫療保健的環境、人力資源、服務負擔力、服務質素及社會參與,以期提升香港在該指數中的排名?

回覆:

主席:

就葛珮帆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回應如下:

(一)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第138章),藥劑製品必須符合安全、效能及素質標準,並獲得香港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管理局)註冊後方可在香港銷售。如有關藥劑製品含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即含有未曾在本港註冊的有效成分),該藥劑製品的註冊申請須經由管理局審批,並需要經立法程序修訂相關法例,以把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加入法例的附表中。

香港現時是採用「第二層審查」的方式為含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的藥劑製品註冊,即根據兩個或多個指明國家的藥物規管機關的審查結果作為參考。申請人在提交載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的藥劑製品於香港的註冊申請時,需要提交《藥劑製品/物質註冊申請指南》內列明的文件,當中包括有關新藥的安全、療效和素質方面的專家研究報告,及由兩個或以上的指明國家的藥物規管機關發出的註冊證明文件(如自由出售證明書)。

為方便業界了解有關藥劑製品註冊的要求,衞生署藥物辦公室已印製及於網站提供有關藥劑製品註冊申請要求的詳細指南。此外,衞生署定期舉辦藥劑製品註冊講座,向業界解釋有關註冊要求及解答查詢,亦鼓勵有關持份者直接向衞生署查詢及尋求協助。

衞生署一向重視服務效率,並已就批准藥劑製品註冊的申請訂立服務承諾,目標為不少於90%的申請可在申請人交妥所需資料後五個月內完成審批。衞生署藥物辦公室在二○一六/一七年度履行上述的服務承諾,約有99%的藥劑製品註冊申請都能夠於五個月內獲得批核。衞生署會繼續與業界保持緊密溝通及聯繫,並會適時檢討及完善藥劑製品註冊的機制。

(二)及(三)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作為由公帑支持的公營醫療服務主要提供者,重視為所有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同時確保公共資源運用恰當,以保障市民健康和病人利益。

就引入新藥物方面,醫管局設有既定機制,每三個月舉行會議,由專家評估新藥物(包括治療癌症和不常見疾病的藥物)。評估過程會依從循證醫學、合理使用公共資源、目標補助、機會成本考慮和促進病人選擇等原則,並考慮藥物的安全性、療效、成本效益和其他相關因素,包括國際間的建議和做法,科技的轉變、用藥的實際經驗,以及專業人士和病人團體的意見等。如個別新藥物能通過評審,醫管局會適時把該藥納入藥物名冊或安全網的資助範圍。

藥物評審是持續進行的程序,須按不斷演進的醫學證據、最新的臨床發展以及市場變化進行。目前,部分新研發治療不常見疾病的藥物及抗癌藥物屬非常或極度昂貴的藥物。局方知悉這類藥物一般缺乏大規模的科研數據和長遠療效的實證,在安全性和療效方面的實證及不同病人對用藥的臨床反應可以有很大差異。因此,在評估這類入藥申請時,相關委員會除了貫徹上述的原則和考慮因素外,已相應考慮國際間已公布的科研數據。在治療方面,局方亦會透過獨立的專家小組,按個別病人的臨床情況和考慮藥物治療對患者的療效和風險,以評估他們是否適合使用有關藥物。

政府和醫管局明白病人面對的經濟壓力和財政負擔,以及把個別自費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殷切期望。醫管局會繼續密切留意國際醫學界就不常見疾病的研究和其他地區就不常見疾病醫療政策的發展,聽取病人團體的意見和建議,並繼續以善用有限公共資源及為最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治療的原則,檢討藥物名冊。

(四)政府和醫管局於二○一七年八月推出新增的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資助合資格及有需要的病人購買價錢極度昂貴的藥物(包括用以治療不常見疾病的藥物),同時試行經調整的經濟審查準則和病人藥費分擔機制。醫管局現正就有關機制委託顧問進行檢討,並期望於二○一八年上半年提出改善方案,以優化關愛基金資助的經濟審查準則及降低病人分擔的最高藥費金額。

另外,政府及醫管局亦正研究擴大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資助範圍,按個別情況為有特殊臨床需要的病人就特定藥物治療提供資助,包括資助合適的病人參與個別藥廠的恩恤用藥計劃。醫管局現正積極與相關藥商進行磋商,項目的具體安排和細節亦在審議當中。政府和醫管局會適時公布有關詳情。

(五)遺傳病是指那些因遺傳物質缺陷而引起的疾病。不常見疾病大部分是遺傳或基因突變的結果。目前,「初生嬰兒代謝病篩查計劃」正在開展中,已能查出部分較常見代謝病而及早作出跟進。在眾多遺傳病中,地中海貧血是一種在本港較常見並能容易透過驗血來確診的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病。

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轄下三間婦女健康中心和十間母嬰健康院為64歲或以下婦女提供婦女健康服務,包括健康教育、評估及輔導。健康評估包括查詢個人和家族的病歷、身體檢查及適切的檢驗(例如血液化驗、子宮頸普查等)。如婦女表示計劃懷孕而又可能有家族遺傳性疾病,醫護人員會按需要轉介婦女往衞生署醫學遺傳服務作遺傳輔導及基因化驗。家庭健康服務亦與醫管局轄下的產科部門合作,提供產前護理計劃,包括地中海貧血篩查。如發現孕婦有家族遺傳性疾病或其他風險因素,醫護人員會轉介孕婦往醫管局轄下的產科部門跟進。

(六)及(七)現時,香港的紓緩治療服務主要由醫管局提供。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是為患有危疾重症的病人和其家屬提供身心、社會和精神上各方面的整體照顧及支援服務,協助末期病人安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醫管局轄下七個聯網均有提供紓緩治療服務。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住院、門診、日間紓緩護理、家居護理、哀傷輔導等。醫管局一直本着「全人醫治」的宗旨,透過跨專業的紓緩治療團隊,包括醫生、護士、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以綜合服務模式為末期病人和家屬提供適切的服務。

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由轄下內科及腫瘤科的紓緩治療專家帶領。以往,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主要集中照顧末期癌症病人。過去十年,醫管局已逐步把紓緩治療服務擴展至其他疾病患者,包括末期器官衰竭(例如腎衰竭、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人。

