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痛楚 笑對癌魔

 眼前七十五歲的王先生聲線雄渾有勁,誰知道他正值肺癌復發,得要重新踏上艱巨的抗癌之路。


化療辛苦 嚥粥也痛

王先生前年發現患肺癌,「當時其實沒有甚麼病徵,只是連續多日發低燒。至第五天時,太太催促我去看醫生,接受X光檢查,看到肺部有黑影,被安排入院觀察。」經醫生的詳細檢查後,王先生被確診肺癌,屬2A期。醫生安排王先生立即接受手術切除腫瘤,其後為他化療。

王先生表示,「整個療程最辛苦的,是口腔潰爛,即使吃粥水也痛徹心扉,但為了有足夠的體力『打仗』,只能忍着痛把粥水灌下去。」

雖然說是「最痛」的經歷,但王先生仍然積極面對。「哈哈,說真的,在癌症病房內,人人都各自各『精彩』,總有一些問題,我已經不是最慘的一個了,還有其他病友情況比我更差,也在努力對抗癌魔。我覺得甚麼情況也好,最重要是自己看開一點,思想便能正面一些。」

尋求協助 紓減壓力

看來,最能令王先生保持中氣十足、笑容滿臉,就是樂觀的態度和感恩的心吧!

癌症的衝擊實在太大,不是每個人都能這樣樂觀,若患者和家人需查詢有關治療、營養、護理和康復的貼士或尋求情緒疏導,不妨致電3921 3777,與本會「癌症家庭支援計劃」註冊護士和社工詳談。該計劃協助癌患家庭適應因癌症帶來的生活轉變,減輕壓力和困擾,重新主導生活,提升生活質素。服務費用全免。

香港防癌會

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60407/00176_103.html

癌的啟示:避癌不談 影響患者康復

 雖然癌症這話題已經比以往普及很多,但是還有不少人視為禁忌,特別是思想傳統的一派。這種思想較保守的人,逢新年、節慶更是連「病」字也免提,更何況「癌症」?事實上,因文化或信仰等各種因素而對疾病避而不談會對病患者的康復造成影響,尤其長期病患如癌症。

不隱瞞病情 還患者自主權

大量研究顯示,與癌症病人缺乏病情上的溝通,會增加他們患焦慮症和抑鬱症的機會。面對癌患者,有些人的想法是「別刻意提起他人不高興的事」,盡量避開有關病情的疑問或關心。其實這樣反讓他們感到冰冷及孤獨。癌患者覺得沒有人關心、明白、支持自己,以及與家人的距離彷彿愈來愈遠,無法溝通。

相反,足夠的溝通和支持能減低癌患者的焦慮和不安,康復進度自然較理想。

家人間的溝通固然重要,與醫生的溝通更是不可或缺。有些家人深怕癌病病人不能承受病情的嚴重,往往不讓病者參與醫生的討論,甚至要求醫生隱瞞病情。這不但增加患者的恐懼,亦對患者不尊重。

一家人包括患者,應一起與醫生開心見誠討論病情、治療方法、治療風險及副作用等,不應有任何隱瞞,這樣不但能減低患者憂慮,且能加強患者的自信,令他保留自主權,為自己的病作主。

活在香港,癌症不應被視為禁忌。反之,我們應採取正面態度,積極與有需要的癌患者溝通。

香港防癌會教育主任 張馨允

202.125.90.12/cnt/news/20160218/00176_103.html

編者的話(49 ) 網上抒懷

( 幕前幕後全家幅, 微電影網上抒懷 )

 2014年中我們開始籌備, 嘗試用微電影的方式,以真實癌症病人的獨特故事,帶出正面態度去面對癌症的訊息。

每個真實癌症病人個案背後也有其鼓動人心的故事。雖說每天活在陰霾底下,但每位癌症病人抱著正能量的人生價值觀,以「活出自己」來面對不可預知的生命歷程。

 

 

( 故事主人翁 , 郭佩佩女士 )

 

這一系列作品當, 有一短篇( 我的卵巢癌故事 網上抒懷 ) , 對我來説有一份情意結.

