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黃麗珊醫生 >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01-11-2021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上文提到公立醫院乳癌藥物的基金資助服務,而對於正在私家醫院或診所接受治療的病人是否也有相關藥物支援服務呢?答案是有的,由於本文所提及的全屬抗癌治療藥物,對於一般並非正接受抗乳癌治療的病人而言,今天的文章資訊過於技術性了,希望大家見諒。本文希望讓正面對抗癌治療的乳癌姊妹們知道香港現有不同的渠道支援大家需要,你們絕不不孤單!

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受體陰性轉移的乳癌病人適合的的標靶藥:

對於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受體陰性轉移的乳癌病人,暫時只有CDK 4/6 抑制劑有藥物資助服務,詳細請參考以下的網站連結:

帕博西尼(Palbociclib) https://www.thrive-hongkong.com /zh-hant/financial- assistance

瑞博西利(Ribociclib)https://www.hkbcf.org /zh/patient_support /main/549/

捷癌寧(Abemaciclib): http://www.pcfhk.org/ hk/pharmacy?id=33

整體來說,這些藥物資助計劃都是需要病人連續服用標靶藥物超過18個月,而病情仍保持穩定,到第19個月的藥費就可以獲得資助。對於需要長期「作戰」的病人而言,如果病情持續穩定的話,有助減輕長時間使用同一種藥物所帶來的經濟負擔。

至於其他標靶藥物 Alpelisib 及Everolimus,至今仍未涵蓋在任何藥物資助計劃內。另外,對於部分正同步使用抗女性荷爾蒙針以及CDK 4/6抑制劑的病人,由於抗女性荷爾蒙針價錢亦非常昂貴,如果確實難以負擔,現時香港已引進副廠藥可供病人選擇。

什麼是副廠藥?

簡單而言,每一種藥物的開發都由零開始,經過細胞學分析、動物測試、人體測試,再細分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及第三階段的臨床研究,往往要歷時超過十年才能研發出一種藥物。 有不少藥物在研發過程中已經失敗,未能面世。所以要成功研發一種藥物,需投放極大資源,也要有長達10年至15年的專利保障藥廠,確保藥廠有足夠回報,以及有充足的動力開發其他新藥物。由於是「獨市生意」,在專利保障期間的藥物定價一般都比較昂貴,並不是人人能負擔。當過了專利保障後,其他藥廠便可以參考藥物的成分,製造功效相近的藥品,並於市場銷售。由於不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研發,成本大幅下降,藥品定價自然會大幅下降,令更多的病人可使用新的藥物。

不少人會質疑副廠藥的成效是否可信?這絕對是百分之百病人會產生的疑問。這個絕對是不可一概而論的問題,必須要視乎藥物的結構是否複雜,亦要考慮副廠藥的生產質素是否優良。但一般而言,副廠藥都需要經過品質監測,並要核實藥物功效才能推出市面,所以大家不用太擔心。如果未能負擔正廠藥物的費用,用副廠藥物治療總好過沒有進行治療, 而且香港衞生署對所有藥物,包括副廠藥物也有嚴格監管,大家可以放心。

HER2 陽性乳癌病人

對於HER2 陽性的乳癌病人來說,如果病人需要用到培妥珠單抗 (Pertuzumab)、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和賀癌寧(Trastuzumab emtansine)這三款藥物,其實正副廠藥物都是來自同一間藥廠。大家可以參閱以下網站,查詢有關藥物的資助服務:

乳癌藥物資助計劃

https://her2morrow.com.hk/ %e4%b9%b3%e7%99%8c%e8%97%a5% e7%89%a9%e8%b3%87%e5%8a% a9%e8%a8%88%e5%8a%83/

另外,由於第一代抗HER2的標靶藥物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已過專利保護期,現在各大醫院和診所已經有生物仿製劑 (概念跟副廠藥相近)可供病人使用,價錢比較便宜,減輕病人的藥費負擔。

至於另外一類型的抗HER2小分子標靶藥物來那替尼(Neratinib),亦可以參閱以下網站,了解更多:

https://www.hkbcf.org /zh/patient_support/main/ 560/

什麼是生物仿製劑?