紓緩治療住院服務為病情較複雜的病人或末期病人提供治療。醫管局也提供多項非住院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為病情較輕或徵狀不太複雜的病人提供的門診服務、涵蓋復康和心理社交支援的日間治療服務,以及協助病人在社區內控制徵狀和加強非正式照顧者能力的家居護理服務。另外,在病人離世前及離世後,醫管局也會為其家屬提供哀傷輔導。二○一四/一五年度、二○一五/一六年度和二○一六/一七年度(截至二○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醫管局各項紓緩治療服務使用情況的統計數字表列於附件。

醫管局已在二○一七年制定了《紓緩治療服務策略》,規劃紓緩治療服務在未來五至十年的發展方向,為其服務模式及系統基建的發展訂下具體指引,並將推出措施,使更多末期病患者能在醫院及社區獲得紓緩治療及臨終護理服務,包括提供家居紓緩治療、護士增加每年家訪次數和培訓安老院舍人員。此外,服務策略也強調應加強與非政府機構、病人組織和義工等社區夥伴的醫社協作,為病人和家屬或照顧者提供支援。

為制訂長遠發展方向,以應對人口老化帶來醫療服務配套(包括紓緩治療服務)的挑戰,食物及衞生局已於二○一五年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長者醫療服務質素研究。特區政府會參考研究的結果和建議,繼續優化本港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研究修訂相關法規。

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22分

立法會二十題: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

立法會二十題: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
**************************

  以下是今日(一月三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葛珮帆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現時,《醫院管理局藥物名冊》(《藥物名冊》)的藥物分為四類,即通用藥物、專用藥物、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購買藥物(安全網藥物)和不獲安全網資助的自費藥物(自費藥物)。有病人組織反映,新藥物由申請在港註冊、獲准註冊、獲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列為《藥物名冊》的安全網藥物,再改列為通用或專用藥物的過程需時長達十年;這段期間可能有不少病人(特別是癌症病人)錯失獲新藥物治療的黃金機會。另一方面,政府於去年十一月與一個關注組會面時表示,會設立機制以支援不常見疾病患者。關於向癌症、不常見疾病及末期病人提供診治,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現時藥劑製品如載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其註冊申請須附有兩個或以上指明國家的當局就該藥劑製品發出的註冊證明,政府有否比較(i)鄰近國家/地區(例如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泰國)的相關要求是否較香港寬鬆及(ii)藥劑製品在該等國家/地區註冊所需時間是否較香港短;如有比較而結果為是,詳情為何,以及會否盡快研究放寬有關的註冊要求,以加快藥劑製品的註冊程序;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二)鑑於現時醫管局轄下藥物建議委員會每三個月才舉行一次會議審批新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申請(入藥申請),但某些癌症病人的健康狀況可在短時間內急速惡化,政府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i)要求該委員會更緊密地舉行會議並提供所需人手和資源,以加快審批入藥申請的速度,以及(ii)為治療癌症藥物的入藥申請設立特快審批機制;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三)鑑於過去兩年治療癌症藥物的入藥申請被拒絕的主要原因,是沒有足夠理據支持有關藥物治療的成本效益,但把有關藥物列為自費藥物(i)不會增加醫管局的開支、(ii)有更多治療方案供病人選擇及(iii)協助醫管局累積臨床數據,政府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重新考慮該類藥物列為自費藥物的入藥申請;

(四)政府為支援不常見疾病病人而將會設立的機制的詳情,包括負責統籌的政府部門及其工作進展;是否知悉醫管局會否設立專科部門,為該類病人提供診治;如會,具體安排為何;

(五)鑑於不常見疾病大部分屬遺傳疾病,政府會否加強宣傳婚前健康檢查,令新婚夫婦生育前得知下一代患上該等疾病的機會;如會,詳情為何;如否,原因為何;

(六)是否知悉(i)現時有多少間公立醫院設有紓緩治療專科;如是,按醫院名稱列出獲紓緩治療的末期病人的種類及服務名額,以及(ii)醫管局有否採用死亡質量指數檢視該專科的服務;及

(七)鑑於根據一個智庫在二○一五年公布的死亡質量指數,香港在80個國家及地區中排名22,政府會否檢討及改善善終及醫療保健的環境、人力資源、服務負擔力、服務質素及社會參與,以期提升香港在該指數中的排名?

回覆:

主席:

就葛珮帆議員提問的各部分,我回應如下:

(一)根據《藥劑業及毒藥條例》(第138章),藥劑製品必須符合安全、效能及素質標準,並獲得香港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管理局)註冊後方可在香港銷售。如有關藥劑製品含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即含有未曾在本港註冊的有效成分),該藥劑製品的註冊申請須經由管理局審批,並需要經立法程序修訂相關法例,以把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加入法例的附表中。

香港現時是採用「第二層審查」的方式為含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的藥劑製品註冊,即根據兩個或多個指明國家的藥物規管機關的審查結果作為參考。申請人在提交載有新的藥劑或生物元素的藥劑製品於香港的註冊申請時,需要提交《藥劑製品/物質註冊申請指南》內列明的文件,當中包括有關新藥的安全、療效和素質方面的專家研究報告,及由兩個或以上的指明國家的藥物規管機關發出的註冊證明文件(如自由出售證明書)。

為方便業界了解有關藥劑製品註冊的要求,衞生署藥物辦公室已印製及於網站提供有關藥劑製品註冊申請要求的詳細指南。此外,衞生署定期舉辦藥劑製品註冊講座,向業界解釋有關註冊要求及解答查詢,亦鼓勵有關持份者直接向衞生署查詢及尋求協助。

衞生署一向重視服務效率,並已就批准藥劑製品註冊的申請訂立服務承諾,目標為不少於90%的申請可在申請人交妥所需資料後五個月內完成審批。衞生署藥物辦公室在二○一六/一七年度履行上述的服務承諾,約有99%的藥劑製品註冊申請都能夠於五個月內獲得批核。衞生署會繼續與業界保持緊密溝通及聯繫,並會適時檢討及完善藥劑製品註冊的機制。

(二)及(三)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作為由公帑支持的公營醫療服務主要提供者,重視為所有病人提供適切的治療,同時確保公共資源運用恰當,以保障市民健康和病人利益。

