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博客 > 林慶順教授 > 葛森療癌法

葛森療癌法

27-02-2019

葛森療癌法

上禮拜一位失聯許久的朋友寄來一個電郵,詢問「葛森療法」。

我做了一些相關的研讀之後,覺得有必要把它介紹給讀者。尤其是如有人正考慮選擇此一療法,希望他能在看完此文之後,才做最後決定。

「葛森療法」是馬克思葛森(Max Gerson,1881-1959)於1920 年代為治療自己的頭痛而創立。不久後,它的主要治療對象為結核病患。目前,它最廣為人知的治療對象是癌症。

葛森認為,癌細胞會產生大量毒素,而肝臟為了清除這些毒素,會不勝負荷。所以,葛森療法的重點就是要分擔清毒的工作(也就是所謂的「排毒」),同時恢復和保持健康的肝功能。而要達到這個目標,就需要(1)嚴格控制飲食,(2)補充營養,和(3)用咖啡灌腸。

嚴格控制飲食的做法是,病患必須素食至少6週,吃特定的水果和蔬菜,而這些蔬果必須是生吃,或用本身的汁液燉煮。鹽或任何香料都不允許。亞麻籽油是唯一可以加入烹煮的油,而鍋具絕不可以是鋁製的,只能是鑄鐵。除此之外,病患必須每天13小時,每一小時喝一杯新鮮配製的果菜汁。而果菜汁的製做必須是將水果和蔬菜用壓碎的,而不是用果汁機打碎。此一特製的「葛森果汁機」在當時(六十幾年前)是賣150美金一台。

補充營養的做法是(1)服用碘化鉀,維他命A,C,及B3,胰島腺酶,及胃蛋白酶,和(2)注射粗製的生牛肝萃取物及維他命B12。

咖啡灌腸的做法是,用剛煮好的咖啡(不過濾),將其從肛門灌入直腸及大腸。這需要自己做,每天做一到四次。

 

 

此一療法是真的有效嗎?

在1946年和1949年,兩篇發表在美國醫學會期刊的文章總結,此一療法是沒有價值的。

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審查葛森1947年的10個病歷及1959年的50個病歷,得到的結論是,此一療法沒有任何好處。

在1972年及1991年,美國癌症協會曾兩度公佈對此一療法負面評估的聲明,強調其功效缺乏科學證據。

「葛森療法」從未通過美國FDA的審核,所以它在美國是非法的。

馬克思葛森死於1959年。他的女兒在1977年在加州聖地亞哥設立葛森研究所(Gerson Institute)。此一機構的宗旨就是推廣「葛森療法」。它提供教學課程,販賣產品,並且經營兩家診所。在墨西哥的診所,收費為每一星期療程5千5百美金,至少需兩星期。在匈牙利的診所,其收費為兩星期療程6千5百歐元。

在1979到1981兩年期間,有10位病患被送進聖地亞哥地區的醫院接受治療。他們共同的病歷是在發病前一周內接受「葛森療法」(9人癌症,1人紅斑狼瘡)。其中有9人是在墨西哥的葛森診所做治療,另一人則是在自己家裡。他們共同的症狀是敗血症。而從其中9人的血液分離出Campylobacter fetus(胎兒彎曲菌),另一人則從腹腔液分離出同一細菌。因為此菌通常是牛羊特有的(會引發流產),所以推測這10位病患的敗血症是源自於服用(吃或注射)受細菌污染的生牛肝。另外,這10位病患中,有5位因極端低血鹽而昏迷,而低血鹽可能是因為飲食禁鹽或因為咖啡灌腸。有一病患於1周內死亡。

