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ronomic chemotherapy 節拍化療

 癌症的化療,傳統上常以每三個星期一個週期的模式,以高劑量的化療藥為病人施藥,使用較高的劑量的目是希望愈能收到較佳的治療效果。每三個星期一次,並不表示藥效能唯持三個星期,很多時是為了讓身體能從副作用中回復過來,才可進行另一次的施藥。原因是很多化療藥物的機理是針對分裂中的癌細胞,干擾它們的分裂從而把癌細胞殲滅。但在化療期間,我們身上有些分裂較頻繁的細胞,例如骨髓、腸胃和毛囊等細胞亦受到波及,醫生要讓身體機能回復到一定的程度,例如白血球回升到一定水平,才可安排下一次的化療。如果化療藥劑量愈高,使用的分隔時間便要愈長。另一方面,當化療藥物停留在身體期間,如果癌細胞正進行分裂,化療藥物的功效會更為理想,所以較頻密的療程理應效果會較佳。

有些學者於是提出了以較低劑量的化學藥,令病人無須較長時間去復元,以便可以安排更頻繁的模式施藥。這種施藥模式稱為 metronomic chemotherapy (我把它譯作節拍化療)。其中一個開拓者節拍化療的專家是加拿大的Dr. Robert Kerbel。

http://medbio.utoronto.ca/faculty/kerbel.html

其實每星期一次的化療方案已經在一些國家使用了好幾年,病人在治療期間的副作用較一般都較低。節拍化療亦可配合血管新生抑制藥,使腫瘤無法得到營養使腫瘤壞死而達到治療。

其實節拍化療的小規模人體研究已有一定成果,例如﹕
Metronomic capecitabine as extended 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women with 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http://www.sciencedirect.com/…/article/pii/S1658387614001046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5528114

Prolonged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with maintenance metronomic oral cyclophosphamide and etoposide treatment in macroscopic residual disease or recurrent/advanced stage ovarian cancer.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5536605

Dr. Robert Kerbel和其他研究人員的工作,為晚期癌症病人帶來新的曙光。癌症臨床前的研究指這種新治療概念,對一些晚期的癌病,包括乳癌,也有不錯的效果。
Preclinical recapitulation of antiangiogenic drug clinical efficacies using models of early or late stage breast cancer metastatis.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4074794

A model of postsurgical advanced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ore accurately replicates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ntiangiogenic drugs.
http://cancerres.aacrjournals.org/content/73/9/2743.long

相信將來這種療法得到進一步的發展,已出現了移轉的晚期病友又會多了一個抗癌的招數了。

師兄隨筆( 2015-1-9 )

補多一個報告,以頭頸癌作研究:
omparing metronomic chemotherapy with chemotherapy (single-agent cisplatin),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relapsed, or inoperable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head and neck.
http://meetinglibrary.asco.org/content/125716-144

沉默殺手卵巢癌

 三十歲的小蓮是內地居民,每次來港,過關時都因腹部隆起而被查問。她每次都得解釋,來港是為治病,腹大便便並非懷孕,而是患了卵巢癌。

 

卵巢癌是女性常見的癌症,在香港更是女性的第七大癌症殺手,2012年的發病數字為531例,同年有174人因此死亡。其高危因素包括肥胖、長期處於高荷爾蒙水平(例如從未生育)、家族遺傳等。一般病人會出現如腹痛、腹漲或下體流血等狀。由於徵狀不明顯,發現時往往為時已晚,卵巢癌故有沉默殺手之稱。

 

 

小蓮當日便是有持續腹漲,但只當是心廣體胖,未加理會。至徵狀惡化,才確診為第三期卵巢癌,腫瘤最大時有13厘米。她在內地接受了八個月包括化療的治療,但無太大改善。像大部分卵巢癌患者一樣,她深受腹水困擾,痛苦不堪。心急如焚的家人帶她老遠從北京來港求醫,他們見我時表示聽說標靶藥物治療卵巢癌很有效,想知道詳情。

 

我向小蓮及其家人解釋,抗血管増生的標靶藥物可用作治療卵巢癌。其後小蓮打了8針,腫瘤縮至6厘米,可用手術切除,且腹水情況明顯得到舒緩。治療期間並無大副作用,精神也好,之後她來港時,更常因流連shopping,連覆診也遲到。

 

卵巢癌發病年齡中位數是60歲,小蓮這麼年輕便要與癌魔搏鬥,我很替她難過。她的個案,令我覺得有需要加強婦女保護自己的意識:女性常見的乳癌、卵巢癌及子宮頸癌其實可經每年一次的乳房造影、超聲波、抹片檢查偵察得到。女士們要愛護自己,這一年一度的約會,實在是不能錯過的。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潘智文醫生

澳洲亞得雷德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 (放射科)
卡的夫大學紓緩醫學碩士




 

如何評估營養資訊的正確性?

 生病時,從網路上,書局哩,朋友鄰居間,都會看到很多癌症相關的訊息,

吃什麼可以抗癌? 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等等問題 



這裡提供些要點,教導你如何自我評估這些訊息!
 
  •  如何評估營養資訊來源?
你可能在罹癌後,會積極的尋找健康相關資訊,對於媒體報導不知道如何判斷的困擾?這裡教你幾個簡單的方法:
 
1.      詳細閱讀資訊:
對於誇張,過度宣稱療效都要有警覺,以科學、人數越多的實驗證據取代經驗談與動物實驗/細胞實驗的資訊。(看更多營養補充品觀念釐清篇)
 
2.      取得完整資訊
閱讀雜誌或報紙完整資訊取代電視廣告或廣播的健康資訊,包含哪裡做的研究,多少人參加,是否廠商贊助研究,是否有其他類似主題的研究,不要依賴單一研究,要以公正癌症單位的建議為主(政府、學術單位、大型醫院)。
 
3.      癌症不是一個答案能解決 (如維他命C治癌?!)
身體,癌症組成都是一個複雜的系統,無法以單一原因,單一營養素來解決這個問題,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飲食、運動、體重才是多樣化的選擇。
 
4.      建議一個諮詢管道
就是你的醫師,把你的飲食、正在服用的藥物、運動跟你的專業醫師、營養師討論
 
5.      適當的警覺心:
你不需要看太多的資料,因為你已具備有常識,對於太好的東西要保持懷疑

參考資料
AICR美國癌症研究所(半官方)癌症存活者指引

志穎醫師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學士
中國醫藥大學中西醫健合研究所碩士
他建立的榖雨癌後重生知識分享平台,致力以實証醫學來指引方向,
關注癌症治療之後的社群,繼續美麗新生