就引入新藥物方面,醫管局設有既定機制,每三個月舉行會議,由專家評估新藥物(包括治療癌症和不常見疾病的藥物)。評估過程會依從循證醫學、合理使用公共資源、目標補助、機會成本考慮和促進病人選擇等原則,並考慮藥物的安全性、療效、成本效益和其他相關因素,包括國際間的建議和做法,科技的轉變、用藥的實際經驗,以及專業人士和病人團體的意見等。如個別新藥物能通過評審,醫管局會適時把該藥納入藥物名冊或安全網的資助範圍。

藥物評審是持續進行的程序,須按不斷演進的醫學證據、最新的臨床發展以及市場變化進行。目前,部分新研發治療不常見疾病的藥物及抗癌藥物屬非常或極度昂貴的藥物。局方知悉這類藥物一般缺乏大規模的科研數據和長遠療效的實證,在安全性和療效方面的實證及不同病人對用藥的臨床反應可以有很大差異。因此,在評估這類入藥申請時,相關委員會除了貫徹上述的原則和考慮因素外,已相應考慮國際間已公布的科研數據。在治療方面,局方亦會透過獨立的專家小組,按個別病人的臨床情況和考慮藥物治療對患者的療效和風險,以評估他們是否適合使用有關藥物。

政府和醫管局明白病人面對的經濟壓力和財政負擔,以及把個別自費藥物納入藥物名冊的殷切期望。醫管局會繼續密切留意國際醫學界就不常見疾病的研究和其他地區就不常見疾病醫療政策的發展,聽取病人團體的意見和建議,並繼續以善用有限公共資源及為最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治療的原則,檢討藥物名冊。

(四)政府和醫管局於二○一七年八月推出新增的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資助合資格及有需要的病人購買價錢極度昂貴的藥物(包括用以治療不常見疾病的藥物),同時試行經調整的經濟審查準則和病人藥費分擔機制。醫管局現正就有關機制委託顧問進行檢討,並期望於二○一八年上半年提出改善方案,以優化關愛基金資助的經濟審查準則及降低病人分擔的最高藥費金額。

另外,政府及醫管局亦正研究擴大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的資助範圍,按個別情況為有特殊臨床需要的病人就特定藥物治療提供資助,包括資助合適的病人參與個別藥廠的恩恤用藥計劃。醫管局現正積極與相關藥商進行磋商,項目的具體安排和細節亦在審議當中。政府和醫管局會適時公布有關詳情。

(五)遺傳病是指那些因遺傳物質缺陷而引起的疾病。不常見疾病大部分是遺傳或基因突變的結果。目前,「初生嬰兒代謝病篩查計劃」正在開展中,已能查出部分較常見代謝病而及早作出跟進。在眾多遺傳病中,地中海貧血是一種在本港較常見並能容易透過驗血來確診的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病。

衞生署家庭健康服務轄下三間婦女健康中心和十間母嬰健康院為64歲或以下婦女提供婦女健康服務,包括健康教育、評估及輔導。健康評估包括查詢個人和家族的病歷、身體檢查及適切的檢驗(例如血液化驗、子宮頸普查等)。如婦女表示計劃懷孕而又可能有家族遺傳性疾病,醫護人員會按需要轉介婦女往衞生署醫學遺傳服務作遺傳輔導及基因化驗。家庭健康服務亦與醫管局轄下的產科部門合作,提供產前護理計劃,包括地中海貧血篩查。如發現孕婦有家族遺傳性疾病或其他風險因素,醫護人員會轉介孕婦往醫管局轄下的產科部門跟進。

(六)及(七)現時,香港的紓緩治療服務主要由醫管局提供。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是為患有危疾重症的病人和其家屬提供身心、社會和精神上各方面的整體照顧及支援服務,協助末期病人安詳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醫管局轄下七個聯網均有提供紓緩治療服務。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住院、門診、日間紓緩護理、家居護理、哀傷輔導等。醫管局一直本着「全人醫治」的宗旨,透過跨專業的紓緩治療團隊,包括醫生、護士、醫務社工、臨床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等,以綜合服務模式為末期病人和家屬提供適切的服務。

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由轄下內科及腫瘤科的紓緩治療專家帶領。以往,醫管局的紓緩治療服務主要集中照顧末期癌症病人。過去十年,醫管局已逐步把紓緩治療服務擴展至其他疾病患者,包括末期器官衰竭(例如腎衰竭、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人。

紓緩治療住院服務為病情較複雜的病人或末期病人提供治療。醫管局也提供多項非住院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為病情較輕或徵狀不太複雜的病人提供的門診服務、涵蓋復康和心理社交支援的日間治療服務,以及協助病人在社區內控制徵狀和加強非正式照顧者能力的家居護理服務。另外,在病人離世前及離世後,醫管局也會為其家屬提供哀傷輔導。二○一四/一五年度、二○一五/一六年度和二○一六/一七年度(截至二○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醫管局各項紓緩治療服務使用情況的統計數字表列於附件。

醫管局已在二○一七年制定了《紓緩治療服務策略》,規劃紓緩治療服務在未來五至十年的發展方向,為其服務模式及系統基建的發展訂下具體指引,並將推出措施,使更多末期病患者能在醫院及社區獲得紓緩治療及臨終護理服務,包括提供家居紓緩治療、護士增加每年家訪次數和培訓安老院舍人員。此外,服務策略也強調應加強與非政府機構、病人組織和義工等社區夥伴的醫社協作,為病人和家屬或照顧者提供支援。

為制訂長遠發展方向,以應對人口老化帶來醫療服務配套(包括紓緩治療服務)的挑戰,食物及衞生局已於二○一五年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長者醫療服務質素研究。特區政府會參考研究的結果和建議,繼續優化本港的紓緩治療服務,包括研究修訂相關法規。

2018年1月31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9時22分

 

新一代抗CD20抗體藥物助濾泡性淋巴癌復發患者延長壽命

 新一代抗CD20抗體藥物助濾泡性淋巴癌復發患者延長壽命

 

 

 

淋巴癌(Lymphoma), 是血液系統的惡性疾病之一, 可分為何傑金氏淋巴癌 (Hodgkin’s lymphoma) 和非何傑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s lymphoma), 後者可根據其生長及擴散的速度再分為慢性和急性兩大類1 濾泡性淋巴癌是最常見的慢性淋巴癌, 好發於年齡約50多歲的患者,最常見的症狀為頸部,腹股溝或腋下淋巴結腫脹。

 

