腫瘤電場治療方案(TTFields)正式引進香港 有效延長膠質母細胞瘤(GBM)患者的存活率

腫瘤電場治療方案(TTFields)正式引進香港 有效延長膠質母細胞瘤(GBM)患者的存活率

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Zai Lab舉行了新聞發佈會,是次主題關於一種獲美國 FDA 和歐盟准許使用的「腫瘤電場治療」[Tumor Treating Fields (TTFields)]正式引進香港。它適合治療一種叫膠質母細胞瘤 (Glioblastoma Multiforme, 簡稱GBM)的腦腫瘤,並經臨床研究顯示此治療方案能有效延長GBM患者存活時間多了約5個月,為GBM患者帶來新希望。

Zai Lab指出TTFields為新興無創癌症治療手法,利用調整特定頻率的電場來破壞細胞分裂,抑制腫瘤生長,導致受影響的癌細胞死亡。根據國際癌症期刊”Clinical Cancer Research”發表文章指,電場療法有望為第四種治療腫瘤的方式。

創辦人暨首席執行官杜瑩博士致開幕辭表示,TTFields是GBM的嶄新突破治療,並得到研發是項治療的Novocure 公司授權引進香港,為患有GBM的大中華患者予以延長存活的希望,並期望TTFields能普及兼讓更多人受惠。現階段暫只在私家醫療推廣,以租用營式供患者使用。

 

William F. Doyle, Executive Chairmen, Novocure指,最新癌症治療方案 – TTFields在美國研究和使用已有多年,它利用癌細胞特殊的電學性質來使用電場干擾其分裂最終導致癌細胞死亡,從而阻止腫瘤生長。患者只要在腦部經外科醫生協助畫位,貼上膠圈,帶上電池,可繼續日常活動和保持生活質素,五年的存活率也平均由6%增至13%,總存活率也由16個月延長至21個月。現已在美國、歐洲和日本使用。

 

臨床腫瘤科專科曾偉光醫生表示︰膠質瘤一般分為Ⅰ級(星形細胞瘤)、Ⅱ級(星形母細胞瘤)、Ⅲ~Ⅳ級(多形膠母細胞瘤),腦膠質瘤以原發性為主,暫時被視為絕症,不易醫治。就2018年GLOBOCAN報告指,每年新症為296, 850宗,死亡率為241,037宗,相對香港2016年紀錄,新症為218宗而死亡率是103宗,故相對世界病發與死亡比較偏低。一般香港患者以星形母細胞瘤為主,約佔70%。

他續說在2011年4月15日,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發布公告,批准NovoTTF-100A系統用於治療化療和放療後復發或進展的成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GBM);2013年,美國FDA批准的該技術被作為手術和放療之後的標準治療方案的候選療法,並寫入NCCN指南,用於治療復發GBM。現在香港醫生多用TTFields配合化療使用,治療GBM為主,對於治療其他腫瘤仍在研究中。TTFields的主要副作用以皮膚為主,其他副作用未見明顯,暫時用於私營醫療為主。

香港首位使用TTFields治療的患者黃先生分享,用了是項治療對日常生活未有太大困擾,使用也十分方便,只是要預先把腦部畫位,貼上膠圈,每天帶上TTFields的電池機和必須使用18小時以上,並要每三天換新膠圈,使用兩個月了,效果不錯。不過,每月必須到醫生以MRTI檢查腫瘤狀況,以察看進展或是否需要停用。黃先生鼓勵大家要積極面對癌症才會有生機。

 

撰文 : Cecilia Kwok

肺癌治療歷經轉變 藥物儀器大躍進 為患者帶來生存曙光

肺癌治療歷經轉變 藥物儀器大躍進 為患者帶來生存曙光

2019-02-26

 

以往肺癌缺乏治療方案,對於確診晚期肺癌病人而言,倘若化療失效便幾近等於生命進入倒數。「現時一些肺癌病人因為長期覆診,當中已有一些成為交心好友,與之相比,過往肺癌病人多於覆診數次後便已經與世長辭。」行醫多年,對於臨牀腫瘤科專科蔡添成醫生來說,生離死別早已是等閒事。不過,習慣並不等於麻木。每當蔡醫生提及腫瘤領域過去多年的演變如何為更多癌症患者帶來生存曙光,他總流露出雀躍和希望的眼神。

