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施俊健醫生 > 【2019最新前沿】乳癌女性的福音:保乳手術+T-DM1

【2019最新前沿】乳癌女性的福音:保乳手術+T-DM1

17-08-2019

 

 據美國癌症學會官方期刊發表的《2018年全球癌症統計數據》報告顯示:在女性中,乳腺癌發病率(24.2%)和死亡率(15%)最高,佔據榜首,成為“女性頭號殺手”!

 

乳腺癌是“女性頭號殺手” 

2018年2月,國家癌症中心發佈了最新一期的全國癌症統計數據(此數據來源於2017年全國腫瘤登記中心收集匯總的全國31省、市自治區腫瘤登記處2014年的惡性腫瘤登記資料),數據顯示:女性方面惡性腫瘤發病首位即為乳腺癌!

幸運的是,在2018年英國頂尖醫學雜誌「The Lancet」(中文名《柳葉刀》)發表的2000-2014年全球癌症生存率變化趨勢監測研究報告中顯示:中國的乳腺癌5年生存率相對較高(約80%),並且逐步提高。

先進的治療方案是生存率提升的主要因素,同時還提升了廣大女性的生活品質。

 

保乳手術,捍衛女性尊嚴!

 出於人性化角度考慮,乳腺癌患者並不希望切除乳房。保乳手術作為先進的治療方案,為女性帶來福音,療效好的同時,捍衛女性尊嚴!

目前,我國保乳手術占整個乳腺癌手術的30%左右。但保乳手術有一定的適應症:腫塊的大小、離乳暈的距離及個人意願都有關系。

如果腫塊在乳腺的邊緣,且比較小,患者有強烈的保乳意願,而且是單發的腫塊,此類患者完全可以保乳手術,也能起到跟乳房切除相同的療效。若腫塊比較大,而且在乳腺的中央區,需進行乳腺的改良根治,切除乳腺。

 

HER2陽性乳腺癌有效低毒新方案:T-DM1

 HER2陽性占全部乳腺癌的約20%,我國每年新發的乳腺癌患者約30萬,其中有1/4的患者為HER2陽性,該類型乳腺癌侵襲性較高、結局差。

儘管可以採用曲妥珠單抗、帕妥珠單抗、拉帕替尼、來那替尼等,給了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巨大的希望和更多的選擇,但是仍有一部分患者對藥物沒有回應,或是在治療一段時間後對藥物產生了耐藥性,可以用T-DM1作為第二線的治療手段(2013美國FDA獲批),該藥物的副作用一般比較小,既能控制腫瘤,患者也不會太辛苦。

T-DM1除了在轉移性乳腺癌的情況下,作為第二線治療是有效的,在早期乳腺癌有數據顯示也同樣有效。KATHERINE研究成果表明:如果患者用新輔助治療在做手術後,乳腺腫瘤未能完全清除的情況下,T-DM1比標準方案更加有效,可以顯著降低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復發風險。

2019年5月31日至6月4日,第55屆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在美國芝加哥召開,本屆年會的主題為“醫患愛患,以患為師(Caring for Every Patient, Learning from Every Patient)”。大會彙聚了世界各地的乳腺癌領域權威專家。會議最新的研究表明:T-DM1在新輔助治療有可能也可以試用,但需要更多研究成果去確認這項用途。

 

選擇權威專家及先進醫療機構

 最新研究成果及先進的治療方案無疑為走投無路的晚期乳腺癌患者提供新的選擇和希望,但是這些前沿藥物和先進治療方案只有權威的乳腺癌專家才瞭解。因此,患者在選擇前一定要諮詢權威專家。希愈腫瘤中心是香港專業的腫瘤診療機構,為患者提供國際權威專家的諮詢並制定最佳診療方案。

 

施俊健醫生

臨床腫瘤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