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其他 > 抗癌防癌 全球視野 > 【皮膚腫瘤】 「皮膚腫瘤怎麼防治?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皮膚腫瘤】 「皮膚腫瘤怎麼防治?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02-08-2023

2022年8月27日北京時間晚8時,“防癌抗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系列講座活動第十二期—“皮膚腫瘤的預防和治療,聽多學科專家怎麼說!”專家義務講課及線上答疑活動圓滿落幕。「抗癌防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講座活動是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臨牀腫瘤學系共同承辦和 癌症資訊網cancerinformation.com.hk協辦。旨在爲癌症患者建立一個非營利性的專業在線諮詢平台,同時普及癌症預防、診斷和治療的知識,回答患者或其家屬及公眾的一些常見問題。

此次線上講座活動特邀9位醫學領域頂尖的多學科專家,圍繞皮膚腫瘤的預防和診療策略進行了知識分享及為患者線上答疑。作為一場“皮膚腫瘤治療”的知識科普盛宴,講座分析了皮膚腫瘤的流行病學現狀、手術治療、放射治療、系統治療及預防要點等內容,本次活動提高了公眾對皮膚腫瘤的認知。直播活動線上觀看量達92292人次。通過直播資料統計分析,來自廣東、上海、北京的觀眾最多,分別占觀看總人數的31.33%、23.33%和10.5%。

本次講座由香港大學臨床腫瘤學系教授/GCOG全球抗癌協作組主席/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腫瘤醫學中心副主管孔鳳鳴教授Feng-Ming(Spring)Kong、北京大學深圳醫院腫瘤科主任王樹濱教授擔任主持。

講座開始,香港大學“抗癌防癌 全球視野”項目負責人孔鳳鳴教授簡單介紹了本次活動的主題《診療皮膚腫瘤,聽多學科專家怎麼說!》及邀請到的各位多學科專家。

【預防皮膚腫瘤】講座內容

中美對話皮膚癌的診療

本次講座的分享嘉賓,特別邀請了美國著名皮膚癌專家J Frank Wilson教授。根據孔教授介紹,Wilson教授治療過上萬例皮膚癌患者,已發表近500篇SCI論文,2003年獲得美國治療性放射學和腫瘤學協會金獎,2004年被評為美國放射腫瘤學會院士,2013年獲得RSNA金獎……

關於皮膚癌的手術治療,孔鳳鳴教授與Wilson教授進行了精彩互動和交流。我們知道,在中國,皮膚癌患者首選手術治療,不能手術情況下選擇放療,那麼美國的治療選擇也是這樣嗎?

Wilson教授表示,在美國情況基本上也是這樣的,但是關鍵是要實現個性化治療,而不能一概而論。在這裡,我想分享一下兩個治療原則,其一是手術切除不“破相”,患者能夠保持原來的形象非常重要,為了實現這一點,治療前的多學科討論是非常必要的。其二就是要爭取治癒腫瘤,皮膚癌的腫瘤復發非常難處理,所以要確保第一次方案要得到最有效的治療。

介紹皮膚腫瘤的診療現狀-- 孔鳳鳴教授

根據孔鳳鳴教授的介紹,皮膚癌是很常見的惡性腫瘤,主要分為基底細胞癌、鱗狀細胞癌和黑色素皮膚癌,其中前兩者較為常見。

目前全球每年發生200~300萬例非黑色素瘤皮膚癌和132,000 例黑色素瘤皮膚癌,每分鐘就有15個新發病例。

在香港,皮膚癌在常見癌症中排名第八,其中非黑色素瘤大約占總發病病例數的90%。而在我國大陸,非黑色素瘤皮膚癌的發病率則位列第6。

黑色素皮膚癌的死亡率很高,但事並不常見,非黑色素皮膚癌預後效果相對較好,發病率也比較高。我們今天的講座主要就是針對於非黑色素瘤皮膚癌。

接著由王樹濱教授介紹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皮膚科負責人劉曉明教授。

介紹手術對治療皮膚腫瘤的作用及進展-- 劉曉明

國家突出貢獻專家、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科教總監、皮膚科負責人劉曉明教授主講了《手術可以治癒皮膚癌嗎》。劉教授將皮膚癌分為良性腫瘤和惡性腫瘤兩個方面進行分享。

其中,良性皮膚癌部分重點介紹了色素痣、脂溢性角化病和日光性角化病。劉教授表示,對於色素痣,一般不需治療,如美容需要可採用CO2鐳射治療或手術切除。如皮損突然增大、出血、破潰時,邊界不清,色素不均勻,出現衛星痣,應及時切除,作組織病理檢查以除外惡變。脂溢性角化病一般也不需要治療。必要時可採用液氮冷凍、 CO2鐳射、手術切除,也可外塗三氯醋酸、維甲酸霜治療。 而對於日光性角化病,則可以通過①破壞性療法,包括手術、冷凍、皮膚磨削術和光動力療法等以及②外用藥物氟尿嘧啶、咪喹莫特、維A酸等兩種方式進行治療。

