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病人的私隱權利》(一)

《病人的私隱權利》(一)

19-12-2023

著名演員周海媚急病辭世,中港台三地的觀眾為其哀悼之際,周小姐的入院紀錄截圖竟然被人放上網廣泛流傳,網友都為之震驚:「病人的私隱去哪了?」

保障病人私隱是醫護人員必須嚴格遵守的義務。病者私隱權除了是現代醫學倫理的四大原則之一,也被納入在大部分已發展地區的法律制度中。在香港,病人的私隱受香港法例第486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保障,是根據國際認可的保障資料原則所制訂;而在內地,則有《個人信息保護法》保護個人信息權益。無論是病人的姓名、身分代號(如身份證號碼)、聯絡方法、求診和住院紀錄、或健康狀況都被視為病人的敏感資料,醫療機構和醫護人員都有保密的義務。假設病人A在醫院B接受治療,並不代表所有在醫院B工作的員工都有權取閱病人A的資料,除非是直接參與病人A治療的醫療團隊成員。

為何保護病人私隱如此重要?醫學倫理的學者指出,私隱權(confidentiality)是基本人權(human rights)的一種,保障病人私隱是對個人表示尊重的具體表現,令病人能夠行使個人身體自主權(autonomy)。而且,保護病人私隱可提升病人對醫護人員的信賴,鼓勵病人安心對醫生提供真實資訊,使醫生能對症下藥、增進醫患關係,對治病療程百利而無一害。

多年前遇過一位十多歲的男生因盲腸炎被送進醫院。儘管微創手術非常順利,男生術後亦已正常進食和排便,還是持續多天高燒不退。有天男生跟我們坦白他的社交生活,他的伴侶在最近確診為愛滋病帶菌者,因此他擔心自己也被傳染,但囑咐我們萬萬不可透露給他的父母知道。我們恍然大悟,馬上進行血液測試,証實男生同樣染上愛滋病毒,才會持續發燒。男生父母不停追問我們有關愛兒的病情,奈何我們沒有病人的同意,唯有拒絕透露詳情,父母因此誤會我們意圖隱瞞醫療事故。正當他們打算投訴之際,男生不忍父母為難我們,決定自己跟父母交代一切。故事的發展是男生被轉送到傳染病科繼續治療,臨行前也一再感謝我們遵守承諾替他保守秘密,令他放心留在醫院接受治療。

家庭觀念較重的華人社會(當然包括香港),家人往往會積極參與病情討論。然而即使是病人的至親(父母、子女、夫妻也好),醫護人員還是需要得到病人本人的同意,才可以透露病情。有很多癌症患者為了不想家人擔心,會要求醫生替其病情保守秘密。作為醫生,我們當然明白家人的支持在抗癌路上的重要性,不過保護病人私隱同樣重要。假若我們違背病人的信任,不但會負上法律責任,亦有機會令病人因對醫生失去信心而拒絕回來覆診,錯失黃金治療機會。

有時候病人會利用傳媒作為申訴渠道,投訴某醫院或某醫生,我們不難在電視上看到主持人打電話叫醫院或醫生就病人的指控作出回應。朋友問我,醫院或醫生拒絕回應是不是等於心中有鬼?當然不是!醫生和醫療機構礙於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在沒有取得病人同意的情況下,絕不能任意回答其他人有關該病人的各種問題。所以這類型節目在鏡頭前只能播出投訴人單方面的描述,而不能客觀地加入被投訴方的辯證了。

然而,病人的私隱權利並不是無限制。下回我再跟大家說說,哪個情況下私隱權是能夠被推翻的。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