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中醫/ 中西合壁 > 【非常醫者】為病人把脈的臨床腫瘤科醫生 中西醫蘇子謙:中西合璧治癌症

【非常醫者】為病人把脈的臨床腫瘤科醫生 中西醫蘇子謙:中西合璧治癌症

20-01-2022

【非常醫者】為病人把脈的臨床腫瘤科醫生 中西醫蘇子謙:中西合璧治癌症

蘇子謙的中西醫特殊身份,不少人甚感好奇和興趣。當年他在醫院工作,會替病人把脈

中醫、西醫,由病理基礎至治療方向,似是南轅北轍,兩者走在不同道路上。蘇子謙醫生,由註冊中醫師至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擁有雙重身份,在香港確是少數。中西醫各擅勝場,如何中西合璧融合治病?且聽他細說。

兩個醫學專業身份,想當然蘇子謙是贏在起跑綫上的尖子,原來不是,他更曾因廢寢忘食打機「打到嘔」。「小時候最愛打機,日以繼夜瘋狂地打Playstation 1,有兩次打到嘔吐,人感到暈眩,自己心知不能長此下去,媽媽亦好言相勸,把生活重心放回書本上。」說到做到,他放下遊戲機,騰出來的時間讀書,成績穩步上揚。

至中四、五期間,忽然對中醫學產生興趣。那兩年他大量涉獵中醫典籍,覺得內裏博大精深又神奇,中六如願拔尖進入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

不少中醫師是師承家族或父輩,蘇醫生沒有這背景,但他說自己某程度是「久病成醫」一類。因他中學時期有嚴重濕疹,每逢夏、冬轉天氣時,關節位便出現濕疹,忍不住去抓便弄至出血。「看罷中醫後有好轉,感覺幾神奇,中草藥湯方也嘗過不少,對中醫學產生興趣,相信淵源於此吧!」

蘇子謙醫生笑言是100% HKU人,讀遍中西醫,也曾在瑪麗醫院任職,無論讀書、工作都經歷了好一段長時間。(黃建輝攝)

讀西醫再做「新鮮人」

中醫課程要讀上4年加一年實習,他直言讀中醫,難矣。「難度在幾方面,始終中醫學的系統不同西醫,中學時讀生物、化學、物理一路讀上去,有一定基礎和概念;中醫要讀古文、陰陽五行、臟腑經絡等,都不是讀書時會讀到的,是另外一個新的系統。」此外,中醫學博大精深,有不同門派,都需要博聞強記。穴位、常用藥藥性、劑量、配伍,尚有一樣是方劑,如桂枝湯,傳統是5種藥併合,有些方劑甚至多達十多種,統統需要牢記。「頭兩年讀中醫比較辛苦,有大量東西要背要記,我像由頭學起A、B、C般,這些基礎學好了,才再讀臨床科目讓自己深化。」

浸淫在陰陽寒熱、脈法正隅的世界裏,他讀中醫至第四年,任教他的陳炳忠教授指他成績佳且對研究有興趣,建議他再修讀西醫。「第一個想法是好瘋狂,還讀多個西醫!身邊的人都鼓勵我,讀埋西醫發展會更好,始終沒甚麼人是兼具中西醫資格。而且我心繫科研,如同時修讀西醫,路向會更廣闊。」他指近幾十年,國內的卓越名中醫及專家,不少都是中西醫,有西醫底子,甚少是純中醫。

蘇子謙報讀港大醫學院,順利被取錄,由一年級讀起,再成為「新鮮人」。他坦言,讀西醫是另一個學習模式和系統,但有了中醫基礎,讀西醫也有好處。「覺得易讀些,是因為我以前已見得多病人,自然會將病症與讀中醫時作對比。讀西醫於我另一好處是,中醫不會讀如解剖那麼深入和清晰,會對此方面加深了解。中醫古文內提及的穴位,現代人未必會明確實位置,經西醫訓練後,了解會更深入。」

學生時去英國醫院實習。(被訪者提供)

舌象觀病變化

相比下,他認為讀中醫是難一些。「西醫在網絡上有齊database,如不懂得的新藥,查一查便大概知悉其藥理;西醫也追求研究為本,把數據統一。中醫則不然,各門各法,雖有一個大家通認的基制,但在不同地方也各有特長。隨口說一個脈象,也難三言兩語講得明白,所以讀中醫,悟性要好強,是一門十分講求實戰的學問。」

他說有時用西醫方法醫治病人,會想到中醫的處理方法,有時更發掘了病人新症狀。中醫會看舌象,能反映一個人的多方面狀況,他在門診看癌症病人,一樣會看他們的舌頭。「我見到病人服用西藥後,舌象會有變化,若病情好轉或變差,也可從舌頭反映出來。中醫觀察病人的變化,不一定用中藥來改變身體,西藥同樣可改變身體,可多一種診斷方法參考。」

參加中醫畢業典禮時,蘇子謙正同時修讀西醫課程。(被訪者提供)

讀醫途上3個恩師

蘇子謙專科選了臨床腫瘤科,中醫較少分專科,視乎跟隨哪位中醫老師。習中醫途上,他有幸遇上3位恩師,一位教他針灸的老師,一位本身也是中西醫的余秋良醫生,一位是上文提及的陳炳忠教授。「余醫生是兒科醫生,我讀西醫時逢周六都會跟隨他學習,他授以我不少中西醫併合治病的心得。陳炳忠教授告訴我,如想在醫學發展,走遍世界都能用得上就要做腫瘤科,發展最多每年都推陳出新,病人需求大,在任何地方都有用武之地。」老師們的話,對他影響深遠。

