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 4 ) 肺癌治療新突破

( 4 ) 肺癌治療新突破

22-09-2017

過往,肺癌的治療選擇局限於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成效亦未如理想,以致肺癌的死亡率多年稱冠。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表示,近年醫學界發現部分肺癌個案與基因突變有關,多種具針對性的標靶藥物應運而生,為肺癌的治療譜出新的一章。

 

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簡稱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是其中一種適合以標靶藥物治療的肺癌。周醫生指出,約40% 至60% 亞洲肺腺癌患者出現 EGFR 基因突變,其次為「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naplastic Lymphoma Kinase,簡稱ALK),約佔5%;以及相對罕見的ROS1、RET、和BRAF等。

 

周醫生解釋,標靶藥物的原理是針對腫瘤突變基因之特性,從而抑制其分裂和生長目前,適用於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的口服標靶藥物均為「酪胺酸激酶抑制劑」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簡稱TKI),包括第一代的「厄洛替尼」(Erlotinib)和「吉非替尼」(Gefitinib)、第二代的「阿法替尼」(Afatinib)和第三代的AZD9291(Osimertinib)。由於標靶藥物具針對性,其副作用較化學治療溫和,同時使肺癌的治療邁向個人化。

 

周醫生稱,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和Gefitinib只針對EGFR的單一受體,其作用是可逆轉的;第二代標靶藥物Afatinib則有效針對EGFR的多個受體,而且一旦黏附著 EGFR 蛋白表面便不會脫落,其作用是不可逆轉的。至於第三代標靶藥物Osimertinib則適用於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並出現 T790M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周醫生表示,大約60% 患者對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產生抗藥性是因為T790M突變引起的,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對這特定群組的患者療效顯著。過往,患者在一線標靶治療失效後,只能選擇化學治療,但病情受控的時間平均只有3個月,而第三代標靶藥物則可將病情受控的時間延長至 11個月,成效令人鼓舞。另一方面,第三代標靶藥物對腦轉移的控制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有明顯進步。儘管標靶藥物的副作用比化學治療溫和,患者仍可能出現皮膚乾燥、皮疹、暗瘡、腹瀉、甲溝炎和口腔潰瘍等情況,惟第三代標靶藥物對皮膚的毒性比第一代及第二代標靶藥物少。其他比較罕見的副作用包括間質性肺炎、肝功能受損和影響心跳,醫生一般會為患者定期監察肝臟和心臟功能,故無需過份擔心。

 

周醫生個案分享:

 

陳先生,五十多歲,是一名退休人士,生活寫意。某天,他忽然感到半邊身活動能力變差,求醫後確診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癌細胞更擴散至腦部。他起初接受放射治療和服用第一代標靶藥物Erlotinib,惟副作用嚴重,臉上長滿皮疹和暗瘡,令他苦不堪言。雖然已為他處方消炎藥物和藥膏,但情況得不到改善,最後只好將標靶藥物調較至低於標準的劑量。好不容易,陳先生的病情總算受控。然而,大約9個月後,陳先生的肺部和腦部再次出現癌細胞的蹤跡,他先後接受立體定位放射治療(X光刀)和化學治療,可惜4個月後病情再次轉差。當時適逢藥廠推出第三代標靶藥物試驗計劃,而陳先生的組織活檢結果顯示他有T790M突變,因此我為他申請參加該計劃。至今,陳先生已服用第三代標靶藥物超過一年,成效非常理想,且過著稱心愜意的生活,不時出國旅遊,享受人生,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名晚期肺癌患者。

 

另一邊廂,免疫治療已被批准用於晚期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乃透過重啟人體免疫系統中的T細胞,讓T細胞懂得重新識別腫瘤,繼而展開攻擊。周醫生表示,倘晚期非小細胞肺腺癌患者經檢驗後證實其PD-L1水平高於50分,用免疫治療作為一線治療的效果比化學治療理想。若PD-L1水平低於50分,仍可結合免疫治療和兩種化學治療藥物(培美曲塞及鉑金類藥物),三管齊下,成效遠勝單獨使用化學治療。

 

至於並無出現基因突變的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一線化療失敗後,可以考慮免疫治療,成效比傳統二線化療理想;而EGFR基因突變型肺癌患者,在標靶藥物及一線化療失敗後,免疫治療可作為第三線治療。

 

總括而言,標靶藥物和免疫治療的誕生,為肺癌的治療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 周醫生鼓勵患者積極面對治療,切勿灰心,因為即使晚期肺癌,仍有治療方法 讓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質素及延長存活時間。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周國鈞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
前天新聞報導有兩名公立醫院醫生被控誤殺,立即引起醫療界的熱烈討論。倘若治療過程中有醫療失誤,最後病人逝世,究竟 […]
從頸淋巴追蹤癌症源頭
記得以前還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時候,有一天隔壁的診症室傳來吵鬧聲,一位年輕男醫生跑過來求救:「阿姐救命呀,個病人話 […]
睡個好覺對抗癌症的秘訣
面對着癌症帶來的擔憂和治療帶來的不適,相信病人難免會有睡眠的問題,而照顧者一心為了好好照顧病人亦難免有不少壓力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 […]
在抗癌路上,音樂伴你同行
面對癌症和各種治療時,相信不少病人及其家人難免會感到焦慮和疲倦。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並不代表你們不夠 […]
特別的聖經禮物
2023年快將來臨,常人能讀得明白,又能巨細不遺的中文癌病書籍,仍然不算普及。我們致力在各大媒體推動正確健康資 […]
甲狀腺癌患者也可以吃紫菜
一對中年夫婦前來覆診,太太患有第二期甲狀腺癌,筆者替她進行了全甲狀腺切除和中央區頸淋巴清除手術。手術後病人康復 […]
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吸煙嗎?
癌症是香港的頭號殺手,在每年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個案。研究顯示吸煙是癌症的首要風險因素,吸煙人士的患癌機會比 […]
精準對付HER2乳癌 提升療效助改善生活質素
乳癌是本港的頭號女性癌症,每14位婦女便有1人最終會患病1,而在2019年已有逾4700宗新症2。幸而隨著癌症 […]
化療期間甚麼時候是運動的最佳時機?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5年級生 嚴浩民 眾所周知,運動有益身心,但是不少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都會有虛弱無力、肌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