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藥聞: 研究指出藥劑師能有效減少藥物出錯

住院期間,醫生團隊會因應病人的情況調整藥物。若病人出院時未有留意這些藥物更改,因而繼續服入院前的藥物療程,便有機會導致嚴重的藥物事故。澳洲一項研究證明藥劑師在病人出院期間參與藥物管理能有效減少藥物出錯,反映藥劑師在藥物管理扮演著重要角色。

 

藥劑師的參與大大減少了用藥出錯

澳洲墨爾本阿爾弗雷德醫院藥劑師Erica Tong檢閱了2015年3月至7月期間的病人出院摘要。研究發現,在沒有藥劑師參與病人出院過程的情況下,有61.5%的病人出院摘出現至少一項藥物錯誤。相反,若在有藥劑師參與病人出院過程的情況下,則僅有15%的病人出院摘出現同類型錯誤。結果反映藥劑師將藥物出錯的風險降低達46.5%。

 

澳洲醫院藥劑師協會(SHPA)的首席執行官Kristin Michaels表示,病人出院期間是藥物出錯的高風險時期。由於醫療機構互通的電子藥物記錄尚未普及,不少國家都由藥劑師負責有系統地執行藥物整合程序。藥劑師能為病人提供藥物諮詢,並幫助他們了解在住院期間作出的藥物更改。

 

世界各地正積極減少藥物出錯

各種藥物問題 (包括藥物資料出錯、病人出現藥物副作用等) 大多也發生於入院、出院甚至轉換病房期間 。澳洲每年大約有23萬人因藥物問題入院,涉及的醫療開支高達12億澳元,當中75%的個案是可預防的。

 

雖然新加坡沒有公佈有關藥物出錯的統計數字,但其醫療系統亦正在面對相關問題。新加坡預計2030年的老年人口將會超過90萬,佔全部人口的五分之一。由於老年人通常患有多種疾病及用藥種類較多,他們屬於出現藥物不良反應的高風險族群。 新加坡衛生部亦已意識到改善藥物安全的重要性,並積極成立不同護理團隊,希望減少藥物管理不善的問題。例如,老年護理過渡團隊(ACTION)便是一個跨部門的工作小組,負責為出院的病人提供過渡性護理,減少病人重複入院的風險。團隊內的藥劑師負責整合、檢查及核實處方藥物,幫助減少與藥物相關的問題和錯誤。

 

其他國家亦意識到過往過份依賴醫生的醫療模式並不能應付日漸增加的醫療需求,並成立護理團隊為病人提供不同領域的護理服務。例如,澳洲政府正研究授予藥劑師更改慢性病患者藥物處方的權力。

 

資料來源:

http://today.mims.com/topic/medication-errors–here-s-how-a-pharmacist-can-help?country=HongKong&channel=GN-Health-Wellness&elq_mid=13399&elq_cid=9143

文章撰寫: 註冊藥劑師姚瑞麒

[圖片轉載自iStock]

 

http://www.derc.org.hk/en/news-detail.php?id=373

射頻消融術灼熟肝癌

對於一些無法做手術的肝癌病人來說,射頻消融術是一項較新而具療效的手術,適用於治療初期的原發性肝癌,亦常用作為轉移性肝癌的局部治療。根據醫學文獻數據顯示,體積小過兩公分的肝癌,射頻消融術帶來的療效非常接近手術。

 

外科手術切除和肝臟移植是治療肝癌的最有效方案。然而,部分肝癌病人確診時肝功能受病患影響變得太差,不適宜進行肝臟切除手術;至於肝臟移植則因為肝臟供體十分短缺,以此肝臟移植未能廣泛應用於治療肝癌。

 

探針電流產生熱力殺死腫瘤

針對不適合接受肝臟切除手術的患者,射頻消融術是另一可行的治療選擇。射頻消融術是利用儀器發出電流,從而令組織中的正離子和負離子產生振動,繼而產生熱能殺死細胞。

 

