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電療小子 > 支持的力量 – 工作以外能為病人做多點嗎?

支持的力量 – 工作以外能為病人做多點嗎?

24-06-2022

支持的力量 – 工作以外能為病人做多點嗎?

她是一名患有子宮體癌(Corpus uteri cancer)的女士,大約60多歲,暫且叫作女士乙吧。

一般而言,如果子宮體癌的病人期數較早,可以用較簡單的方式進行電療,以固定角度(即0, 90, 180及270度)進行放射治療。行內人士稱之為Box technique。這可以包括整個盆腔,希望把腫瘤及附近的癌細胞一同消滅。

在第一次的模擬掃描中,醫生及放射治療師安排了她俯臥(prone)在Bellystep(下圖所示)的儀器上進行掃描,希望可以令女士乙的腸子遠離日後設計的輻射線,減少副作用的嚴重性。

Source: google

然而,女士乙是一位頗為胖肥的女士,要以俯臥的方式進行掃描,會比較不舒服,因為肚子上的肉會被壓著,加上體重問題,可能在過程中會比較辛苦。不論如何,她總算成功進行了第一次的掃描。

然而,在醫生檢查影像及進一步開會後,最新的意見認為她的病情比較嚴重,若然要増加存活率,最好以更先進的方式進行現放射治療。因此,這就需要女士乙再回來進行新的電腦掃描,以更穩固的固定器,即真空袋,作為固定方式。而且,這次的掃描方式是以平躺(supine)方式進行。所以,女士乙又再一次回到醫院了。

她又是一個人前來,戴著口罩,但從她回應我的聲音及緩慢的行走步伐,與之前的對比,總顯得她心情低落。到底是甚麼原因呢?那一刻,我也提高了警覺性。

當我向她解釋她之所以要回來進行第二次的模擬掃描,她只是默默地聽著,不發一言。突然,她說了一句「我真的不想再醫,太辛苦了。」,盡顯意興闌珊之感。

初時的我以為她是因為第一次掃描時的俯臥位置,感到辛苦,所以才說出這一句話。因此,我趕緊強調,這一次不會像上次那樣辛苦,更解釋了這一次的掃描的重要性及必要性。可是,她好像聽不入耳,只在重複「我真的不想再醫了,太累了」。去到這一刻,我開始感到不對勁。女士乙應該有其他的擔憂,才會有如此的回應。

作為放射治療師,處理的不只是病人的身體,同樣重要的是心理,才能陪伴病人一直走下去。因此,我首先鼓勵她繼續進行治療。「這未必是容易的路,但只要你願意,我們就會陪你一起走下去。」或許是這句話,勾起了她的內心的傷心事。女士乙再說「你們真是好人。可是…可是…為甚麼我的家人……」說到此,她忍不住落淚。這一刻,我逐漸知道整件事的關鍵,不是在於放射治療,而是女士乙覺得自己得不到身邊家人的支持,孤單無依。她繼繢說「只從我出了事,丈夫及兒子都沒有陪過我來做掃描及治療……」

這的確是令人婉惜的事。癌症患者在身心上都承受了莫大的壓力,家人的關心及支持是很重要的力量,令他們可以堅強地繼續走下去。可是,這不是簡單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事。當時的我,只可以儘量以醫護人員的角色安慰她。拿出紙巾,交給女士乙,再說「我知道你現在或者很不開心。家人的支持是很重要,但不是惟一。我們作為醫護人員,都會一直陪伴你走下去。」我希望強調,不論她的家人如何,作為醫護人員,我們也是很支持她。

女士乙聽畢,反而哭得更厲害了。不過,我感覺到,這是感動的流淚,而不是傷心的淚水。她或許真的很需要更多的支持和鼓勵。我繼續說下去「我鼓勵你再跟家人提出你的需要,分享更多你的感受,說不定,他們會更支持你。」女士乙也在點頭,說「我會嘗試一下。」「這一刻不要再去胡思亂想。無論如何,既然你願意再踏足醫院,那就證明你也是不想放棄治療的。可以流淚,最重要是擦乾它就好了。」說罷,她又再流淚了。不過,我相信,這是釋懷的淚水。

後續的掃描也進行得非常順利,看來她也的確釋懷了。這是最好的結局。當然,實際上,她與家人的問題能否解決,我也不太確定。不過,我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去安慰及鼓勵她。看到她能重拾信心,我也深感喜悅。

作為放射治療師,每天看到癌症病人,也覺得他們非常不容易。病情的嚴重,對治療的不安、得不到支持等等,都有可能令他們身心俱疲。或者,我們不能完完全全幫助他們處理所有的問題。畢竟,心病還需心藥醫。不過,在能力範圍內,若是可以幫助他們的事,我都不介意去做。有時,他們就像女士乙,當下需要的未必是確實的解決方法,而是簡單的安慰及支持,已是很足夠。當然,如果需要更多專業的心理輔導,可以經醫生考慮轉介給醫務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等等。

百萬個病人,百萬個教事。她是其中一員,也是值得我們重視的一員。

 

原文刊於:輻射決戰癌症

電療小子
香港公立醫院放射治療師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預防皮膚癌 — 滑雪也記得要防曬
自從香港出入境的防疫政策放寬,再遇上聖誕和新年的長假期,身邊的朋友同事能外遊的都出遊了。前天跟一位剛從北海道滑 […]
抗癌路上病友需要怎樣的社交支援?
當病友獲診斷患上癌症時以至治療過程中,都會感到情緒低落、無助。相信這個時候,大家都可能會找家人朋友去傾訴,從而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
前天新聞報導有兩名公立醫院醫生被控誤殺,立即引起醫療界的熱烈討論。倘若治療過程中有醫療失誤,最後病人逝世,究竟 […]
從頸淋巴追蹤癌症源頭
記得以前還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時候,有一天隔壁的診症室傳來吵鬧聲,一位年輕男醫生跑過來求救:「阿姐救命呀,個病人話 […]
睡個好覺對抗癌症的秘訣
面對着癌症帶來的擔憂和治療帶來的不適,相信病人難免會有睡眠的問題,而照顧者一心為了好好照顧病人亦難免有不少壓力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 […]
在抗癌路上,音樂伴你同行
面對癌症和各種治療時,相信不少病人及其家人難免會感到焦慮和疲倦。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並不代表你們不夠 […]
特別的聖經禮物
2023年快將來臨,常人能讀得明白,又能巨細不遺的中文癌病書籍,仍然不算普及。我們致力在各大媒體推動正確健康資 […]
甲狀腺癌患者也可以吃紫菜
一對中年夫婦前來覆診,太太患有第二期甲狀腺癌,筆者替她進行了全甲狀腺切除和中央區頸淋巴清除手術。手術後病人康復 […]
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吸煙嗎?
癌症是香港的頭號殺手,在每年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個案。研究顯示吸煙是癌症的首要風險因素,吸煙人士的患癌機會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