過去二十年飛速發展 肺癌再非不治之症

蔡醫生指,過去治療肺癌相當制式化,大致只根據小細胞癌(SCLC)或非小細胞癌(NSCLC)的分類來決定治療方案。「之後除了有第二代化療藥如紫杉醇(paclitaxel)、長春瑞濱(vinorelbine)外,醫學界亦發現非小細胞癌內的不同性質,及至十多年前發現標靶藥對EGFR 受體陽性的病人特別有效,可謂是癌症治療的一大突破。」除EGFR外,醫學界更相繼發現ALK、ROS1、HER2等靶點,並研發對應的標靶藥物。現在「個人化治療」成大趨勢,醫生會找出不同腫瘤基因突變作針對性治療。

 

利用精準治療的治病模式,按照患者的癌細胞特質及其基因組合而施用個人化的癌症治療,達到更理想的控病效果。

 

要數有關個人化治療的最深刻個案,蔡醫生不得不提五年前一名確診ALK肺癌、約30歲的女性患者。由於當時第一代ALK標靶藥還未推出市面,且患者不符合參與臨床試驗的資格,故只能接受化療。化療藥物在一年半後漸漸失效,她便轉為服用剛推出的第一代ALK標靶藥。惜一年後藥物失效,癌腫瘤擴散至腦部,幸而剛好遇上第二代ALK標靶藥的臨床研究,省下了高達一個月六萬元的藥費。不過,癌細胞於一年後再擴散至骨,患者其後服用更有效控制擴散的第三代標靶藥,病情至今仍然控制得宜。從確診到現在,患者患病已五年有多,期間仍能不時往外地旅遊。蔡醫生感嘆:「幸好現在的藥物發展逢勃,她才能保持不錯的生活質素。若然她早幾年確診,恐怕難以活到今時今日。」

紓緩藥物推陳出新 化療再不難熬

回看過去的癌症治療方案,化療可謂最為人熟悉,不過不少患者聞化療色變,每當提起化療便會聯想到辛苦、脫髮、嘔吐。蔡醫生直言,不同的化療藥物對於每個患者的反應也不盡相同,而且隨著藥物推陳出新,就連不少紓緩藥物的藥效也得以提升,大大減少化療副作用:「不少患者反映化療會導致他們胃口差、噁心,但其實新一代止嘔藥已經能夠有效紓緩這些副作用。」蔡醫生解釋現時化療的副作用已大幅減低,患者毋須視之為洪水猛獸。

除了藥物以外,治療癌症還有一些新概念,例如跨專科治療。「以往在癌症治療中,不同專科都專責自己的範疇,例如内科醫生看診後認爲不適合手術,會轉介腫瘤科,而腫瘤科若看診後認爲手術可行,又會將個案再轉介往外科,期間不免浪費患者寶貴的治療時間。」除著跨專科治療的概念興起,現時不同專科的醫生可就病人情況一起商議最有效的治療方案,除了節省病人的時間和精力,更可以確保每一位患者都能得到最全面和最個性化的治療建議。

 

隨著藥物發展迅速,現時用作治療的藥物注射過程快捷,一些免疫治療吊針最快30分鐘完成,病人可以於日間腫瘤中心接受治療,免卻住院的不便。

電療技術大躍進 提高早期肺癌治療效益

電療同樣是肺癌治療的重要一環。不論過去現在,治療早期肺癌以手術為主,若患者年紀大、心肺功能不佳,不適宜接受手術,醫生便會考慮運用電療,以高強度射線殺死癌細胞。蔡醫生憶述初入行時,電療儀器只是二維(2D)平面設計,容易影響腫瘤附近的正常細胞。其後電療發展至三維(3D)立體放射,再到後來發展至強度調控放射治療(IMRT),可順應腫瘤形狀調控射線,能更精準的針對腫瘤。近年立體定向電療(SBRT)亦嶄露頭角,特點是可高度集中向腫瘤釋放更高劑量的射線,減少對周邊的副作用。放射範圍達致前所未有的精準,令SBRT控制腫瘤的機率大大提升,這對於不適宜進行手術的早期肺癌病人無疑是更佳的治療選擇。

 

高速螺旋放射治療系統(TomoTherapy)能透過先進的影像導航技術監測腫瘤位置,處理各種形狀不一、大小相異及不同部位的腫瘤。

免疫療法崛起 延長病人存活期

近年,免疫治療(Immunotherapy)可算是癌症治療的新曙光。目前為止,免疫治療主要用於沒有特定基因變異的晚期癌症患者,或已經接受一線化療及標靶治療但無效的患者。免疫治療的特點在於利用人體自身免疫系統對抗癌細胞,效力較持久,副作用也相對其他治療方案較少。不過,現時免疫治療並非每位患者或每種癌症皆適合,目前科學家仍在積極研究不同免疫治療的方案。