 

故事主人翁, 佩佩, 和我已是認識了近十年的老網友. 癌症資訊網的雛形正是 Yahoo Blog年代的一班傻瓜, 透過網上日誌的方式發情懷, 然後招來一個又一個的同路人互相勉勵支持, 減輕內心的不安, 從而面對眼前一道又一道的高牆, 鼓起勇氣一次又一次跨過去.

 

網上抒懷 , 對我們是一個重要出口,

所以決定做微電影的時候, 早已定必須拍攝這個題材, 第一個想到的對像就是佩佩.

 


( 劇中演員 : 左起 Sarena Li 李明蔚 / Carmen  / Jackey Ho )


卵巢癌女患者佩佩,性格文静, 較內向。 她確診以後, 一段長時間情緒低落, 走不出癌症籠罩下的陰霾, 及後透過女兒的鼓勵, 嚐試在當時頗流行的網络平台 Yahoo Blog 選寫日誌, 記録每天的陰晴雨缺, 佩佩, 我和一衆同病相憐的人, 就在這時候牽引在一起, 確確實實感受到什麽是抗癌路上永不孤單.

 

 ( 劇照 : Sarena 飾演佩佩女兒 )

之後我們一起做了許多了不起的事, 出版第一本同路人分享文集癌症不是盡頭 ; 建立一個全方位的癌症資訊網 ; 佩佩亦曾經為婦科癌组織 Globe-athon Hong Kong 擔任活動大使, 豉勵仍然在治療中的朋友.

 

佩佩, 感謝你一直的信任和支持. 當你毫不猶疑一口答應參與微電影的拍攝時, 我實在感到很驚喜和意外.

 

( 劇照 : Carmen 飾演佩佩 )

這幾年過去, 我們的發展往往事半功倍, 如有神助. 我相信, 一定是你們化在天上的閃星星, 照耀著我們的前程.

老爸, 老媽, 大姐, Dragon, 開心果, Catherine, Cindy, Herman, 大眼青蛙, 白兔太太, snoopylee, 黑鷄, Kit Siu, Lawrence Tse 阿銘, 吳雲, Constance, Dean Yang 楊過, Ray Chong, John Lee, 小儀, Alex Tam, Ada……..

多謝你們的祝福.

 

编輯( 4-4-2016 )

 

癌症不是盡頭 pdf 版 :
www.cancerinformation.com.hk/pdf/cancer_is_not_the_end2.pdf

 

微電影, 我的卵巢癌故事 : 網上抒懷
www.youtube.com/watch

港大成功改造沙門氏菌成「YB1」厭氧細菌有效抑制癌症腫瘤生長

 (左起)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博士後研究員于斌博士、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及生物醫學學院研究助理石蕾博士成功將沙門氏菌改造成「YB1」厭氧細菌,以抑制腫瘤生長。

(左起)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博士後研究員于斌博士、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及生物醫學學院研究助理石蕾博士成功將沙門氏菌改造成「YB1」厭氧細菌,以抑制腫瘤生長。

沙門氏菌常見於未熟透的肉類、生的蛋及蛋製食品,是引致食物中毒的病原體,一般會引起嘔吐、腹瀉及腹痛。香港大學(港大)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的研究團隊最近成功將沙門氏菌改造成一種名為「YB1」的厭氧細菌,此細菌只能在癌腫瘤等缺氧環境中生長及繁殖,令癌腫瘤生長被有效抑制,又不會危害正常細胞。研究團隊最近已透過香港大學技術轉移處成功為「YB1」厭氧細菌取得美國專利,同時亦正為這項技術向多個國家及地區申請專利,期望未來可將「YB1」製成針對腫瘤的標靶藥物,為癌症病患帶來新希望。

