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空氣淨化器?污染器?

空氣淨化器?污染器?

13-07-2019

空氣淨化器?污染器?

 

讀者Derric在2019-6-19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教授:您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fw1e-RiAQ
最近有長輩被推薦購買這個產品,說可以防PM2.5,也看到有診所醫師推薦這台的,可是沒有查到相關的實證研究,如果沒有效是沒關係,就怕可能有其他副作用,想請教教授的意見。感激不盡。

圖片來源

 

上面那個網路連結所打開的是一個隨身型負離子空氣淨化器的廣告。其實,早在兩個月前我就想寫一篇文章來討論這類型的空氣淨化器。原因是,在那個時候,台灣有一位知名人士所佩戴的空氣淨化器被誤以為是祖母綠,因而使得這款空氣淨化器瞬間爆紅。而我當時就想,怎麼有人會相信這東西能讓人呼吸到較新鮮的空氣。可是,等我做了一些搜索之後,發現這東西實在是沒有足夠的科學資料可以來寫一篇文章,所以才決定放棄。

那,為什麼我不認為這東西能讓人呼吸到較乾淨的空氣呢?其實道理很簡單:這東西就這麽小,功能顯然極為有限,而且又不是覆蓋在口鼻上,怎麼有可能抵擋得住周遭無窮無盡,源源不斷,鋪天蓋地的空氣污染?

我想,大多數人對室內型的負離子空氣淨化器應當是比較有認識或經驗。但是,儘管功能遠遠大過於項鍊型的,而且又是只需要應付一個房間裡的空氣,這種室內型的負離子淨化器還是被專家認為根本就沒有用。

洛杉磯時報在2008年就有發表一篇Ionic air purifiers’ dirty little secret: They don’t get rid of dust,引用一位呼吸道過敏專家Dr. James Sublett,說這種負離子淨化器非但無法去除灰塵,反而會釋放對呼吸道有害的臭氧。

華爾街日報在2015年也有發表一篇Can Personal Air Purifiers Keep Cold and Flu Bugs Away?。這篇報導是針對佩戴型空氣淨化器,而它也有引用幾位專家,質疑這類型的空氣淨化器。它還說,由於這類型的空氣淨化器曾經在飛機上發生過爆炸,所以是被一些航空公司禁止帶上飛機(例如聯合航空)。

不管如何,有關佩戴型的負離子空氣淨化器,我搜尋到的唯一科學證據是一篇2016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標題是Performance of wearable ionization air cleaners: Ozone emission and particle removal

這項研究共測試了4個品牌的負離子空氣淨化器,而所測試的空氣則是用特殊機器注入到一個箱子裡的混合氣體(含有PM2.5顆粒)。研究的結果是,這四個品牌去除PM2.5顆粒的速率分別是每小時0.52,2.2,8.1,和27.9。也就是說,不同品牌之間的差別可以大到50幾倍。還有,其中有兩個品牌被發現會釋放臭氧,因而引起研究人員特別的關注,希望政府能制定管理辦法。

不管PM2.5顆粒去除的速率有多快,這項研究的對象頂多也就是局限在一個箱子裡的空氣。這跟實際上環繞在我們周遭無窮無盡的空氣,當然是有非常大的差別。事實上,真正有實質意義的實驗,是測量佩戴淨化器的人,「心跳速率變異性」是否有所改善。有關此一實驗,請看我發表的空污,還運動嗎

不管如何,我是可以完全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想要佩戴這種東西。畢竟,空氣污染實在是一個讓人極度擔憂,卻又絲毫無能為力的禍害。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有人就會想,反正試著戴戴看,縱然沒效,也不會有什麼壞處。

只不過,如果,您一心盼望的淨化器,其實是個污染器(釋放臭氧),那您還會戴嗎?

後記:黃峻偉醫師在臉書回應:同樣是掛在胸前,我比較相信方舟反應爐的好處。(附註:方舟反應爐是鋼鐵俠所有能量的來源)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
鄰里攜手、扶弱同行
感激 Agape Garden 膳心小館在網上呼籲及李小姐 Phoebe 致電向我們轉述一位70歲癌症長者求助 […]
癌症患者可以運動嗎?那種運動比較適合?
根據過去研究,運動可有效增進免疫能力,亦可改善癌症治療的副作用例如疲倦,減少憂鬱及焦慮的情緒,給予癌症患者正面 […]
婚禮風琴師(上)
教堂座落於市區,門前卻有濃濃樹蔭和幾段石階,彷彿經過時可以把世俗纏累都先卸下。建築物是尖頂的小屋,推開沉甸甸的 […]
婚禮風琴師(下)
除了上文提及在婚禮當風琴師可能出的岔子,一個更大的挑戰是應朋友邀請,「外賣」到別的教堂彈奏。彈鋼琴倒不要緊,因 […]
當專科醫生成為專欄作者
當醫生又當作者的前輩後輩大有人在:他們有風趣幽默的,有學識淵博的,談的包括醫療專題不在話下,更有親子、武俠、科 […]
ESMO 亞洲大會 2023 – 與 EBV 相關的鼻咽癌治療新發展
研究專家正在尋找新的與愛潑斯坦-巴爾病毒(Epstein-Barr virus,EBV)相關的鼻咽癌治療方案, […]
ESMO 亞洲大會 2023 – 個人化乳癌治療的進展
ESMO 亞洲大會 2023 – 個人化乳癌治療的進展 在 2023 年的 ESMO 亞洲大會上,專家分享了在 […]
《病人的私隱權利》(二)
德國是世界上對保護病人私隱最嚴謹的國家,然而這個堅持卻曾經帶來災難。2015年3月24日,德國之翼(Germa […]
【渣打香港馬拉松2024】 醫患陪你跑- 透過運動體會到生命的美好|Dr. Kenny Ng
Dr. Kenny Ng 吳劍邦醫生 內科腫瘤科專科 🔗 捐款支持:bit.ly/schkm-dr-kenn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