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同路人分享 > Helen YC Law > 醫道惠民

醫道惠民

31-07-2020

醫道惠民

第四期癌症並非末路 「寡轉移」有望收復失地

「嘩!阿媽,你擴散呀!」
「啋啋啋!咩擴散呀?」
「你D白頭髮擴散呀!」

筆者一把年紀,早已滿頭花白,只因忙碌(和懶惰),加上最近疫情關係盡量減少外出,已經兩個月沒有處理煩惱絲,頂上白髮已長至三吋,難怪女兒驚叫。不過,她錯用了癌症患者最忌諱的「擴散」一詞。

癌細胞擴散,醫學上稱為「遠端轉移」(metastasis),意指癌細胞從原發部位經由循環系統,轉移到身體其他部位繼續生長,情況就好比侵略者開彊闢土,成功佔領後落地生根,開枝散葉,甚至繼續攻佔其他地方,擴大版圖。

癌症轉移之所以可怕,是因為一直以來都認為發生轉移的患者預後都比較差,同時因為癌細胞轉移到身體各部位,治療上變得更為困難,幾乎無法根治,只能採用全身性治療(例如化療)來控制腫瘤。再者,不少癌症患者的死亡都是由於癌細胞轉移至身體重要器官之後,導致器官功能衰竭所致。因此,「擴散」或「轉移」往往是癌症患者揮之不去的夢魘。

然而,隨著過去十多年來醫學界對腫瘤遠端轉移的特性了解加深,這種觀念已慢慢改變過來。部分轉移性(即第四期)癌症,若受影響的範圍不大、腫瘤的數目較少,醫學上稱之為「寡轉移」(oligometastases),目前除全身性治療外,也可配合有效的局部治療方案(例如手術、放射治療和消融等),長期控制甚或根治疾病。

三個成功收復失地的「寡轉移」病例

筆者家中三位長輩都是第四期癌症患者。

玉蓮是大姊,71歲確診第四期三陰性乳癌,除了左邊乳房的主瘤外,腋下也有多顆淋巴結受影響,並同時有一處位於頸椎C3位置的寡轉移。她完成八次術前化療後,正電子掃描顯示乳房和腋下淋巴的腫瘤顯著縮小,頸椎的寡轉移已回復正常;手術後亦達到「病理完全緩解」(pathological complete remission,PCR),即病理報告顯示乳房組織中已無癌細胞存在。隨後,玉蓮接受了十五次放射治療以鞏固治療效果,目前已完全康復。玉蓮是烹飪高手,治療期間因體倦少下廚,如今我有口福了,謝謝她送我的自家鹹水角、豆沙角、糉子、南乳齋、蓮藕燜豬手……

國華是二哥,68歲確診第四期大腸癌,大腸的主瘤達7.8厘米,連內窺鏡也幾乎無法通過,同時癌細胞亦轉移至肝臟,幸好只有一顆轉移的腫瘤,屬寡轉移。經醫生評估後,他接受手術同步切除大腸和肝臟的腫瘤,並在術後完成了八次輔助化療,以減低將來復發的機會。他完成治療至今接近兩年了,他的中氣比我還好,唱粵曲聲音嘹亮,拉小提琴更是有姿勢有實際。

國輝是老么,52歲確診第三期直腸癌,在同步放化療後接受手術,卻不幸在數個月後原位復發,後來又在正電子掃描中發現一顆轉移至肺部的細小腫瘤,醫生評定為寡轉移,建議手術切除或以放射治療處理,國輝選擇了後者。在三次高劑量的放射治療後,他肺部的腫瘤消失了。雖然放射治療令他有一段時間感到氣促,但他堅持每天做運動、積極鍛鍊身體,體魄很快便恢復過來。筆者曾與他一起爬樓梯,他一口氣爬上五樓也面不改容,筆者反而氣喘如牛,要停下來休息兩次。昔日,第四期癌症患者活上五年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如今,國輝正是活生生的例子,由確診至今,他已踏進第五個年頭了。

希望羅氏這一家的故事,能為抗癌路上的您帶來一點安慰和希望。時至今天,即使是第四期癌症也未必是絕路,辦法總比困難多;您或許會感到洩氣,但請不要放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