YB1」厭氧細菌

港大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研究團隊透過最先進的基因工程重組技術,以及運用合成生物學的概念,成功將沙門氏菌改造成一種「專性」厭氧細菌,並命名為「YB1」。「YB1」不僅保存了沙門氏菌原有的毒性,而且只會在缺氧環境中(如人類體內的腫瘤)生存,更不會對正常含氧組織造成損傷。因此,「YB1」作為標靶,能在不傷害身體其他正常組織的前提下選擇性地針對腫瘤,成為一種更安全地對抗癌症的臨床工具。

利用肝癌和乳腺癌的小鼠模型,研究團隊初步證明了「YB1」是有效及安全的癌症治療方案。實驗結果顯示,「YB1」能在腫瘤內部繁殖並有效地抑制腫瘤轉移,相反在正常組織中則被迅速清除。在乳腺癌的小鼠模型中,「YB1」可令腫瘤的生長速度減緩約50%,而且能完全抑制腫瘤的肺轉移。在肝癌的小鼠模型中,「YB1」可充分抑制腫瘤的生長,和對照組相比,抑制程度高達九成。研究指除了肝癌及乳腺癌,「YB1」亦有抑制其他腫瘤生長的效果,例如神經母細胞瘤。

未來研究方向

目前,研究團隊正致力於開發這種新型細菌的其他用途。領導是次研究的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表示:「『YB1』具有選擇性地在腫瘤中生長的特性,它可以被視爲一種『導彈』,通過攜帶各種治療性蛋白質和藥物,將破壞性的『彈頭』運送至腫瘤組織中,消除腫瘤。」為進一步提升療效,研究團隊利用「YB1」攜帶不同的藥物治療癌症。實驗顯示,在乳腺癌小鼠模型中,攜帶白喉毒素的「YB1」不但能百分之百抑制腫瘤生長,而且可以令腫瘤縮小及促使腫瘤細胞死亡,腫瘤在26%的小鼠中完全消失,徹底治愈癌症。在治療後觀察的4個星期內,細菌治療組的小鼠全數生還,而實驗中對照組的小鼠則在第15天左右全部死亡。預計「YB1」可於數年後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研究背景

癌症是最致命的疾病之一。目前的治療方法,如化療或放射治療並不能治愈大部分的癌症患者。由於腫瘤細胞迅速增加及腫瘤區域血液供應不足,導致腫瘤內往往出現缺氧的情況,而缺氧與腫瘤對治療出現抗藥性有密切的關係。缺氧可激發腫瘤細胞適應不良環境,防止腫瘤細胞死亡及促進腫瘤惡化,因此令治療對腫瘤細胞的殺傷效果大打折扣。

近年來,利用細菌治療腫瘤已經成爲癌症治療研究的一個新興領域。早在19世紀90年代,人們發現感染厭氧細菌可消除部分或整個惡性腫瘤。然而,患者也往往由於細菌的嚴重感染而死亡。當時人們並不知道如何控制細菌的感染,以提升治愈率。隨著基因工程技術和合成生物學的發展,這種情况已逐漸改變。現在研究人員可利用基因工程技術改造細菌,使其更適用於癌症治療。

有關研究團隊

是次研究由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領導,其他參與研究人員包括博士後研究員于斌博士、研究助理石蕾博士、副研究員林秋彬博士、博士研究生許晨小姐以及李明蒓博士和楊梅博士。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指「YB1」可以攜帶治療性蛋白質和藥物至腫瘤組織,消除腫瘤。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黃建東教授指「YB1」可以攜帶治療性蛋白質和藥物至腫瘤組織,消除腫瘤。

 

研究團隊透過最先進的基因工程重組技術,以及運用合成生物學的概念,成功研發「YB1」厭氧細菌,並取得美國專利。

研究團隊透過最先進的基因工程重組技術,以及運用合成生物學的概念,成功研發「YB1」厭氧細菌,並取得美國專利。

 

圖中顯示使用「YB1」治療乳腺癌肺轉移小鼠的情況,上方的綠色信號為對照組小鼠乳腺癌肺轉移的情況,而下方治療組小鼠以「YB1」治療後則沒有出現肺轉移,可見「YB1」能完全抑制腫瘤的肺轉移。

圖中顯示使用「YB1」治療乳腺癌肺轉移小鼠的情況,上方的綠色信號為對照組小鼠乳腺癌肺轉移的情況,而下方治療組小鼠以「YB1」治療後則沒有出現肺轉移,可見「YB1」能完全抑制腫瘤的肺轉移。

 

 

轉載標示 : 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结提供給讀者. 

