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排解

專科醫生

本人胰臟癌4期,以家開始緊化療gemcitabine-abraxane. 亦都會做NGS基因排序睇下有冇標靶藥可以用. 請問胰臟癌有冇免疫治療啱用, 同埋要做咩測試先至知道用唔用到? 謝謝!

若腫瘤帶有微衛星不穩定性高或腫瘤突變負荷高等基因特徵,可考慮免疫治療。

日期: 03-08-2022 解答: 黃曉恩醫生

本人3月確診時為第二期B乳癌(53歲-1粒前哨淋巴感染及未停經)患者,現正接受化療,下月中會開始電療及荷爾蒙藥治療,現有以下問題想請醫生解答: – 私家醫生提議用IMRT-25次强度調控電療,而政府醫院則用傳統2.5D-20次電療,請問使用那一種模式可減低復發率? – 醫生提議荷爾蒙吃舊藥,至一兩年後才吃A.I.,因本人非常害怕復發,應該如何選擇用藥?

醫生提議荷爾蒙治療方法吃舊藥,待一至兩年後才轉吃A.I.,因本人非常害怕復發,應該如何選擇用藥?
選擇荷爾蒙治療方案,由於年齡為53歲又未停經,所以很快便會自然收經,無論私家或政府公立醫院都會採取先用傳統的他莫昔芬治療(Tamoxifen),等待兩年後正式停經時,才轉用AI,吃五年藥物,這做法是正規的處理方法。

若選擇現在打停經針和吃AI藥,會有甚麼後果?
絶對明白,非常擔心復發,由於53歲屬於比較尷尬的年齡,如果在此時採用注射停經針和食AI藥物的方案,未來五年都需要維持打停經針和吃AI 藥,但不能確切知道實際停經的時間,那麼副作用相對會比較大。

私家醫建議用IMRT(强度調控電療)做25次,而政府醫院則用傳統3D做20次電療,請問應該使用哪一種模式可減低復發率?
首先,無論是私家醫生建議的IMRT做25次的電療方案,還是政府公立醫院建議的3D做的20次電療方案,對減低復發率的情況是一樣的。只是透過採用一些比較新穎精準的電療方法,可以保持一樣的效果之外,減少其他主要器官的副作用。

確診時為第二期B乳癌,只有1粒前哨淋巴受到感染,應該如何選擇治療方案﹖
完成化療後, 進行電療以及荷爾蒙治療是標準做法, 有病人會問是否適合使用額外的標靶治療, 例如口服 CDK 4/6抑制劑以及 PARP 抑制劑來增加治療成效:
並不是每位病人都適合使用口服 CDK 4/6抑制劑:
由於只有一粒淋巴受到感染,除非涉及其他風險因素,例如腫瘤大過5厘米,以及生長因子 Ki-67大過20%,或是存在其他風險因素。如果屬於以上情況的話,可以考慮用荷爾蒙治療方案再加兩年的口服標靶藥 CDK4/6抑制劑,增加治療成效。

那麼PARP 抑制劑又是否適合使用?
如果是遺傳基因BRCA1型與BRCA2型的基因突變攜帶者,由於只有一粒淋巴受到感染,縱使經抽血化驗核實為遺傳基因BRCA1型與BRCA2型的基因突變攜帶者,額外進食一年的口服標靶藥PARP抑制劑都不會有額外的保障 (三重陰性乳癌除外)。

日期: 21-07-2022 解答: 黃麗珊醫生

2017年初 確診 肺癌 膽管癌 2017年初 做好手術 2019年底 擴散到肝臟 亦做好手術 2020年 2月開始口服標靶藥物 肺基因突變EGFR 服食第一代 erlotinib 2022年6月 報告顯示擴散 淋巴 肝臟 近日到威爾斯覆診 醫生說抽血報告 基因突變係陰性 所以要抽活組織化驗 因為私家腫瘤科醫生話可以食第三代藥 但政府又話化療比較好 (怕爸爸化療頂唔順) 想問下我仲應該有咩方法解決

病人2017 年確診肺癌及膽管癌,膽管癌似乎做了二次手術便治愈。但肺癌從2020年2月開始用第一代抑制EGFR標靶藥控制,直至2022年6月失效,引致淋巴肝臓擴散。病人害怕轉做化療。