穀雨 癌後重生知識分享平台
http://cancernewlife.blogspot.tw/

癌的啟示︰放射治療護理 多認識少恐懼

放射治療(電療)是使用高能量放射線治療癌症的方法。高能量放射線能破壞癌細胞的染色體,使癌細胞死亡。正常細胞的染色體也會受影響,但它有自我修復能力,而癌細胞卻缺乏這能力。

宜花灑浴 水溫忌過熱

若照射部位有紋點或刺繡定位,切勿擦掉或自行加深顏色。如顏色變淡,應立即通知放射治療師。治療進入第二周後,照射部位的皮膚會發紅乾燥,病人可塗上醫生或護士處方的蘆薈啫喱或水分潤膚霜作護理,治療前以溫水洗掉便可。切勿在照射部位塗抹含果酸及香水等刺激性成分的護膚品。

病人宜選質地柔軟透氣兼剪裁寬鬆的衣物,避免擦損皮膚,女士可穿長袍或鬆身裙。每天以花灑浴代替浸浴,水溫切忌過熱。皮膚要保持乾爽,尤其腋下、腹股溝的皺摺位置。沐浴後以軟毛巾拭乾,忌大力擦皮膚。

若皮膚破損或潰瘍,應告知護士作無菌換症以防感染。放射部位的毛髮會脫落,治療完成後會再生長。外出時,可戴絲巾或打傘遮擋陽光,免紫外線曬傷放射部位的皮膚。電療期間,病人要採取避孕措施,以免對胎兒構成傷害。治療完畢後,上述副作用會漸消退。

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40403/00176_093.html

接受放射治療 保持正常社交

放射治療(電療)是醫治癌症的主要方法之一,病人毋須住院,每天到腫瘤中心接受治療。其主要功用包括:

1.根治性:療程多於六星期,一星期五日,每日一次,每次約二十至三十分鐘。療程不會引起疼痛,病人治療後即可回家;可能需同步進行化療,提高治療效果。

2.輔助性:是綜合性治療的一環,可於手術前或後進行,配合其他療法如手術切除或化療,以達更佳效果。通常為期五至六星期,電療廿五至三十次。

3.紓緩性:用以減輕癌症帶來的各種不適。多作短期性放射治療,療程通常不多於兩周,劑量較低。

易覺倦可小睡

體外放射治療不會令病者帶有輻射,與家人同住同食均沒問題,故不應將病人隔離,以免病人有被離棄感覺。病人在電療期間會感疲倦,每天除正常睡眠外,也可在下午小睡一會,補充體力。

病人可按照身體狀況,調節及適應新的生活節奏,保持適量運動,如柔軟體操、氣功或步行等。另一方面,病人應保持正常社交,多與家人朋友閒聚,抒發感受。

看電影、聽音樂也有助放鬆心情,緩解焦慮。若有宗教信仰,可通過祈禱及聚會,加強靈性寄託。

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40327/00176_079.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標靶藥效勝化療 與瘤共存不是夢

 香港「頭號殺手」肺癌2011年有4401宗新症,是香港第二常見的癌症,有3789宗死亡個案,死亡率在十大癌症中稱冠,男女的發病年齡中位數皆是71歲。近十年的新症個案保持平穩,死亡率下跌近一半,大部分患者發現時已屬第三至四期,能動手術的只佔兩成,第一期的五年存活率為50-70%,而第四期只有少於5%,較其他癌症低。

 

其實超過一半肺癌患者是非吸煙人士,這群非磷狀非小細胞患者,較適合使用標靶治療,包括四成EGFR基因變異患者,以及少於一成ALK基因變異患者。針對EGFR受體的基因變異,患者在轉移性第一線治療有二種標靶藥物可選擇,包括Erlotinib GefitinibAfatinib而針對ALK基因變異,暫時只有Crizotinib一種。

 

本地、歐洲、台灣、中國等地的研究皆證實了第一線治療應使用標靶藥物,取代傳統的化療,因為病情控制較佳,副作用較少。但大部分小細胞腫瘤和磷狀腫瘤皆不適合使用標靶治療,這類病人多是吸煙人士,病情較為惡性。由於傳統肺片的敏感度較低,吸煙等的高危一族可考慮定期做低劑量電腦斷層檢查(low dose CT, LDCT)

 

一位六旬伯伯,08年發現肺癌時,癌細胞已擴散,不能動手術,並驗出EGFR基因變異。他一直服用標靶藥至今,副作用是皮膚較乾燥、帶些紅點,但在醫生適當處理下,對生活質素並沒構成太大影響。這位老人現在活得很快樂,還不時帶同孫兒來覆診。可見即遇上頭號殺手,並不代表走到生命盡頭,積極面對才是上策。

 

 

 

梁廣泉醫生  DR. Leung Kwong Chuen Angus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MBBS(HK)
英國皇家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FRCR
香港放射醫學院院士
FHKCR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
FHKAM (Radiology)
卡的夫大學紓緩醫學深造文憑
PG Dip Pall Med (Cardiff)

癌症這50年

ASCO(美國臨床腫瘤協會)第50界年會在芝加哥進行。這50年,腫瘤的發病率、治療方式和預防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人類至今沒有攻剋癌症,但是治愈率、生存率已經大幅增長,越來越多聰明的人投入到這個領域。ASCO藉此次大會,對多種腫瘤診療進行了結繩記事式的回顧。發現二手煙對肺癌的影響,提出手術後化療對乳腺癌的作用,靶向治療的革命性意義…… 

下面是幾種腫瘤50年進展回顧,包括:肺癌,胃癌,結直腸,胰腺癌,乳腺癌和前列腺癌。 

胃腸癌50年進展回顧     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的50年裡,美國胃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出現了戲劇性的、難以理解的下降趨勢。 1967年胃癌佔癌症相關死亡原因的5.7%,預期2014年胃癌僅能佔癌症相關死亡的1.9%。然而胃癌仍然是全世界癌症的第二大死亡原因。社會經濟地位低的患者人群胃癌的風險更高。 