( 大腸癌 ) 新法醫大腸癌肝轉移 治癒率達3成

 潘冬平指,20%至25%大腸癌患者在診斷時已有肝轉移,另20%至25%患者會在之後出現肝轉移。

潘冬平指,20%至25%大腸癌患者在診斷時已有肝轉移,另20%至25%患者會在之後出現肝轉移。

大腸癌是本港10大癌症,而肝臟是淋巴以外最常見的大腸癌轉移器官,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主席兼創辦人、港大外科學系名譽教授潘冬平指,過去大腸癌肝轉移被視為絕症,但近年醫學界採用進取的綜合治療方案,患者同步切除大腸腫瘤及部分肝臟,之後再進行綜合術後化療,患者有機會完全治癒。

潘冬平指,接受新技術患者5年存活率達45%至50%,治癒率為25%至30%,10年存活率亦達40%。他又說,雖然患者要同時進行肝、腸兩個大手術,但死亡風險與單一肝或腸切除手術相若,約為1%至2%。

37歲陳小姐去年12月接受身體檢查,證實患上大腸癌,今年1月接受跨專科綜合治療,同步切除大腸腫瘤及右肝,之後進行了2次化療,現時顯示無腫瘤復發,有機會治癒。

topick.hket.com/article/1413827/%E6%96%B0%E6%B3%95%E9%86%AB%E5%A4%A7%E8%85%B8%E7%99%8C%E8%82%9D%E8%BD%89%E7%A7%BB%20%E6%B2%BB%E7%99%92%E7%8E%87%E9%81%943%E6%88%90

 

大便隱血測試2成不準 檢測無事翌年證腸癌

 
港大外科學系名譽副教授兼外科專科醫生潘冬松(右二)提醒,若出現大便習慣改變、帶血等病徵,應諮詢醫生需否接受大腸鏡檢查。(鄧穎琳攝)

港大外科學系名譽副教授兼外科專科醫生潘冬松(右二)提醒,若出現大便習慣改變、帶血等病徵,應諮詢醫生需否接受大腸鏡檢查。(鄧穎琳攝)

政府今年9月將推大腸癌篩查先導計劃,分3期資助持香港身份證的61至70歲長者,到私家診所進行大便隱血測試。有醫生指,有關篩查是供無病徵者參加,若已出現大便習慣改變、帶血、持續疼痛、腹脹等病徵者應自行求醫,諮詢醫生需否接受大腸鏡檢查。

香港肝癌及腸胃癌基金會委員、港大外科學系名譽副教授兼外科專科醫生潘冬松指,基金會歡迎政府推篩查先導計劃,他形容是「好開始」,相信可助無病徵者及早發現大腸癌,減低治療成本及提高治癒機會。

但他提醒,腸道出血原因眾多,可與大腸癌、大腸瘜肉、大腸發炎或痔瘡等相關;加上大便隱血測試並非百分百準確,未必完全排除大腸癌存在。

潘指,曾有56歲、無病徵的病人在醫生建議下做大便穩血測試時,結果呈陰性,但一年後再做大腸鏡檢查時,確診第一期腸癌,故出現症狀者必須直接求醫,不能依賴大便隱血測試。

潘冬松說,大便隱血測試準確度約8成,因瘜肉及腸癌癌腫未必經常出血、或因出血量少,有可能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結果,會令患者誤以為無患癌。