第一代抑制EGFR標靶藥失效,部分病人是因為有新的基因突變產生抗藥性。這些抗藥性基因突變包括EGFR T790M, MET,現在有新一代標靶藥物針對這些抗藥性基因。

抽血可以檢測這些基因突變,但準確度不及抽癌細胞組織,所以我都贊成做活檢抽癌細胞組織做基因化驗。

如果沒有確實EGFR T790M 基因化驗結果,我不贊成盲試第三代抑制EGFR標靶藥。

日期: 20-07-2022 解答: 丘德芬醫生

64歲母親肺癌3期,正服食標靶藥物。近幾日忽然發燒,食完必理痛後發燒有減退,但之後又升返。請問食標靶藥其一副作用是否發燒?如不是,請問應該點處理發燒情況? 另外,發燒和腫瘤熱是否有分別?謝謝你

服食標靶藥期間發燒可以有很多原因,最擔心是會否受到細菌或病毒感染.如果家母發燒,建議盡快帶她去見醫生檢查原因並對症下藥. 祝安康

日期: 12-07-2022 解答: 劉志斌醫生

本人母親65歲,因咳嗽及右側胸痛照了胸肺Xray,內容如下: [15 mm dense nodular appearance of right inferior hilum could represent composite vascular shadow but underlying hilar lymphadenopathy has to be excluded. Left hilum appears unremarkable. Rest of both lungs are essentially clear with no active consolidation or collapse. No obcious pneumotherorax detected. The costophrenic angles are sharp. The trachea is normal in caliber. Normal heart size Mediastinum counter is unremarkable. No overt lytic bone lesion. Contrast CT thorax is recommended to exclude genuine right hilar lymphadenopathy.] 普通科醫生說是淋巴血管漲大,不需理會 但請問情況是真的如他所言? 還是應該選擇LDCT 還是pet scan作進一步檢查? 十分感謝百忙抽空的解答!

這種報告在胸部 X 光檢查中屬於頗為常見,由於胸部 X 光是2D平面檢查,故未必能清晰確認任何小病灶(腫瘤)。畢竟我沒有看過你的X光片,對於你的情況,此刻我很難作出任何評論。我同意按照放射科醫生的意見,盡快安排進行CT Scan電腦掃描,不要拖延至數周或數月才去照,

另外按照提供資料,腫瘤在右肺門,若做LDCT 可能無法清楚顯示,亦可能無法將其與血管完全區分到,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做顯影電腦斷層掃描(CT Thorax with IV contrast) 。

PET-CT檢查價錢昂貴,我認為暫時未有需要做這個檢查,還是最好先做CT Scan,看結果後再作決定是否需要進一步檢查。

日期: 08-07-2022 解答: 司徒達麟醫生

男,64,結腸私院手術後公院化療,手術後16個月腹腔淋疤及切割位傍復發,各一分別2.2x1.7cm , 1.1x0.9cm. 想諮詢公院一般治療方法及選擇 或如有同路人個案分享 暫時身體只有間歇腹部隱痛,可支持多久?

如果只是有兩個位置的淋巴結復發,身體其他位置都沒有問題,可以和醫生商量做手術切除的可能性,如果不適合做手術,就可能要接受化療來控制。其實腸癌就算有復發,在適當的治療下,仍然有機會將疾病控制好,所以不需要灰心,請你加油和努力。

日期: 04-07-2022 解答: 潘冬松醫生

本人66歲,身體一向健康良好,22/3/2022確診胰臟癌,size 3.4×3. 5×2.7cm,不能夠做手術,2/5在政府醫院做化療,每周1針Gemcitabine 加7天口服化療藥capecitabine 1500mg,為期3周停1周,然後繼續,現已完成6針,CA19. 9 指數由(29/4)11536降至(30/5)6229。治療期間十分疲累,無動力。近三天右後上背有痛楚。請問醫生有何建議?謝謝!

根據CA 19.9的趨勢,治療效果似乎頗為理想,在這關口,尤其是發生了背痛的情況,可以考慮作PET- CT(正電子掃描) 作更詳細的病情評估,以部署下一步的治療方案。

日期: 30-06-2022 解答: 潘智文醫生

前列腺癌切除手術六月十三日出院返家至現在仍未能自主自覺去小便 ! 用 Tena 尿片十片+一日?怎辦?