進行治療時,醫生會在超聲波或電腦素描影像監察下,將特製探針插入腫瘤位置,然後將目標位置加熱至攝氏六十度以殺死癌細胞。治療位置的大小取決於探針的尺寸而定,較大的腫瘤需或需要重覆療程,而療程的時間亦需視乎所選用的探針而有所不同,每次需時約十多至二十分鐘。

 

射頻消融術可以兩種方式進行,第一種是患者接受局麻醉並配合靜脈滴注鎮靜劑後經皮穿刺進入患處,若腫瘤位置太貼膽囊或隱閉,便可能需要選擇第二種方式的開腔手術,病人需要接受全身麻醉,創傷性會較大。

 

與手術同用 消滅更多癌細胞

臨床上,射頻消融術適合用於治療細小(小於三公分)至中型(三至五公分)的肝癌,有時更會與手術合併使用,例如病人肝臟有兩個腫瘤,一個較大便以手術切,較細的便可用射頻消融術處理,以保留更多的肝臟組織維持身體運作。

 

病人是否適合接受射頻消融術要視乎腫瘤大小及位置而定,過去研究顯示若腫瘤位置接近血管,可能會產生散熱效果而影響控制的效果。

 

假如手術或射頻消融術也無法進行,肝癌患者則可能要考慮經導管動脈化學栓塞(TACE)治療,透過化療及堵塞供應養份給腫瘤的血管,令腫瘤無法繼續生長。醫生會從股動脈放入導管至肝動脈,再深入到供應腫瘤的動脈支流,然後放入化療藥物,讓藥物集中在腫瘤產生作用,盡量減低對正常肝細胞的破壞,同時亦會用物料將血管栓塞,藉以阻遏腫瘤的生長。

 

化學栓塞助遏制腫瘤生長

現時原發性肝癌於全球最常見癌症中排列第五位,每年有超過五十萬宗病例,當中超過一半來自中國,而單在香港每年有約一千八百宗新症。

 

乙型及丙型肝炎病毒已被證實為會增加患上肝癌的風險,本港約有8%10%人口是乙肝病毒攜帶者。雖然目前未有療法可以徹底根治乙肝,但若能透過定期檢查跟進,有助及早發現病變,不但可以提高治癒的機會,治療的選擇和療效也會較理想。

 

資料由香港綜合腫瘤中心提供

http://www.hkioc.com.hk/tc/article/2789

末期肝癌的最新標靶治療

晚期肝癌的藥物治療選擇不多, 對於許多無法接受傳統治療或手術的患者來說,近年發展迅速的標靶治療成為患者的希望,多靶點式標靶藥物lenvatinib便可能是患者的新選擇,臨床研究顯示lenvatinib可以有效延長無惡化存活期,並能改善整體存活期。

 

Lenvatinib是一種口服多受體酪氨酸激酶(RTK) 抑製劑,多靶點的特性可以針對參與腫瘤細胞增生有關的VEGFR2VEGFR3FGF及其亞型的多種細胞因子產生抑製作用。而根據剛在美國舉行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2017年年會上的口述彙報形式公布的最新研究結果,lenvatinib可用於一線治療無法手術切除的肝細胞癌(uHCC)患者並能帶來理想的療效。

 

有關研究是一項國際多中心、隨機、開放標籤、非劣效的3期研究,用於比較lenvatinibsorafenib作為uHCC患者一線治療的療效和安全性。來自21個國家的954名患者被隨機分組接受12毫克或8毫克lenvatinib,或每日兩次400毫克sorafenib

 

結果發現,接受lenvatinib治療患者的整體存活期中位數為13.6個月,比sorafenib12.3個月為佳;而接受lenvatinib治療組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更長達為7.4個月,較sorafenib3.7個月長一倍;同時,接受lenvatinib治療組患者的客觀治療反應率達24%,達高於sorafenib9%。除肝癌之外, Lenvatinib亦用於治療甲狀腺癌及晚期腎細胞癌,並於去年相繼獲各地批准上市。

 

四十歲的李先生,年初證實患上原發性肝癌,當時病情已很嚴重,無法以手術方式清除腫瘤,而且由於腫瘤組織本身代謝異常或對身體產生影響而併發常見的伴癌綜合症(para-neoplastic syndrome)之一──皮肌炎,令患者無法正常吞嚥食物,需要插胃喉輸送營養液。

