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蘇子謙醫生 > << 再寫: 稱讚香港的醫療系統>>

<< 再寫: 稱讚香港的醫療系統>>

11-04-2021
<< 再寫: 稱讚香港的醫療系統>>

昨天看了報紙一單關於兒科醫院的新聞報道。 看了心裏確是有點不舒服。不過整件事情事實未清楚之前,實在很難評論。

反而筆者近日到了政府和不同醫療機構協辦的疫苗中心接受疫苗, 覺得整個疫苗接種中心的安排和流程非常之好,應受一讚。

筆者去的是位於鴨脷洲由港大醫學院營辦的疫苗接種中心。 另外也有家人去了聖保祿醫院安排的接種中心,不少醫管局同事也去上環瑪麗醫院營運的中心。 聽回來大家的feedback 也是非常好的。 如果 有得好似openrice 咁樣畀分,相信大家都會畀五粒星。( 唔計打手)

以筆者的 第二針個人經驗為例。 首先在網上預約打針的時間。 因為遷就了 工作的安排 ,我第二針也延遲了兩次, 網上去改也不困難。 不過要首先check清楚你想轉嗰日有冇位, 有的話就取消原本的預約, 馬上重新登記。 登記非常簡單,登記後馬上會收到SMS 作為預約證明。

到了打針當天, 第二針的時候畀第一針多人。 但雖然係咁場地非常大 ,人手也充足。 而且人員都非常友善, 有一些人去錯地方晚上會有人溫馨提示。 在登記處交出身份證和sms 證明, 就馬上分配坐喺教育區嗰度。 筆者早了幾個字去 ,也沒有問題。 坐喺教育區等了大概十分鐘, 有一些義工又或者是醫護學生免一些有冇藥物敏感一些簡單問題, 在問下上一針有冇特別反應。 而且係逐個逐個人咁樣問, 安排非常妥當 。最後再重新睇一次須知。 沒有其他疑問 就安排坐在等候區等候打針。

第二針人數較多,坐在等候區 ,都只係等了少於十分鐘。 主要係因為 協助打針的護士數目多, 而每一個 接種人是打針都係進入獨立的房間裏。 等了一段短時間 有職員便通知我進入其中一間房。 入到去之後 護士會 在核對好過人資料, 確認我知道 是打哪一種疫苗( 可能因為之前曾經有其他地方撈亂咗)。 簡單消毒一下打針都不用一分鐘就搞掂。 一啲都唔痛。

打完後便會獲得一張證明我打了兩針疫苗的證書, 中英文對照, 仲有QR code, 作為電子記錄。 跟著我變咗在觀察區過多十五分鐘, 呢個安排係預防某啲人 可能會出現不適或過敏。 過了十五分鐘自己便可以離開 ,臨離開前門口會有人贈送贈品。

整體而言整個過程非常流暢 順利, 場館環境非常舒服而且地方很大, 沒有擠迫的感覺。 重要的是來接種疫苗的人士 真的 什麼人也有, 外籍人士也有不少。 大家都非常合作,看著指示去 做 ,所有嘢都井井有條 。 冇話爭先恐後,又冇人突然間燥底話要做乜等咁耐。 冇平時去到人多地方嘈吵的感覺。 大家有沒有多說話,就算有時見到嚟打針人士應該係幾個朋友一齊嚟, 講嘢都特別細聲地面嘈到其他人。呢啲都睇到其實香港人真係好有公民質素。

相信其他疫苗中心情況也是差唔多。 對於疫苗而家全世界都搶貨, 異常珍貴, 甚至有錢都買唔到。 我聽到有德國人話, 他的朋友在德國也未打到BioNtech. 我哋香港竟然可以入口到德國的疫苗。 近來發現在外籍人士圈子, 他們都非常踴躍打針。這方便我們香港人應該感恩。

我上年都寫過一篇文, 講述醫療系統最重要係系統兩個字。( 有興趣自己爬文) 一個醫療系統的成功 其實唔係話淨係有幾多個醫生或者幾多個護士就可以搞得掂。 足夠的人手固然重要, 但更多的硬件,“ 軟件” ,約定俗成的習慣, 呢啲唔係一朝一夕可以做得到。

我成日都話以香港咁低嘅稅率, 可以做到一個咁有效的公營醫療系統, 再加埋一個成熟的私營雙軌道進行。 而且兩者的質素有得到保證, 真的不要take it for granted. 一個好的醫療系統 其實係有賴每一位市民努力維持。

蘇子謙醫生
(臨床腫瘤專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冷凍切片》
冷凍切片(frozen section 或 FS) 是一種用於手術途中的病理切片診斷。它的用途非常廣泛,不同專 […]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