皮膚惡性腫瘤主要有鮑恩病、基底細胞癌、鱗狀細胞癌幾種類型,劉教授介紹說,皮膚惡性腫瘤的治療首選手術切除,也會涉及放射治療和靶向治療,臨床醫生會根據具體病例情況、身體條件和經濟因素制定適合的治療方案。

進行患者答疑-- Wilson教授、李正風醫生、劉曉明教授

放療在皮膚腫瘤治療中的價值-- 曾輝教授

武漢市第六醫院腫瘤科主任、Tomo中心主任曾輝教授主講了《放療在皮膚腫瘤治療中的價值》。曾輝教授指出,在腫瘤治療的方式中,放療被譽為“隱形的手術刀”,可以治療任何部位的腫瘤,並且無創、無痛,目前治療流程非常方便、簡單。

曾輝教授指出,在不同的放療設備中,TOMO刀是比較適宜做皮膚腫瘤、尤其是大面積皮膚腫瘤患者。皮膚癌的治療首要目標,是完全清除腫瘤並最大限度保留功能和美觀,手術通常是最有效的治療方法,但是考慮到美觀、功能和患者要求,放療亦可作為初始治療方法。其他的治療方式也包括電燒術、液氫冷凍、鐳射治療、光動力治療(PDT)、外用細胞毒藥物治療等。

但是對於以下幾類患者,應當首先考慮選擇放療來達到根治性的目的:

· 老年患者(晚期副作用風險低)
· 醫學上不能手術的或體弱的病人
· 面部中央>5mm的腫瘤,特別是眼臉,鼻尖/鼻翼,嘴唇
· 眼臉>5mm的腫瘤,難以獲取陰性切緣耳、前額或頭皮上較大的腫瘤
· 上唇的腫瘤

曾輝教授總結說,放療作為無創、局部的治療方式,尤其是現代放療技術的飛躍發展,可達到清除腫瘤,並最大可能的保護周邊正常組織的治療目標。

進行患者答疑-- Wilson教授、曾輝教授、孔鳳鳴教授

皮膚腫瘤的放射治療與局部治療-- 李浩勳教授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臨床副教授、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香港醫學專業學院院士、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臨床腫瘤中心顧問醫師李浩勳教授首先表示,在過去的15年裡,香港的皮膚癌發病率呈上升趨勢,而過去的相關回顧性研究顯示,皮膚癌可以通過放射治療取得很好的治療效果。

李浩勳教授介紹說,放療治療皮膚癌有兩種方式,分別是淺表x射線治療和電子束輻照。相對來說,前者適合治療小重量,例如小於3cm的腫瘤,而後者適合治療面積非常大的皮膚癌,例如蕈樣肉芽腫瘤。

李浩勳教授也再次強調,對於年紀較大的皮膚腫瘤患者,可以考慮首選放射治療。

進行患者答疑-- 李霞主任、王樹濱教授

如何預防皮膚腫瘤?-- 廉翠紅教授

根據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研究生導師廉翠紅教授介紹,皮膚癌即來源於皮膚或生長在皮膚裡的惡性腫瘤,因腫瘤細胞的來源不同,包括來自表皮、皮膚附屬器、皮下軟組織、黑素細胞、皮膚淋巴網狀組織、周圍神經和造血組織等有不同的命名。此外又分原發性癌和由其他部位轉移至皮膚的繼發性癌。

廉教授指出,惡性腫瘤往往與個體的遺傳素質有著密切關係。在很大程度上,遺傳決定了是否會患上惡性腫瘤,但環境因素(外來因素)對於什麼時候發生惡性腫瘤有著重要的影響。而對於皮膚癌的誘發往往是多種因素協同所致。

對於皮膚癌的預防,廉翠紅教授指出,最主要的防範措施是防曬。

常見的皮膚惡性腫瘤(包括皮膚基底細胞癌、皮膚鱗狀細胞癌、惡性黑素瘤等)以及常見的癌前期病變(日光性角化病)均與日曬有關。不同的日曬方式與發生不同類型的皮膚癌有關。持續、長期暴露在陽光下,如在戶外工作者,與發生鱗狀細胞癌有關;持續、長期暴露在陽光下,如在戶外工作者,與發生鱗狀細胞癌有關;曬傷通常發生在間歇性暴露之後,在生命的各個階段,隨著日曬次數的增加,患黑色素瘤的風險也會增加。

提倡五種防曬行為,主要有戴寬邊帽、太陽鏡、防曬霜、遮蓋衣物和戶外遮蔭。避免受到化學物質的侵害,遠離輻射等。

最後,孔鳳鳴教授總結表示,GCOG“防癌抗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系列講座活動第十二期—“皮膚腫瘤(非黑色素瘤),聽多學科專家怎麼說!” 講座在專家教授對問題的講解以及公眾答疑的回顧和重溫中圓滿結束!皮膚腫瘤的預防、診斷及治療需要全社會所有人的攜手相行!

讓我們共同期待9月24日GCOG“防癌抗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系列講座第十三期“鼻咽癌的預防和診治”活動的召開,歡迎大家積極參與,提出你想向專家諮詢的問題,優秀的專家將為您線上答疑解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