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臨床腫瘤專科 > 蘇子謙醫生 > 其實醫生巡房係做D乜(上) |蘇子謙醫生

其實醫生巡房係做D乜(上) |蘇子謙醫生

20-04-2021
其實醫生巡房係做D乜(上)
(網上圖片)

早排同一個中醫朋友傾計,佢話因為中醫主要係做門診,佢話佢有啲羨慕西醫可以在病房中工作,可以巡房。我同佢講其實等多幾年將軍澳中醫院開幕佢都到時就中醫巡房。咁我就同佢講下係公立醫院醫生巡房係做啲乜嘢。

以我們腫瘤科為例,一般負責巡房的醫生 通常早上返去到病房要負責 查冊每一個他負責的病人。一般一個醫生大概看十至十多位病人吧。有時病房唔滿可能少啲。又或者假期的時候可能一個醫生要巡三十多個病人(有些醫院和其他科更加多)。

通常所有的巡房要在早上完成我們叫做morning round。咁究竟睇每一個病人嘅時候和門診有什麼不同呢? 首先每一個病人都會有 維生指數vital signs,即係譬如是血壓心跳,又或者血糖是否有問題。呢啲基本上每一個病人都會睇一睇。因為觀察這些指數可以讓我們知道病人身體有否大問題發生。

跟著便要考慮病人究竟今次入院是為了什麼問題呢。有些時候可能只是入醫院打化療針要留幾日,有些可能是因為要入院做一些醫療程序,例如何排走胸腔積液,腹腔積液又或者要做活檢抽針。呢一些病人可能都要留院數天。另外有一些可能是急症入院的,例如是發燒 又或者出血 又或者肺炎等等 這些都要特別留意病情是否會有急速變化。另外有一些病人可能是因為腫瘤病情較為差,需要作出各種症狀控制 例如止痛。總之各式各樣不同的病人 巡房的時候便要考慮 不同而且通常要計劃定之後幾日病人預計是否能夠出院。因為始終資源有限,有時沒必要的無謂霸住病床,騰出資源讓其他病人可以入院。( 當然冇必要的留院其實對病人身體有害)。

通常每個病人巡房的時候醫生,醫生都會和病人談幾句睇睇今天和昨天病情有沒有變化從而調整藥物等等。跟著便會在排板上寫上“orders”。即係可能呢個病人今日要抽血抽哪一種血,要加藥物,又或者要去做一些影像檢查。讓病房的護士同事或實習醫生知道如何處理。

一般巡房平均要幾多時間呢? 當然和病房病人 複雜的情況而異 亦和醫生是否有經驗有關。假如意平均十分鐘看一個病人,要看12個病人巡房便需要120分鐘即是兩小時。但實際情況當然唔會每個病人花的時間均等。巡完房後當然還有很多後期工作需要跟進。我哋行內俗稱呢啲叫做“功課”。

通常巡完房後便會將一車的排版送到電腦站,逐個做功課。又一些專科很多功課都是交給實習醫生做。但對於我們腫瘤方沒有上次的實習醫生所以主診醫生便需要自己做功課。咁究竟功課是做什麼的呢? 例如是該病人需要轉換藥物需要在電腦系統開藥和改藥。跟著便要 處理文書例如是 要打出院紀錄(discharge summary)。雖然叫做summary,但係由於腫瘤科的病人一般病情較為複雜 所以有啲summary而可能長達幾頁紙甚至更多。另外假如我們要找其他科 的醫生來幫忙看病人,我們叫做consultation。例如我需要心臟科幫手,我便會打一封信 之後再fax 到該部門 通知其他科的醫生請求他們有空時候過來看一看病人。另外有些出院病人需要出院藥也需要在電腦中出紙,有些可能要病假紙或各樣出院證明。

當然在你正在做功課的時候通常新入院的病人就會在差唔多時間到,那麼這個時候又要準備去 查看新的病人 和進行一些文書工作,我們俗稱叫做「收症」。

又或者有些病人 需要緊急照一些素描,醫生也要馬上出form安排。另外假如病人要申請一些 藥物基金援助也要在系統中填form。也有一些病人的家屬 要求見醫生,去了解下病人的病情,有些時候可能是電話聯絡,也有一些是親自約見。總之所謂做功課實在各門各類 有很多事情做。有些事情看來 鎖碎,但其實花的時間也不少。

當然還有打豆和有些抽血,有些程序也需要醫生自己做的。 例如在醫管局當中負責配血抽血 需要醫生做,抽血其實很多時候不太困難。但較為花時間的 事情 是去 找各種抽血的工具 和需要找電腦bar code 機器,(每個病人有獨特的barcode抽血紙上也有獨特的barcode,假如兩個曲線唔吻合的系統出不了抽血的那一個label)擺一大盤東西拿到病人床邊,有時因為病床位置 阻住咗抽唔到血 可能需要稍為移動 病床 和床欄。當然在電腦列印同意書給病人簽紙也是很重要的。所以巡房的醫生其實有時真係行嚟行去。不少醫生也有同感 ,其實做功課的時間和體力更勝於巡房本身。

初初入行的時候 當巡房醫生,很多事未必很熟手,有時朝早做曬啲功課收埋症可能都已經搞到點幾兩點。有時忙起上嚟可能成朝冇飲過一滴水。記得以前巡房,做了幾天週末便已經累得不得了,特別係隻腳因為成日要行嚟行去又要企喺度。我都試過腳板真的很痛。後來經其他同事提醒穿著一些較為軟又有厚墊的皮鞋 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聽日再講埋下半部,講下乜嘢係senior roundgrand round,同埋假如病人有急劇變化時候如何處理。

蘇子謙醫生
(臨床腫瘤專科)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