隨著醫學的進步發展,醫學界在濾泡性淋巴癌的治療上已取得不俗的成績。 現時的治療方法主要有三種,分別是放射治療,化學治療以及較新的標靶治療3標靶藥物利妥昔單抗(rituximab), 透過與B淋巴細胞表面抗原CD20結合,引起免疫反應,令癌細胞凋亡2 在化療配合利妥昔單抗的治療下,濾泡性淋巴癌的存活期有了明顯的提高,很多病人可存活長達15, 甚至更久。

 

濾泡性淋巴癌大多無法治癒,即使它對治療的反應良好,仍然會不間斷地復發,使得患者需要在他們的一生中多次接受治療。根據個人病情,復發後的患者可選擇單用利妥昔單抗或與化學治療/放射治療並用。隨著新藥物的不斷問世, 患者尚有不少新葯可以嘗試, 其中包括新一代抗CD20抗體藥物阿托珠單抗(obinutuzumab)4 阿托珠單抗是在利妥昔單抗的基礎上,通過分子工程對抗體進行改造和修飾,從而增強抗體與免疫細胞的親和力,加強殺滅癌細胞的能力,令治療效果得到進一步提升5 研究證實,用於接受利妥昔單抗治療後無效或病情出現惡化的濾泡性淋巴癌患者,阿托珠單抗配合抗癌藥苯達莫司汀 (bendamustine)作治療,及後再單用阿托珠單抗作持續治療有助延長患者的存活期, 降低病情惡化風險,這種合併療法的療效較單一使用苯達莫司汀的理想6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NPM-HK-0079-01-2018)

 

Valid until 29/11/2019 or until change is requir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whichever comes first.

 

 

 

References:

1. Adult Non-Hodgkin Lymphoma Treatment (PDQ®). Patient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32605/.

 

2. Johnson P and Glennie M.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rituximab in the elimination of tumor cells. Semin Oncol 2003;20(1 Suppl 2):3-8.

 

3. Adult Non-Hodgkin Lymphoma Treatment (PDQ®). Health Professional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32836

 

4. Gazyva (obinutuzumab) [Hong Kong Product Information]. Hong Kong. Roche; July 2016

 

5. Mössner E, Brünker P, Moser S, et al. Increasing the efficacy of CD20 antibody therapy through the engineering of a new type II anti-CD20 antibody with enhanced direct and immune effector cell-mediated B-cell cytotoxicity. Blood. 2010 Jun 3;115(22):4393-402.

 

6. Sehn LH, Chua N, Mayer J, et al. Obinutuzumab plus bendamustine versus bendamustine mon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rituximab-refractory indolent non-Hodgkin lymphoma (GADOLIN):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open-label, multicentre,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6 Aug;17(8):1081-1093. 

 

由胃痛開始 不一樣的淋巴癌抗癌之路

由胃痛開始 不一樣的淋巴癌抗癌之路

 

 

頸部淋巴結脹大是淋巴癌的常見徵狀之一,但部份患者脹大的淋巴結位於其他器官,繼而引發不一樣的徵狀。無論如何,當患者確診後,醫生便會使用各種治療方法去消滅癌細胞,包括近年出現的新式治療方案,協助患者邁向康復目標。

 

 

胃痛源於胃壁淋巴結脹大

五十多歲的張先生(化名)受胃痛困擾,並伴有晚上出汗的情況,情況並不尋常。經過檢查後,證實患上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病變的淋巴細胞令胃壁淋巴結脹大,造成胃痛。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張寬耀醫生指出,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是非何傑金氏淋巴癌其中一種常見類別,屬於一種惡性較高的淋巴癌,多見於中年或以上的人士,但年輕人士也有機會患上。它跟其他淋巴癌同樣可帶來頸部淋巴結脹大,但如張先生般出現其他非典型徵狀的情況也並不罕見。

目前治療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的標準方法,是以化療配合標靶藥物「利妥昔單抗」作混合治療。「利妥昔單抗」是單克隆抗體的標靶藥物,針對淋巴B細胞作出攻擊,令其凋亡。張寬耀醫生指出,早期患者接受混合性治療而獲得治癒的機會最高可達九成,如再配合局部治療如放射治療,可進一步提高治療效果。

 

 

標靶藥物配合化療

張先生如一般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患者般,被安排接受「利妥昔單抗」配合化療的混合性治療,首次治療需以慢速的靜脈輸注模式進行,讓張先生差不多在診所逗留了一整天才完成整個治療;然後於三星期後再次於診所接受混合性治療,治療時間縮短至5 小時。

當張先生準備接受下一個療程時,醫生告知張先生可以選擇近年出現的皮下注射,以取代靜脈輸注接受「利妥昔單抗」治療。張先生選擇使用耗時僅需5分鐘的「利妥昔單抗」皮下注射劑, 整個治療過程只需3小時,讓他毋須逗留於診所午膳,可在中午前離開診所回家休息。

如是者,張先生完成了四個標靶藥物配合化療的療程後,正電子掃描顯示原本脹大至4厘米闊的胃壁淋巴結已經消失,顯示治療相當成功。儘管張先生的症狀並不典型,但接受了新式治療方案後,成功擊敗淋巴癌,慢慢走向康復目標。

張寬耀醫生表示,皮下注射劑型的「利妥昔單抗」加入了特別生物分子,讓藥物可以快速穿過皮下脂肪組織滲入血管。臨床研究顯示皮下注射模式在療效及安全性上,與傳統靜脈輸注模式相約,卻可以縮短患者逗留於診所或醫院的時間。

 

 

張寬耀醫生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PM-HK-0150-08-2017)

Valid until 15/8/2019 or until change is requir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whichever comes first.