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手術,視乎腫瘤位置,有時被迫犧牲部分控制小便的括約肌,引致手術後有輕微失禁現象。 透過盆底肌肉運動,大部分患者都可以隨著時間得到改善。 請於覆診時與主診醫生和泌尿專科護士討論。

日期: 21-06-2022 解答: 黃國田醫生

我的父親(今年65歲)2021年底開始持續咳嗽,今年5月已到政府醫院抽血和照肺部Xray, CT電腦素描,發現CEA 很高187和右肺有陰影大概3.5×2.6×2.0cm ,另外有2粒0.5 × 0.5 ×0.5 cm右肺結節和左肺有1粒0.4×0.4×0.3 cm的肺結節) 在等侯政府醫院覆診期間,跟家人安排他在私人呼吸系統專科醫生到醫院已照了PE Scan, MRI 和抽右肺抽腫瘤組織拎報告,希望可以省下一些時間在政府醫院等候。但結果不是太好,抽組織的呼吸糸統科醫生說右肺陰影是惡性腫瘤,另外PE Scan 報告稱癌細胞已轉移到在胸/肺膜(腦部和骨暫沒有轉移)和左肺有少量積水,所以他不建議動手術,可約見私人或政府腫瘤科跟進,另已做了基因檢查對EGFR有基因突變positive 。 之後,這星期約見了政府腫瘤科醫生,他們內部開會後看了暫時所有報告,問我們會否考慮到外科做微創手術看看是否真的擴散。 問題1) 我不太了解目前爸爸的實際情況是擴散還是沒有?其實PE Scan 的準確性是高還是有其他臨床例子有假擴散陽性嗎?為甚麼政府醫生團隊會這樣建議?做微創手術是否要割除腫瘤後再抽胸膜再化驗才能證實有沒有擴散? 問題2) 請建議應該往抽組織醫生加pet scan結果去開始標把藥治療還是去再按照政府醫生建議做微創再仔細確認胸膜有沒有擴散?(真的不想父親捱手術後再得知同樣照pe scan結果)其實政府醫生們這樣安排是否慣常步驟?你有沒有一些比較好的建議給我? 非常感謝和祝身體健康。希望可以在父親節前收到你們的寶貴回覆。

按照提供資料,如果病人的主要腫瘤在右肺以及有一粒細小的結節在同側不同葉,癌症應該是第三期。但期數亦取決於癌細胞在淋巴結的情況,建議病人約見醫生再看看正電子掃描PET-CT了解有否這些淋巴結及它的FDG攝取量。還需看清楚其他肺結節的FDG 攝取量,從而確定癌細胞的位置,再決定下一步。

日期: 21-06-2022 解答: 盧頴嬋醫生

媽媽今年就快72歲, 五月初開始, 陰道有出血現象, 但唔係好多, 於是, 大概17/5 去看了婦科, 再進行了刮宮. 報告於21/5 出了, 是子宮癌, G2, 於是23/5 已經馬上幫媽媽約了一個腫瘤科醫生, 24/5 做了MRI, PET CT, 25/5 已經返去睇報告, 屬於1B 期, 醫生建議做手術, 連帶淋巴也一起割掉. 但會有後遺症, 就是下肢可能會有水腫問題.. 我想問下, 係唔係一定要將淋巴結也一起清除的呢?因為媽媽年紀都有少少大, 不過平時無病無痛, 無長期食藥, 行得走得GE..所以我好想知道~水腫發生機會係唔係應該都會好大?同埋水腫會唔會係短暫性呢?謝謝

按照提供資料,病人屬子宮內膜癌1B期,醫生建議淋巴結切除手術。

由於病人屬1B期,即代表腫瘤己侵入超過1/2的子宮肌肉層,擴散到淋巴結的風險相對較高,因此,在這個情況下我亦建議做手術切除骨盆淋巴結,再依據手術化驗報告,以確定癌細胞是否涉及淋巴結。

如果涉及到淋巴結,病人會從原本期數變成第3期,而手術後的處理可能會有所不同。

 

日期: 31-05-2022 解答: 張天怡醫生

本人33歲,這個月剛被確診腸癌,照完pet-ct後已知淋巴,肝,腹膜均有擴散,腸的腫瘤大小為2.9*0.9,肝的腫瘤比較多及大,最大的3顆都有5-7cm,應是第4期腸癌,醫生告知已無法做手術,只能做紓緩性的化療,他們提供了兩個化療方案,一個方案是打3種化療藥,分別是5-Fu,Irinotecan及Oxaliplatin,另一個方案則是口服的Capecitabine+Irinotecan,他們也說過視乎報告結果,可能還會增加一種標靶藥進去。請問醫生覺得這兩種方案是適合的嗎?哪一種會比較推介?副作用會很大嗎?另外以我的個案來看,是否已無法治癒,只能盡量延長壽命?5年的存活率是多少?

