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銀離子水,有效?無害?

銀離子水,有效?無害?

30-05-2019

銀離子水,有效?無害?

讀者Mr. Wang在2019-4-27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詢問:

您好,林教授,我是您的部落格長期訂閱者。我的家人最近買了「高濃度銀離子水」來稀釋食用,其號稱可以治療「泌尿道系統發炎、便秘、肝炎、螺旋幽門桿菌、鼻竇炎、眼疾、耳疾、外傷」,請問這些說法有科學根據嗎?

 

王先生還附上了一個商品說明,一篇內容農場文章,以及兩個視頻。它們都是在推銷銀離子水。

 

 

銀離子水的英文是Colloidal Silver Water,也有人把它叫做納米銀離子水(Nanosilver Water)。

這個東西並不是什麼新科技,而是已經存在一百多年了,只不過它原先的用途就只是殺菌(請看一篇2011年發表的論文120 years of nanosilver history: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makers),但是,近年來,不肖業者卻聲稱它可以治百病,連糖尿病、癌症,艾滋病都能治。

不可否認,醫學文獻裡的確是有記載它具有殺菌的功效,但是,所有其他的神效,全都是不肖業者編織出來的。所以,我就不再浪費時間討論它們了。

接下來,我要把重點放在有關它的危險性。這是因為,王先生寄來的那些廣告,文章,和視頻都說它是很安全。但事實上,絕大部分相關的論文都是在談它的毒性。請看:

1999年Over-the-counter drug products containing colloidal silver ingredients or silver salt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HS), Public Health Service (PH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Final rule

這是美國FDA發出的警示:FDA現頒布一項最終判決,規定所有含有銀離子成分或銀鹽的非處方藥品是通常不被認為安全有效的,並且是貼錯標籤的。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正在頒布這項最終法規,因為許多含有銀離子成分或銀鹽的非處方藥產品正在銷售用於許多嚴重的疾病狀況,而FDA並不知道有任何實質性的科學證據表明支持給這些疾病狀況使用銀離子成分或銀鹽。

2013年Medical concern for colloidal silver supplementation: argyria of the nail and face

這是韓國成均館大學皮膚科的病例報告:一位75歲韓國婦女服用銀離子水來治療糖尿病,結果非但沒治好,反而發生皮膚和指甲變黑(銀沉積所造成的Argyria,請看插圖)。

2014年Oral toxicity of silver ions, silver nanoparticles and colloidal silver–a review

這是一篇綜述論文:根據動物實驗,銀似乎分佈在所有器官中,而在腸和胃最多。 在皮膚中,銀會引起一種稱為Argyria的藍灰色病變。 動物毒性包括:死亡,體重減輕,活動減退,神經遞質水平改變,肝酶改變,血液值改變,心臟擴大和免疫效應。

2015年Colloidal Silver: Dangerous and Readily Available

這是一篇發表在美國醫學會皮膚科雜誌的簡短報告:儘管FDA在1999年就已經聲明沒有證據顯示銀離子水有效及安全,但是到亞馬遜購物網站卻可以搜索到兩千多款銀離子水產品,其中12款還得到平均4.38顆星的好評(最好的是5顆星)。FDA應當再次重申銀離子的危險及無效。

2016年Pauci Immune crescentic glomerulonephritis in a patient with T-cell lymphoma and argyria

這是英國倫敦腎臟科中心的病例報告:一位47歲印度裔婦女服用銀離子水來治療淋巴癌,結果非但沒治好,反而出現腎衰竭而需要洗腎。腎臟組織活檢發現銀沉積導致腎絲球體發炎。

2019年Cases of Argyria Associated With Colloidal Silver Use

這是美國FDA兩位醫生及兩位藥學博士發表的論文:FDA共收到16個服用銀離子水引發Argyria的案例(銀沉積造成皮膚變黑),其中一位病患還需要洗腎。

2019年Acute myeloid leukemia with complex cytogenetic abnormalities associated with long-term use of oral colloidal silver as nutritional supplement –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literature

這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血液腫瘤科的病例報告:一位72歲男士長期(10多年)服用銀離子水,被診斷出患有急性骨髓細胞白血病,並伴有復雜的細胞遺傳學異常,最後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以上7篇論文都是人的案例或綜述。下面是我從數十篇動物實驗論文挑出來較新的3篇:

2017年Oral Exposure to Silver Nanoparticles or Silver Ions May Aggravate Fatty Liver Disease in Overweight Mice(口服銀納米粒子或銀離子可能會加重肥胖小鼠的脂肪肝病)

2018年Silver ions are responsible for memory impairment induced by oral administration of silver nanoparticles(銀離子是口服銀納米顆粒誘導記憶障礙的原因)

2019年Alteration in the mRNA expression of genes associated with gastrointestinal permeability and ileal TNF-α secretion due to the exposure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in Sprague-Dawley rats(Sprague-Dawley大鼠銀納米粒子暴露後胃腸通透性和迴腸TNF-α分泌相關基因mRNA表達的變化)

 

科學的養生保健/林慶順教授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