他強調,8成大腸癌是由瘜肉演變出來,瘜肉切除是防腸癌最重要的方法;而大便隱血測試目的是發現早期無症狀的大腸癌,能發現瘜肉的機會少於50%,而大腸鏡檢查篩查大腸癌變準確性逾95%,更可在檢查中同時切除瘜肉,防止轉變成腸癌。

醫管局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資料顯示,近1成確診大腸癌的患者在50歲或以下,即每10個患大腸癌者有1個年青人。他建議任何年齡人士都應關注大腸癌,留意自己的風險及病徵,諮詢醫生是否適宜進行大腸癌的預防性檢查。

topick.hket.com/article/1413829/%E5%A4%A7%E4%BE%BF%E9%9A%B1%E8%A1%80%E6%B8%AC%E8%A9%A62%E6%88%90%E4%B8%8D%E6%BA%96%20%E6%AA%A2%E6%B8%AC%E7%84%A1%E4%BA%8B%E7%BF%8C%E5%B9%B4%E8%AD%89%E8%85%B8%E7%99%8C

「光療」一個簡單的點子,減輕癌症的副作用

 

Sean Merriam, of New York, demonstrates how he sat in front of a special light box, to the right of his laptop, while checking his emails in a test of whether regular exposure to bright white light could reduce the fatigue and feelings of depression that affect many cancer patients. PHOTO: LUCIA LEE/MOUNT SINAI


Mount Sinai的研究人員在一試驗中,以「光療」(Light Therapy)幫助癌症患者減輕疲勞與抑鬱。 

 

Wanda Cwiecek自接受多發性骨髓瘤(血癌的一種)治療後便出現睡眠問題,並且感到精神萎靡不振。每每下班回家後,便累得馬上要躺下來休息。 

 

Cwiecek女士在2014年接受了化療及幹細胞移植。去年,她參加了Mount SinaiIcahn醫學院一系列的隨機臨床試驗,以測試經常接觸白光,能否有效減輕 癌症患者的極度疲勞感和抑鬱狀態。 

 

在紐約擔任法律行政人員的Cwiecek女士,在四個星期裡,每天早上坐於一個發出強烈白光的特殊燈箱附近約30分鐘。在進行光療期間,她通常會呷一杯咖啡和收看電視新聞。她很快便感覺到情況有所改善。「生活變得更加輕鬆。」她說。漸漸地,她的睡眠質素變好,白天也沒那麼累。「我感覺比以前快樂,光療令我更有活力。」她說。 

 

整體而言,54名癌症患者參加了最新的試驗──約一半患者暴露於明亮的白光;另一半對照組則給予昏暗的紅光。Mount Sinai及冰島University of Reykjavik腫瘤學助理教授Dr Heiddis Valdimarsdottir是此項研究的其中一名負責人,他在三月份舉行的年度會議發表初步結果:暴露於白光中的一組患者,在緩解抑鬱症狀方面有極大的改善;而對照組的患者,情況則無任何改變。研究人員更發現,進行系統性光療,能幫助患者減輕疲勞感。 



William Redd, a Mount Sinai psychologist, professor of medicine and a lead researcher in the trial. Light therapy “has had a major impact on cancer patients with fatigue and depression,” he says. PHOTO: LUCIA LEE/MOUNT SINAI

 

此項研究的另一名負責人,Mount Sinai一名心理學家兼醫學教授Dr William Redd說:「我們知道,癌症患者一般都缺乏光。」他續稱:「當你覺得心裡一團糟,於是什麼地方都不願去,只想留在家裡, 結果感覺更糟。『光療』已經確實對癌症患者的疲勞感和抑鬱產生重大且正面的作用。」 

 

在科學家的長期觀察下,發現明亮的光線有助治療多種不同的症狀,包括「季節性情感障礙」(簡稱 “SAD”),或「季節性情緒失調」(一種發生於缺乏陽光的冬季或受時差影響的抑鬱狀態)。三月份在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Open發表,在20項研究中,涉及大約900名患者的分析,發現「光療」對於典型及長期性抑鬱,可能是「一項有益的額外干預治療」。 

 