 

非何傑金氏淋巴癌 陌生卻又密切的癌症

非何傑金氏淋巴癌 陌生卻又密切的癌症

 

 雖然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是香港十大癌症之一,每年逾九百宗新症,但它并不像其他常見癌症般為人所認

識,加上它的病徵非常多樣化,如淋巴結脹大、發燒、晚上出汗、體重下降、胃部不適、咳嗽等,患者

容易把它與其他疾病混淆,因而延誤求診,故此大眾對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擁有正確認識是非常重要的。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專科醫生區永仁醫生出,淋巴組織藏身於身體不同部位,所以非何傑金氏淋巴癌

患者的腫瘤可以在身體任何地方出現,也造成病徵多樣化:「淋巴癌的徵狀會視乎哪個器官的淋巴組織

受影響而定,例如淋巴癌細胞在淋巴結積聚,便成造成淋巴結脹大;如果胃部的淋巴組織出現病變,則

可能帶來胃部脹痛等不適。」

 

藥物治療為主要方法 標靶藥物與化療聯合治療成標準

 

除了病徵多樣化,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治療方法也與一般癌症有所分別。大部份早期癌症都是以切除手

術作為主要的治療方案,但由於淋巴組織遍佈全身,病變的淋巴細胞可能已循淋巴管道散佈於身體各部

位,即使是早期的淋巴癌也無法單靠外科手術根治,故此化療是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主要治療方法,然

後再視乎情況輔以電療作局部治療。

 

在十數年前,標靶藥物出現並加入化療,成為某些種類的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標準治療方案。區永仁醫

解釋:「標靶藥物與化療的最大分別是標靶藥物較具針對性,以治療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標靶藥物為

例,大部分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癌細胞都屬於B細胞類型,而標靶藥物正正能夠針對B細胞的表面抗原蛋白

CD20,引起免疫反應,令癌細胞凋亡。故此,當這類抗CD20標靶藥物與化療聯合一起使用時,可提高治

療效果,卻不會大幅增加副作用。」研究發現抗CD20標靶藥物配合化療作聯合治療,對毒性較高的非何

傑金氏淋巴癌如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癌早期患者來說,存活機會最高可達九成。

 

 

皮下注射助患者節省時間

 

過往,抗CD20標靶藥物是經由靜脈輸注模式進入患者體內發揮療效的,整個輸注過程約需2-3小時,近

年新增了皮下注射模式,有助患者縮短逗留在診所或醫院的時間。區永仁醫生解釋:「皮下注射模式是

利用能夠短暫溶解皮下透明質酸的酵素,以協助標靶藥物穿透皮下組織,滲透至患者的血液循環之內,

發揮療效。病人只要在第一次治療接受靜脈輸注模式作觀察,若無出現不良反應,便可從第二次治療開

始作皮下注射。」

 

臨床研究顯示皮下注射模式在療效及安全性上,與傳統靜脈輸注模式相約,但所需的注射時間只需10分

可節省病人的時間。區永仁醫生補充,部份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患者的病情穩定,並且返回工作崗

位,只需接受單獨抗CD20標靶藥物作為持效治療,以繼續控制腫瘤。他們過往為了治療,往往需要向公

司申請半天病假,但現在只需利用午飯時間返回診所接受皮下注射便可,令生活安排更具彈性。

 

由此可見,儘管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病徵表現及治療方法,與一般癌症並不相似,卻不代表它特別棘手

可怕;相反,醫學的進步不斷提高藥物的療效,及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希望讓患者終有一天成功擊倒

非何傑金氏淋巴癌。

 

 

 

區永仁醫生

 

 

 

安全報告免責聲明

此平台並不旨在用於記錄或報告不良藥物事件資訊,如您懷疑有任何副作用,請向您的醫生或藥劑師諮詢和報告。

以上健康教育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提供 (PM-HK-0214-10-2017)

Valid until 24/10/2019 or until change is requir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gulatory requirements, whichever comes first. 

 

測試能提早8年診斷食道癌

測試能提早8年診斷食道癌

 

新聞稿                             

2017116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NCRI)

 

 

 

 

 

 

 

 

根據國際癌症研究中心在利物普舉行癌症研討會上,發表新基因測試研究,有助病患在高危病症出現徵兆前,能提前8年診斷食道癌。

 

 

劍橋大學研究人員 Sarah Killcoyne Eleanor Gregson仔細檢查有巴雷斯特食道症(Barrett's oesophagus )人的組織樣本正常食道狀況發展成癌症的人約有5%。他們回顧地辨認94%預測成癌的基因標記的人,其實早在徵兆出現前,研究人員已在多年前的樣本裡發現那些斑點標記。

 

 

從內視鏡檢查途徑,抽取患有超過15年巴雷斯特食道症的病人作為研究樣本。及後,研究人員分別選用45名帶有早期食道癌徵兆和45名正常人進行測試,比較他們的基因標記以作更進一步的研究。

 

 

這裏沒有驗測說明,它能精準無誤地預測少數患有巴雷斯特食道症的人,將會轉變為食道癌。差不多所有癌變前的人需要每隔數年用內窺鏡檢測。

 

 

然而這項新測試帶有高危基因模式,它能緊密監控早期徵兆轉成癌症,有助及早醫治和有望治療成功,這亦適用於大部份處於低風險,發展成食道癌的人,他們可減少用內窺鏡檢測癌症 。 

 

 

劍橋大學MRC癌症部的首席研究員Rebecca Fitzgerald博士說︰「許多患有食道癌的人在醫治時已出現擴散情況,難於治療。這些新標記測試以作衡常檢查,有助確認高危食道癌的潛在病患。下一步測試方法是臨床檢測,看看我們的檢測方法能否創先幫助治療食道癌,令到治療成功在望。」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NCRI)的臨床研究長Matt Seymour博士說︰「食道癌的生存者仍然很低。當治療成功有望時,卻因早期診斷而面對很大挑戰。研究結果如此,不但表示我們能預先辨認出早期徵兆,還可以披露多些那癌症的訊息。它能夠協助預測誰人將成為癌症病患,並可利用基因標記而得到新治療方法的啟示。」

 

  

由醫療研究局(the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贊助是項研究,還得到國際衛生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Research, NIHR)的劍橋生物醫學研究中心(Cambridge Biomedical Research Centre)和實驗癌症醫療中心( the Experimental Cancer Medicine Centre)支持劍橋人民研究組織銀行(the Cambridge Human Research Tissue Bank) 提供這研究的基礎設施支援。

 

 

 

 

 

資料來源︰英國癌症研究 (cancer research UK)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本網站英國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 UK)翻譯和轉載中文版內容。「她」聯合英國過百個慈善機構、許多醫護界和科學專家等集中癌症範疇研究,內容涉及先進醫療科技、資訊、癌症新趨向與標靶藥物等,期望找出腫瘤病源和醫治方法,除了能及早醫治外,還有助增加癌症病人存活率。
https://www.cancerresearchuk.org/

