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現在要我走,我也無憾了!」黃伯說

「現在要我走,我也無憾了!」黃伯說

25-08-2016

 

 

這樣快又一年了!黃伯三個月前已經走了。

 

頭一次見他,在靈實醫院的內科病房。不久之前他自殺不遂,家人請我去探望他。他很寡言,對我很有戒心。當然,身體非常不適是主因。

數次探訪後,他開始對我放下戒心,加上轉到紓緩治療病房,症狀減輕了,心情自然也好轉,他漸漸變得比較多話了。然而,他依然常常自怨自艾:「我要死在這裡了!」「我一定出不到院!」「我不中用,沒氣沒力,連坐起來也氣促,更遑論站起來。」

大部分時候,我是當聆聽者的角色,聽他訴說年輕時的往事,還有他那隻跟他相依為命的鴿子-是的,黃伯這麼多年都是單身的,只有兩名侄兒,但各有各忙。平日與他相依相伴的是一隻在公園撿回家的白鴿。他每次提起那隻白鴿都會面露罕見的笑容。於是,我請他的侄兒把白鴿的照片放大,帶來醫院,釘在他床前的那塊告示板上。

除了擔當聆聽者,我也會為他清潔口腔、刮鬍子、修指甲,間中會為他弄好褲管和被鋪,盡量確保他躺得舒服。有一次,他眼泛淚光地望著我,說:「真的不好意思,要你花時間來探我,還這樣服侍我…….這輩子,從來沒有人這樣服侍我。」

 

「我住將軍澳,來靈實醫院很方便,我一有空便會來探你。」

後來,黃伯的情況轉差,要開始用嗎啡,但他心情反而比之前好。他好像忽然想通了,接受了自己餘下的日子不多這個事實。他開始常常跟我說笑,有一天更忽然對我說想吃腐竹白果粥,我翌日親手煮給他吃。他一邊吃,一邊露出滿足的笑容,還不停說謝謝。

 

過了沒多久,他忽然叫我幫他寫一份遺囑(因平日與他閒談間,他得知我曾於律師樓工作),又叫我為他找來牧師,在病床上行水禮,更交帶侄兒,他的什麼東西放在什麼地方,又表示他的葬禮要以基督教儀式進行。

 

「所有東西都安排好了,現在要我走,我也無憾了!」黃伯說。

 

三天後,黃伯走了。

 

由抑鬱、嚷著要安樂死、企圖自殺,到樂天知命,為自己安排好一切,欣然接受死亡的來臨。這個過程,我有幸陪著黃伯走。黃伯,我們的生命中有過彼此,是緣份!於我,縱然你已離去,但這是個美好的回憶。謝謝你!

 

Helen YC Law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城中活動

2021-12-29 2:30 下午 義剪服務 – 癌症患者
2021-12-18 6:00 下午 Hoo~Hoo~Merry X’mas 聖誕聚會
2021-12-18 10:00 上午 癌症支援服務義工培訓系列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畫出彩虹 | 藝術治療如何結合癌症醫學? 腫瘤科醫生:醫「心」才能醫「身」
畫出彩虹 | 藝術治療如何結合癌症醫學? 腫瘤科醫生:醫「心」才能醫「身」 作為醫者,在專注治療癌症之餘,和病 […]
國際乳癌關注月 | 乳癌初期存活率可達八成! 醫生詳解乳癌分期的病患特徵及治療方案
國際乳癌關注月 | 乳癌初期存活率可達八成! 醫生詳解乳癌分期的病患特徵及治療方案 十月,是國際乳癌關注月,希 […]
癌症與情緒 | 如何與癌共存?醫生分享9個預防癌症和抗癌的對策
癌症與情緒 | 如何與癌共存? 醫生分享9個預防癌症和抗癌的對策 癌症患者往往對自己為何患上此病而有所疑惑,在 […]
保持「正氣」,癌症就不會來襲?
保持「正氣」,癌症就不會來襲?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是出自黃帝內經的一句說話,即係若體質好、免疫力高,癌細胞便 […]
電療及化療期間 是否適合服用中藥?
電療及化療期間 是否適合服用中藥? 「做緊電療化療,可唔可以食中藥?」呢個問題好多病人都會問。其實中醫可以擔任 […]
<<抗癌藥物咁多種, 點知道自己嘅癌症最適合用什麼藥?>>
<<抗癌藥物咁多種, 點知道自己嘅癌症最適合用什麼藥?>> 好多病人都有疑惑,究竟而家 […]
腫瘤與熱毒 中西醫解究
腫瘤與熱毒 中西醫解究 不少中醫認為腫瘤是由「熱毒」所引起的,究竟咩係熱毒?是否等於熱氣、咳嗽、喉嚨痛咁簡單? […]
大腸癌如何用中藥幫手?
大腸癌如何用中藥幫手? 大腸癌可以講係香港三大癌症之一, 發病人數 越嚟越多, 而且和西方社會一樣逐漸有年輕化 […]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 《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本周三立法會將恢復二讀。各界別一直看法不一。有評論認為私家醫生收費貴,「生 […]
<<年青醫生的壓力>>
<<年青醫生的壓力>> 這星期有一單新聞, 震撼醫學界, 當中的事情發生經過和原因, […]
<<牛津大學最新研究發現,冬蟲夏草成分可冶癌?>>
<<牛津大學最新研究發現,冬蟲夏草成分可冶癌?>> 冬蟲夏草嘅價格有增無減, 傳統中醫 […]
(射頻消融+電療) (免疫+標靶) 組合療法提升治肝癌成效
(射頻消融+電療) (免疫+標靶) 組合療法提升治肝癌成效 大公報 2021年10月10日  及早察覺 隨着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