從胃癌發病率高或低的地區移民的人仍保持著他們對胃癌的原始敏感性,然而他們後代的胃癌風險與所移民地區的流行風險相似。這一結果提示,環境暴露(很可能年輕時就已開始)與胃癌的發病率有關,飲食中的致癌物質和幽門螺桿菌是主要的致癌因素。 

圖:在過去的30年間,美國胃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從15%增加到29%(表1) 

在過去的50年裡,胃腺癌可進一步分為兩種種類型:腸型,以胃竇部、小彎的潰瘍型損傷(重於淺表性胃竇炎)為主要特點,經常由幽門螺桿菌感染引起;瀰漫型,累及整個胃,多無粘膜潰瘍,使胃失去膨脹能力(皮革胃),與E-鈣黏蛋白表達的減少有關,並且通常預後較差。 

儘管大多數人的瀰漫型胃癌的發病率相似,但腸型胃癌在胃癌高發地區更為多見,而在胃癌發病率降低的地區則很少見。能夠編碼細胞黏附蛋白的E-鈣黏蛋白(CDH1)的胚系突變是一種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病,與年輕無症狀攜帶者的瀰漫型胃癌發病率升高有關。 

在過去的20年間,射線超聲雙重對比檢查已經被CT掃描和食管胃鏡檢查所取代以用於評估患者上腹部不適。雖然胃次全切除術仍然是遠端、腸型胃癌患者可選的術式,但現在瀰漫型胃癌患者會採取術前化療或放化療,因為這些患者單純手術的效果較差。 

在高發地區如亞洲,胃癌手術時都會常規清掃大量淋巴結。已有多項隨機試驗來比較這種叫做D2或D3的手術方式與只切除少量的淋巴結的手術方式的療效。這些試驗表明,更具侵襲性的手術的療效的提高比較有限,可能的原因是D2/D3手術對腫瘤的控制效果被圍手術期的並發症發生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所抵消。 

    →ASCO50年(1964至2014年)胃癌領域人主要進展

    →美國胃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呈持續下降趨勢 

    →胃腺癌可進一步分為如下兩種亞型: 

        腸型胃腺癌(萎縮性胃炎之後出現的胃竇部潰瘍病變) 

        瀰漫型胃腺癌(粘膜下浸潤失去膨脹能力) 

    →幽門螺桿菌感染與腸道亞型相關 

    →調節E-cadherin鈣黏蛋白(CDH1)發生種系突變與家族性胃癌相關 

    →D2/D3手術的療效改善有限,其原因可能是對腫瘤的控制效果為圍手術期的並發症發生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所抵消 

    →輔助放化療可延長患者生存期 

圖:表3總結了過去50年裡胃癌領域的主要發現和進展 

一系列既往試驗探討了以氟尿嘧啶為基礎的聯合化療方案(例如氟尿嘧啶、亞葉酸、奧沙利鉑,即FOLFOX方案;表柔比星、順鉑、氟尿嘧啶,即ECF方案;多西他賽、順鉑、氟尿嘧啶,即TCF方案)用於治療晚期胃癌的療​​效。結果顯示,儘管緩解率不同,中位生存時間一般少於12個月,但是各方案的主要差異在於不良反應的嚴重程度和花費。 

對於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neu過度表達的15%的癌症患者,在化療方案中增加曲妥珠單抗治療可以使中位生存期延長2.7個月。在化療方案中增加貝伐單抗則不會延長中位生存期。但是,一種最新研製的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的單克隆抗體(ramucirumab)似乎很有希望。 

在亞洲和歐洲進行的試驗發現,輔助化療或圍手術期化療可以提高手術治愈率。在美國,可能因為廣泛手術治療的費用較少,術後放化療的療效最好。與氟尿嘧啶加亞葉酸方案相比(作為輔助放化療方案的一部分),強度更大的ECF化療方案的療效並未得到改善。 

胰腺癌50週年進展回顧    在1964年,對於胰腺癌我們還所知甚少,我們還未闡明它的病因,也不能對胰腺進行清晰的成像,當發現時幾乎都已是晚期疾病。早期診斷的機會極其稀少,Whipple手術是當時唯一的治療手段,在那個時代它稱得上是一項複雜的手術,其圍手術期並發症發生率和死亡率均很高,並且很少能夠達到治癒疾病的效果。 

今天,儘管胰腺癌仍不失是一種凶險的疾病,仍然是美國四大癌症相關性死亡原因之一,但已出現明顯的療效小幅度的改善。借助於更精密的成像技術,臨床醫生能夠觀察胰腺,得益於內鏡逆行胰膽管造影和經十二指腸穿刺活檢等技術的進步,早期診斷也成為可能。 

除此之外,手術技術和術後治療水平的提高,患者集中轉診到大型醫療中心,促使術後並發症發生率和死亡率均大幅下降。諸如黃疸、疼痛、體重下降、厭食和高凝狀態等一系列問題也能夠及早治療。侵襲性症狀的處理和腔內支架的合理使用(解除膽道梗阻或胃出口梗阻)使大多數患者的症狀得到緩解。 

圖:表1. 在過去的30年裡,美國胰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從2%小幅增漲至6% 

胰腺癌的標誌性特徵是緻密纖維組織包裹腫瘤,這一特徵阻礙了腫瘤組織的獲得,並成為胰腺癌分子基礎研究進展緩慢的原因之一。現在我們知道90%以上的癌症中可見RAS突變,但是迄今還沒有甄別出其他主要的分子驅動基因。 CA19-9是公認的胰腺癌血清標誌物,在監測疾病的發展過程中可發揮重要的臨床作用。最近,試驗中出現了模擬人類疾病的轉基因小鼠模型,它的出現可促進關於胰腺癌發生和進展的生物標誌物研究的進展。 

流行病學研究發現胰腺癌的發生與肥胖有關,近期又發現它與II型糖尿病和吸煙的有關。在胰腺癌風險高於平均水平的家庭中進行的研究發現,此類家庭中黑斑息肉病、遺傳性非息肉性結腸癌的發病率較高,BRCA1和(特別是)BRCA2基因突變的發生率也更高。基因測序研究揭露了胰腺癌易感基因,但是這些發現並未改變臨床實踐,還未確定在哪些個體中進行集中篩查可以獲益。 