在標靶藥物方面,由於部分藥物生產過程涉及使用動物製造抗體,再結合化學藥物,製造過程相當複雜,所以跟一般的副廠藥物不同,被稱為生物仿製劑。但整體概念跟副廠藥物相近。由於要使用動物製造抗體,亦需要將抗體結合藥物,所以生物仿製劑的有效成分及其功效有機會受到這些複雜的藥理而有影響,醫生一般會透過當時最新的臨床研究數據及藥廠的質素以幫病人選擇選用適合生物仿製劑,所以大家亦無需太過擔心。

三重陰性乳癌病人

最後,如果三重陰性的乳癌病需要使用免疫療法,現時並沒有任何資助適合病人。部分三重陰性乳癌病人可以考慮做基因測試,檢測是否BRCA 基因攜帶者,再決定是否合適使用 PARP 抑制劑。不過,至今暫未有任何PARP 抑制劑資助計劃,但如果符合某些條件,病人可獲BRCA基因檢測資助,詳細請與自己的主診醫生討論。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顧問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黄麗珊醫生

 

 

城中活動

2023-02-15 11:00 上午 2023瑜伽班~ 學習篇
2023-02-09 11:00 上午 花藝班情人節篇
2023-02-08 10:00 上午 大雄工作坊 – 紙識做動物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二)
上回說到醫療誤殺案件控辯雙方的爭議大多圍繞兩點:有關的醫療疏忽是否直接導致病人死亡,以及該疏忽行為是否魯莽、荒 […]
人生課題(一)至親與晚期病人的溝通技巧
與病人走到人生最後一段路程的時候,至親可能會不知道如何與病人好好一起走過這段路程。但同時知道至親都很希望最好地 […]
談醫療疏忽刑事化
前天新聞報導有兩名公立醫院醫生被控誤殺,立即引起醫療界的熱烈討論。倘若治療過程中有醫療失誤,最後病人逝世,究竟 […]
從頸淋巴追蹤癌症源頭
記得以前還在公立醫院工作的時候,有一天隔壁的診症室傳來吵鬧聲,一位年輕男醫生跑過來求救:「阿姐救命呀,個病人話 […]
睡個好覺對抗癌症的秘訣
面對着癌症帶來的擔憂和治療帶來的不適,相信病人難免會有睡眠的問題,而照顧者一心為了好好照顧病人亦難免有不少壓力 […]
醫生也會過量飲酒?
平日裏,我們總是聽見醫生規勸病人盡量少飲酒,以保護身體。但是大家又曾否聽聞,原來酒精不當使用,在醫生中也頗爲常 […]
在抗癌路上,音樂伴你同行
面對癌症和各種治療時,相信不少病人及其家人難免會感到焦慮和疲倦。 這些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並不代表你們不夠 […]
特別的聖經禮物
2023年快將來臨,常人能讀得明白,又能巨細不遺的中文癌病書籍,仍然不算普及。我們致力在各大媒體推動正確健康資 […]
甲狀腺癌患者也可以吃紫菜
一對中年夫婦前來覆診,太太患有第二期甲狀腺癌,筆者替她進行了全甲狀腺切除和中央區頸淋巴清除手術。手術後病人康復 […]
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可以吸煙嗎?
癌症是香港的頭號殺手,在每年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個案。研究顯示吸煙是癌症的首要風險因素,吸煙人士的患癌機會比 […]
精準對付HER2乳癌 提升療效助改善生活質素
乳癌是本港的頭號女性癌症,每14位婦女便有1人最終會患病1,而在2019年已有逾4700宗新症2。幸而隨著癌症 […]
化療期間甚麼時候是運動的最佳時機?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5年級生 嚴浩民 眾所周知,運動有益身心,但是不少癌症病人在治療期間都會有虛弱無力、肌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