由於免疫治療的效用因人而異,且藥費相對昂貴,蔡醫生補充,患者可先考慮進行PDL-1蛋白測試,檢測癌細胞有沒有PD-L1配體,避免浪費金錢和時間在不合適的治療方案上。

腫瘤科專精之廣 入行廿載仍頻密進修

到底免疫治療之後還會否有更創新的治療方案,實是未知之數,不過癌症治療領域於近十數年取得驕人成就,卻是不爭的事實。要知道癌症藥物發展一日千里,電療的科技也一直推陳出新,癌症治療的複雜程度亦相繼大大提升。蔡醫生笑言:「沒有想過入行多年還需要頻密進修,因為癌症治療發展實在太快了。」問及蔡醫生為何最初選擇臨床腫瘤科,他坦言:「在那個年代,內科、外科、眼科等屬於較熱門的科目,而臨床腫瘤由於治療方案有限,加上當時醫學生較少接觸這學科,所以臨床腫瘤科確實比較冷門。」蔡醫生卻偏向虎山行,畢業後先接觸麻醉科,後來因對臨床腫瘤科產生興趣,再於機緣巧合下成為臨床腫瘤科醫生。時光荏苒,轉眼間蔡醫生已經行醫數十載,訪問尾聲,他凝視著枱頭上擺放的病人感謝卡,未幾便再度埋首工作,路漫漫其修遠兮,癌症治療的道路依然任重道遠。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X-Ray、電腦掃描、磁力共振傻傻分不清?醫生跟你一文分析!

X-Ray、電腦掃描、磁力共振傻傻分不清?醫生跟你一文分析!

2019-02-26

其實X-Ray、電腦斷層掃描(CT)、磁力共振(MRI)都是影像檢測的方法,幫助醫生更精準的定位和發現病情。但為什麼醫生需要這麼多不同的檢查呢?他們到底有什麼區別?有沒有輻射?

 

我們先看看這張近期在網上流行的圖片,讓大家有個基本概念。

X-Ray

X-Ray主要是用X射線給人體拍照片,X射線能夠通過體表皮膚呈現內部器官較為清晰的大體輪廓影像。常見的骨折、肺水腫、淤血等就能透過X-Ray看出來。X射線有電離輻射,但輻射量非常的小。

 

電腦斷層掃描

電腦斷層掃描(Computed Tomography)簡稱CT,原理其實也是用X射線進行拍照,不過照射一次CT,相當於在同一部不同層次的進行X射線掃描,電腦斷層掃描能夠更加深入的針對某一器官某一位置的病變進行檢查。通常電腦斷層掃描用於頭顱、胸腔以及腹腔器官的掃描。用以鑒定腦部腫瘤、血管瘤等疾病。CT的輻射相對於X-Ray來說更強,有需要的患者須在醫生的建議下才可進行檢查。不過隨著技術的日新月異,精準醫療的飛速發展,越來越多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技術也在不斷地應用到臨床檢測中。

 

磁力共振

磁力共振(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也就是常聽到的MRI。MRI是沒有電離輻射的,其原理是探測氫原子的變化,進行成像。人體內的水分子在不同組織中含量差別較大,MRI通過強大的磁場將氫原子進行排列,繼而成像。通過MRI可以清晰的看見被照射器官的內部組織形態以及神經脈絡,通常用於照射心臟、神經系統、關節等。MRI的分辨率很高,成像精準,清晰。

 

放射治療師的日常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悶了,原來一些放射治療師在工作的同時還自娛,通過拍攝不同種類的動植物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例如美國放射治療師Andy Ellison平時喜歡用MRI照射水果蔬菜,還開了一個IG帳號專放他拍到的映像。

 

點擊以下圖片,看看它們是什麽水果:(圖片來源:Andy Ellison)

MRI下的木瓜
梨子的MRI影像
MRI下的菠蘿蜜

很多時候我們會發現,到了醫院醫生讓病人做不同的影像診斷,是因為各種檢查的功能不同,通過這些檢查可以幫助醫生及放射治療師更好的分析病人體內是否有病變,發現病變的位置以精準的定位到病灶。那麼大家現在記得MRI、CT和X-ray的分別了麼?