 

淋巴癌治療 – 淋巴癌冶療簡介

淋巴癌治療 – 淋巴癌冶療簡介

 

2017月07月12日 作者:藥物教育資源中心

 

 

 

 

 

 

淋巴癌(Lymphoma),是血液系統的惡性疾病之一,因其病徵不明顯(特別是初期的慢性淋巴癌),不少人患上了此症也不知情,因此又稱為「沉默的癌症殺手」。 淋巴癌的種類非常繁多,本港以非何傑金氏淋巴癌(non-Hodgkin's lymphoma)最為常見。 醫管局癌症統計中心資料顯示2014年非何傑金氏淋巴癌的病發率位列第九,每年約有九百多宗新症,而死亡率更是香港十大癌症殺手的第八位,每年約有三百五十多宗死亡個案1。 

 

 

 

非何傑金氏淋巴癌有不同種類根據癌症起始的細胞種類型可分為B細胞淋巴癌T細胞淋巴癌以及自然殺傷細胞癌2。 然而大部分個案屬於B細胞淋巴癌對這些患者而言利妥昔單抗(Rituximab)是主要的治療選擇3。 利妥昔單抗是一種單克隆抗體靶向結合正常和惡性淋巴細胞表面的CD20抗原隨後調動人體的天然防禦攻擊和殺死標記的B細胞。 骨髓內的幹細胞缺乏CD20抗原從而使健康的B細胞能夠在療程後再生並在幾個月內恢復至正常水準4。 倘結合化療藥物一併使用有效提升患者存活期,成效理想。 

 

 

大部分B細胞淋巴癌屬於濾泡型淋巴癌(Follicular lymphoma)或彌漫型大B細胞淋巴癌(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5。在濾泡型淋巴癌患者中當利妥昔單抗和化療作為誘導治療應用時可以顯著延長患者的無惡化生存期以及總生存期6隨後應用利妥昔單抗作為持效治療跟進療程可以進一步改善濾泡型淋巴癌患者的無惡化生存期及生存率7,8。 在彌漫型大B細胞淋巴癌患者中利妥昔單抗聯合化療能將患者的10年存活率提升至43.5%而接受單一化療治療的患者僅有27.6%的存活率9

 

 

過往患者需要在醫護人員的監督下透過靜脈注射的形式來接受利妥昔單抗的治療全程至少需要2.5個小時。 同時接受化療及單抗靜脈輸注的患者由調配藥物到完成輸注藥物以及輸注藥物前後的檢查需要在醫院或診所逗留更長時間這種長時間的治療會對他們的生活帶來不少影響。 近年利妥昔單抗的使用方法由靜脈輸注改良成皮下注射。 使用新型的皮下注射劑耗時僅需5分鐘10省時方便大大縮短患者逗留于醫院或診所的時間生活質素得到改善之餘還可避免靜脈穿刺所引起的痛楚和風險。

 

 

根據一項國際性的三期臨床資料顯示對於濾泡型淋巴癌患者而言皮下注射較傳統的靜脈注射相比在療效和安全性上基本一致11。 另一項患者治療偏好研究顯示大多數濾泡型淋巴癌或彌漫型大B細胞淋巴癌患者優先選擇皮下注射而非靜脈注射利妥昔單抗患者對皮下注射的治療滿意度通常更高大部分患者認為這種新型注射方式所需時間剛剛好並對他們日常生活的影響大大減少12。 同時作為一種固定劑量的易用型液體配方皮下注射劑的使用可以大大簡化護理程式減輕醫護人員的工作量13。 因此這種新的使用方式對醫患雙方均有所裨益。

 

 

 

 

(鳴謝 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支持)

NPM-HK-0033-06-2017

 

 

參考資料:

1.  Hong Kong Cancer Registry. Top Ten Cancers in 2014.  Available at: https://www3.ha.org.hk/cancereg/topten.html (Accessed Feb 9, 2017).

 

2.  Adult Non-Hodgkin Lymphoma Treatment (PDQ®). Patient Version.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32605/.

 

3.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B-cell lymphomas. Version 2.2107. Available at: www.nccn.org.

 

4.  Johnson P and Glennie M.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of rituximab in the elimination of tumor cells. Semin Oncol 2003;20(1 Suppl 2):3-8.

 

5.  Ghielmini M, Vitolo U, Kimby E, et al. ESMO Consensus Guidelines: 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DLBCL), Follicular Lymphoma (FL) and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CLL). Ann Oncol 2013;24(3): 561-576.

 

6.  MabThera® 美羅華® Hong Kong product information. Current at Feb 2015.

 

7.  van Oers MHJ, Klasa R, Marcus RE, et al. Rituximab maintenance improves clinical outcome of relapsed/resistant follicular non-Hodgkin lymphoma in patients both with and without rituximab during induction: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phase 3 intergroup trial. Blood 2006;108:3295-3301.

 

8.  Salles G, Seymour JF, Feugier P, et al. Updated 6 Year Follow-Up Of The PRIMA Study Confirms The Benefit Of 2-Year Rituximab Maintenance In Follicular Lymphoma Patients Responding To Frontline Immunochemotherapy. 55th ASH Annual Meeting and Exposition, New Orleans, LA, 2013 (509). Available at: https://ash.confex.com/ash/2013/webprogram/Paper58981.html (Accessed March 1 2014).

 

9.  Coiffier B, Thieblemont C, Van Den Neste et al. Long-term outcome of patients in the LNH-98.5 trial, the first randomized study comparing rituximab-CHOP to standard CHOP chemotherapy in DLBCL patients: a study by the Groupe d’Etudes des Lymphomes de l’Adulte. Blood 2010;116:2040-2045.

 

10.MabThera SmPC. Updated August 2016. Available at: http://www.ema.europa.eu/ema/index.jsp?curl=pages/medicines/human/medicines/000165/human_med_000897.jsp&mid=WC0b01ac058001d124. Accessed 19 January 2017.

 

11.Davies A,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subcutaneous rituximab versus intravenous rituximab for first-line treatment of follicular lymphoma (SABRINA):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The Lancet Haematology 2017;4(6);e272-e282.

 

12.Rummel M, Kim TM, Aversa F, et al. Preference for subcutaneous or intravenous administration of rituximab among patients with untreated CD20+ 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or follicular lymphoma: results from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open-label, crossover study (PrefMab). Ann Oncol. 2017 Apr 1;28(4):836-842. doi: 10.1093/annonc/mdw685.

