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黃麗珊醫生 >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01-11-2021

乳癌瑣碎事(20):粉紅10月—非公立醫院病人乳癌藥物支援服務

上文提到公立醫院乳癌藥物的基金資助服務,而對於正在私家醫院或診所接受治療的病人是否也有相關藥物支援服務呢?答案是有的,由於本文所提及的全屬抗癌治療藥物,對於一般並非正接受抗乳癌治療的病人而言,今天的文章資訊過於技術性了,希望大家見諒。本文希望讓正面對抗癌治療的乳癌姊妹們知道香港現有不同的渠道支援大家需要,你們絕不不孤單!

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受體陰性轉移的乳癌病人適合的的標靶藥:

對於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受體陰性轉移的乳癌病人,暫時只有CDK 4/6 抑制劑有藥物資助服務,詳細請參考以下的網站連結:

帕博西尼(Palbociclib) https://www.thrive-hongkong.com /zh-hant/financial- assistance

瑞博西利(Ribociclib)https://www.hkbcf.org /zh/patient_support /main/549/

捷癌寧(Abemaciclib): http://www.pcfhk.org/ hk/pharmacy?id=33

整體來說,這些藥物資助計劃都是需要病人連續服用標靶藥物超過18個月,而病情仍保持穩定,到第19個月的藥費就可以獲得資助。對於需要長期「作戰」的病人而言,如果病情持續穩定的話,有助減輕長時間使用同一種藥物所帶來的經濟負擔。

至於其他標靶藥物 Alpelisib 及Everolimus,至今仍未涵蓋在任何藥物資助計劃內。另外,對於部分正同步使用抗女性荷爾蒙針以及CDK 4/6抑制劑的病人,由於抗女性荷爾蒙針價錢亦非常昂貴,如果確實難以負擔,現時香港已引進副廠藥可供病人選擇。

什麼是副廠藥?

簡單而言,每一種藥物的開發都由零開始,經過細胞學分析、動物測試、人體測試,再細分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及第三階段的臨床研究,往往要歷時超過十年才能研發出一種藥物。 有不少藥物在研發過程中已經失敗,未能面世。所以要成功研發一種藥物,需投放極大資源,也要有長達10年至15年的專利保障藥廠,確保藥廠有足夠回報,以及有充足的動力開發其他新藥物。由於是「獨市生意」,在專利保障期間的藥物定價一般都比較昂貴,並不是人人能負擔。當過了專利保障後,其他藥廠便可以參考藥物的成分,製造功效相近的藥品,並於市場銷售。由於不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研發,成本大幅下降,藥品定價自然會大幅下降,令更多的病人可使用新的藥物。

不少人會質疑副廠藥的成效是否可信?這絕對是百分之百病人會產生的疑問。這個絕對是不可一概而論的問題,必須要視乎藥物的結構是否複雜,亦要考慮副廠藥的生產質素是否優良。但一般而言,副廠藥都需要經過品質監測,並要核實藥物功效才能推出市面,所以大家不用太擔心。如果未能負擔正廠藥物的費用,用副廠藥物治療總好過沒有進行治療, 而且香港衞生署對所有藥物,包括副廠藥物也有嚴格監管,大家可以放心。

HER2 陽性乳癌病人

對於HER2 陽性的乳癌病人來說,如果病人需要用到培妥珠單抗 (Pertuzumab)、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和賀癌寧(Trastuzumab emtansine)這三款藥物,其實正副廠藥物都是來自同一間藥廠。大家可以參閱以下網站,查詢有關藥物的資助服務:

乳癌藥物資助計劃

https://her2morrow.com.hk/ %e4%b9%b3%e7%99%8c%e8%97%a5% e7%89%a9%e8%b3%87%e5%8a% a9%e8%a8%88%e5%8a%83/

另外,由於第一代抗HER2的標靶藥物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已過專利保護期,現在各大醫院和診所已經有生物仿製劑 (概念跟副廠藥相近)可供病人使用,價錢比較便宜,減輕病人的藥費負擔。

至於另外一類型的抗HER2小分子標靶藥物來那替尼(Neratinib),亦可以參閱以下網站,了解更多:

https://www.hkbcf.org /zh/patient_support/main/ 560/

什麼是生物仿製劑?

在標靶藥物方面,由於部分藥物生產過程涉及使用動物製造抗體,再結合化學藥物,製造過程相當複雜,所以跟一般的副廠藥物不同,被稱為生物仿製劑。但整體概念跟副廠藥物相近。由於要使用動物製造抗體,亦需要將抗體結合藥物,所以生物仿製劑的有效成分及其功效有機會受到這些複雜的藥理而有影響,醫生一般會透過當時最新的臨床研究數據及藥廠的質素以幫病人選擇選用適合生物仿製劑,所以大家亦無需太過擔心。

三重陰性乳癌病人

最後,如果三重陰性的乳癌病需要使用免疫療法,現時並沒有任何資助適合病人。部分三重陰性乳癌病人可以考慮做基因測試,檢測是否BRCA 基因攜帶者,再決定是否合適使用 PARP 抑制劑。不過,至今暫未有任何PARP 抑制劑資助計劃,但如果符合某些條件,病人可獲BRCA基因檢測資助,詳細請與自己的主診醫生討論。

 

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顧問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黄麗珊醫生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