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內科腫瘤專科 > 黃曉恩醫生 >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15-09-2020

  實戰篇 發表留言   1 分

都長得魁梧的兩父子來見我,要為剛確診EGFR突變形擴散性非小細胞肺癌的父親決定「最好」的標靶治療。

 

EGFR突變是非小細胞肺癌最常見的基因變異,其中第19號外顯子缺失(外顯子是基因的一部份)或第21號外顯子L858R變異這兩種最常見,同佔所有EGFR變異約九成,並能預測EGFR標靶藥的療效。這位父親的腫瘤正帶第21號外顯子L858R變異,適合用相對應的標靶藥。十多年前,這種情況的患者還在愁未有合適的標靶藥可用,現在已有多種第一至第三代標靶藥作第一線治療,病友面對的困難反而是如何選擇!

第一代標靶藥療效比化療好,是最基本的。經過多年使用,藥費已明顯下調,甚至已有非專利藥推出,價格更相宜。最近研究證實第一代標靶藥跟跟抗血管生長因子標靶藥聯合使用,無惡化存活期得以延長,這種療法亦剛於2020年五月通過美國藥管局認證。

第二代標靶藥療效比第一代好,在特定類別的病友能延長存活期、在一些罕見的變異證實有用,藥費又比第三代經濟,但肚瀉等副作用較多,通常在特定病友才會使用。

第三代標靶藥的療效數據最佳,且最能滲透腦部控制腫瘤,副作用整體上輕微,但有心臟問題的病人並不適宜,藥費亦是最貴。

醒目的兩父子立時想到兩個問題:第一、若開始時用第一代,出現抗藥性時還可轉到第三代,相反若一開始用第三代,那麼失效時不就無法再用標靶藥了?其實以第三代開始一直治療而達到的存活期,比先用第一代再轉第三代還要更長,所以用藥並不一定需要「留後著」。第二、最新用法第一代加抗血管標靶比較單用第三代又如何呢?現時並沒有專屬的研究將兩者直接比對,參考分別的研究,無惡化存活期似乎差不多,但總存活期數據則第三代更充份,而且副作用更易處理。

新發展還陸續有來:第四代標靶、以及第一代加第三代雙標靶的用法都正在研究中。結果兩父子如何選擇?我可不必告訴你— 人人情況不同,還是請病友跟醫生訂立個人化的方案吧!

 

黃曉恩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

(以上資訊由羅氏大藥廠香港有限公司贊助)>

城中活動

2020-10-03 3:00 pm 重啟希望 疫中送光
2020-08-04 2:00 pm (延期) 強身健體八段錦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讓我哭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1)
讓我哭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1) 今天,一位癌症康復者喜兒(化名)希望借這小小篇幅,分享她的故事。 喜兒一直形容自己是開朗堅強的女孩子,天大問題降臨頭上,仍然可用頑強意志抵擋過來,直至幾年前,醫生確診她患上鼻咽癌,那時候才四十餘歲的[...]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實戰篇 – EGFR突變型肺癌標靶藥眾多,如何選擇是好?  黃曉恩醫生  實戰篇 發表留言  15 七月, 2020 1 分 都長得魁梧的兩父子來見我,要為剛確診EGFR突變形擴散性非小細胞肺癌的父親決定「最好」的標靶[...]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9 八月, 2020 1 分 上回討論過眾多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標靶治療,都是適用於擴散性(即第四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既然療效那[...]
(運動與癌症訪問) 一個永遠不倒的抗癌騎士 。受訪嘉賓︰David (G5)
一個永遠不倒的抗癌騎士 受訪嘉賓︰David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五組 十天千里的單車環台長征,由台灣癌症關懷基金會協辦的「吾癌無礙癌友單車環島活動」於2019年10月29日順利劃下句點,十數名「單車騎士」的港[...]
(運動與癌症訪問) 因癌症,進步成更懂得生活的人 。受訪嘉賓︰Ann (G4)
因癌症,進步成更懂得生活的人 受訪嘉賓︰Ann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四組 癌症,讓人聯想到痛苦不堪的化療和電療。從Ann身上,卻看到一位在患癌後,靠著運動和家人的支持,由平凡母親進化成一位多才多藝,以生命影響生[...]
(運動與癌症訪問) 人生沒有回頭路。 受訪嘉賓︰Sindy (G3)
人生沒有回頭路 受訪嘉賓︰Sindy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三組 多年來,乳癌一直是本港女性常見的癌症,不但生長速度快,而且復發率高。透過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牽線,我們接觸了其中一位HER2型乳癌的康復者 — — [...]
(運動與癌症訪問)樂觀面對乳癌 運動改變一生 。受訪嘉賓︰陳妙霞 (G2)
樂觀面對乳癌 運動改變一生 受訪嘉賓︰陳妙霞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二組 [人物專訪] ​對於很多人來說,癌症是魔鬼。 如果不幸遇到它,心裏會感到很害怕,會不知所措,更甚者會想到死亡。當陳妙霞於2018年7月確診[...]
(運動與癌症訪問) 當她遇上乒乓球時…… 受訪嘉賓︰Juju (G1)
當她遇上乒乓球時…… 受訪嘉賓︰Juju 採訪者︰香港浸會大學綜合傳播管理學 ~ 第一組 juju曾是一位朝九晚五的會計,本是家庭支柱,於2015年1月確診患上肺癌,暫停工作踏上抗癌的路程。她由2017年開始[...]
下一個十年
下一個十年 十數年前,一班癌症同路人活躍於網誌,在抗癌路上互相支持,他們的故事成就了我們第一本同路人分享集——《癌症不是盡頭》,也是「癌症資訊網」成立的重要基礎。 今年我們將會推出《下一個十年》,再次邀請一班認識多年的戰友,分享他們[...]
乳眾不同-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李孔敏醫生)
乳眾不同 我為何需要接受延伸輔助治療?   早期乳癌的治療離不開根治性手術,並按病情需要來決定是否需要輔助化療和放射治療,以及它們的先後次序;更重要的是根據乳癌的分子分類來搭配不同的針對性藥物,例如荷爾蒙受體陽性型(HR+[...]
乳眾不同 –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梁廣泉醫生)
乳眾不同 強化延伸輔助治療 降HR+ HER2+乳癌復發風險 乳癌是女士們的夢魘。雖然近年乳癌的治療愈見精準,治療效果也愈見理想,惟仍有一定程度的復發風險。不少乳癌患者在完成治療後,仍活在復發的陰霾底下;身體復原了,心理壓力卻不輕。[...]
乳眾不同 – 乳癌患者的噩夢-復發與腦轉移 (黎詠宇醫生)
乳眾不同 乳癌患者的噩夢-復發與腦轉移 乳房是最具女性象徵意義的身體組織,婦女一旦患上乳癌,對其身心皆會帶來莫大的衝擊。猶幸若能在早期發現,其五年存活率高達90%以上。然而,許多乳癌患者在完成治療後,仍常常擔心癌症會否復發。如何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