 

曾偉光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懶真係會生癌?研究發現每天看超過1小時電視或增加患大腸癌風險

懶真係會生癌?研究發現每天看超過1小時電視或增加患大腸癌風險

2019-02-11

很久以前,歌手王杰有首膾炙人口的名曲《誰明浪子心》,當中名句 -「可以笑的話,不會哭」已被改編成「可以Hea的話,不會郁」,實在非常反映社會現況。我們身邊有太多令人安坐不動的誘因 ; 除了免費電視頻道,多個收費頻道更有着播不完的中、台、韓、日、歐美劇。加上全球電競商在手機上提供多到可以圍繞地球一周的不同種類手游,家中那張舒服、可坐可半卧的「梳化」,已成平日生活中難捨難離,但可能致命的親密伴侶。

「梳化」會殺人? 向梳化say no減大腸癌風險!

縱使媒體早已舖天蓋地宣示,坐得太多是新一種「吸煙」行為Sitting is new 「smoking」,會增加癡肥,患上心血管病及癌症的風險。但明顯這些訊息,對受眾而言「水過鴨背」,腦內不留痕。

豬年初四,目前在全球腫瘤醫學界最具影響力的美國臨床腫瘤學會 (ASCO),在其網頁發表了一份有近9萬位女性參與,目的在於了解「久坐不動行為」和癌症風險的臨床研究,綜合結果如下:

每天觀看超過1小時電視者, 會增加年輕患上腸癌(尤其是直腸癌) 的風險達 12%

倘若每天坐在家裏觀看超過2小時電視的電視節目鐵粉們或煲劇團,她們患腸癌的機會更增至 70%

美國權威醫療機構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CS)美國癌症協會就此研究結果,正修訂將進行大腸癌篩檢的建議年齡由50歲降低到 45歲

還有,大家別以為妳坐在梳化上看電視才有這樣危機,只要妳長時間坐着打機、玩手機的話,風險與上文無異。

所以,從今日起,記得與妳的梳化say no!

 

運動未必能抵消每天看電視風險

其實早在兩年前,有一個綜合了16個大型研究的整合分析(Meta-analysis)已刊登於世上歷史最悠久,最有影響力的醫學期刋(The Lancet)。該個整合分析將多個研究結果整合統計約100萬數據,跟蹤了約2 -18年,久坐不動看電視的致命風險研究。結果顯示,雖然每天65 – 70分鐘的中強度運動,未必能完全剔除久坐看電視帶來的致命風險,但能削弱這個頑强的「坐症」的危險性。

看完這文章,即指一年跑一次10K, 行幾次山的朋友們,是不能彌補一年365日愛坐在家看電視,玩手機的。此刻,張國榮一曲Stand Up 可能更合適 -「別再說妳要坐底坐坐坐會坐足一世」,可以郁的話,就咪坐啦!

揪出沉默的女性殺手

揪出沉默的女性殺手

2019-02-14

女性癌症殺手

今天是情人節,不少暖男絞盡腦汁為女伴構思別出心裁的禮物。常言道,健康是上天賜給我們最大的禮物,不知各位男士又有否關心摯愛的健康?

乳癌和卵巢癌在本港女性常見癌症中排行第一及第六位,這些個案之中,約有一成屬遺傳性,且較常由BRCA1或BRCA2基因突變引致,倘若父或母是BRCA突變基因攜帶者,便有五成機會遺傳給子女。

以女性為例,若帶有BRCA基因突變,患上乳癌和卵巢癌的風險分別高達七成和四成,較一般女性高出10倍及50倍,患上三陰性乳癌及復發機會亦較大;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男性,患上前列腺癌和乳癌的風險亦較高。

基因突變可由先天及後天因素引致,而由先天因素引起的基因突變,除非有明顯家族病史,否則一般女性難以察覺,有如沉默殺手。近年醫學界不斷提升次世代基因定序技術,為高風險女性進行基因檢測,如有家族成員患有乳癌、卵巢癌及前列腺癌、或已證實帶有BRCA基因突變,可考慮透過血液及唾液檢測有否遺傳突變基因,以評估患癌風險,及早防範。

不過,基因檢測結果或會引發不少疑問,如證實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女性,應否進行預防性切除乳癌或卵巢手術,以減低患癌風險? 還是應接受更密集的乳癌檢查?此外,亦會引發日後應否生育,甚至影響保險保額等疑慮。