 

本來李先生適合使用慣常用於治療肝癌的標靶物Sorafenib,但由於這種藥不能搗碎服用,惟原粒又無法經胃喉進入身體,幸而lenvatinib是膠囊,內裏是藥粉,可以通過胃喉,令病人可以接受針對性的治療。

 

接受標靶治療後,李先生的癌症指數持續下跌,肝功能亦逐步改善,皮肌炎狀況也慢慢好轉,待病人的身體狀況好轉後便可以接受更進取的治療,希望能夠進一步改善病況。

 

肝臟是人體最大的代謝器官,位於右上腹,分為左右兩葉。肝癌大致可分為原發性與轉移性兩類,原發性肝癌包括「肝細胞癌」(HCC) 及「膽管細胞癌」(ICC),前者最為常見。

 

肝癌是本港常見癌症的第四位,每年有逾一千八百宗新症,並奪去近一千六百人的性命,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少病人確診時肝癌已到晚期階段,一般也難以通過手術清除,化療及電療的療效亦十分局限,而標靶治療便提供了只針對癌細胞、但不影響正常組織的治療選擇,有效控制病情和減緩惡化。

 

及早發現有助提升肝癌患者痊癒的機會,如懷疑患病或相關徵狀,如黃疸、腹痛、無故食慾下降及消瘦等等,便應盡早求醫,而有肝癌風險的人士,如患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有肝硬化、膽管炎或先天性膽總管囊腫等病患,便應定期檢查及提高警覺。

 

 

臨床腫瘤專科謝耀昌醫生

 

http://www.hkioc.com.hk/tc/article/2707

 

 

癌的啟示:調節生活規律 激發癌患者正能量


香港防癌會由已故何鴻超教授所創辦,目標是推動、統籌以及從事各項抗癌工作。
 

 

完成癌症治療後,我應怎過日子?終於捱過療程,心裏應該感到高興、寬心,但可能仍忐忑不安。有人急不及待,滿心期望一切立刻回復「正常」,恢復患病前的衝勁,繼續搏殺。也有人憂慮將來不知從何再開始,日子怎麼過而徬徨失措。

 

宜向身邊人坦白

經過漫長艱辛的療程,若家人、朋友或同事期望患者一下子完全回復以前的生活,可能有點不切實際,更會對患者造成壓力。患者需時間和空間去整理思維和調節生活的規律,不妨向身邊的人坦白說出感受,讓別人知道你仍有問題要面對,例如你可能仍感疲累、手腳麻痹或失眠……有甚麼你能做,有甚麼未必做到。不要因為你以前將屋子打掃得一塵不染,或連續開兩三個會議也能從容應付,就以為現在也可以這樣做。從前凡事勇往直前,百無禁忌,現在可能思考更多。從前充滿自信,現在可能對某些說話感到耿耿於懷。

本會與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合辦「洗滌身心+養生怡情」一系列的抗癌課程,目的是協助癌患者及其家人超越恐懼、激發正能量。由9月開始,內容包括營養和護理貼士、生命自覺、表達藝術、鬆弛練習和養生運動等,歡迎癌患朋友及家人出席。請於辦公時間內致電39213851查詢及報名。

香港防癌會總監(全面支援及教育)李周翠娥

東方日報「癌的啟示」專欄:http://bit.ly/2uYGD0V
香港防癌會癌症教育資訊:http://bit.ly/2t65Bwd 

陪伴癌症病人走過康復路 腫瘤科醫生:知悉病情是病人的權利

陳亮祖醫生著的新書《癌症謬誤100解》,內容貼地、筆觸顯淺易明,解答了不少對癌症的一些誤解。掃除謬誤十分重要,他述說行醫中這一個難忘癌症個案:

「這個案『好唔抵』。病人是約60歲的乳癌患者,賀爾蒙受體ER、PR呈陽性,已摸到有腫瘤,看我時已屬晚期,並擴散至肺部,已出現氣喘。好難才游說到她在腫瘤裏抽組織化驗。」陳醫生勸她打化療針,因大部分病人打化療針後2至3星期後氣喘會改善,並處方口服抗女性賀爾蒙藥。