1985年(在這一年中胃腸腫瘤研究組認定氟尿嘧啶放化療為標準輔助化療方案)至1997年間(這一年生存期的延長和臨床症狀的控制優勢促使FDA批准吉西他濱用於臨床),治療鮮見進展令人黯然神傷。在隨後的幾年中,研究顯示吉西他濱輔助治療有效,然而放療在輔助治療中的作用受到質疑。 

值得指出的是,今天同步輔助化療研究顯示患者的中位生存期為20—24個月,這一結果與胃腸腫瘤研究組1985年的報導沒有太大差異。鑑於分期技術的改善,這一發現提示,目前治療技術的改善非常有限,還不足以對該病的自然史產出明顯的影響。 

圖:表4. 過去50年裡胰腺癌領域的主要發現和進展 

在1997年到2011年間,雖然做出許多嘗試將吉西他濱與其他藥物聯合應用,但是晚期胰腺癌的治療還是沒有取得明顯進展。然而2011年FOLFIRINOX方案(氟尿嘧啶、亞葉酸、伊立替康、奧沙利鉑)和吉西他濱/白蛋白結合型紫杉醇方案引入後才改變了這一趨勢。與吉西他濱相比,FOLFIRINOX方案的應用使緩解率提高了3倍多,並將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從5個月延長至超過11個月,而且患者的生活質量也得到了提高。 

吉西他濱/白蛋白結合型紫杉醇方案的應用使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從5個月延長至8.5個月。我們尚不清楚是否其中一種化療方案優於另一種,是否這兩種輔助治療方案都有效。但是這兩種方案都有希望在未來5年內出現遠遠超過之前50年的進展速度。 

結直腸癌50年進展回顧     1964年ASCO成立之初,醫學界對結直腸癌的病因學還知之甚少,治療方法大致僅限於對原發腫瘤灶的手術切除,以及用於轉移性結直腸​​癌有一定效果的氟尿嘧啶。從那時起,結直腸癌的早期發現、預防和治療取得了實質性進展,美國和大多數醫療資源豐富的國家的結直腸癌發病率和死亡率都隨​​之出現了明顯下降。 

觀察性研究表明,結腸癌與攝食紅肉、肥胖、缺乏體力鍛煉等有關。常規服用阿司匹林似乎可以降低發病率。確診為結腸癌的患者使用阿司匹林和增加體育活動或可降低復發和死亡的風險。 

諸如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病和遺傳性非息肉病結腸癌等家族性結腸癌綜合徵在臨床和基因角度都已給出了詳細的描述。高危家族遺傳諮詢服務介入可以對高危者進行綜合評估和早期預防,從而降低結直腸癌的風險。 

目前,散發性結腸腺瘤被公認為癌前病變,惡變風險與息肉的大小、絨毛形態和外觀等相關。因而,針對一般人群進行結直腸息肉和癌症常規篩查是可靠的措施,過去主要應用大便潛血試驗檢測,目前已開始使用乙狀結腸鏡和結腸鏡檢查進行直觀檢查。這些檢查手段都可以降低癌症的發病率和死亡率。 

然而不幸的是,符合條件的人群實際進行篩查的比例並不太高,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對個人風險的誤解、缺乏治療保障和對內鏡檢查前腸道準備不適的憂慮造成的。 

最近幾年出現的新技術CT結腸成像檢查成為新的篩查方案,至少可以發現大的結腸息肉,與內鏡檢查相比,這項技術可能更容易被人接受。然而,長期的腸道準備、費用和缺乏具有閱片專業知識的影像學家等因素都可能會限制CT結腸成像技術的廣泛使用。 

與糞便潛血試驗相比,針對大便脫落上皮細胞進行DNA突變檢查的特異性更高,但是不能排除直觀鑑定並切除結腸異常細胞來源的必要。 

在過去50年裡,最重要的進展在於發現了引起結直腸癌的分子通路,這一成績歸功於Vogelstein等和Markowitz等,Atlas癌症基因組圖譜網絡後來對其進行了重新定義。微衛星不穩定通路與突變或DNA錯配修復甲基化有關,染色體不穩定通路與抑癌基因缺失或致癌基因突變有關。 

微衛星不穩定通路與染色體不穩定通路導致了特異性分子通路的變異,例如WNT,MAPK,PI3K,TGFB以及p53,進而引起了大部分結直腸腫瘤的形成。毫無疑問,在未來數年間,這些新發現將催生早期發現、預防和治療的時代的到來。 

結直腸癌新診患者的預後主要與腫瘤分期(TNM分期)有關。其他與預後有關的病理特點包括腫瘤穿孔、梗阻、侵犯神經或血管、淋巴細胞浸潤、淋巴結轉移的數量、切除標本中淋巴結的數目等,臨床特點包括術前癌胚抗原上升,此外還有其分子特點。 

對於分子特點來說,某一DNA錯配修復基因突變所導致的結腸中微衛星不穩定增高,預示著預後較好,也預示著對氟尿嘧啶化療缺乏敏感性。 BRAF突變是預後不良的獨立預測因素,多基因表達的亞型分析試驗似乎對改善II期結直腸癌患者的預後有益(而非治療,目前而言)。 

結腸癌的主要治療措施是外科手術切除腫瘤組織,多個前瞻性隨機臨床試驗結果表明,腹腔鏡結腸切除術的療效與開放手術相似,而前者並發症發生率更低。始於上世紀80、90年代的一系列臨床隨機試驗明確了III期結腸癌患者術後輔助化療6個月的療效,之後的主要進展就是氟尿嘧啶加亞葉酸方案中添加奧沙利鉑。 

研究顯示,在氟尿嘧啶加亞葉酸方案中添加伊立替康無益。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在化療方案中添加貝伐單抗或西妥昔單抗都無益,儘管這兩種藥物在治療轉移性結腸癌時都是有效的。 

在過去的50年間,直腸癌的主要治療手段日漸成熟,這主要得益於美國以外的國家所進行的前瞻性臨床隨機試驗。降低和控制圍手術期和遠期並發症的最佳方法是全直腸系膜切除術,隨後進行氟尿嘧啶或卡培他濱靜注化療和骨盆放療,最後進行輔助系統治療。 

隨機試驗對術前和術後放化療的療效進行了比較,隨訪11年後研究者發現,這兩種方法的生存結局未見明顯差異,然而術前放化療的局部復發和遠期並發症的風險更低。結腸癌和直腸癌的手術治療,療效與手術團隊的臨床病例數和手術經驗有關,接診臨床病例數越多的診療中心,其療效也越好。 