因此,高危女性接受基因檢測前後,必須諮詢醫生及接受基因輔導,了解檢測的效用和利弊、評估結果所帶來的影響等,並因應年齡、患癌風險、生活及心理因素等,制定最合適的預防方案。倘能細心關顧女伴的健康,其實每天都是甜蜜的情人節。

 

原文刊載於都市日報:揪出沉默的女性殺手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抗癌路上眾生相

抗癌路上眾生相

2019-02-11

行醫多年,見盡病人在抗癌路上的各種心態。有年輕患者確診時本應有藥可醫,卻因為各種原因放棄治療,到最後撒手塵寰;亦有病情不太樂觀的患者徘徊於鬼門關,卻能於死亡邊緣努力掙扎,得以存活至今。

 

癌症負面觀感根深蒂固

曾有一位三十多歲、育有一個一歲兒子的病人,確診肺癌時已屆第四期。所幸是,該種肺癌屬EGFR 基因突變型,有相應標靶藥物治療,且藥費每月只需一萬多,對於來自中產家庭的這位病人來説,藥物的經濟負擔尚可接受。不幸是,病人斷言拒絕接受藥物治療,雖然答應定時覆診,但每次覆診都只會追問癌指數的變化。眼見病人的癌指數不斷上升,病情每況愈下,對醫生花盡唇舌的規勸仍無動於衷。連番追問之下,病人終坦言一直服食中藥,縱使病情一直惡化的事實擺在眼前,仍無法説服病人轉用或加上標靶藥物治療。最終,病人於一年多後離世,相當可惜。中藥自古流傳至今,固然有其效用,但若然病人願意聆聽醫生意見,根據病情調整治療方案,甚至適當地佈置中西合壁的癌症治療方案,結局或許截然不同。

又有另一位三十多歲的直腸癌患者,原本或可以透過電、化療,以及手術切除根治,但病人還未接受首次電療已決定放棄,經護士聯絡病人,查探原因之後,才發現病人正在接受坊間流傳、未經科學驗證的自然療法。

同類個案,多年來屢見不鮮。細想之下,與根深蒂固的癌症負面觀感不無關係。過往癌症形同絕症,每當聽見癌症治療,定必聞癌變色。即使如今藥物推陳出新,嘔吐、腸胃不適等副作用已有方法應對,但始終未改大衆負面觀感,令不少病人選擇一些宣稱同樣有效,但沒有什麽副作用的治療方案。

 

治療考慮因人而異

接受治療與否,各人有不同的考量。藥物費用、副作用、治療期間和之後的生活質素,治療的目標以根治還是紓緩為主,都是不少病人和家屬的考慮因素。有比較年長的病人寧願把財富留給下一代,亦有病人希望得知自己尚餘多少壽命,只盼望走到生命的盡頭可以減少受癌魔折磨。

 

由於不少癌症藥物價錢昂貴,所以一些病人在應否接受藥物治療上遲疑未決,不知道應否耗費大量金錢為自己續命。對於病人心中的疑慮,醫生固然有問必答,但病人亦切忌執著於藥物為病人延長的壽命中位數,否則得知數字後感覺替生命設限,心裏更難受。

另外,家人朋友也是影響患者治療方向的一個重要因素。過往在公立醫院與新確診病人會面的時候,即使病人的輪候數量不容許我們深入了解每一位病人,但至少會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邀請病人的家屬一同陪診,從病人與家人的言談間評估他們對各個因素的接受程度。

病人面對癌症,猶如置身黑暗之中,對前方的未知充滿恐懼。作爲醫生,只能耐心了解患者和家人的恐懼和考慮,盡力為他們解釋清楚,做好心理準備,一步步帶領病人迎接前方的挑戰。

原文刊載於明報:瘤言情深:抗癌路上眾生相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

肺癌上腦非絕路

肺癌上腦非絕路

 

肺癌是本港頭號癌症殺手,可怕之處在於初期病徵不明顯,患者誤以為普通「傷風咳」或吸煙引致氣管不適,以致過半數確診時已屬晚期,而約兩成患者的癌細胞會擴散至腦部。倘若屬於「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變異的肺腺癌,「肺癌上腦」個案比例更高達三至四成。

在肺癌個案之中,ALK患者約佔3-7%,以非吸煙的女性居多。以往晚期肺癌的傳統一線治療方案以化療為主,患者平均壽命少於一年,癌細胞尚未轉移至腦部,病人或已撒手人寰。直至十二年前,醫學界發現ALK基因突變與肺癌有關,標靶藥物推陳出新,患者的平均壽命才得以延長。