惟她極信中醫,中醫指會幫她醫好,用中草藥敷在主瘤上。囑她一個月後來看我,沒有來,直至3個月後她嚴重氣喘求醫,入院後見她的主瘤已流晒血。血液報告尚可,這一刻都可以做化療,以及服用賀爾蒙藥「㩒一㩒住」。

但對方依然堅持不肯,只好給她氣管擴張藥物、減輕她吸氧氣的辛苦。兩星期後氣喘加劇,連平躺都不能,陳醫生建議可使用少許嗎啡紓緩,她仍堅拒服用任何西藥。

「我對她說,這些藥對你有何壞處?你現在連命都可以賠上,情況已一路差,這些藥不會攞你命,仲可以幫你,連命都可以唔要,你還有甚麼可以輸呢?」病人捱多兩個星期,最後在床上喘氣至死亡。

我好想幫她,但她一直拒絕,我做不到任何事,見她死得好慘好心翳。就算她不打化療藥,以我經驗,食賀爾蒙藥可起碼延長6個月。

陳亮祖醫生撰書講述癌症謬誤,讓更多人了解癌症的真相。(陳智良攝)

陳亮祖醫生撰書講述癌症謬誤,讓更多人了解癌症的真相。(陳智良攝)

向病人直陳事實

人們聞癌色變,如何向病人道出患癌的現實?他主張直接與病人及家屬直言。

有不少家人都希望我向病人隱瞞病情,或不要直接說,年長患者更不要如實告知,怕打擊患者醫病的諗法。

這不過是錯覺,根本是呃唔到,要做電療、化療,電療過程中會甩頭髮,病人不是儍的,會見到其他病友,去到醫院見到腫瘤科,無可能呃到。

他說欺騙病人只會造成病人對醫生、病人對家人互相不信任的局面,反而不及如實相告。「講時會正面點,癌症對很多人來說是禁忌,像判了死刑,但部分癌症早期有斷到尾的機會,好返重新做人,香港人平均壽命,女的88;男的82、83,好得返理論上亦可去到這年紀。」

若不幸地屬於晚期腫瘤,痊癒的機會無異「差得遠」,但毋須灰心。

「我初入行(1999年),當時確無較好的藥物治療,只有傳統的化療藥,見到第4期患者,普遍8成病人一年內會過世,現在進步多了,如常見的第4期肺癌,有標靶藥能延長壽命2至3年,副作用少,化療無以前咁毒,輔助藥物如止嘔藥已進步很多。」

化療沒以前般辛苦,甚至老人家都可以接受化療,治癌的躍進,和以前是差天共地。

年長患者看得開

生命將燃盡,還有多久壽命?是病人最常問陳醫生的問題。

病人問我,我一定會講,這是病人的權利,你不知病人有何打算,如財產的分配,一些事情交帶,最弊是大家隱瞞住他,病人有些事情好想去做,突然間唔係度是一個遺憾。

有些家屬怕年長患者接受不到,陳醫生表示反而愈是年長,見慣風浪,仔大女大,反為更加接受死亡這件事。

陳醫生認為,最緊要患者仔女出晒身,毋須他照顧,反為好安心。既成事實(患癌),(餘下日子)不辛苦就得。

見盡死亡,問陳醫生是否仍有深刻感受?

我最大感受是病人醫得好,大家都開心,病人會感激醫護人員;部分病人明明是醫不好,只要陪到他行最後的時間,可以安詳、唔痛地離開。

很多人錯覺是,長腫瘤到臨死一刻都好痛好辛苦,骨痛到典床典蓆、透不到氣。

其實現今的止痛藥好好,有需要使用一些嗎啡,唔痛苦安詳離去。

病人離世,家人難免傷心,但會致電或寄卡給他,感謝他這期間對病人無微照顧。「這滿足感比起醫好病人更大。」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治癌突破】美首批准基因療法 改造免疫細胞「打仗」

(互聯網)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一種新型白血病療法,是美國首次有基因治療獲准應用。