在過去的50年間,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的治療狀況出現了巨變,雖然大多數的轉移性結直腸​​癌的患者仍然無法治愈,但是中位生存期從6到9個月延長至2年。 20世紀70年代出現了可作為血清標誌物的癌胚抗原,它用於疾病進展的檢測很有效,可改善初始治療完成後疾病復發的早期發現。 

2006年,ASCO臨床實踐指南推薦每3個月檢測癌胚抗原一次,至少持續到初始治療完成3年之後,一旦發現癌胚抗原水平升高,即需繼續抗癌治療。有高達25%的患者轉移灶局限於一個器官(典型的是肝)可通過外科手術切除轉移灶達到治癒的目的。 

其它的消融技術如射頻消融術、冷凍消融術和局部放療同樣頗有希望,然而2009年ASCO系統綜述表明還需進行更多的射頻消融術的研究。對於發生更廣泛轉移的絕大多數腫瘤患者而言,系統化療仍是主要的治療選擇。 

上世紀80年代的治療研究項目主要聚焦於對氟尿嘧啶給藥方案的優化,並通過添加亞葉酸增強療效,並通過減少葉酸的使用從而達到增強氟尿嘧啶和靶向酶和胸腺合成酶的粘附性的效果。 

上世紀90年代,隨著伊立替康和奧沙利鉑的研究進展(研究發現這兩種藥物加入氟尿嘧啶、亞葉酸方案後均可延長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的生存期,最佳用法是靜脈滴注),晚期結直腸癌領域引入了細胞毒性藥物治療方案。這些方案(如FOLFIRI和FOLFOX方案)在臨床試驗中的療效相似,而毒性反應有差異。 

卡培他濱是一種氟尿嘧啶的前體口服藥物,它出現於一系列轉移癌的輔助化療隨機試驗,該藥的療效與氟尿嘧啶化療方案相似。另一個重要進展來自貝伐單抗添加治療方案(氟尿嘧啶、亞葉酸和伊立替康方案,即IFL方案),貝伐單抗是一種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受體的單克隆抗體。 

臨床試驗比較了IFL加安慰劑VS.IFL加貝伐單抗方案的療效,發現與安慰劑組相比,應用IFL加貝伐單抗方案的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從15.6個月延長至20.3個月,基於上述發現,美國FDA批准該藥用於抗血管生成的一線治療。其後的試驗也都支持其與伊立替康和奧沙利鉑等聯合使用,目前該藥廣泛用於轉移性結直腸​​癌患者的一線化療。 

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單克隆抗體在治療結直腸癌中表現出一定的效果。該藥的研製和批准旨在用於經標準治療後進展的EGFR表達陽性的轉移性結直腸​​癌,但是現在西妥昔單抗和帕尼單抗的應用主要局限於KRAS野生型腫瘤患者(大約佔結直腸癌的60%)。多個臨床試驗數據分析顯示,這些藥物治療KRAS和NRAS基因(與BRAF類似的基因)突變的結直腸癌無效。 

該藥對存在上述突變的患者甚至會產生不利影響。因此,不論是單藥治療還是聯合化療,在決策是否需要應用EGFR抗體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之前,檢測KRAS基因突變和其他RAS基因家族的突變均已經成為標準治療程序。 

儘管貝伐單抗和EGFR抗體在聯合化療治療轉移性結直腸​​癌時都有效,但是若干臨床試驗結果顯示,與化療加貝伐單抗單獨治療相比聯合靶向治療藥物的療效更好。 

一項正在進行中的試驗旨在直接比較貝伐單抗與化療聯用和西妥昔單抗與化療聯用治療初治的轉移性結直腸​​癌的療效哪個療效更好。最近完成的一項隨機試驗的初步報告表明,西妥昔單抗與FOLFIRI方案聯合治療KRAS野生型轉移性結腸癌的療效優於貝伐單抗。 

最近,又有另外兩款靶向藥物—阿柏西普和瑞戈非尼被批准用於晚期結直腸癌,然而其療效一般,花費較高,該藥用於晚期結直腸癌治療的臨床價值還存有爭論。 

肺癌研究進展回顧 

    1933年——成功實施首例肺癌全肺切除術。 

    1950年——證實吸煙與肺癌的相關性。 

    1960年代——研究發現化療可延長肺癌患者生存期。 

    1964-1969年——美國公共衛生署報告確實吸煙可引發肺癌。 

    1980年代——系統性化療聯合或不聯合胸部照射可有效治療小細胞肺癌(SCLC)。 

    1992年——聯合化療成為局限期小細胞肺癌的標準治療方案。 

    1993年至今——證實二手煙可引發成人不吸煙者罹患肺癌。 

    2004年——表皮生長因子受體酪氨酸激酶抑製劑(EGFR-TKI)厄洛替尼、吉非替尼治療敏感的患者中發現EGFR基因突變。 

    2006年——貝伐單抗聯合紫杉醇和卡鉑可改善NSCLC非鱗癌患者總生存。 

    2007年——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中發現ALK染色體重排。 

    2009-2013年——EGFR-TKIs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獲准用於未經治療的NSCLC患者和EGFR突變陽性患者。 

    2010年——對於手術切除的Ib期以及II、III期NSCLC患者,標準治療採用以順鉑為基礎的輔助化​​療方案。與胸片檢查相比,每年低劑量螺旋CT檢查可使既往或目前大量吸煙者因肺癌導致的死亡率下降20%。 

    2011年——克唑替尼獲准用於治療ALK陽性的NSCLC患者。 

    2013年——美國預防服務工作組(USTSPF)推薦低劑量螺旋CT。 

    2014年——Ceritinib(色瑞替尼)獲批用於ALK陽性的肺癌患者。 

圖:肺癌研究進展大事記 

乳腺癌研究50年    危險分層與預防 

20世紀60年代中期,人們對哪些是乳腺癌的危險因素認識還局限,只知道母親或姐姐(妹妹)中有人是乳腺癌,自己患乳腺癌的風險會增加。真正揭開乳腺癌危險因素的時間是在1981年——第一個揭示乳腺癌危險因素的研究出現。 

該研究結果發現,家族中如果有BRCA1、BRCA2基因突變,其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風險大大增加。隨後BRCA1、BRCA2基因突變檢測成了商業化,凸顯了針對高危患者進行有效降低乳腺癌風險策略的必要性。 