然而,第一代針對治療ALK的標靶藥物面世之後,伴隨而來是愈來愈多肺癌擴散至腦部的個案,皆因第一代標靶藥未能突破腦部的血腦屏障殺死癌細胞,故癌細胞往往會在腦部不受控制,令療效未如理想。近年醫學界積極研究第二代標靶藥,可穿透血腦屏障抑壓腦部癌細胞擴散,可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至34.8個月。

有一名患者於五年前確診ALK肺癌第四期,最初她接受化療達一年半,但病情反覆,因而改為接受第一代標靶藥治療。惟一年後出現腦轉移,幸而她成功申請參與臨牀研究計劃,可免費服用第二代標靶藥,得以節省每月五萬多元的沉重醫藥費。一年後因出現抗藥性,去年初她轉用另一隻第二代標靶藥,至今病情持續受到控制。

從前肺癌被視為無聲殺手,但這十年間治療成效已大為改善,即使肺癌上腦也並非絕路,願各位患者在抗癌路上仍保持希望。

原文刊載於都市日報:肺癌上腦非絕路

葛森療癌法

葛森療癌法

上禮拜一位失聯許久的朋友寄來一個電郵,詢問「葛森療法」。

我做了一些相關的研讀之後,覺得有必要把它介紹給讀者。尤其是如有人正考慮選擇此一療法,希望他能在看完此文之後,才做最後決定。

「葛森療法」是馬克思葛森(Max Gerson,1881-1959)於1920 年代為治療自己的頭痛而創立。不久後,它的主要治療對象為結核病患。目前,它最廣為人知的治療對象是癌症。

葛森認為,癌細胞會產生大量毒素,而肝臟為了清除這些毒素,會不勝負荷。所以,葛森療法的重點就是要分擔清毒的工作(也就是所謂的「排毒」),同時恢復和保持健康的肝功能。而要達到這個目標,就需要(1)嚴格控制飲食,(2)補充營養,和(3)用咖啡灌腸。

嚴格控制飲食的做法是,病患必須素食至少6週,吃特定的水果和蔬菜,而這些蔬果必須是生吃,或用本身的汁液燉煮。鹽或任何香料都不允許。亞麻籽油是唯一可以加入烹煮的油,而鍋具絕不可以是鋁製的,只能是鑄鐵。除此之外,病患必須每天13小時,每一小時喝一杯新鮮配製的果菜汁。而果菜汁的製做必須是將水果和蔬菜用壓碎的,而不是用果汁機打碎。此一特製的「葛森果汁機」在當時(六十幾年前)是賣150美金一台。

補充營養的做法是(1)服用碘化鉀,維他命A,C,及B3,胰島腺酶,及胃蛋白酶,和(2)注射粗製的生牛肝萃取物及維他命B12。

咖啡灌腸的做法是,用剛煮好的咖啡(不過濾),將其從肛門灌入直腸及大腸。這需要自己做,每天做一到四次。

 

 

此一療法是真的有效嗎?

在1946年和1949年,兩篇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的文章總結,此一療法是沒有價值的。

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審查葛森1947年的10個病歷及1959年的50個病歷,得到的結論是,此一療法沒有任何好處。

在1972年及1991年,美國癌症協會曾兩度公佈對此一療法負面評估的聲明,強調其功效缺乏科學證據。

「葛森療法」從未通過美國FDA的審核,所以它在美國是非法的。

馬克思葛森死於1959年。他的女兒在1977年在加州聖地亞哥設立葛森研究所(Gerson Institute)。此一機構的宗旨就是推廣「葛森療法」。它提供教學課程,販賣產品,並且經營兩家診所。在墨西哥的診所,收費為每一星期療程5千5百美金,至少需兩星期。在匈牙利的診所,其收費為兩星期療程6千5百歐元。

在1979到1981兩年期間,有10位病患被送進聖地亞哥地區的醫院接受治療。他們共同的病歷是在發病前一周內接受「葛森療法」(9人癌症,1人紅斑狼瘡)。其中有9人是在墨西哥的葛森診所做治療,另一人則是在自己家裡。他們共同的症狀是敗血症。而從其中9人的血液分離出Campylobacter fetus(胎兒彎曲菌),另一人則從腹腔液分離出同一細菌。因為此菌通常是牛羊特有的(會引發流產),所以推測這10位病患的敗血症是源自於服用(吃或注射)受細菌污染的生牛肝。另外,這10位病患中,有5位因極端低血鹽而昏迷,而低血鹽可能是因為飲食禁鹽或因為咖啡灌腸。有一病患於1周內死亡。