 

根據FDA數據顯示,高達五分一白血病病人在接受首輪用藥治療後無效,命為「Kymriah」的新治療旨在為病人帶來第二次機會。

 

藥物是為病人度身訂造,醫院要先抽取病人的免疫細胞送到實驗室處理,實驗室利用病毒改造細胞,再注回人體。這個療程稱為CAR-T細胞療法,經改造的細胞有能力辦認及殺死癌細胞。

 

「Kymriah」由藥廠Novartis負責生產,此療法只需使用一次但價格不菲,高達47.5萬美元(370.5萬港元),但Novartis強調如果病人在開始治療內一個月內沒有反應便不收費。美國暫時只有20間醫療中心獲准進行治療,Novartis希望年底前將中心數量增至32間。

 

不過,「Kymriah」治療也並非沒有風險,更可能出現危及生命的副作用。由於基因改造免疫細胞過度活躍,藥廠警告病人用藥後可能出現細胞激素cytokine不正常釋放,導致血壓急跌。

 

FDA一個顧問委員會7月建議批准此療法,以治療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復發。數據指接受此療法的病人,89%可以存活半年,而79%更可存活長達至少一年,大部份病人在此期間都沒有復發。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

來自udn 聯合新聞網有關「癌 FDA」的新聞圖像

諾華新藥成為FDA頭一個基因療法開啟抗癌新紀元

udn 聯合新聞網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30日批准全美第一個基因療法,由諾華(Novartis)的CAR-T療法Kymriah拔得頭籌,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ALL)的孩童與 …

 

《異動股》美國首個癌症基因療法獲批,BBI生命科學現升27%
經濟通
 
血癌剋星!全美第一個基因療法要價1428萬
深入報導自由時報電子報  

來自香港01有關「癌 FDA」的新聞圖像

FDA首批基因治療醫血癌83%患者症狀舒緩藥廠索價370萬捱轟

香港012 小時前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周三批出基因治療血癌法,做法是在患者的細胞中加入抗基因,再攻擊體內細胞。臨床數顯示,83%患者的症狀 …
 
 
 
 
來自蘋果日報 (新聞發布)有關「Kymriah」的新聞圖像

美國批出首個免疫療法梁憲孫稱或成治療血癌新希望

蘋果日報 (新聞發布)4 小時前
梁憲孫表示,Kymriah療法是改造病人自身的T細胞來對抗血癌細胞,對急性 …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將新的免疫療法「Kymriah」應用 …

來自自由時報電子報有關「Kymriah」的新聞圖像

血癌剋星!全美第一個基因療法要價1428萬

自由時報電子報8 小時前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30日批准全美第一個基因療法,由諾華(Novartis)的CAR-T療法Kymriah拔得頭籌,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簡稱 …

 

來自News-Medical.net有關「Kymriah」的新聞圖像

FDA makes the first gene therapy Kymriah available for treatment of …

News-Medical.net
The drug Kymriah (tisagenlecleucel) is the first of its kind that uses gene therapy to treat patients with this condition. The release was updated …

 
 
 
 
 
 
 
 
 

頓悟生命的寶貴 腸癌康復者:健康非必然

很多人都聞「癌」色變,希望癌症遠離自己,然而當不幸患上癌症,究竟可以怎樣面對?去年2月醫生確診腸癌的婉君,剛經歷生命中一次重大的考驗。

婉君的健康狀況普普通通,患有貧血,醫生給她處方「鐵丸」補血,後來有另一位醫生認為她的貧血不尋常,建議她照胃鏡、腸鏡,她照做,結果發現她的腸部一個腫瘤,確診是腸癌。隨後她接受電腦掃描,發現肝臟也有癌細胞。

去年4月她接受微創手術將有腫瘤的腸道切除,5月接受肝臟消融手術,7月展開化療,可是她的化療不太順利。

 

正常人3個星期做一次化療,一共要打8針,但我的白血球升得慢,回復時間較長,要過了5、6個星期才做到另一次化療。打了第7針後,我甲亢復發,要過了9個星期才能夠打最後一針。

 

結果,整個化療療程進行了差不多一年,上個月才完結,慶幸是康復進度理想,現在已可如常上班。聽聽她的分享,去片!

