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冷凍切片》

《冷凍切片》

05-07-2024

冷凍切片(frozen section 或 FS) 是一種用於手術途中的病理切片診斷。它的用途非常廣泛,不同專科的外科手術都有機會進行冷凍切片。它可以幫助外科醫生區別腫瘤是良是惡、亦能協助醫生判斷需要切除的癌症範圍。

外科醫生把腫瘤切除後,立即把新鮮組織送到化驗室。化驗師用-196°C液態氮將組織在1/100秒急凍結冰,然後用冷凍切片機把結冰標本切成只有幾微米厚的切片,再以藥水染色。病理科醫生便可以在顯微鏡下替外科醫生尋找所需答案,而這個時候病人仍然在手術台上處於麻醉的狀態。由腫瘤切除至病理科回覆初步報告,整個過程由20至60分鐘不等,視乎需要判讀的組織數量和複雜程度、醫院的設施距離、當然還要看看隔壁手術室的病人是否也剛巧需要進行冷凍切片!

冷凍切片的結果會直接影響即場手術方案,例如:
1)在乳癌手術中,外科醫生會根據前哨淋巴的冷凍切片結果決定要否需要進一步清除所有腋下淋巴。若前哨淋巴沒有癌症轉移,病人就可避免不必要的腋下淋巴清除術和術後的淋巴水腫等併發症。

2)同樣在乳癌手術中,當進行局部乳房切除時,冷凍切片可檢視已切除的組織範圍是否足夠。若顯微鏡下發現標本邊緣位置跟癌細胞外圍相當接近,外科醫生便可追加切除範圍,直至冷凍切片結果不再發現癌細胞。這樣既可達到根治效果,亦可保留最多的乳房組織。

3)冷凍切片在甲狀腺手術的應用主要針對手術前懷疑卻又無法確認為癌症的病人。手術先把腫瘤位於的半邊甲狀腺切除,如果冷凍切片結果為惡性,外科醫生可根據病人已簽下的手術同意書把另一邊的甲狀腺都切除。假如冷凍切片的結果是良性或不確定,醫生先縫合傷口,待數天後正式的病理報告出來才決定後續治療方案。

4)在胰臟癌或其他消化道癌症手術中,若在打開腹部時發現腫瘤疑似轉移至腹膜,醫生會把關鍵的腹膜腫塊送至冷凍切片。如果冷凍切片證實癌症已擴散至腹膜,外科醫生可能會將手術改為紓緩性質甚至考慮中止手術,之後再轉介病人至腫瘤科進行化療。

5) 副甲狀腺的外型跟普通淋巴結和脂肪粒非常相似。在副甲狀腺功能亢進手術中,病理科醫生可幫助外科醫生判斷切下的是否副甲狀腺而非其他組織。若果冷凍切片的結果並非副甲狀腺,醫生便要繼續尋找副甲狀腺,直至下一個冷凍切片結果予以肯定,手術才算完成。

傳統石蠟切片(paraffin section)是病理報告的黃金標準,準確度接近完美,不過最快也要數天時間才有結果。冷凍切片技術提供了一個可靠快捷的病理診斷方法,是外科手術中重要的一環,善用冷凍切片對手術切除範圍和方向有決定性的作用,令手術一次到位,病人免受再做手術的壓力、承受二次折磨。

然而冷凍切片還是有它的缺點和局限性。病人需要在麻醉狀態下等待結果,整體手術時間必然會拉長,麻醉風險相對增加;而且無論在公立或私家醫院,需要預留較長時間的手術的話,輪候時間必然比較久,所以並非所有病人都適合和必要進行冷凍切片。另外,冷凍過程令細胞皺縮,形態不如平日病理標本清楚易判斷;因冷凍切片檢查講求快速,取材作判讀的範圍和質量亦未必充足,因此報告可能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的結果!某些腫瘤則需要特殊處理(例如免疫組織化學染色和分子標記)才能分辨良與惡(例如甲狀腺濾泡狀癌),病理科醫生會回覆說無法分辨、建議等待正式化驗報告。

雖然冷凍切片的準確率並非百分百,在現今醫學技術水平上,也達至九成半。手術後病理科醫生會重新將切除的組織進行石蠟切片和染色,做出正式的病理診斷和報告。若兩份報告出現誤差,所有的醫學決定仍以最終的病理報告為依歸。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冷凍切片》
冷凍切片(frozen section 或 FS) 是一種用於手術途中的病理切片診斷。它的用途非常廣泛,不同專 […]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