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中醫/ 中西合壁 > 64歲中醫師為基層義診癌症 以心療心為病患帶來希望

64歲中醫師為基層義診癌症 以心療心為病患帶來希望

30-10-2020

64歲中醫師為基層義診癌症 以心療心為病患帶來希望

香港看似繁盛,但不少基層在疫境下掙扎求存,幸仍有有心人雪中送炭。香港健康協會主席朱國棟中醫師,在3年多前牽頭籌組資金、召集中醫師和義工,成立為基層義診的惠民中醫善堂。從醫逾30年的他,現在善堂為癌症病人免費治療之餘,亦以心療心,為病患者帶來希望。

 

甫踏入善堂便覺得與其他診所不同,這不足200呎的空間細小簡潔,沒有診所的醫藥味和壓迫感,反而感覺到小小的溫馨。朱醫師穿上簡單裝束,沒有披上白袍,予人親切的感覺。在觀察朱醫師替病人望聞問切的過程中,也沒有感到「醫生好趕時間」,他反而悠閒地與病人閒話家常。

「我處理癌病最重要的法則,叫安癌,安穩的心最重要。在我的醫道中,病人來我這裏不只是為了看症取藥,他更需要希望。凡是癌症病人,尤其是末期的,已去到走投無路的階段,醫藥費付不起,人生又一無所有,心中好多鬱結,但不敢同人講。他來到這裏,不用考慮金錢的負擔,可以傾訴鬱結,得到關心和紓解壓力,對病情一定有幫助。我不是以中西合璧思考醫療,而是以心療心,先安穩情緒,再處理飲食、醫治,我認為效果比較彰顯。」

從醫逾 30 年的朱國棟中醫師,多年來為癌症病人贈醫施藥。

位於深水埗地舖的惠民中醫善堂,門外排列了膠凳供長者、病患排籌使用。

不足200呎的善堂地方有限,他希望將來可搬更大的地方讓兩位醫師同時應診。

一切從街頭義診開始

他憶述,曾經有位做中港生意的癌症病人,因患病而退下火綫,加上糖尿病多重夾擊下致精神崩潰,每次看病都會哭訴15分鐘。後來慢慢抒發了鬱悶,糖尿病情況有好轉,身體痛症都漸漸減少了。

從醫逾30年的他,20年前已在不同癌病機構做推廣教育。他的診所一直有為癌病機構轉介的個案贈醫施藥,長達10年之久。在四、五年前,他另組街頭義診團隊,進一步走入社區為基層服務,團隊在通州街橋底提供一個月兩晚夜診服務,雖然義診對基層來說已屬難得,但朱醫師認為這始終不足夠。「街頭義診進行了年幾,開始感覺到病人的跟進不足。兩星期才看一次的話,難道要一次過開好多藥?自己一路思考,若能有個地方有醫師駐守,橋底看診的病人便可以得到更好的跟進。」他將念頭化為行動,積極籌集資金、找地方和組建醫師義工團隊,蘊釀了年幾後便開設了惠民中醫善堂。

外表甚有活力的朱醫師,暫時仍未言休,心中仍有很多計劃要實行。

專科藥物不便宜,但朱醫師認為應用則用。

濃縮中藥相對簡單,方便義工執藥。工執藥。

診症用藥不理平貴

善堂開設了3年多,主要服務對象為獨居長者、低收入人士、綜援人士、傷殘人士,而義診中醫師約12位,有自己開診所的,也有已退休或剛畢業的中醫師,醫療服務包括內科、針灸、傷科痛症,專科則包括癌症、柏金遜症、中風後遺症和認知障礙。「我們比較緊張痛症,因長者情緒比較緊張,而鬱結又與痛症有相連,精神舒張、鬱結疏解的話,痛也會痛少些,愈是想不通愈痛。」癌症方面,肺癌、乳癌、大腸癌、肝癌、前列腺癌、膀胱癌、腦癌等患者都有,專科藥物雖然比較昂貴,尤其是治療癌症用藥,不過團隊毫不吝嗇,認為該用則用,不考慮平貴。