 

患病初期最難過

雨過天晴,但回想過去一年的抗病日子,她不禁流下眼淚。

 

梗有一刻會驚,但看過很多關於這個病的書、資料,聽講座,朋友亦會找很多書和資料給我睇,醫生也解答我很多疑問,個心會定些。

 

後來有社工邀請她參加了香港防癌會—賽馬會「攜手同行」癌症家庭支援計劃,她一口答應。此計劃由註冊護士、社工、同路人,提供電話輔導、癌症諮詢、情緒支援、小組分享、外展探訪,婉君覺得有很大得著。

 

我知道參加這個計劃可以增進自己的抗癌知識,總好過留在家中百無聊賴,跟社工傾計,可以抒發到情緒。

 

關於癌症的各種資訊。(陳偉能攝)

關於癌症的各種資訊。(陳偉能攝)

病後的反思

哀傷過後冷靜下來,反思不斷。她回想確診前的一段時間,大便變得不正常,例如明明想去大便,但坐在馬桶上久久未能排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排出來的糞便也異常的嗅,其實這些都是腸癌的蛛絲馬跡。

她亦回想過去的生活,飲食不太節制,喜歡吃薯片、油炸食物,雖然現在偶爾也想吃,但會盡量忍口。過去甚少做運,現在都會出外走動,前一陣子試過游泳、玩八段錦。

 

以前聽到別人說:「祝你身體健康。」我禁不住回應:「我身體一向好健康。」得到這個病後,才覺得健康不是必然。

 

婉君親筆寫的感謝卡。(陳偉能攝)

婉君親筆寫的感謝卡。(陳偉能攝)

癌症家庭支援計劃

跟婉君認識的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註冊社工梁淑晶表示,婉君初期表現緊張、擔心和迷茫,後來她經歷同路人小組的鼓勵,以及聆聽了其他人的分享,最後都轉變過來,變得積極、正面及多了笑容。

梁姑娘接觸不少癌症病人,有感癌症病人除了身體上的需要,心理的需要都好重要。他們需要被關心、接納及明白,因為整個治療過程中都很辛苦,特別很多副作用,手術後需要休息,家人、朋友未必容易明白他們內心的感受。由此可見,癌症病人需要心理上的支援。

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註冊社工梁淑晶(左)與婉君(右)。(陳偉能攝)

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註冊社工梁淑晶(左)與婉君(右)。(陳偉能攝)

備註:香港防癌會—賽馬會「攜手同行」癌症家庭支援計劃,由註冊護士、社工、同路人,提供電話輔導、癌症諮詢、情緒支援、小組分享、外展探訪。歡迎癌症患者、親友尋求支援或醫護及社福界轉介。服務費用全免,查詢電話:2950 8326。

 

撰文 : 何寶華 TOPick 記者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891104/

癌症免疫療法熱度持續延燒,Opdivo 與 Keytruda 發展領先

癌症免疫療法為近年癌症治療最熱門的話題,其推動癌症治療的典範轉移。雖然,癌症治療型疫苗 Proveng在 2010 年即獲核准治療荷爾蒙療法失敗的移轉性前列腺癌,但直到 2014 PD-1 抑制劑 Opdivonivolumab)與 Keytrudapembrolizumab獲准治療黑色素瘤,市場才掀起癌症免疫療法的熱潮。

 

目前癌症免疫療法的發展,從下圖可以看出,仍是以 BMS 的 Opdivo 與 Merck & Co 的 Keytruda 最為火熱,兩款藥品的新適應症快速擴張,截至 2017 年 8 月,Opdivo 被核准的適應症已累積至 10 個、Keytruda 也高達 9 個,數量與速度皆遠高於其他癌症免疫療法產品。

歷年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在美國的新適應症數量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我們從美國已上市的癌症免疫療法產品已獲准治療之癌症來看(見下表),可以發現泌尿上皮細胞癌的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密度最高,其次為黑色素瘤與非小細胞肺癌。從藥物可治療的癌症種類來看,如同上述,以 Opdivo 與 Keytruda 最多。