感謝您的問題。

那麼年青已經有大腸癌需要考慮是否有遺傳的因素。 特別需要檢測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 high (MSI H) 和BRAF 基因。

假如是前者的話, 疾病有可能是因為遺傳因素所引起的。 呢個遺傳癌症疾病學名叫做lynch syndrome. 假如確實是 MSI H,利用免疫治療可以達到較好的療效。如果是BRAF 基因陽性,那麼建議使用 公立醫院 提出的三種化療藥聯合使用, 最好再加上 抗血管增生的標靶藥物 作為一線治療。

如果已33歲沒有其他身體毛病的話, 三種藥物聯合化療 的副作用應該可以抵受得到。 療效比只是用兩隻化療更加好。驟眼看起來擴散了的疾病難以完全好返。 但假如有一些特別的基因特變,例如是以上所說的MSI H, 利用免疫治療 效果可以很好的。 不少擴散了的腸癌患者, 因為現在多種先進的藥物治療之下, 很多都可以長期生存。

再加上現在的藥物 不斷 推出, 展望未來不少擴散了一腸癌有機會變成長期病患與癌共存。

加油

日期: 28-05-2022 解答: 蘇子謙醫生

我係egfr四期病人,一線治療食第三代維持兩年出現抗藥性,癌指數慢慢4點幾上升到8點幾。後來在醫生建議下轉用impower150,副作用太強勁,不過癌指數有回落到6點幾。打了5針再覆診,癌指又開始慢慢上升。是否再次惡化及出現抗藥性呢?之後有什麼選擇呢?

癌症指數上升可能是早期惡化的跡象。可以再考慮重新做正電子掃描 PET-CT,看看是否有惡化,以及惡化的位置分佈。個別少數位置的惡化可以用放射治療作處理,然後繼續使用原來的免疫治療。如果惡化位置很多,便要轉用其他藥物。至於轉用什麼藥物,要取決於腫瘤有沒有一些抗藥基因。既可以拿取新的腫瘤組織進行大範圍的基因排序,亦可以在個別情況下抽血做活體液檢,最終根據所發現的抗藥性基因去決定下一步的治療方案。
我把下一步可能進行的治療方案羅列了出來 :
1. 做放射線治療(電療), 繼續免疫治療。
2. 轉用其他化療藥,例如培美曲塞(Pemetrexed )。
3. 重新用回 EGFR 第三代標靶藥。
4. 用 EGFR 標靶藥,並配合其他標靶藥(例如 MET 增幅型突變的抗藥基因,使用 MET 抑制劑。)
即使以上方案產生抗藥,亦有新型的抗體藥物複合物,以及其他化療藥作處理。
日期: 13-04-2022 解答: 李宇聰醫生 

「疑難排解」之回覆為醫生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其內容為本公司及本網站立場。

「疑難排解」服務由多位專科醫生義務提供,為正在抗癌路上的大眾提供免費初步醫療、營養、復康等參考資訊。「癌症資訊網」會不定期揀選部分提問,邀請個別醫生作一次回覆。「疑難排解」服務並非為病人網上診症,您不能期望醫生會通過此服務為您即時提供深入之醫療意見。若要全面分析病情,建議向您的主診醫生查詢。「疑難排解」之回覆為醫生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其內容為本公司及本網站立場。
請填寫查詢內容

癌症患者照顧者其他

肺癌乳癌肝癌胃癌腎癌淋巴癌大腸癌鼻咽癌膀胱癌胰臟癌前列腺癌白血病/骨髓瘤宮頸癌/卵巢癌其他

「疑難排解」服務只提供給癌症資訊網會員, 必須同意成為本中心會員方可提問。

同意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