隨著對乳腺癌其他危險因素的不斷認識,新的乳腺癌風險可通過Gail模型或其他有效驗證手段(包括Tyrer-Cuzick法)進行確定。 

針對不同患者進行危險分層所產生的最重要結果是不一定每一位患者都要接受雙側預防性乳房切除術(BPM)了,過去部分患者僅僅因為乳房有腫塊或多次活檢提示非反應增生而需行BPM,其他沒有任何乳腺癌的高危因素,這一點非常不合理,可能對患者心理和生理產生巨大影響。 

對於高危患者,手術仍然是降低風險的一種選擇。 BPM可使BRCA1和BRCA2基因突變患者的發病率下降90%,但雙側輸卵管切除術卻只能使乳腺癌的發病率下降50%、卵巢癌的發病率下降約80%。針對高危人群的篩查,有研究結果表明:MRI較鉬靶或B超更好。 

美國乳腺與腸道外科輔助治療研究組(NSABP)P1研究結果表明,藥物預防同樣可以降低乳腺癌風險。該試驗中,服用5年他莫昔芬可使雌激素受體陽性(ER+)乳腺癌的發病率下降50%。 

隨後的研究結果表明,雷洛昔芬可預防骨質疏鬆症,該藥原本用於乳腺癌的治療,但療效甚微。芳香化酶抑製劑同樣被證明可降低乳ER陽性乳腺癌發病率。對於ER陰性乳腺癌目前只有手術可以降低發病風險。 

局部治療 

20世紀60年代,乳腺癌根治術仍是乳腺癌標準的手術方式。但NSABPB04試驗將腋淋巴結陰性的患者分為根治術、全乳切除術加腋窩放療和全乳切除術,如果有淋巴結轉移,作腋窩淋巴結清掃(ALND)三組,結果表明患者在生存期方面沒有明顯差異。 

該研究證實了乳腺癌是“全身性疾病”的假說,局部治療可能不能改變患者的生存期,這為改良根治術開啟了大門,同樣也為保乳手術(BCT)提供了臨床試驗支持。 

一項薈萃分析結果發現BCT加全乳放療組患者的生存期與乳腺癌根治術組患者生存期無明顯差異,即使在長期隨訪中兩組患者的生存期也沒明顯差異。隨著時間的推移,接受BCT後的局部復發率逐漸下降,並且與接受乳腺癌根治術患者局部復發率無明顯差異。 ER陽性乳腺癌患者10年復發率大約為2%-3%,ER陰性乳腺癌患者為6%-8%。 

腋窩淋巴結清掃作為整個乳腺癌治療過程中的一部分,同樣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前哨淋巴結活檢(SLNB)在部分乳腺癌患者中已作為常規手術替代腋窩淋巴結清掃。 SLNB是一種早期判斷淋巴結是否受累的檢查方法,可降低術後並發症的發生率及其程度,改善術後生活質量。 

儘管在淋巴結陰性疾病患者中,SLNB可以代替ALND,但美國外科腫瘤學會(ACOSOG)的Z0011研究比較了正準備接受BCT、僅有1顆或2顆淋巴結陽性的患者是否需要行ALND,發現有很大爭議。 

該研究是在NSABPB04研究結果的基礎上進行的。 NSABPB04研究結果發現,有淋巴結轉移且未接受淋巴結清掃與放化療的情況下,只有一半患者出現腋窩淋巴結侵犯。 

Z0011研究比較了淋巴結陽性患者接受BCT+全乳放療與化療作為標準的治療方案外,輔助治療是否可以縮小手術的範圍。與僅接受SLNB相比,接受ALND未能提高患者的生存期與局部復發率,而且顯著增加患者的複發率。 

乳腺癌根治術可使患者的胸壁感覺永久性喪失,腫塊切除術與SLNB可使患者淋巴水腫的發病率增加。接受BCT患者的預後改善,但在美國接受乳腺癌根治術(特別是對側預防性乳房切除術)的患者越來越多,這似乎有點矛盾。研究表明這是患者的意願,並非醫生推薦,了解患者為什麼作出這樣的選擇對今後的治療選擇非常重要。 

局部放療的演變            手術方式發生變化的同時,放療也出現了諸多變化。乳房切除術後放射治療(PMPT)近來被廣泛研究。長久以來人們一直認為有4顆或更多腋窩淋巴結侵犯的患者應接受PMPT。 

但2005年OxfordOverviewAnalysis的結果表明,乳腺癌根治術或BCT後接受RT可改善患者預後使乳腺癌局部治療產生很大的變化,之前所認為的乳腺癌是一種“全身性疾病”的假說可能不成立。無論是淋巴結陽性或淋巴結陰性患者,局部放療都可以提高患者生存期。 

輔助治療          20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乳腺癌患者即使接受乳腺癌根治術也會復發,那麼原因到底是什麼呢?研究人員發現腫瘤的微轉移正是手術治療失敗的主要原因。要想提高患者生存率,必須術後輔助化療;這個概念在今天已經得到廣泛認識。 

Bonadonna等的一項早期研究結果表明,術後輔助環磷酰胺,氨甲喋呤,5-氟尿嘧啶(CMF方案)可改善患者預後。 2005年OxfordOverviewAnalysis結果表明,對於年齡<50歲患者,術後輔助以包括蒽環類化療藥物的方案可使患者的死亡率下降38%;年齡在50-59歲的患者,術後輔助化療死亡率可下降20%。化療方案中如果包含紫杉類藥物可使患者的複發率和死亡率進一步下降。 

靶向治療          20世紀70年代,乳腺癌靶向藥物治療研究啟動。選擇性雌激素受體調節劑他莫昔芬和所有的內分泌治療都是針對雌激素受體蛋白,該蛋白在80%-90%的乳腺癌患者中表達。他莫昔芬可減少復發率,但不能延長患者生存期,對於絕經後的乳腺癌患者治療效果有限。 

一項納入80,000例絕經前和絕經後乳腺癌患者薈萃分析結果表明,他莫昔芬可降低淋巴結陽性和淋巴結陰性患者的死亡率(前提是患者的激素受體陽性),其中<40歲患者的死亡率下降39%,>70歲患者的死亡率下降37%。 