Mount Sinai的研究是首項針對「光療」與癌症患者的研究。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與Mount Sinai名譽教授Sonia Ancoli-Israel表示,並非所有患者都可以從「光療」中獲益。「光療」 對嚴重的抑鬱症可能起不了作用,也絕不可能代替藥物治療或傳統療法;它能夠做到的是「提高癌症患者生活質量的潛力」。 

 

為什麼光能夠令患者精神為之一振?原因尚未清楚。研究人員推測,「光療」可能通過影響人體的生理節律和24小時的生物循環而改變睡眠模式。癌症患者的生理時鐘經常受到不同因素干擾。Dr Valdimarsdottir表示,她的研究目的正是要找出「光療」是否可以令患者的生理時鐘恢復至正常的節奏。 

 

根據Mount Sinai早期一項涉及36名癌症患者的研究,Dr. ValdimarsdottirDr. Redd發現「光療」能降低與癌症有關或由癌症引起的疲勞感,這有別於一般的疲勞。「患者在休息過後仍持續感到倦怠,影響正常起居和活動,而且體力恢復緩慢及注意力無法集中。」此項研究報告於2014The Journal Psycho-Oncology發表。 

 

在一項針對癌症患者抑鬱症狀的研究中,如之前進行癌症與疲勞感的研究一樣,要求參與者填寫問卷,以窺探他們在疲勞、抑鬱症狀和睡眠障礙三方面的嚴重程度,結果發現所有患者都飽受疲勞之苦。 

 

參與的患者被安排每天30分鐘坐於Mount Sinai提供的特殊燈箱附近。他們可以一邊品嚐咖啡、看書,甚至檢查電子郵件,只要他們不離開座位,與燈箱保持大約18英吋及臉上45度角的距離。燈箱發出10,000勒克斯的光(測量光亮度的單位)。相比之下,一個典型房間的光低於200勒克斯,在日光下散步則有10,00050,000勒克斯以上。Mount Sinai的研究人員在研究結束後追蹤光線從何時亮及亮了多久。 

 

研究人員現時開始一項為期五年的「光療」研究,並獲得美國國家癌症研究中心撥款3.4萬美元資助。這項研究將涉及Mount Sinai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招募的200名癌症患者,針對他們的疲勞、抑鬱及睡眠障礙症狀及觀察其晝夜節律的改變。

 

 「有藥物治療,有認知行為治療,但這過於簡單。」參與這項研究的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心理學家Katherine DuHamel說。

 


其中一位Mount Sinai 臨床試驗的參與者Sean Merriam謂,他感到很累,多發性骨髓瘤的治療令他精疲力竭,幾乎要倒下。更甚者,是他去年接受了幹細胞移植手術後,疲勞感進一步加劇。 

 

紐約市一名四十八歲的錄像編輯Mr Merriam起初對「光療」抱持懷疑的態度。「從邏輯上說,想像一下,用光照著你的臉,能起什麼作用?可以改變什麼?」但它確實有幫助,雖然變化是微妙的。他並沒有意識到改善有多大,直至實驗結束。「當實驗停止後,我感覺完全是兩碼子的事。就好像……嘩!我累了。」他說。 

 

另一名參與者Denise George表示,在「光療」研究開始了大約一週後,她感到疲勞感有所改善。在紐約Brooklyn區,一名因為化療副作用導致認知能力下降的患者也認為,「光療」有助於改善其記憶力。 

 

「我看到一個整體的差異。」Ms George說。「對於需要接受幹細胞移植的癌症患者來說,他們應該畢生都能夠使用『光療』來改善他們的生活,而並非僅僅幾個星期。」

 

 Dr. Heiddis Valdimarsdottir, an assistant professor of oncological sciences at Mount Sinai who is also with the University of Reykjavik in Iceland. PHOTO: MOUNT SINAI


翻譯 : Helen Law / 癌症資訊網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新聞來源www.wsj.com/articles/a-simple-tool-to-ease-cancers-side-effects-1460389954

