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 4 ) 肺癌治療新突破

( 4 ) 肺癌治療新突破

22-09-2017

過往,肺癌的治療選擇局限於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成效亦未如理想,以致肺癌的死亡率多年稱冠。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表示,近年醫學界發現部分肺癌個案與基因突變有關,多種具針對性的標靶藥物應運而生,為肺癌的治療譜出新的一章。

 

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簡稱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是其中一種適合以標靶藥物治療的肺癌。周醫生指出,約40% 至60% 亞洲肺腺癌患者出現 EGFR 基因突變,其次為「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簡稱ALK),約佔5%;以及相對罕見的ROS1、RET、和BRAF等。

 

周醫生解釋,標靶藥物的原理是針對腫瘤突變基因之特性,從而抑制其分裂和生長目前,適用於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的口服標靶藥物均為「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簡稱TKI),包括第一代的「厄洛替尼」(Erlotinib)和「吉非替尼」(Gefitinib)、第二代的「阿法替尼」(Afatinib)和第三代的AZD9291(Osimertinib)。由於標靶藥物具針對性,其副作用較化學治療溫和,同時使肺癌的治療邁向個人化。

 

周醫生稱,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和Gefitinib只針對EGFR的單一受體,其作用是可逆轉的;第二代標靶藥物Afatinib則有效針對EGFR的多個受體,而且一旦黏附著 EGFR 蛋白表面便不會脫落,其作用是不可逆轉的。至於第三代標靶藥物Osimertinib則適用於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並出現 T790M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周醫生表示,大約60% 患者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是因為T790M突變引起的,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對這特定群組的患者療效顯著。過往,患者在一線標靶治療失效後,只能選擇化學治療,但病情受控的時間平均只有3個月,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則可將病情受控的時間延長至 11個月,成效令人鼓舞。另一方面,第三代標靶藥物對腦轉移的控制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有明顯進步。儘管標靶藥物的副作用比化學治療溫和,患者仍可能出現皮膚乾燥、皮疹、暗瘡、腹瀉、甲溝炎和口腔潰瘍等情況,惟第三代標靶藥物對皮膚的毒性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少。其他比較罕見的副作用包括間質性肺炎、肝功能受損和影響心跳,醫生一般會為患者定期監察肝臟和心臟功能,故無需過份擔心。

 

周醫生個案分享:

 

陳先生,五十多歲,是一名退休人士,生活寫意。某天,他忽然感到半邊身活動能力變差,求醫後確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癌細胞更擴散至腦部。他起初接受放射治療和服用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惟副作用嚴重,臉上長滿皮疹和暗瘡,令他苦不堪言。雖然已為他處方消炎藥物和藥膏,但情況得不到改善,最後只好將標靶藥物調較至低於標準的劑量。好不容易,陳先生的病情總算受控。然而,大約9個月後,陳先生的肺部和腦部再次出現癌細胞的蹤跡,他先後接受立體定位放射治療(X光刀)和化學治療,可惜4個月後病情再次轉差。當時適逢藥廠推出第三代標靶藥物試驗計劃,而陳先生的組織活檢結果顯示他有T790M突變,因此我為他申請參加該計劃。至今,陳先生已服用第三代標靶藥物超過一年,成效非常理想,且過著稱心愜意的生活,不時出國旅遊,享受人生,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

 

另一邊廂,免疫治療已被批准用於晚期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乃透過重啟人體免疫系統中的T細胞,讓T細胞懂得重新識別腫瘤,繼而展開攻擊。周醫生表示,倘晚期非小細胞肺腺癌患者經檢驗後證實其PD-L1水平高於50分,用免疫治療作為一線治療的效果比化學治療理想。若PD-L1水平低於50分,仍可結合免疫治療和兩種化學治療藥物(培美曲塞及鉑金類藥物),三管齊下,成效遠勝單獨使用化學治療。

 

至於並無出現基因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一線化療失敗後,可以考慮免疫治療,成效比傳統二線化療理想;而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患者,在標靶藥物及一線化療失敗後,免疫治療可作為第三線治療。

 

總括而言,標靶藥物和免疫治療的誕生,為肺癌的治療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周醫生鼓勵患者積極面對治療,切勿灰心,因為即使晚期肺癌,仍有治療方法 讓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質素及延長存活時間。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