隨後的研究結果表明,芳香化酶抑製劑可提高患者的無疾病生存期(DFS),絕經後乳腺癌患者接受內分泌治療可減少治療的副作用,但內分泌治療的最佳時機目前正在研究。部分研究結果表明(例如:ATLAS,ATTOM和MA17研究)內分泌治療最少要持續10年。 

HER2靶向治療          乳腺癌的治療已進入分子分型時代,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陽性乳腺癌在所有乳腺癌患者中約佔20%-30%,靶向藥物出現之前,此類患者被認為是預後較差的一類。 HER2是乳腺癌明確的預後指標。 

作為第一個靶向HER2的人源化單克隆抗體,曲妥珠單抗的問世改變了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的預後,自1998年在美國獲批上市治療晚期乳腺癌後,適應症逐漸擴增至HER2陽性早期乳腺癌,影響了乳腺癌的診治模式。 

所有關於乳腺癌術後輔助治療的臨床研究都提示,與單純手術相比,手術加抗HER2治療藥物曲妥珠單抗能提高患者DFS率,大部分臨床試驗也顯示OS率有所提高。 

對於HER2陽性晚期乳腺癌,體外及動物實驗已顯示曲妥珠單抗和多種化療藥物如紫杉類、鉑類等均有協同作用。對於蒽環類化療失敗的HER2陽性乳腺癌,曲妥珠單抗可聯合長春瑞濱、鉑類、卡培他濱、吉西他濱等其他化療藥物;對於HER2與激素受體陽性的絕經後轉移性乳腺癌患者,可採用曲妥珠單抗聯合芳香化酶抑製劑治療。 

新輔助治療        目前抗HER2研究進展一是方案優化,一是針對HER2信號傳導通路的藥物開發。 HER2是跨膜蛋白,針對細胞外區開發的藥物均為抗體如曲妥珠單抗等,針對細胞內區的為酪氨酸激酶抑製劑如拉帕替尼等。新的輔助化療藥物最初是用於不能接受手術的患者,目前在臨床中已廣泛使用。 

多個研究結果表明,接受新輔助化療與術後輔助化療患者的生存期無明顯差異。對於腫瘤負荷較高的患者,新的化療藥物可減輕腫瘤負荷,為BCT創造條件,並且對於淋巴結陰性患者可減少腋窩淋巴結的清掃。 

個體化治療        過去的50年,隨著對乳腺癌生物學的不斷了解,其治療也發生了變化。 NSABPB04結束了乳腺癌根治術時代,化療同樣可使大部分患者受益。乳腺癌並非單一疾病,以往針對所有患者的單一化療方案已不再適用,針對不同患者的個體化治療時代即將來臨。 

正在進行的TailRx,Mindact和RxPonder試驗將告訴我們哪類患者ER陽性,是否有淋巴結侵犯,哪類患者適合單純化療與內分泌治療,哪類患者對現有的治療方案耐藥,需要輔助新的靶向藥物,這些結果都非常值得期待。 

此外,儘管目前針對乳腺癌的治療方法有手術,放療和化療等,但這些方法如何靈活運用來提高患者生存率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放療儘管局部治療有效,也可防止局部復發,對提高患者生存期也有一定作用,但化療可顯著降低患者的局部復發率。這些治療方案的整合是未來研究的一個重點。 

總體來說,過去的50年是令人振奮的50年,乳腺癌的治療從傳統的乳腺癌根治術與放療轉變為多模式、個體化治療,提高了患者的生存率。未來的50年,希望在乳腺癌的預防、診斷與治療上有更大的進展。 

圖:乳腺癌研究進展大事記 

前列腺癌研究進展回顧 

    1940年——去勢治療成為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療方法; 

    1960年代至1970年代早期——數字式直腸檢查用於前列腺癌診斷; 

    1970年——Gleason分級系統(TheGleasongradingsystem)被用於前列腺癌的分期與分級,且並被人們廣泛接受。同期研究發現進行盆腔淋巴結清掃可使前列腺癌患者分期更準確; 

    1980年代——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開始作為前列腺癌篩查指標,經直腸超聲檢查也出現了。前列腺癌的治療在此時期也發生了很大進步,經直腸或會陰超聲近距離放療重新應用,根治性恥骨後前列腺切除術變得越來越安全,且複發率低; 

    1990年代——局限期前列腺癌保守治療效果也不錯,同期抗雄激素藥物出現,例如氟他胺、比卡魯胺; 

    1994年——FDA批准PSA作為前列腺癌的篩查指標; 

    1997年——去勢治療加化療相較單純化療更能使患者獲益; 

    1998年——根據PSA、數字直腸檢查、Gleason評分等指標把前列腺癌患者分為低危、中危、高危組; 

    1999年——米托蒽醌加潑尼松可減輕前列腺癌患者的骨痛症狀; 

    2000年代——阻斷雄激素軸可達到更持久地破壞或抑制癌細胞生長的作用被認為是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手術依據。前列腺癌治療前的預處理,評估手術或放療的風險在此時出現。前列腺癌的治療上也發生一些變化:對於放療失敗的患者,冷凍治療可以一試;腹腔鏡與機器人手術代替了傳統的開腹手術; 

Posted in 自由論壇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on 癌症這50年

進擊的白血球 可清除九成癌末腫瘤細胞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1 月 28 日 

Pipetting sample into petri dish with a DNA gel in the background

有 21 世紀三大疾病之一稱號的癌症,大多數目前仍難以治癒,這跟現有醫療技術不夠好有關。

不過在一項試驗中,結合兩項新發展的技術,已經可以清除掉四成到九成血癌腫瘤細胞的痕跡,

然而實驗的受試者在現有科技下事實上已經沒有其他有效的治療選項。如果這類藥物能夠真正

上市,代表的將是每年百億美元等級的市場,因為連末期癌症患者都能用。

 

殺手 T 細胞是主角

這兩項新的技術分別稱為「嵌合抗原受體 T 細胞」(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 cells, CAR Ts)

及雙特異性抗體 (bispecific antibodies)。T 細胞是白血球的一種,是免疫系統與外來侵入物作戰

的主力部隊;CAR Ts 是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將可以針對特定腫瘤細胞的抗體嵌入到 T 細胞上,