美國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物已獲准治療的癌症種類

(Source:US FDA;TrendForce 整理)

Opdivo 與 Keytruda 的適應症能夠擴張如此迅速歸功於 BMS 與 Merck & Co 在臨床開發的大舉投入。以在 ClinicalTrail.gov 網站有登記、且正在執行或預期會執行的臨床試驗統計為例,Keytruda 即有高達 322 個試驗(約佔 33%),其次為 Opdivo 的 254 個試驗(約佔 26%),第三高為 Yervoy,約佔 14%。預期以 Opdivo 與 Keytruda 臨床試驗的數量,將維持充沛的能量支持這兩款藥品未來的適應症擴張(見下圖)。

已上市癌症免疫療法藥品的臨床試驗數量佔比

(Source:ClincalTrial.gov;TrendForce 整理)

最新的進展為 Keytruda 的 KEYNOTE-006 試驗、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療法的 CheckMate -214 試驗結果公布。在 Keynote-006 試驗(NCT01866319)顯示,Keytruda 與 Yervoy 在晚期黑素瘤治療的比較,Keytruda 不論是每 2 週施打或每 3 週施打的組別,其 24 個月整體存活期(OS)比例均顯著高於 Yervoy 的組別(Keytruda:55%/2w,55%/3w;Yervoy:43%)。在本試驗中也確立 Keytruda 相較於 Yervoy 在晚期黑色素瘤的競爭優勢,然而在療程設計上,Yervoy 與 Keytruda 相比有先天弱勢,Yervoy 僅施打 4 劑,而 Keytruda 最長可施打至 2 年,這部分的差異則未在本次試驗與分析中做為控制變因。

CheckMate -214 試驗(NCT02231749)的部分,Opdivo 與 Yervoy 合併與 sunitinib 治療晚期或移轉性腎細胞癌的比較,Opdivo 與 Yervoy 合併組別的客觀反應率(ORR)為 41.6% 高於 sunitinib 的 26.5%,然無惡化存活期(PFS)的差異則未達統計顯著性(11.56m vs. 8.38m, HR=0.82, p=0.03),整體存活期(OS)的數據則尚未成熟。從這個試驗結果目前揭露的數據可以發現,癌症免疫療法間的組合有機會提高反應率,但是對於病患是否能有足夠的臨床效益,還有待更多試驗或更長時間來證實,而 BMS 則期望藉著這個試驗的數據,使 Opdivo 能夠成為晚期腎細胞癌的標準療法。

TrendForce 生技產業分析師指出,Opdivo 與 Keytruda 現為癌症免疫療法的領頭羊,兩者不僅時常被拿出來比較,背後的藥廠 BMS 與 Merck &Co 對這兩款藥物的開發策略也頗有較勁的意味。癌症免疫療法在多間大藥廠持續競逐之下,包含 BMS、Merck & Co、Roche、AstraZeneca、Pfizer、Amgen 等,新適應症將在不同癌種之間持續快速擴張,並伴隨著許多組合療法、OS 數據的成熟,熱鬧可期,預期這未來全球癌症免疫療法市場也將由這些大藥廠所主宰。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http://technews.tw/2017/08/28/opdivo-keytruda-cancer-immunization-therapy/

藥物漂白膚色 英患腎癌黑人婦:像失去自我

愛德華茲因藥物的副作用影響,令其皮膚慢慢變白。
 

 

英國一名女子在接受癌症治療後,稱自己失去了黑人的身分,原因是治療過程中,因藥物的副作用令其皮膚慢慢變白。不過,有些不知內情的人出言指責,指她是將膚色漂白,想成為白人,令她感到受侮辱。

現年54歲的愛德華茲(Paula Edwards)在2012年確診患上末期腎癌,當時她獲醫生告知只有12至18個月壽命。但5年過去,寶娜不單沒有被癌症打敗,並且繼續從事社區護理員工作。在過去一年,愛德華茲曾接受4次手術,並要服用一種名為「Votrient」藥片。

