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防癌會助圓最後心願 末期病人無憾「回家」

防癌會助圓最後心願 末期病人無憾「回家」

09-10-2017

阿峰說,最深刻是安排一名末期鼻咽癌年輕女患者與男朋友拍婚照及在教堂完成婚禮。(防癌會提供)

阿峰說,最深刻是安排一名末期鼻咽癌年輕女患者與男朋友拍婚照及在教堂完成婚禮。(防癌會提供)

如果你明天將要離世,你有什麼心願?人生無常,面對突如其來的癌症惡耗,不少人會頓感徬徨,遺憾仍有多個心願未了。香港防癌會自2005年推行心願計劃,每年免費為30多個末期危疾病人達成最後的願望,有機構亦參考這個計劃,上月下旬開始,與防癌會合作推出「誠心所願計劃」,專門為晚期危疾長者達成心願(見另稿)。

防癌會自2005年開展心願計劃至今,共為超過300個18歲以上末期病人達成各種願望。所謂「願望」屬行動型,必需於本港進行,不包括購買任何個人使用的物品﹑醫療用具﹑家庭用品和電器等,費用全免。

阿峰(右三)說,不少末期病人最後心願是與朋友見一面﹑吃一頓飯。(防癌會提供)

阿峰(右三)說,不少末期病人最後心願是與朋友見一面﹑吃一頓飯。(防癌會提供)

負責心願計劃的防癌會註冊社工阿峰表示,參與計劃工作兩年,最深刻是去年11月曾為一個29歲患有末期鼻咽癌的女病人完成心願,安排她與男朋友拍婚照及在教堂完成婚禮。

阿峰說,協助舉辦婚禮的過程中最難忘的,是看見婚禮中一對新人的感觸場景,以及籌備婚禮期間與雙方家長的溝通。

 

沒有一個父母想兒子娶一個即將離世的女孩當妻子,婚禮前我們用上一個月很多說話和耐性說服兩家人,盡力令婚禮順利舉行。

 

不久,女孩在男孩的陪同下,悄然的回到天家。

要數難度最高的個案,是協助一名曾發生家暴的丈夫與妻子團聚。

老翁早年曾以暴力傷害妻子,患病後住在防癌會院舍一年半,妻子一直未有探望。

去年初夏,伯伯突然向阿峰說,「我想回家」,阿峰預感,伯伯應感到時日無多,於是盡快為他安排,但伯伯要求不願碰上女兒,怕因家暴的往事再次發生衝突。

 

妻子與女兒同住,怎能避免碰上,唯有用上多一點時間游說雙方,經過一個月時間,與伯伯女兒多次傾談,女兒逐漸軟化。

 

那天黃昏,一家三口終於重聚,手搭著手,拍下最後的全家福。

有末期患者最後心願是喝兒子和媳婦的「媳婦茶」。(防癌會提供)

有末期患者最後心願是喝兒子和媳婦的「媳婦茶」。(防癌會提供)

防癌會義工為末期病人完成最後心願,為他煮一道芋頭炆魚。(防癌會提供)

防癌會義工為末期病人完成最後心願,為他煮一道芋頭炆魚。(防癌會提供)

防癌會有至少80名義工,全有十八般武藝,包括有大妗姐和大廚,可以不同才能協助晚期病人完成各種心願,包括煮一道佳餚,和協助安排一對新人為患病長輩「斟茶」的中式結婚儀式。

「還剩低 幾多心跳 還在數 趕不及了」阿峰說,在防癌會工作兩年,見盡生離死別,慨嘆人臨終前的心願其實很簡單,例如是吃一頓飯﹑見一個親人或朋友。但工作最較人遺憾的,是人往往敵不過與時間的競賽。

 

肺癌病人想見「狗醫生」,但安排好「狗醫生」﹑地點﹑時間後,該名病人就過世了,最後也趕不及。

 

香港防癌會於1963年成立,除了心願計劃,在賽馬會資屑下,亦設立癌症住宿康復中心,為晚期癌症患者建立家以外的「家」,由駐院醫生﹑護士和心理治療團隊,以及設立全港首間中西醫結合化療中心,照顧晚期患者各方面的需要﹔另外,防癌會也會舉辦不同大小講座,由資深護士評估出席者患癌風險,以及增加市民防癌和抗癌的意識。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罕見的甲狀腺癌- 島狀癌
最近遇到一位由另一醫生轉介過來、二十出頭的病人看診。病人甫踏進診症室,就看得到她的前頸有非常明顯的甲狀腺腫大。 […]
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膽囊和膽管癌 講座活動「膽囊及膽管癌怎麼防治? 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 」活動回顧
【2023年2月25日香港時間8時】「抗癌防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講座活動正式開始。這一系列的講座是由香港大學 […]
人工血管 — 免除化療拮針痛苦的好幫手
「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是很多癌症病人每次前往化療時的感覺。化療藥物引起的副作用固然令病人難受,然而每次化療前抽 […]
拆線好,定唔使拆線好?​
好多病人都有一種信念,自己溶唔使拆嘅線係比較高科技、傷口會靚啲。當私家醫生話傷口要安排拆線嘅時候,唔少病人嘅第 […]
人生課題(三)晚期癌症病人之營養
上一回提到晚期癌症病人及其家人可能需要決定會否在病人進食得不良好時接受人工營養。明白眼見自己、或眼見家人日漸消 […]
一個大量失血嘅病人係咪唔可以俾水佢飲?
唔知大家睇咗《毒舌大狀》未呢?戲入面有一個非常有趣嘅醫學問題:一個大量失血嘅病人係咪唔可以俾水佢飲?飲完會死得 […]
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
電影《給十九歲的我》嘅公關災難簡直喺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嘅最佳反面教材。 用外科醫生嘅 […]
人生課題(二)給晚期病人照顧者的鼓勵說話
上一回跟大家提到與晚期病人溝通時要注意的技巧。明白照顧者一方面要照顧病人,另一方面要兼顧自己的身體和情緒可能會 […]
預防皮膚癌 — 滑雪也記得要防曬
自從香港出入境的防疫政策放寬,再遇上聖誕和新年的長假期,身邊的朋友同事能外遊的都出遊了。前天跟一位剛從北海道滑 […]
抗癌路上病友需要怎樣的社交支援?
當病友獲診斷患上癌症時以至治療過程中,都會感到情緒低落、無助。相信這個時候,大家都可能會找家人朋友去傾訴,從而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