 

13.De Cock E, Kritikou P, Sandoval M, et al. Time Savings with Rituximab Subcutaneous Injection versus Rituximab Intravenous Infusion: A Time and Motion Study in Eight Countries. PLoS One. 2016 Jun 30;11(6):e0157957. doi: 10.1371/journal.pone.0157957. eCollection 2016.

 

 

 

 

文章來自: 藥物教育資料中心

http://www.derc.org.hk/en/perspective-detail.php?id=49

免疫治療 – 你知道甚麼是「免疫治療」嗎?

免疫治療 – 你知道甚麼是「免疫治療」嗎?

 

2017月07月24日 作者:藥物教育資源中心

 

 

 

 

現時在研發治療癌症方面的藥物發展迅速,治療癌症的方法也較舊時候多,包括化療、放射治療、手術治療、標靶治療以及免疫治療。1 而其中免疫治療,是生物制劑治療的一種2,它是近年逐漸普及的癌症療法之一。

 

 

 

齊來認識癌症免疫治療

 

我們身體的免疫系統是日常保護著身體的防護系統,免受細菌、病毒、真菌等對身體的傷害。3免疫系統甚至可以識別到身體內的變異細胞 (癌細胞) ,從而啟動身體的防衛機制,把不正常的細胞除掉。3但可惜免疫系統未必能百份之百偵測得到所有變異細胞,形成癌症。

 

 

近年,有不少研究也是針對提升癌症病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作為治療,使癌症免疫治療日漸成熟。

 

 

癌症免疫治療的目標主要分為兩種: 1,4

 

(1)    刺激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以致身體能更有效地攻擊癌細胞

(2)    為患者的免疫系統提供所需物質,例如免疫系統蛋白等

 

 

癌症免疫治療的其中一個機制,就是抑制患者身體內的檢查點蛋白 (Checkpoint protein) 。5簡單來說,檢查點蛋白在人體免疫系統中的角色,主要是防止免疫細胞攻擊人體中的正常細胞,但往往癌細胞會懂得使用檢查點蛋白作為掩護,以避免受到免疫系統攻擊。5所以,若使用免疫治療去抑制特定的檢查點蛋白,癌細胞就會失去了檢查點蛋白的保護,以致癌細胞更容易被患者的自身免疫系統識別,從而被對付。5

 

 

例如,Pembrolizumab 這隻藥物就是專門針對癌細胞表面的「PD-1檢查點蛋白」而發揮對抗肺癌黑色素瘤的作用。4,6

 

 

 

癌症免疫治療的好與壞

 

癌症免疫治療的副作用一般也較傳统的化療和放射性治療少。7另外,也有研究顯示,大部份癌症患者對於使用免疫治療作為輔助式癌症治療也有良好的治療果效,而免疫治療亦有助減低部份癌症的復發率。7當然,任何藥物也有其副作用, 而免疫治療也不例外。

 

 

現時使用於癌症的免疫治療均需要在擁有完善的醫療設備場所,以靜脈注射進行。部份患者於接受治療後,或會出現一些副作用如腸瀉、嘔吐及血糖不穩定等。8另外,由於免疫治療會干擾到患者本身的免疫系統功能,所以患者的正常細胞和器官或會因此而受到自身免疫系統的攻擊,形成一些較嚴重的治療副作用,例如肺炎和結腸炎。9因此,醫生會因應患者的身體狀況而為患者選擇合適的用藥劑量。

 

 

值得注意的是, 免疫治療並非所有癌症病人也合適。病人應諮詢醫生及藥劑師的專業意見,共同商討合適自己的癌症治療方案,以達致更佳的治療果效。

 

 

 

參考資料:

1.      https://www.hkacs.org.hk/tc/medicalnews.php?id=50&gclid=CKS905P_gtQCFYyAvQodi54EWw

2.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treatment/types/immunotherapy

3.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about-cancer/what-is-cancer/body-systems-and-cancer/the-immune-system-and-cancer

4.      https://www.cancer.org/treatment/treatments-and-side-effects/treatment-types/immunotherapy/what-is-immunotherapy.html

5.      https://www.cancer.org/treatment/treatments-and-side-effects/treatment-types/immunotherapy/whats-new-in-immunotherapy-research.html

6.      http://reference.medscape.com/drug/keytruda-pembrolizumab-999962#10

7.      http://www.webmd.com/cancer/immunotherapy-risks-benefits#1

8.      MIMS Hong Kong

9.  http://www.esmo.org/Oncology-News/Managing-the-Side-Effects-of-Novel-Cancer-Immunotherapeutics

 

 

文章來自: 藥物教育資料中心

http://www.derc.org.hk/en/perspective-detail.php?id=50

乳癌HER2突變標靶治療 – 新式皮下注射 方便快捷 成效相若

乳癌HER2突變標靶治療 – 新式皮下注射 方便快捷 成效相若

2017月07月04日 作者:藥物教育資源中心

 

 

 

 

 

傳統靜脈注射治療HER2型乳癌需時 新式皮下注射 方便快捷 成效相若

 

 

本港女性向來是「女強人」,一方面照顧家庭,另一方面於職場上拼搏,即使患病,不少女性仍然要繼續「雙職女性」身份,可說是百上加斤。以HER2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 基因突變型乳癌為例,過往,患者需接受靜脈注射劑型單株抗體標靶藥物治療,須要頻頻往返醫院,每次逗留數小時,對其生活及工作影響甚大。幸而,本港引入皮下注射式劑型,大大縮短治療時間,減輕她們的身心負擔。

 

乳癌由1993年起成為香港女性頭號癌症,近年確診個案更持續上升。根據資料顯示,由1993年至2014年期間,乳癌確診數字已增加三倍,由每年約1,100宗升至每年約3,800宗,平均每天就有10名女士確診1

 

 

 

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較惡 治療較難

 

乳癌可分為不同的類別,包括較常見、主要發生在更年期後女性的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三陰性乳癌及來自各個年齡層的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2。針對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而言,約有21%患者屬於此類乳癌3,其腫瘤生長速度較快,惡性度亦較高,對傳統的治療反應不佳4

 