如此強化的 T 細胞將可更有效對付癌症。雙特異性抗體則是一種外觀像英文字母 Y 的蛋白質結構,

它其中一條臂帶有可以與腫瘤細胞結合的抗體,另一臂則帶有 T 細胞,專門用來殺死腫瘤細胞。

研發此類技術的 Kite Pharma 執行長 Arie Belldegrun 就說,他們找來一些其他療法都已無法發揮作用、

生命只剩下二到六個月的癌末患者接受試驗,三到四週後,大量癌細胞都消失無蹤。

 

國際級藥廠紛紛投入

這樣的研究成果引起羅氏藥廠與美國安進 (AMGEN) 等公司注意,紛紛注資在 Kite Pharma Inc、 Juno Therapeutics 及 Bluebird Bio 這些研發 CAR Ts 技術的生技公司上,規模較大的諾華與輝瑞則是自行研發。

包括羅氏、嬌生、禮來、AbbVie 等藥廠在內都在研發雙特異性抗體藥物,目前此類藥物已有三十種以上正在研究中。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已核准第一款雙特異性抗體藥物安進的 Blincyto,做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無其它方法可用時的治療藥劑。

 

新技術仍有危險副作用

不過兩種技術目前都可能傷害到健康的人體組織,例如針對血癌方面,他們是以腫瘤細胞上一種稱為 CD19 的蛋白質結構做為辨識的目標,但這種蛋白質也會出現在其他非癌細胞上。由於 CAR Ts 不像一般藥物幾天或幾週內就會排出體外,因此它一方面可以是長效型的藥物,一方面也代表持續的傷害。另外,藥物本身與被殺死的腫瘤細胞,都會釋出一些細胞激素,當他們進入循環系統後,可能會引起發燒、低血壓與心跳加快等問題,會有生命危險。

這是現階段必須克服的難題。另一方面,透過 CAR Ts 技術治療一位病人,目前需要花費 30 至 50 萬美元,如果真能核准上市,不但將躋身全球最貴藥品群的一員,也將挑戰保險能夠核付的極限。至於雙特異性抗體稍微便宜一些,一個人至少要花費 20 萬美元。

(首圖來源:© Andrew Brookes/Corbis)

原文連結  technews.tw/2015/01/28/car_ts__bispecific_antibody/

相關資訊  www.foxnews.com/health/2015/01/26/safety-concerns-cloud-early-promise-powerful-new-cancer-drugs/

 

抹唇膏自拍 關注子宮頸癌

 

宮頸癌是女性的頭號殺手,不少女士病發時已為時已晚,錯過最佳的治療時期。英國一個關注子宮頸癌的慈善組織「Jo's Cervical Cancer Trust」近期利用社交網絡,發起「抹唇膏自拍」(SmearForSmear)運動,呼籲網友將唇膏塗在臉上,自拍上載到社交網絡,再點名一位或多位朋友接力自拍,藉此提醒大家關注子宮頸癌。

據《英國電訊報》報道,別以為唇膏只可以作為「扮靚」用途。只要懂得物盡其用,就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為了提高人們關注子宮頸癌,英國慈善組織「Jo's Cervical Cancer Trust」發起「抹唇膏自拍」運動,鼓勵市民將將唇膏塗在臉上,然後自拍上載到facebook、Twitter及Instagram等社交網絡,再點名一位或多位朋友接力自拍。

  男網民亦參與活動

  活動與此前風靡全球、旨在關注漸凍人的「冰桶桃戰」模式類似,活動以一傳十、十傳百的接力方式在各社交網站引起極大回響,吸引不少網友積極參與該項慈善運動。

  各網友施展渾身解數,有的用唇膏輕抹嘴唇,有的網友用口紅塗了嘴唇後,再後後拉至自己的臉頰,善用自己的小臉,發揮自己無限的小宇宙,在自己的小臉隨意創造。更不可思議的是,該運動也吸引了不少男網友參與,他們用了女性才會用的化妝用品,用口紅塗了嘴唇後,再在臉上印了兩個圓圈,為善真不遺餘力。

  仍有婦女拒絕檢查

  組織行政總裁羅伯特.繆思(Robert Music)表示,每天都有女性患上子宮頸癌,但根據統計,2013至2014年有逾100萬婦女拒絕接受檢查,當中以25至29歲的年輕女性接受檢查的比率最低,該比率截至去年3月31日為63.3%,雖然較2013年同期上升了1.3%,但仍比其他年齡層仍相對要低。

  繆思說,組織希望透過發起網上自拍活動,讓大家更關注子宮頸癌,以及明白子宮頸抹片檢查的重要性。

www.jostrust.org.uk/


www.facebook.com/joscervicalcancertrust

「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第9季」

 

 << 投票開始了!!!! >> 

投票日期為: 2月13日至22日
投票網頁: https://cibs.rthk.hk/vote

Youth Fighter 申請了由香港電台舉辦的「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第9季」 的節目製作。
節目名為 <<我們都是同路人 Youth Fighter!>>。
主持- Constance, 泰利士(Terence)
應將在 2015年7月13日至10月11日期間, 一共13集, 每星期播出一集,

為著希望讓更多大眾及年輕同路人能進一步認識我們, 亦同時讓多一點年輕人開始重視自己的健康!
能否有機會播出就真是要麻煩大家幫幫忙, 投投票啦~~~
大家可於 2月13日至22日期間去到以上網址, 投下您的寶貝一票, 讓Youth Fighter再走前一步!!

**香港電台提提您:
每位投票人只限登記一次,投票人須確保所提供的資料均為真實及正確無誤,且沒有冒用或盜用任何第三者之資料。香港電台將根據投票人提 供之個人資料作出抽樣核查,如錯誤登記電話號碼或重複投票,香港電台有權取消其投票資格,以示公允****

Youth Fighter, Fighting!!!

節目簡介: 
『節目將以輕鬆及年輕人的手法去分享有關年輕康復者/患者心路歷程的不同, 癌症路上的資訊及邀請醫生及專業人士分享及討論治療前的準備及防癌知識, 以提高年輕人對癌症及自身健康的醫覺性』

 

 

——————————————————

 
Youth Fighter! Support Young Cancer Patient Fighting!!! 

我們都是同路人, 
一個無國界無時差,24小時運作為年青癌症病患者或心境年輕患者
提供一個開放、分享、交流、聚集的自助平台, Youth Fighter ! 
讓大家在抗癌路上找到與自己相似的年青伙伴, 
一同並肩同行, 一同 Fighting!!!


Our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cancerinformationyouthfighter?fref=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