他的中西醫特殊身份,不少人甚感好奇和興趣。當年他在醫院工作,會替病人把脈。「病人都會覺得好奇怪,問我點解會睇埋呢樣?當知道我另一身份,會問我有何食療。在香港,中西醫像兩道鴻溝,分野清晰,這也關乎責任問題,如西醫會叮囑治療過程中最好不要食中藥,但我們的文化始終好難,香港人就算不食中藥,都會買些補品補下,無可避免,始終我們不是完全西化的社會。」

做中醫令我思考

西醫講求實證,中醫學常被質疑缺乏這方面基礎,蘇子謙說:「中醫學都有Case report,由前人記錄治療有效的個案,事實上不少中草藥在實驗室進行藥效檢測,對何病何人證實有功效,這也有科學證據。誠然,中醫學較少進行臨床試驗,這也是頗複雜難為,一來進行這類研究需要極大資源,不如部分西藥得藥廠支持研究經費。其實,在國內和香港,一直有中醫進行藥效檢測,從初期報告也見成效不錯。早期的化療西藥,也是從植物中提煉得來,現今仍在沿用。」他期望假以時日,當中草藥和中醫學獲得更多科學實證及研究,在治療更具標準化。

兩個身份,蘇子謙說較喜歡做中醫。「沒有那麼多數據制肘,能多些自由發揮。西醫像乳癌,病人手術後打化療,有四、五套標準可採用,不能更改,因數據顯示公認是這樣治療,比較按部就班,不如中醫般較多變化,令我多些思考。」

期望癌症變長期病醫治

講起數據,他有以下經歷。他遇上一個87歲病人,滿身腫瘤,連原發位置也無法找到,白血球、血小板極低,人卻是很精神,無痛無異樣,生活上如常自理,患病都是無意中發現。家人建議進行全面身體檢測,病人十分抗拒,蘇醫生認為,就算找出原因,但病人年紀這樣大,也未必做到手術及化療,建議以中藥調理,讓身體功能強壯些。

「有病沒關係,但最重要是病症沒影響生活。腫瘤科都不一定要尋根究柢,有時都要看情況,萬一知道患上的是惡毒非常的癌症,整天嚇餐死憂心忡忡,如此過日子也是無意思的。西醫有時會羅列統計數字,指病人剩下幾多個月命,當病人長期處於如此緊張狀態,免疫力是會變低的。」

醫學推陳,近年有些癌症已視作長期病治療,蘇醫生對此也表示樂觀。「像乳癌,就算是擴散了也可如長期病去醫,服用賀爾蒙藥加上電療,身體仍顯示癌指數高,但情況穩定,如不影響生活,一樣可以與之共存。前列腺癌也一樣,醫療時間可長達十幾年,病人如常正常生活。」

蘇醫生的難忘病人

當上醫生十載光景,問他最深刻的個案,他說了這個:「這病人已過世了,他是高等知識分子,事業有成,臨近退休之時,患了一個極特殊的罕見病——輸尿管癌,一看已覺棘手,腫瘤黏著一條大血管,不能手術切除,恐怕會流血不止;採用電療嗎,也沒有足夠數據指怎電、分量幾多才是理想。」他向一些美國教授請教經驗,與他看法相若。當一些極罕見病實證數據不足,惟有靠推論推敲制定治療方案。接受治療後,病人初時反應不俗,他自言相信中西醫結合,也服用了中藥作輔助治療。

可惜好景不常,輸尿管癌有好轉,一年多後肺部又見癌細胞,病情急轉直下,用遍西藥中藥療法皆發揮不到效果。「令我印象深刻的,他叫我當他是白老鼠來治療,醫不好他,希望日後相類似的病人能受惠。」至病情藥石無靈,他呼吸困難,戴著氧氣罩與蘇醫生說了最後一番話:「只要你覺得有何研究,而我這副身體可以貢獻,死後我願意把遺體捐出來。」他的大愛,令蘇醫生深深受感動。

「有句話是只緣身在此山中,有時候當我們跳出來看,當病那麼難醫時,是要用盡方法去醫。做科研讓我知道,不是事事那麼Standard,一定要數據齊備才做,到一些難醫的病,是需要推敲出來。」蘇子謙說。

 

文章來自: topick

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 3158815/%E3%80%90%E9%9 D%9E%E5%B8%B8%E9%86% AB%E8%80%85%E3%80%91% E7%82%BA%E7%97%85%E4% BA%BA%E6%8A%8A%E8%84 %88%E7%9A%84%E8%87%A 8%E5%BA%8A%E8%85%AB% E7%98%A4%E7%A7%91%E9% 86%AB%E7%94%9F%E3%80 %80%E4%B8%AD%E8%A5% BF%E9%86%AB%E8%98%87 %E5%AD%90%E8%AC%99% EF%BC%9A%E4%B8%AD% E8%A5%BF%E5%90%88% E7%92%A7%E6%B2 %BB%E7%99%8C%E 7%97%87?mtc=10012

 

 

 

城中活動

2022-06-14 11:00 上午 花籃藝術工作坊
2022-05-10 2:30 下午 生活調適 ~ DIY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