早於1998年,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一種單株抗體標靶藥物,應用於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可配合化療使用5,患者只需透過靜脈注射把藥物注入體內,每周注射一次或每三周注射一次。一般建議早期乳癌患者需接受一年療程5

 

療效方面,接受為期一年針對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單株抗體藥物輔助治療的患者,十年後的整體存活率為80.7%,無疾病存活率亦高達69.3%,而對照組患者的整體存活率則為75%,無疾病存活率為62.5%6,兩者分別相差約6-7%。

 

 

 

靜脈注射需時長 影響日常生活

 

然而,接受化療及單株抗體靜脈注射的患者,由調配藥物到完成注滴藥物,以及注射藥物前後的檢查,可能需要在醫院或診所逗留數個小時。由於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患者來自不同年齡層,有相對較大機會需同時工作及照顧家庭,長時間的治療會對她們的生活帶來不少影響。

 

香港醫院藥劑師學會早前聯同兩個乳癌病人組織,向135名乳癌患者進行問卷調查,了解她們正面對的問題。結果發現,多達43%本身有工作的患者,即使確診後也沒有長時間停止工作,亦有多達66%人在患病期間,仍要照顧家庭。

 

在接受治療方面,有65%患者每次需花上1至3小時接受治療,19%要花上3至5小時,部分更要長達5小時或以上。面對經常接受長時間的治療,有58%患者表示,長時間治療令她們無法工作及照顧家庭,因此有多達74%患者希望療程時間可以縮短。7

 

 

 

改用皮下注射 時間縮短療效不變

 

為有效縮短治療時間,以及減輕治療為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患者帶來的負擔,醫學界積極研究新的治療方案。近日,本港引入了針對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的皮下注射單株抗體標靶藥物,調配及注射時間約為10分鐘,相對於靜脈注射單株抗體的調配及注射時間平均為80分鐘,所需時間大大縮短,患者於醫院或診所逗留的時間,亦由數個小時減至約半小時。

 

 

 

接受靜脈注射及皮下注射的比較

 

 

 

 

(鳴謝 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支持)

NPM-HK-0008-01-2017

 

參考資料:

1. 香港乳癌基金會網站, http://www.hkbcf.org/article.php?aid=138&cid=6&lang=chi

2. 美國癌症協會, http://www.cancer.org/cancer/breastcancer/detailedguide/breast-cancer-classifying

3. TK Yau, H Sze. HER2 overexpression of breast cancers in Hong Kong: prevalence and concordance between immunohistochemistry and in-situ hybridisation assays. Hong Kong Med J 2008;14:130-5

4. Breastcancer.org:http://www.breastcancer.org/symptoms/diagnosis/her2

5. 香港乳癌基金會網站, https://www.hkbcf.org/article.php?cid=10015&aid=179&lang=chi

6. Jackisch C, et al., San Antonio Breast Cancer Symposium 2015 (Poster PD5-01)

7.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news/醫-for-essential皮下注射取代滴注-減雙職乳癌者壓力

8. Jackisch C, et al., Eur J Cancer. 2016 Jul;62:62-75

 

文章來自: 藥物教育資料中心

http://www.derc.org.hk/en/perspective-detail.php?id=37

乳癌HER2突變標靶治療 – 多線藥物治療HER2型乳癌

乳癌HER2突變標靶治療 – 多線藥物治療HER2型乳癌

2017月05月07日 作者:藥物教育資料中心

 

 

 

 

 

 

乳癌是本港女性健康大敵,每年有近4, 000宗新症,而本港醫藥界預料,個案數字只會有增無減。近年醫藥界積極進行與癌症相關的研究,以佔乳癌個案約兩成的HER2基因突變型乳癌為例,目前已研發出多線藥物,讓患者可以於不同病情及階段時,也可以獲得適切治療,提升存活機會。

 

 

 

就較棘手的轉移性HER2型乳癌而言,一線標靶藥物組合帕妥珠單抗(Pertuzumab) 配合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及化療藥物能有效地控制病情,但患者很可能會面對抗藥性問題,導致治療失效。在此情況下,過往醫生一般會轉用其他化療組合,或者改用拉帕替尼 (Lapatinib) 配合卡培他濱 (Capecitabine) 。

 

 

近年,醫藥界研發了新一代標靶藥物 — Trastuzumab Emtansine (簡稱「T-DM1」) 。它結合了標靶藥物及化療藥物,並能夠將化療藥物帶到腫瘤內才釋放。換言之,它同時發揮標靶藥物及化療的作用,但能減少傳統化療的副作用,有助維持理想的生活質素。1,2

 

 

根據由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ASCO) 發行的臨床指引,針對轉移性 HER2 型乳癌的建議藥物治療方案如下:3

 

 

 

一線治療

 

首選的治療方案為帕妥珠單抗 (Pertuzumab) 加曲妥珠單抗 (Trastuzumab) 及化療的雙標靶藥物組合。如在帕妥珠單抗 (Pertuzumab) 不適用的情況下,可使用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及化療的單標靶藥物組合。

 

 

 

二線治療

 

首選的治療方案為 Trastuzumab Emtansine(T-DM1)因為 T-DM1 本身已結合了標靶藥物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及化療藥物,故適合單獨應用。如在 T-DM1 不適用的情況下,可使用拉帕替尼(Lapatinib)加化療藥物卡培他濱 (Capecitabine)的全口服藥物組合,或使用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配以其他化療藥物的組合。

 

澳洲和蘇格蘭等地政府經已向有需要使用T-DM1的HER2型乳癌患者提供藥物資助。最近,就連極重成本效益的英國國家健康與臨床優化研究所 (NICE) 指引,亦正安排將T-DM1納入資助範圍之中。4

 

 

 

 

(鳴謝 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支持)

NPM-HK-0058-08-2017

 

 

參考資料:

1.      Verma S, et al. N Engl J Med. 2012 Nov 8;367(19):1783-91

2.      Krop IE, et al. Ann Oncol. 2015 Jan;26(1):113-9.

3.      Giordano SH, et al. J Clin Oncol. 2014 Jul 1;32(19):2078-99.

4.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 News and Features: https://www.nice.org.uk/news/article/kadcyla-new-deal-for-breast-cancer-patients-given-green-light-in-final-draft-guidance

 

 

 

文章來自: 藥物教育資料中心

http://www.derc.org.hk/en/perspective-detail.php?id=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