病人也不只是深水埗區內街坊,也有來自西灣河、香港仔、觀塘、大埔、上水等地,甚至有露宿者的病人。「印象最深刻是一對露宿者母子,二人一直相依為命。以往二人會一起來,有時更會大老遠從觀塘徒步而至。但最近只有媽媽過來,細問之下,原來有政府人員沒收露宿者的家當,所以阿仔為了看守,即使身體不舒服都不敢過來。」在繁榮的都市裏,他見盡了底層的悲歌。

義工有區內街坊、學生,也有不同職業人士。義工執好藥後會由配藥員複檢,防止出錯。

3 年多前,善堂的源起是為在街頭義診的病人作更長遠和充足的跟進。

3 年多前,善堂的源起是為在街頭義診的病人作更長遠和充足的跟進。

冀增空間照顧更多病友

朱醫師的一份善心,卻遇上無情的租金壓力。在今年9月,善堂便差點因資金不足停辦。其資金主要來源自善長支持、香港健康協會津貼等,卻因疫情襲來,資助人數減少,協會活動、診務也下降,令善堂資助大減,甚至交不起租金,一度要結業。幸好當時有媒體宣傳,再次獲善長幫助度過難關,暫時可應付支出。

朱醫師念茲在茲有個心願,希望將來可租更大的地方,為更多病人服務。現時善堂位於深水埗區內街舖,面積不足200呎,僅夠放置一張病床、一個藥櫃和一位醫師應診。可是病人數目卻有增無減,經常出現迫爆情況。現時善堂一天大約有1至3個診症時段,每個時段平均只能為12位病人看症,專科門診需事先預約,惟早已爆滿,已停止接收新症。

「不是要租千幾二千呎地方,但希望可以加多一張診枱、一張床,可以增加籌號。現在即使想增加診症時段,但好多時間都已有醫師應診,地方不足好難兩個醫師一起看症。善堂現時最主要照顧現有病友,不希望看得太急,雖然好多人想來看,但已加不到新籌了。惟有嘗試早半個鐘開放和增加夜診,撥出時間處理緊急病號,尤其癌病患者好需要。見步行步吧,暫時希望可以收多兩、三個病人。」

下一步提供上門義診服務

除了中醫善堂,朱醫師心中仍有很多計劃要實行,例如「同理醫」計劃,,包括為行動不便的獨居長者和輪椅人士提供上門義診服務,另外還與清潔職工會合作,專門為清潔工提供義診。朱醫師朝氣勃勃又充滿鬥志,誰又會想到他已屆「出年攞兩蚊」之齡?他仍未言休。「做到盡量做,身體應付不到就再退後些,團隊有其他人可以幫手,想做的話總有自己的位置。」

人要有氣,但不能過分,要取中庸之道,他以中醫醫理作為比喻:「中醫好着重氣。有人意志不扎實,覺得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日益退減,結果人的氣愈來愈弱,出現抑鬱、負面情緒。但日做夜做無休息,這種氣太強就變火去燃燒,令自己身體水份被迫乾,病就來了。中間平衡怎做好難有一個答案,只能說你要跟自己做法,慢慢學習何謂適當。」

惟他直指,現時社會最大問題是欠缺人心,因為人心不安穩。「中醫與社區、社會政制都有關係,做醫不能割離社會,社會發生了甚麼事,人都會與它有一個平等的關係,與病有勾連。現在疫情對人的心理生理都有好大影響,相信疫情過後,種種精神問題更加會顯現,我都會一路思考,應怎樣去回應社會?人沒有一個安穩的地方,搵更多錢都不開心。」

 

 

惠民中醫善堂
地址:深水埗楓樹街3號地下

朱國棟醫師簡歷:
中國國醫學院全科中醫學士、註冊中醫師。行醫經年,由1998年開始在黃大仙癌協服務中心兼任教席,並於2008年出任Maggie’s癌症關顧中心中醫保健講座主持;及於「癌症資訊網」開設專欄和協辦癌症公開講座。今致力推廣社區健康教育及培育專業人才。

 

你可能感興趣:

#【疫下中醫】患癌翁無力負擔藥費感絕望 義診醫館捐款大減或停辦:香港地做人好慘

#癌症專科中醫贈醫施藥服務計劃

Cecilia / 癌症資訊網

 

城中活動

2020-12-01 10:00 am 義務剪髪服務
2020-11-27 7:00 pm 「聖誕花環工作坊」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