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編者的話( 25 ) 與病者的溝通

編者的話( 25 ) 與病者的溝通

28-07-2013

 張女仕 的一次不愉快經歷。

一個一直知道我病情, 已經認識十數年的朋友,剛才在facebook跟我的對話,使我覺得十分痛心!心口像重重重力壓住,不能呼吸,想哭又哭不出來~~

45 分鐘之前,朋友 A 說 :…… 我有位舊同事上年在弟弟的婚禮後去見醫生,源於頭痛, 檢查後証實是腦癌第三期。但至今都沒有一年時間,現在可以重返工作崗位,中間過程應該比妳更辛苦。她身邊知情人士說原因簡單,因為她非常樂觀及開心。
怎樣也好,我唔想聚焦妳的病情而刻意形合妳去說一聲安慰說話,我由衷地說,妳要真正去學懂「放開」。

21分鐘之前,張女仕說 :
不要拿癌症病人來比較,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各種治療,還要無了期面對不同報告,都是很難受的…. 你根本不明白!

17 分鐘之前,朋友 A 說 :
妳說得對,不過妳亦不可以期望身邊所有人都好似曾經歷癌症一樣去跟妳身同感受。

感覺十分十分痛! 原來大家都在拒絕接收負面消息~~ 是不是?

看完張女仕的分享,你有什麼感想?

關懷别人,特別是關懷一位處於低潮的朋友,確確實實需要一點點技巧。
可能有人覺得愛之深責之切,張女仕的朋友A不外乎出於善意,找出一個正面的例子說明危疾並不可怕,應該重視心境的調節云云。
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疾病不應該比較,如何釐定一套標準評論誰比誰更痛苦更艱難呢?二來當我們使用facebook, 短訊等純文字平台交流的時候,應該特別小心用詞。同一段文字若配上不同的語氣,眼神,身體語言可以有南轅北轍的相反效果,假使對方不幸地理解錯誤, 做成難以彌補的情感傷害這是多麼不值得。
試想想上述朋友A的說話 : 怎樣也好,我唔想聚焦妳的病情而刻意形合妳去說一聲安慰說話,我由衷地說,妳要真正去學懂「放開」。配合不同的語氣,可以達到完全不同的效果。

張女仕21分鐘前的回應,明顯見到有些不滿和動氣。
這時候儘管覺得自己十分有道理也好,也不宜使用直言直諫的方法指出不對的地方。平常人動氣的時候也容易失去理性,更莫說一位情緒波動,正處於人生低谷的危疾病人。判斷力有落差的時候不容易將說話聽入耳,更有可能引發了偏見將微塵放大。不可以期望身邊所有人都好似曾經歷癌症一樣去跟妳身同感受。可以說是事實,但不可以是對白。

從另一角度看,同路人也要對身邊的朋友有所包容。
安慰別人的說話不是任何人也會說得好的, 所以困難來臨的時候,有朋友選擇不回應,有朋友選擇不願接收負能量/壞消息, 有朋友選擇用肢體安慰(如抱抱,拖手)作支持; 同理心及聆聽的耳朵不是每個人都有, 所以有許多時候朋友的回應會沒共鳴, 也容易令自己受傷.
為什麼同路人才明白你的感受, 為什麼和同路人相處容易感受到關愛同行?難道做戲一樣,患難方可見真情?不完全是對。可能是朋友不懂得如何關心你, 不懂得如何扶持逆境中的你而已。

鼓勵大家不要太在意別人如何看自己,好好去接納身體,接納自己, 學習好好與自己相處, 人生便是這樣, 任何境況也多一點關愛與包容,謹記一段關係建立需要時日灌溉,但摧毀卻只需一時。

Alan Ng( 2011-10-9 )

特別鳴謝張女仕,Huang Chia Teh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國際大型研究證實 轉移性大腸癌第三線「合併治療」療效更佳 | 謝耀昌醫生
國際大型研究證實 轉移性大腸癌第三線「合併治療」療效更佳 2020年醫管局數據顯示,大腸癌為本港十大常見癌症, […]
人生課題(四)晚期癌症病人之心肺復甦
上一回提到晚期癌症病人及其家人在營養問題方面的考慮。這一回就跟大家淺談心肺復甦與否的決定吧! 首先一起了解一下 […]
罕見的甲狀腺癌- 島狀癌
最近遇到一位由另一醫生轉介過來、二十出頭的病人看診。病人甫踏進診症室,就看得到她的前頸有非常明顯的甲狀腺腫大。 […]
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膽囊和膽管癌 講座活動「膽囊及膽管癌怎麼防治? 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 」活動回顧
【2023年2月25日香港時間8時】「抗癌防癌,全球視野」科普教育講座活動正式開始。這一系列的講座是由香港大學 […]
人工血管 — 免除化療拮針痛苦的好幫手
「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是很多癌症病人每次前往化療時的感覺。化療藥物引起的副作用固然令病人難受,然而每次化療前抽 […]
拆線好,定唔使拆線好?​
好多病人都有一種信念,自己溶唔使拆嘅線係比較高科技、傷口會靚啲。當私家醫生話傷口要安排拆線嘅時候,唔少病人嘅第 […]
人生課題(三)晚期癌症病人之營養
上一回提到晚期癌症病人及其家人可能需要決定會否在病人進食得不良好時接受人工營養。明白眼見自己、或眼見家人日漸消 […]
一個大量失血嘅病人係咪唔可以俾水佢飲?
唔知大家睇咗《毒舌大狀》未呢?戲入面有一個非常有趣嘅醫學問題:一個大量失血嘅病人係咪唔可以俾水佢飲?飲完會死得 […]
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
電影《給十九歲的我》嘅公關災難簡直喺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嘅最佳反面教材。 用外科醫生嘅 […]
人生課題(二)給晚期病人照顧者的鼓勵說話
上一回跟大家提到與晚期病人溝通時要注意的技巧。明白照顧者一方面要照顧病人,另一方面要兼顧自己的身體和情緒可能會 […]
預防皮膚癌 — 滑雪也記得要防曬
自從香港出入境的防疫政策放寬,再遇上聖誕和新年的長假期,身邊的朋友同事能外遊的都出遊了。前天跟一位剛從北海道滑 […]
抗癌路上病友需要怎樣的社交支援?
當病友獲診斷患上癌症時以至治療過程中,都會感到情緒低落、無助。相信這個時候,大家都可能會找家人朋友去傾訴,從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