養和引進質子系統治癌對準腫瘤減周邊受損

 養和醫院副院長陳煥堂(左一)指,質子治療的收費將不高於現時傳統電療的兩倍。

 

和醫院副院長陳煥堂(左一)指,質子治療的收費將不高於現時傳統電療的兩倍。

 

養和醫院公布與日立集團合作引入全港首部質子治療系統,能集中消滅癌細胞,減少損害周邊健康組織。系統最快於2020年在養和東區醫療中心投入服務,預計每年處理約600宗個案。


 
養和醫院醫學物理及研究部主管余兆基指,質子治療是最新的放射治療技術之一,由於質子獨有的物理特性,使用質子放射綫初期,只會釋放低劑量輻射,直至抵達指定腫瘤位置,才會快速釋放高劑量輻射,重點破壞癌腫瘤細胞,因此特別適用於治療兒童癌症,以及處理一些死亡率較高的癌症個案,如肺癌及肝癌等。

 

高永文期望醫管局可學習操作治癌新系統

 
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在致辭時表示,新系統引入,有助提供一個平台,讓醫學界操作新系統,希望除私營醫院外,醫管局亦可學習如何操作系統。他又說,日後在公私營協作上,會繼續探討新系統及其他治癌方法,有信心會為醫療界公私營合作帶來好發展。
 
 
—————————————————————————————————–
延申閱讀 : 
 
養和引入質子殺癌 減低治療副作用   www.metrohk.com.hk/index.php


養和30億引入質子電療     治癌副作用大減
2020年啟用 貴傳統療法兩倍

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19/19577313

 

「甲狀腺癌」重新定義:留在原位的不是癌

 「甲狀腺癌」重新定義:留在原位的不是癌

一個國際醫學委員會決定把一種「甲狀腺癌」除名,因為「根本不是癌」。

被除名的是一種常見的甲狀腺腫瘤,它是在甲狀腺上一個小結節,周圍有很多纖維組織包圍著,核心看來極像癌,但這些細胞沒有突破重重包圍的纖維組織。在匹茲堡大學病理學系舉行的醫學委員會會議指出,傳統的治療方法,即是把病患全部甲狀腺切除,然後進行放射性治療,是「完全不需要,而且有害的」。其原本名稱是甲狀腺包膜内瀘泡型乳頭狀癌(encapsulated follicular variant of papillary thyroid carcinoma,EFVPTC),現在改為noninvasive follicular thyroid neoplasm with papillary-like nuclear features(非入侵性濾泡甲狀腺腫瘤乳頭狀核,NIFTP),拿掉了當中的「癌」(carcinoma)字。

很多癌症專家都認為這是遲來的「正名」。多年來,很多醫學專家都提出不要把這種病稱為癌,「如果根本不是癌症,就不要再稱為癌了。」美國甲狀腺協會總裁Dr. John C. Morris說。其實,除了甲狀腺腫瘤外,部分醫學界人士也主張把一堆腫瘤病「降級」,不要再稱為癌,包括乳腺瘤,肺腫瘤和前列腺腫瘤,這次也許為未來更多低級腫瘤症改名舖路。

然而,現實是醫療界病患幾乎一驗到腫瘤就稱之為癌:乳房驗出有微小腫塊,就被稱為第零期癌症(Stage 0 cancer),小型和早期前列腺病變被稱為癌腫瘤。還有愈來愈多用超聲波,M.R.I.的和C.T.成像掃描發現的微小「癌塊」,尤其是甲狀腺結節,世界各地的「甲狀腺癌」病例以倍計急升。對於病患及其家人來說,癌症這個詞造成的心理負擔很大。

匹茲堡大學病理學系副主席Dr. Yuri E. Nikiforov在兩年前遇到一個案例,患者是一名當時19歲的女士,被診斷患「甲狀腺癌」,那是一個極細小的腫瘤,完全被纖維組織包圍,Dr. Yuri E. Nikiforov向其主診醫生指出,這其實可以什麼都不用做,然而該主診醫生堅持根據指引,要進行切除手術,再以放射治療跟進,該名病患往後亦要定期復診。「夠了,得有人把這些瘋狂行為劃上句號。」Dr. Yuri E. Nikiforov說。自此,他與醫學委員會著手推動把「甲狀腺癌」除名。

