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科學家開發血腦屏障治療膠質母細胞瘤

科學家開發血腦屏障治療膠質母細胞瘤

02-12-2017

 

國際癌病研究院在利物浦癌症研討會上透露一種卵巢癌藥能穿透血腦屏障直達腦腫瘤,並有效對付膠質母細胞瘤的提交建議。Anthony Chalmers教授說︰「我們自豪是這能直達腦腫瘤的癌藥用於現今治療更見成效。」

 

慈善中心管轄的藥物發展 (Charity's Centre for Drug Development)監管英國癌症研究基金(The Cancer Research UK-funded)OPARATIC試驗,測試這奧拉帕尼(olaparib)卵巢癌藥是否能到達膠質母細胞瘤 很難醫治的一種腦腫瘤。早期結果指出這藥在高層次治療能成功直達腦腫瘤,相對於其他未能接觸腫瘤的方法,它的成功送藥無疑是重要的一步。

 

這研究招集了48個已進行初步療程卻復發的腦腫瘤病患*,給了大部份病患用奧拉帕尼和化療藥帝盟多膠囊(temozolomide)。科學家注視腫瘤樣本和發現那些藥物穿透腫瘤核心和包含少量的周邊癌細胞**,所以在不能用手術割除癌細胞的區域下,能用藥物接觸它便很重要。研究人員為了安全起見而間歇地使用兩藥,藉以減低副作用風險***

 

奧拉帕尼是抑制PARP(一種DNA修復酶,能影響癌細胞自我修復)的因子,它能應用於治療某些卵巢癌病人和阻止已損壞的癌細胞在化療和放射治療後進行修復。這OPARATIC測試為了兩種附加臨床試驗步署—範例和範例2(PARADIGM and PARADIGM-2,有相關文章) 驗測奧拉帕尼、放射治療和帝盟多膠囊組合治療膠質母細胞瘤病患的新醫療方法。

 

格拉斯哥大學首席研究員和臨床腫瘤學權威Anthony Chalmers教授說︰「腦腫瘤頑固難治,主因是血腦屏障和天然過濾器阻塞了藥物通道。然而奧拉帕尼結果顯示它能透穿和擾亂膠質母細胞瘤的血腦屏障。我們自豪是這能直達腦腫瘤的癌藥用於現今治療更見成效。」

 

英國癌症研究藥物發展董事Nigel Blackburn博士說︰「當所有癌症生還機會在改善,然而腦腫瘤病患的生還機會仍然很低,血腦屏障的障礙藥物便值得關注。」他續說︰「我就喜歡實驗測試。如果我們能見到更多這類癌症病人存活,那能透穿到難治腫瘤裡的新方法便變得極端重要。」

 

國際癌病研究院工作小組成員Susan Short教授說︰「我們只是剛開始了解充滿潛質的PARP的抑制因子以對抗許多不同種類的癌症。眼見奧拉帕尼、化療和放射性治療組合有機會用於醫治膠質母細胞瘤,興奮莫名。」再者,「對於每年許多死於腦癌的生命,這樣有利腦腫瘤治療的結果確實是向前邁進一大步。」

 

編輯註

*被邀請參加實驗48位病患(年齡中位數是51 (16-68);男性佔29位、女性佔19位。27位病患曾經做手術和35位接受奧拉帕尼/帝盟多膠囊治療。研究人員評估計劃內病患的最大容忍度和4次劑量的奧拉帕尼揭露腫瘤核心、邊緣和血漿的變化。

**27位病患,奧拉帕尼發現腫瘤核樣本是73/74 (平均濃度︰588nM)10位病患被發現腫瘤邊緣樣本是27/28 (平均濃度︰500nM)

***普遍副作用研究工作是降低骨髓抑制 減少骨髓活動導致免疫力之抑制、感染和出血。

原文 :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about-us/cancer-news/press-release/2017-11-06-scientists-exploit-leaks-in-blood-brain-barrier-to-treat-glioblastoma

 

轉載標示:如轉載時請標明文章出處 癌症資訊網 ,並將文章連結提供給讀者。

 


本網站英國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 UK)翻譯和轉載中文版內容。「她」聯合英國過百個慈善機構、許多醫護界和科學專家等集中癌症範疇研究,內容涉及先進醫療科技、資訊、癌症新趨向與標靶藥物等,期望找出腫瘤病源和醫治方法,除了能及早醫治外,還有助增加癌症病人存活率。
https://www.cancerresearchuk.org/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