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同路人分享 > Helen YC Law >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11-08-2020

我的故事

陪你度癌關——與孩子談論癌症

阿韶與妻子青梅竹馬,婚後育有一女,五歲的女兒是他的掌上明珠,他是女兒心目中的巨人,一家三口樂也融融,幸福美滿。可惜好景不常,阿韶被確診患上肺癌。起初,他鬥志高昂,為了心愛的妻女,他積極接受治療,並深信自己一定能完全康復。住院期間,他不忍心女兒看見自己一臉病容,影響自己在女兒心目中的「巨人」形象,他選擇向女兒隱瞞病況,更拒絕妻子帶女兒前來探望。他堅信自己很快便能康復出院,回復昔日狀態共聚天倫。

人算不如天算,阿韶對治療的反應欠佳,癌細胞不但未能受控,更擴散至多處器官。短短半年,阿韶的病情已惡化至末期,生命進入最後階段。這時候,他才首肯讓妻子帶女兒到醫院,惟女孩已認不出病牀上那個面容枯槁、皮黃骨瘦和插滿喉管的「陌生人」是她的巨人爸爸,更害怕得又哭又叫。

這個似曾相識的故事,把我帶回五年前的場景——我起初也向孩子隱瞞了病情,甚至不敢提及「癌症」兩個字。可是,成年人啊!請不要小覷孩子的觀察力。你臉色蒼白,你身體不適,你惆悵憂心,你食慾不振,你吃完便吐,你沒體力跟他玩耍,你不分晝夜地睡,你累得連腿都不願抬起,你連眉毛都掉光……這一切一切,心思細膩的孩子都看在眼裏。故意隱瞞,反而會令孩子更加不安和沮喪。

如果孩子察覺並表示知道父母患病,首先應正面肯定他們的觀察力,並且按孩子的認知能力向他們解釋病情,不必忌諱「癌症」二字,同時教導他們「癌症」只是芸芸疾病中的一種,「死亡」並非必然的結果。然後,請容許孩子表達他們的感受,例如恐懼和憂慮等,耐心聆聽、表示尊重和不加批判。向孩子講解你將要接受的治療及可能出現的副作用,讓孩子有心理準備,不致到時給嚇壞。如果需要住院,也可與孩子討論未來在生活上可能出現的轉變,例如照顧者的安排。好奇是孩子的天性,所以他們可能會向你發問許多問題,請耐心解答,如遇到不懂解答的,應坦白表示不清楚,千萬不要杜撰或亂答一通,孩子懂的比成年人想像的要多呢!

根據個人經驗,鼓勵孩子參與家事,可更有效紓緩孩子不安的情緒,更快消化和接受父母患病的事實,例如可請孩子提醒父母服藥、幫忙斟水、按摩,甚至繪畫表達感受或自製心意卡等,讓他們感到「原來我都很有用,能幫得上忙」。總括來說,孩子需要感受到被愛、被重視和被信任,父母信任孩子,孩子才能學會信任自己。

海倫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