醫護界之所以死跟指引,是因為的確有極罕見的病例是甲狀腺腫瘤突變成惡性,有問題的核心突破了纖維組織,擴散至身體其他部分,由於病患未有及時進行傳統癌症治療,最終死亡。

Dr. Yuri E. Nikiforov聯同24名醫療專家,搜集了13家醫療中心數百宗甲狀腺腫瘤EFVPTC病例做分析,這些案例全被列為癌症,而且有至少10年的跟進紀錄。他們發現,只要腫瘤沒有突破包圍的纖維組織,所有選擇在切除腫瘤後不進行放射治療的病患,10年後都沒有復發。但部分突破纖維組織的惡性腫瘤,即使進行了手術和放射治療,病情都可能惡化,甚至已經死亡。

「我們認為,這說明在決定是癌非癌問題上,細胞核形態(nuclear features)不是決定因素,而是是否入侵性/轉移(invasion)。」「患上甲狀腺腫瘤的病患,只要腫瘤留在纖維組織內(NIFTP,即留在原位),前景是樂觀的,他們不用切除全部甲狀腺,不需要放射治療,更不需要每6個月覆診一次。」委員會的結論是,只要小心診斷,確認為NIFTP的患者,在切除部分甲狀腺後,復發率非常低,大約是首15年低於1%。有關報告已在JAMA Oncology刊發。

這篇文章來自關鍵評論網關鍵評論網 facebook

傳統中醫藥治療癌症

 

今天,全世界數以千萬計的人有著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患有癌症

其中大多數的患者都在依賴化療等傳統的標準治療方案與癌症進行抗爭。

化療能夠有效治療多種癌症。但是化療產生的如腹瀉、噁心、嘔吐等副作用也是眾所周知的。這些副作用降低癌症患者的生活質量,使其與癌魔之間進行的生存鬥爭更加艱難。

更糟的是,患者可能因為化療帶來的巨大副作用而不得不完全停止治療。

亞洲癌症研究基金會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鄭永齊教授是耶魯大學醫學院的一位知名科研專家。

通過AFCR在美國的合作機構的常年支持,鄭教授與其科研團隊在使用傳統中醫藥減輕化療毒副作用的課題上取得了重要研究進展。鄭教授團隊致力於研究的這種中藥配方稱為PHY906,由四味中藥組成,是根據古老配方黃芩湯開發而來。早期臨床試驗結果表明,PHY906能夠有效減輕化療對結腸癌患者造成的腹瀉、噁心、嘔吐等副作用。此外,實驗室研究結果進一步表明,該藥還可能提高化療的療效。這一科研新發現將幫助患者更好地接受治療,從而增加其戰勝癌症的機率。PHY906有望成為首批由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的用於治療癌症的口服中草藥之一。

AFCR相信,傳統中醫藥的現代化應用,將為亞洲及世界各地的癌症患者提供更有效、副作用更少的癌症療法。

AFCR在推進中醫藥治療癌症這一理念上強調以高標準的科學研究為起點:使用高度標準化的研究材料和實驗計劃開展臨床前研究,並依照國際認可的臨床試驗管理規範(ICH-GCP)開展臨床試驗並對其進行嚴密監測。自組建以來,AFCR光榮地加入了中藥全球化聯盟 (一個基於香港,以促進中醫藥現代化為目的的公益組織),從而進一步推進這一宗旨。

afcr.org.hk/zh-hant/content/%E5%82%B3%E7%B5%B1%E4%B8%AD%E9%86%AB%E8%97%A5%E6%B2%BB%E7%99%82%E7%99%8C%E7%97%87

 

( AFCR  : 亞洲癌症研究基金會 簡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