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蘇子謙醫生 > << 好僱主, 有好員工>>

<< 好僱主, 有好員工>>

01-03-2021

<< 好僱主, 有好員工>>

**利益申報: 此貼文不是廣告, 也沒有收取任何廣告費. 只是我認為好的僱主應該受到公開的稱讚 . 另一方面他們的餐廳s我確是頗為喜歡的**

今天在門診看了一位病人, 和他的一段對話, 心有所感, 實在不吐不快.

病人張小姐(化名 )早就已過退休之年, 近這兩年多時間前前後後都在我們門診當中接受化療. 今天他回來繼續接受化療.

“上次電療嗰個位啲皮膚好返曬未?” 我問到.

張小姐: 而家已經好返曬, 實在感謝你們, 之前突出的腫瘤都好像收回去一樣. 農曆新年之前剛剛電療完成, 皮膚好似有點灼傷,也有流水. 但現在經過包紮已經乾水了. 現在皮膚除咗少少乾就冇咩問題.不過在電療之前你哋都已經講咗有這個副作用, 所以我都唔擔心. 因為我知道個幾星期一定會好番.

“Yea, it would get worse before getting better” (唔知點解呢個一定要講英文).

我繼續講“你的血報告全部都很正常,癌指數就未有報告. 咁你上次打化療針辛唔辛苦呀?”

張小姐 :“ 一啲都唔辛苦, 好似冇乜感覺, 反而上次嗰一隻化療就真係有幾日辛苦. 我而家仲可以全職返工.”

“你仲返工的嗎? 你做什麼工作的?” 問完我即刻scroll 返上去病歷睇下以前啲同事有冇打低職業資料.

張小姐:“對呀, 我唔返工的話, 哪有錢可以負擔得了這些昂貴藥物? 我是在 Mandarin Oriental 酒店工作的, 我已經做咗三十幾年”.

“你真係犀利, 唔怪得你嗰對大耳環係兩把大嘅扇! 如果我冇記錯應該係酒店嘅標誌!”

張小姐: 蘇醫生你真係眼厲, 呢對耳環我真係喺公司嘅gift shop 度買返嚟㗎!”

即使在非工作日子, 都帶著公司的標記, 可以見到張小姐實在非常熱愛他的公司. 至少我幾乎未見過醫管局員工放假嘅時候會帶著醫管局的襟章.

“you must be a very strong woman. 一路打住化療咁耐仲可以全職工作, 而且你已經年過70”

張小姐: “係呀其實我好感謝公司, 繼續請我做嘢. 因為公司知道我有病, 而且我也十分喜愛我的工作, 所以我現在返工都是頗為flexible. 好過日日坐喺屋企冇事做. 橫掂我而家的energy level 和以前未病之前都沒有大分別.賺多啲錢仲好. 一路治療咁耐, 我都冇claim 公司的醫療保險.其實公司的醫療福利算是不錯的, 不過我自己有啲不想claim. 因為老實說老實說, 公司肯畀我繼續工作已經算係好好. 所以我都盡量唔請假. 但當然之前嗰一隻化療藥,有時攰得滯嗰幾日, 我都會請假唔返工. 主要係因為若然我狀態不好, 在客人面前會影響到公司的形象”

我越聽越覺得難以置信. 竟然真係有員工會為公司著想.而且同外人不斷讚公司政策, 相信呢個情況係香港好少見. 至少我喺瑪麗醫院未見過.

張小姐繼續講: “好似今日咁樣, 係我的rest day 我先嚟睇醫生, 所以今日醫生你唔使畀假紙我. 但係聽日我要做心臟素描, 醫生你可否寫一日假畀我呢?”

我馬上在電腦上打入假紙, 一邊希望printer 今次會聽話唔會jam紙, 另一方面繼續和病人傾.

“咁你哋酒店生意在疫情這一年多有冇差咗好多?”

張小姐越講越停唔到: “酒店生意都算係咁啦, 上年咁嘅環境都叫做 做得住. 比其他地方好得多了. 我哋酒店嘅hyigene 做得非常好, 因為我哋真係見好多客人. 酒店政策如果凡係某些員工居住的大廈有確診個案, 該員工三個星期都要隔離在家, 不可回到酒店.我對酒店的防疫政策非常有信心”.

佢確實係一個非常好的營銷, 講講下真係有啲畀佢講到想去staycation, 不過諗起上星期股票大跌, 所以我打消了念頭.

差唔多到了診症尾聲 , 喺個printer出緊紙嘅時候我繼續講多幾句.

“睇嚟做化療咁耐, 真係好似冇乜唔舒服, 體重又穩定, 行出街都冇人知你病”

張小姐: 係呀我胃口真係唔錯添, 基本上返工日子公司都包曬早午晚三餐

“包三餐?? 係咪真係酒店入面啲食物? 好唔好食?”

張小姐” The hotel food is good!”

我突然間諗起呢間酒店的bakery, 回味了三秒鐘, 腦海中突然傳來瑪麗醫院K1 canteen 食物. 有從天堂跌落地獄的感覺.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好啦咁你今日繼續打針, 三個星期再返嚟啦! 不過最後張小姐我有啲嘢想問一問你”

張小姐:蘇醫生你想問乜嘢?

“ 唔知你哋酒店請唔請駐酒店醫生的呢?”

張小姐大笑了幾聲, 一言不發, 拂袖而去.

蘇子謙醫生
(臨床腫瘤專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