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低氘水,治癌?

低氘水,治癌?

07-04-2019

低氘水,治癌?

讀者Troy Chen在2019-3-5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謝謝您3-2-2019澄清氫水的文章。可否請您解說另一種產品,Deuterium Depleted Water (DDW),低氘水,所號稱的功效。是否也屬於誇大或不實的廣告?

 

 

這位讀者提到的「澄清氫水的文章」,是我在2019-3-2發表的氫水,真真假假。那是在駁斥不肖廠商編造氫水的治療功效。

至於「低氘水」,它的確是與「氫水」有一些共同點,但差別還是蠻大的。

首先,「氘」(發音跟「刀」一樣)是「氫」的同位素。它原本是叫做「重氫」,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它比「氫」重。

「氫」是只含有一個質子(proton),而「氘」則含有一個質子和一個中子(neutron),所以比較重。

「氫」的英文是Hydrogen,代號是H。「氘」的英文是Deuterium,代號是D。在自然界(主要指的是“海洋”),「氫」與「氘」的比例大約是6420:1。也就是說,「氘」的濃度大約只是「氫」的0.0156%。

所謂的「低氘水」,是通過一些蒸餾,電解等方法,將水中的「氘」降低到0.015%以下。而如果是用PPM來表示,未經處理的水大約是含140到150 ppm的「氘」,「低氘水」則含有25到105 ppm的「氘」。

第一篇表明「低氘水」可能與細胞生長有關的論文是發表於1993年,標題是Naturally occurring deuterium is essential for the normal growth rate of cells(天然存在的氘是對細胞正常生長速率重要的)。

這篇論文的第一作者是一位名叫Gábor Somlyai的匈牙利人,而他就是「低氘水」治百病的首席推手。但是,一個龐大的問號是,這26年來他總共就只發表了6篇有關「低氘水」的論文(收錄在PubMed醫學圖書館)。

這6篇論文裡,只有一篇是臨床試驗,而它又很奇怪地只是發表在一份影響因子只有2點的期刊(名稱:Nutrition and Cancer)。這篇論文是在2013年發表,標題是Deuterium depleted water effects on survival of lung cancer patients and expression of Kras, Bcl2, and Myc genes in mouse lung(低氘水對肺癌患者存活率及小鼠Kras,Bcl2和Myc基因表達的影響)。

這個標題看起來像是在治療肺癌,但其實是差很大。

首先,這項研究是在1993到2010期間在匈牙利進行,而對象是129位正在接受化療或放射線治療的肺癌病患。也就是說,治療的方法是用化療或放射線,而不是「低氘水」。

再來,研究人員提供「低氘水」給這129位病患,然後記錄他們活了多久。

就是如此而已。

也就是說,整個臨床研究既不是用「低氘水」來治療病患,也沒有做任何對照組比較(例如,「有喝低氘水的病患」是否比「沒喝低氘水的病患」活得較久)。這麼一個做了等於沒做的研究,會被期刊接受,還真害我這個老評審委員跌破了好幾副眼鏡。

大概是自知研究方法可笑吧,只好加入一些與臨床試驗不相干的老鼠數據來打腫臉充胖子。真是難為他們了。

至於其他「低氘水」的研究論文,我也就只好自己搖頭嘆氣,不再浪費您的時間了。

總之,讀者所問的「是否也屬於誇大或不實的廣告」,答案是很大聲的「是」。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城中活動