去年3月6日澳洲新聞報導“The Wellness Warrior”(健康鬥士)去世的消息。這位鬥士的本名是Jessica Ainscough,生於1985,死於2015,享年30。她在22歲時(2007年)被診斷出左手罹患epithelioid sarcoma(上皮樣肉瘤),需要截肢。但她決定採用「葛森療法」,並且設立“The Wellness Warrior”網站,來報導治療的進展及提供醫療建言。此網站受到廣大的歡迎,使她有六位數的收入。她的報導總是正面,儘管所附上的相片都避免露出左手。她的母親也在2011年被診斷出罹患乳癌,也決定採用「葛森療法」,結果兩年後死於乳癌。

讀者如上網搜尋,保證會看到一大堆鼓吹「葛森療法」的資訊。這當然也包括了許多台灣的團體及個人提供的「互助」啦,「日記」啦,等等。

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主要是提供科學的證據,希望能讓面臨決擇的人,不是一面倒地聽到「有效」,而做了可能會後悔的決定。

眾籌計劃 – 祈望各界有心人申出援手,助肝癌婆婆盼多活兩年

肝癌婆婆盼多活兩年  (CIPSF-18012)

 

肝癌婆婆 每月藥費二萬

譚女士於2018年初時胃口開始轉差,一天晚上突然感到難以呼吸,於是入院進行檢查,發現肝的左右兩邊都有腫瘤,被醫生確診為晚期肝癌。由於譚女士年事已高,不適合接受手術,醫生建議使用一種自費的標靶藥物作治療。

 

事已高不適合接受手術

由於譚女士曾患胃病,最初對胃口轉差不以為異,直到因為呼吸困難需送院檢查,才發現已患上晚期肝癌,肝的兩邊都有腫瘤。譚女士已年屆八十,醫生認為不適合接受腫瘤切除手術,因而建議使用標靶藥物作治療。可是藥物需要自費,並且費用不輕,一星期的藥費便需要五千多元,每個月的藥費開支達二萬多元。

藥物不獲資助 藥費一般家庭可承受

一個月後的檢查報告,顯示譚女士的癌症指數降低,即是藥物能有效幫助控制病情,因此醫生建議譚女士持續使用該藥物,以能使病情能持續受控。婚後的譚女士一直是家庭主婦,沒有工作,丈夫過身後,與一名任職文員的女兒同住在一公屋單位,每月靠領取長者生活津貼支付生活各樣開支。譚女士及女兒皆無力支付每月超過二萬元的藥物費用,社會上亦沒有為肝癌病人提供這種自費藥物的藥費資助服務。

 

多活兩年已心足 不願子女百上加斤

譚女士的兒女大都已成家立室,但為了母親,譚女士的大兒子亦唯有支付昂貴的藥費,然而兒女都各有家庭需要,未能長期負擔高昂的藥物費用開支。譚女士認為藥費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她亦不想負累下一代,自言現在「仔大女大,無心掛掛」,不求什麼,每餐咸魚青菜,如可多活兩年,看著孫兒長大便已心足。希望社會人士可伸出援手,為譚女士籌募藥費,完成她的心願。

 

檔案編號: (CIPSF-18012)

捐款項目名稱: 肝癌婆婆盼多活兩年  

 

 

善長捐款方法:

點擊以下可選用之捐款方法,頁面將會自動連結到捐款協辦單位網頁內. 

信用咭 網上銀行 網上繳費靈 便利店
Paypal 銀行轉賬 電話繳費靈 支票

捐款協辦單位 : 「意贈慈善基金」

 

 

 

香港好危險之順勢療法 致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創會會長杜家麟大教授的公開信

香港好危險之順勢療法 致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創會會長杜家麟大教授的公開信

2019/1/24 — 10:51

杜家麟,圖片來源: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杜家麟,圖片來源: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

 

今集講順勢療法。

話說順勢療法 (Homeopathy) 是 200 多年前由哈尼曼 (Samuel Hahnemann) 創立。他的理論是,如果疾病會導致某些症狀,那麼用其他也會導致這種症狀的物質加水稀釋 (記得要震),就會醫好該疾病 (所謂的「相同者能治癒」)。

