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黃麗珊醫生 > 乳癌瑣碎事(13):高劑量維他命C能否抗癌?

乳癌瑣碎事(13):高劑量維他命C能否抗癌?

13-09-2021

乳癌瑣碎事(13):高劑量維他命C能否抗癌?

維他命C的重要性:

在十六至十八世紀期間,壞血病曾經導致大量在長期海上工作的人員死亡,病因是長期無法進食新鮮食物,特別是蔬菜水果。壞血病的病徵有疲倦、乏力、容易瘀傷及流血。直到1747年,英國皇家海軍外科醫生詹姆斯·林德(James Lind) 發現進食檸檬可預防及根治壞血病,但當時仍未知道為何進食這些生果根治壞血病。直至1932年 (相隔約200年後),生理學家聖捷爾吉·阿爾伯特(Albert Szent-Gyorgyi) 發現維他命C是當中能治療壞血病的物質,也是人體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聖捷爾吉·阿爾伯特亦因這個重大發現而獲得諾貝爾獎。

維他命C對我們身體極為重要,是一種水溶性維他命,也是一種不能透過身體自我製造的維他命,需要透過食物攝取。維他命C有抗氧化功能,能促進膠原蛋白生長,有助改善免疫系統功能及增加鐵質的吸收。

如果人體維缺乏他命C最初的症狀包括疲勞、乏力、牙齦發炎,當情況惡化就可能出現瘀斑、關節疼痛、傷口癒合困難以及組織與微血管脆弱等問題,這些情況有機會令腫瘤病人病情惡化。所以,足夠的維他命C對所有人,甚至腫瘤病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高劑量維他命C的醫學數據:

其後,有一位曾經獲得兩次諾貝爾獎的美國化學家萊納斯·鮑林(Linus Pauling)極力推崇高劑量維他命C(每天超過1000毫克)不但可以預防感冒及心臟病, 甚至可延年益壽,能醫百病,對抗癌症,而這個說法一直極具爭議。

曾經有不同的研究顯示,高劑量維他命C能有助骨膠原的形成,從而增強細胞與細胞之間的結構層, 有機會阻止癌細胞穿破結構層,減少擴散。在1976年,曾經有醫學研究以高劑量維他命C治療100名腫瘤病人,發現有22%病人一年後仍能存活, 而沒有接受高劑量維他命C的病人存活率只有0.4%。研究顯示,高劑量維他命C不但有效延長壽命,亦能提升生活質素,其後日本亦有相關的研究反映同類的結論,因而引起不少人對這個療法的興趣!

既然維他命C對人體這麼重要,亦早在1976年已經有研究數據顯示高劑量維他命C能幫助癌症病人改善病情,為何現在這個治療也未屬正規癌症治療?

西方醫學講求循證醫學,簡單而言,即要透過多重臨床試驗,反復認證,最後要透過黃金標準的隨機雙盲試驗(Double-Blind Studies),確認是不偏不頗,不含任何運氣成分的結論,才能被認證為正規的治療之一,並不是一個地位崇高的學者一個建議便能取代這些認證方案,西方醫學強調確保病人安全。

由於初步數據顯示高劑量維他命C有機會是抗癌的重要機制,其後的確有隨機雙盲試驗的研究嘗試核實這個理論,但有兩份美國新英格蘭發表的醫學期刊所刊登的醫學數據卻未能核實這個治療方案對腫瘤病人有用,所以這個治療方式仍未是現行西醫所認可的正規治療。

不過,有大量自然療法派的學者就對這兩份醫學數據有不同的批評,認為當中的研究方式並未有公平地讓高劑量維他命C發揮其功效,導致醫學數據不足。因此,在這方面的討論至今仍然議論紛紛。

為何難以核實這方面的醫療數據?

許多人認為醫學的結論非黑即白,但事實上人體結構深奧精微,每一個成分對一粒細胞的影響不等於對人體內的所有的細胞亦有相同的影響,人體內一環扣一環,現在的醫學所知道的只是皮毛。因此,每一個看似簡單的醫學問題,一般都要經過多研究才可能有頭緒。就如維他命C 故事的開端,由缺乏維他命C的病徵開始,直至找尋到問題根源,因維他命C所引起的簡單醫學問題,也需接近200年的時間。在實驗室至人體內維他命C被量度的方式,以致細細胞上及人體上如何反映其成效,實在未有一個十分清晰的共識應如何釐定,而且每個人每天在飲食中攝取的維他命C也很難量化,再加上研究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當中需要大型醫學機構具備足夠的資源下才有機會得出最佳的答案。

現行有關維他命C的建議

維他命C是水溶性維他命,是人體必需的維他命,亦可幫助鐵質的吸收。現時數據指出,人體每日平均需要 65-95mg的維他命C,最高上限為每天2000mg,過量的維他命C有機會導致中毒症狀,例如肚瀉、作悶、嘔吐、心口灼熱、腸道絞痛、頭痛、失眠,甚至是腎結石。另一方面,由於是水溶性維他命,過量的維他命C通常會在小便中流失,對於坊間的高劑量維他命C治療方案,由於未有確實的醫學數據和西方認證建議可在癌症病人使用更未清楚現行的新型抗癌治療方法是否與高劑量維他命C有衝突,建議大家要小心!知道病人抗癌心切,同時明白正統西方抗癌治療毒性甚高,這些另類療法確實非常吸引,這篇文章希望幫助大家分析維他命C的故事及現行的數據讓大家參考。重中之重,希望大家可以知道故事的兩邊,平衡利弊,方便大家選擇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案。

作為腫瘤科醫生,除了抗癌治療,如果有非大風險的其他治療方案,一般都不會反對病人採用,但如果單純採取高劑量維他命C治療方案抗癌,具極大風險,切記要小心。

參考資料:

https://www.cancer.gov/ research/key-initiatives /ras/ras-c entral/blog/2020/ yun-cantley- vitamin-c

https://www.mayoclinic.org /diseases-conditions/canc er/expert-answers/a lternative-cancer-treatment /faq-20057968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