不過,這些藥片有副作用,導致愛德華茲的舌頭和手部長出水疱。但最讓醫生費解的是,愛德華茲的膚色在治療期間由黑轉白,諾定咸市醫院的醫生不惜聯絡美國的專科顧問醫生了解原因,對方答覆指部分人在治療過程中,是會發生這種情況,包括另一名亞裔病人,不過她的例子比較明顯。

愛德華茲說她皮膚的顏色有機會繼續轉白,直至好像白人一般。她表示她是從2014年5月時開始發覺這轉變,當時她和女兒合照,發現膚色白了但不太明顯,直至11月時皮膚愈來愈白。

在治療期間,愛德華茲如常上班,雖然她的朋友說她仍然擁有可愛的笑容和色音,但自己卻覺得不一樣。有些不了解內情的人甚至指責她將膚色漂白,想成為白人。愛德華茲表示此言是侮辱了她。

駐英國記者章怡報道

http://hk.on.cc/

 

 

癌專家批藥廠不減價 嘆病人難負擔 盼利潤補貼藥物

 

     

 

【明報專訊】癌症治療的選擇愈來愈多,「副作用」卻是藥費飈升,病人雖有機會延長生命,但財政負擔沉重。屯門醫院副行政總監、臨牀腫瘤科部門主管董煜質疑部分藥廠透過改變藥物注射方式等延續專利,是導致藥費高昂的其中一個原因。他稱明白藥廠需收回研發成本,但眼見病人負擔不起仍「企硬」不減價,形同「敲詐」政府資助。他期望藥廠將長期病藥物的部分利潤補貼癌症藥物,同時為服用標靶藥一段時間後仍見療效的病人提供「包底」付藥費。

指長期病藥利潤高

明年初退休的董煜是少數願公開批評藥費貴的醫生,問他不怕藥廠不滿?他說:「永遠不想見到病人因負擔不起藥費,明明有藥可用,卻用不到」。他說,從來不是要藥廠做虧本生意,但藥廠純利每年均有增長,「是否可以讓一步?」

質疑改注射方式延續專利

本港每年逾2萬宗癌症新症,且逐年增加,但對比長期病患如糖尿病、高血壓,卻是小巫見大巫;其他國家和地區亦是類似情况。董說,「大部分癌症病人幾年內離世,賺錢的是長期病患,他們一旦服藥便不會停。」長期病藥物利潤既高,倘藥廠願意拉上補下,癌症藥便有減價空間。他形容補貼藥費是「道義上的責任」,「健康是生存權利,為何要用來牟取暴利?明知病人買不起,其實即是敲詐政府」。他說,政府不能將資源傾斜於某類病人,藥物定價太高,不符成本效益,便不會納入藥物名冊,「始終是公帑,不可以當政府有無窮資源」。

他說藥物研發步驟繁複,因此定價較高或申請專利是公道。然而部分藥廠會設法延續藥物專利,如最初推出靜脈注射,當專利即將到期,便加推皮下注射,且定價一致,「皮下注射較方便,有得選,於是大家又轉用新藥」。即使有非專利藥廠其後生產靜脈注射藥物,能搶佔市場的機會不高。

董煜認為,美國馬里蘭州的經驗值得參考,當地5月通過新法例,非專利藥物的價格若不合理地飈升,例如一年加價超過50%,藥廠須罰款。他承認藥物定價普遍由藥廠總公司決定,香港分部未必能作主,因此要靠歐美政府「出手」。

倡藥廠承擔部分標靶藥費

不過港府亦非無事可做,董認為政府可推動多方面合作,包括目前試行的藥廠「包底」方案。他解釋,標靶藥不可根治癌症,第一代標靶藥大部分在用藥7至8個月後失效,新一代則有效兩三年。上述方案指醫管局將藥物納入名冊,政府資助或病人自費特定期限內的藥費,其後倘藥物仍見療效,則由藥廠承擔病人繼續用藥的支出,分擔風險。

(貴藥系列 二之二)

明報記者 袁樂婷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

藥廠:定價考慮成本成效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

標靶藥非靈丹 董煜嘆難戳破病人希望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