2019-12-07 2:30 pm 乳癌治療 化療不用怕
2019-11-30 2:30 pm 腸癌Q&A茶聚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多者無益
多者無益 李宇聰醫生 | 2019-10-03 病人一旦診斷癌症,大多慌忙失措, 徹夜難眠。身體狀況仍然良好的病人比較願意接受副作用較多,但是功效最強的治療方法,他們亦普遍認為治療周期及次數是多多益善。然而,在腫瘤治療方面,並不是藥[...]
極致的精準
極致的精準 李宇聰醫生 | 2019-11-08   60歲的胡先生(化名)是外科專科醫生,自2013年開始便受肺癌困擾,雖然治療過程高低起伏,但都能穩步踏過,實有賴精準的診斷、治療及醫學判斷。 起初他在2013年發現患有[...]
一念之差 生與死
一念之差 生與死 李宇聰醫生 | 2019-10-10   腫瘤治療過程中,往往需要作出重要的醫學決定,當中大部分都利多於弊、目標明確。然而,有些決定好像人生交叉點,足以改變命運。 71歲的李女士,發現兩邊肺部各有一粒2c[...]
守護好死 醫生兼任「談判專家」?
守護好死 醫生兼任「談判專家」? 當腫瘤科醫生多年,可謂見盡生離死別。在生死面前,病人與家屬常有意見分歧,而醫生除了醫病,還需擔當「談判專家」的角色,盡可能按照病人的意願去調解雙方的意見。最近一名去世病人的經歷更讓我明白,醫生在守護[...]
中產的悲歌
中產的悲歌 隨着香港步入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再度陷入人滿之患。事實上,漫長的輪候時間亦發生在公立醫院的癌症患者身上,不少來自中產的患者,原以為公立醫院免費提供所有癌症治療的藥物,寧願冒着耽誤病情的風險苦候,直到後來才知道,即使在公立[...]
離別的方式
離別的方式 面對家人即將離世,萬般不捨乃人之常情。有人不忍病人受病魔折騰,寄望病人能及早解脫;亦有人難解內心不捨,希望爭取每分每秒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縱然過去曾同度多少個秋冬,但是臨別依依,總希望陪伴家人一起走生命的最後一程。 離世時[...]
常做運動 助康復減復發
常做運動 助康復減復發 運動的好處毋須多講,而大部分人也知道運動有益健康,惟願意實行的人卻很少。有些乳癌患者往往覺得自己仍未復原,擔心做運動有害無益。其實,多做運動有助康復,尤其可對抗病後及治療帶來的虛弱感,提升生活質素和改善情緒。[...]
癌病康復者覆診注意事項
癌病康復者覆診注意事項   醫學越趨昌明,癌症若能於早期發現,根治的機會相當高。然而,癌症可以復發,而且經歷一連串的治療,難免對患者的身心都帶來影響,故此在康復期間,不但宜保持心境愉快和積極正面,並需要按時覆診,以監察身體[...]
別讓病人帶着遺憾離去
別讓病人帶着遺憾離去   曾經遇過一位太太,丈夫患上肝癌,他們一家人用十年時間在國內與其他家人打爭産官司,最終勝訴,沉冤得雪。可惜,丈夫的肝癌已到末期,因為肝衰竭而陷入昏迷,未能回國簽署文件,恐「死而有憾」。 她苦苦哀求醫[...]
高風險乳癌 早期也要做術後化療
高風險乳癌 早期也要做術後化療   部分早期癌症可以透過手術達到根治效果,但現實上不少早期乳癌患者都需要接受輔助化療,原因是對於一些較具復發風險的乳癌,如HER2型乳癌及三重陰性乳癌,即使淋巴未有受到影響,癌細胞仍有較大風[...]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所指的戲不是戲劇,而是遊戲.最近跟我兩個女兒玩電視遊戲“瑪利歐派對”,其中一個遊玩模式就如大富翁棋盤般,玩家輪流擲骰子並憑藉小遊戲去爭取名次,搶先到達終點,而當中最特別最刺激的地方是,所有玩家未走到最後一[...]
正念靜觀 自我療愈 癌症身心靈支援
正念靜觀 自我療愈 癌症身心靈支援    本港的癌症新症數字屢創新高,意味著需要支援的患者亦隨之增多。要戰勝癌症,單靠醫藥並不足夠,醫療以外,關顧患者的身、心、靈健康同樣重要。成立於1987年的香港癌症基金會,多年來為受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