當時瘧疾流行,患者會出現全身骨痛,體溫忽冷忽熱,心跳加速等等,而他發現金雞納樹的樹皮的萃取物(奎寧, quinine)也能導致同樣徵狀,剛巧奎寧真的可以治療瘧疾, 於是順勢療法就開始了。

時至今日, 順勢療法療師宣佈他們能夠醫治多種疾病,包括花粉症、過敏性皮膚反應、腦損傷、女性不孕症、流感、失眠症等等。香港順勢療法醫學會下個月甚至有講座,講解順勢療法可以治療近視、散光、老花(如果根據「相同者能治癒」理論, 可能是用手提電話打碎溝水,稀釋飲用)。

究竟用任何物質加水稀釋是否真的可以令該藥劑有效呢?多年前英國一名註冊醫生 Ben Goldacre (著名的反偽科學人士) 出過幾本書指出順勢療法的謬誤,而他已經認真計算過順勢療法的稀釋方法其實有多稀釋:

順勢療法中,典型的稀釋度稱為「30C」,即是一滴物質用 100 滴水稀釋,反覆做 30 次。這到底有多稀釋呢?答案是稀釋至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之一。

而再稀釋多 70 次, 在 100C 的順勢療法稀釋液中(順勢療法聲稱比 30C 功力更強),那滴物質已經被超過宇宙中的原子總數稀釋!

順勢療師會教你,其原則是,在每一次稀釋中加入振盪,甚至要用到皮革和馬毛表面來振盪(教授為什麼不提?不懂?還是聽起來太白癡吧),水便會出現原物質的印記。

 

至於水(一氧化二氫, H2O),是否真的能夠記住某物質的印記,而達到治療效果呢? 從來沒有人能夠提供真正科學證據。

當然順勢療法師只會對你講,現今科學不可以解釋, 不等於它沒有效用。

但其實早幾十年前, 已經有一名魔術師兼懷疑論者 James Randi 發出了一個價值 100 萬美金的挑戰。條件是他們能夠用嚴謹的科學鑑證方法,表現出超自然能力,當然也包括順勢療法。參賽者只需要能重複,非撞彩地分別出哪是水,哪是順勢療劑。挑戰舉行了足足 51 年, 卻沒有任何人成功過,而挑戰也在 2015 年完結了。

當然香港順勢療法杜大教授可能比全球其他順勢療法同行道行更深, 只不過在過去幾十年錯過了這個黃金機會。 

那麼,機會嚟啦杜大教授!上年德國有一個所謂的偽科學調查協會 (Society for the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f Parasciences, GWUP) 宣佈會提供五萬歐羅相 (折合近 45 萬港幣),獎給勝出的順勢療法療師

挑戰條件非常簡單,參賽者需要提供三種順勢療劑,協會會把這三種藥隨機放進 12 個樽內。參賽者只需要用任何科學或非科學的方法,正確地認出其中十一樽內含的藥,然後再重複這個步驟一次,那就可以勝出。

當然,如果水真的能夠把藥物成分記住,大教授也應該能夠用超乎現今科學的方法,「讀取」那些水份究竟記住了什麼,對吧?

要不然,順勢療師如果連自己配發的藥也沒有辦法認出,如果順勢藥廠製藥時出現錯誤,把藥物掉轉,又或者順勢藥劑過期,豈不對病人安全構成危險?

退開一萬步講,順勢療法藥劑越被稀釋作用就越強,那麼我買一支順勢藥劑再稀釋多一百次,會不會服藥過量中毒?又或者飲 50 支順勢藥劑,又會不會服藥過量呢?

其實早在 2010-11 年,英國已有團體抗議當地藥品店舖售賣順勢療藥。他們每人服食 84 粒順勢砒霜 (arsenium album) 藥物嘗試「自殺」。在 2012 年, 更有超過 100 人服食 caffea cruda (用咖啡豆做,作用聲稱是醫治失眠)。當然在這些團體抗議中,並沒有任何人出現任何毛病!

結語:杜大教授一出文就話筆者滿口大小便,身為三間所謂「學院」的「教授」,或者杜大教授需要回到那個偽科學學院,重新學學 Holistic model of healthcare ( 認真,請看第八頁 ),用生命力 (“Life Force”) 來調整一下自己負面的情緒。等等, 究竟 Life Force 是不是星球大戰中絕地戰士用的神功?那其實,我也是同門,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作者 Facebook 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