去年3月6日澳洲新聞報導“The Wellness Warrior”(健康鬥士)去世的消息。這位鬥士的本名是Jessica Ainscough,生於1985,死於2015,享年30。她在22歲時(2007年)被診斷出左手罹患epithelioid sarcoma(上皮樣肉瘤),需要截肢。但她決定採用「葛森療法」,並且設立“The Wellness Warrior”網站,來報導治療的進展及提供醫療建言。此網站受到廣大的歡迎,使她有六位數的收入。她的報導總是正面,儘管所附上的相片都避免露出左手。她的母親也在2011年被診斷出罹患乳癌,也決定採用「葛森療法」,結果兩年後死於乳癌。

讀者如上網搜尋,保證會看到一大堆鼓吹「葛森療法」的資訊。這當然也包括了許多台灣的團體及個人提供的「互助」啦,「日記」啦,等等。

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主要是提供科學的證據,希望能讓面臨決擇的人,不是一面倒地聽到「有效」,而做了可能會後悔的決定。

城中活動

2020-12-01 10:00 am 義務剪髪服務
2020-11-27 7:00 pm 「聖誕花環工作坊」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淺談腦癌》
《淺談腦癌》 很榮幸繼肺癌和乳癌之後,有機會執筆撰寫第三本癌症小冊子《淺談腦癌》。 原發性腦癌並不常見,由身體其他部位的癌症擴散至腦部則較為普遍,本小冊子將集中探討原發性腦癌的種類、症狀、診斷與治療方法。 儘管原發性腦癌是一種難以根[...]
放下枷鎖 癌症康復者自白(4)
放下枷鎖 癌症康復者自白(4) 上期(2020年11月6日)寫到喜兒(化名)在鼻咽癌復發並完成手術後,頓覺自己連快樂的感覺也像隨着嗅覺消失般離她遠去,她向治療師說,她只想笑,可以讓她再笑嗎? 喜兒回憶起在10個星期的戲劇治療心理輔導[...]
《是救治,還是折磨?》
《是救治,還是折磨?》 晚期癌症患者,情況已極度糟糕,但在死前的一天仍在做化療。這到底是救治,還是折磨? 早陣子有位朋友問我:「我爺爺八十九歲發現胃癌,請問該怎麼辦?」 我問:「吃東西困難嗎?」 「還可以,疼痛也不算厲害,只是人十分[...]
毋忘愛
毋忘愛 11月7日11:00 · #溫暖人間 #毋忘愛 #好生好死 #生命頌禮 #愛在終點盛放 愛,在終點盛放 ❤️ 毋忘愛 留戀生,厭惡死,是每個人最普通的心態。然而香港偏偏有一位醫生,有一家機構,誓要「向死而生」。 輕輕地翻開「[...]
讓我笑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3)
讓我笑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3)   上期(2020年10月23日)寫到喜兒(化名)透過不同的藝術創作,將首次確診至完成33次電療後的複雜情緒一一發洩疏導後,回顧身邊家人朋友如何陪着她一起打怪獸,得着力量,適應與後遺症共存,[...]
癌症治療進化論
癌症治療進化論 記得小時候經常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因而六十歲要“擺大壽”.可是近幾年連電視節目都進化說“長命百二歲”,甚至WHO也修改中年人的定義為六十歲.短短十多二十年間由本來六十歲可以慶祝大壽downgrade成為一個中[...]
《天國的媽媽》
今天是「世界中風日」。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中風其中一項風險因素是高血壓,而年輕的高血壓患者,中風機會可高出 3.5 倍。事實上,許多年輕的高血壓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病,因為高血壓可以全無徵狀。 早前,小女為「醫善同行慈善基金」執筆撰寫[...]
接受不完美 癌症康復者自白(2)
接受不完美 癌症康復者自白(2)   上期(9月25日)寫到喜兒(化名)在完成33次電療後,才意識到自己開始要面對後遺症帶來的生理心理影響,以及由確診到康復期間所積累的複雜情緒。 一直形容自己像新界一頭牛的喜兒,自小極為自[...]
基本篇 –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下)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下)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16 十月, 2020 1 分   上回談到跟所有卵巢癌患者有關的BRCA1/2基因,這次繼續向大家介紹這檢測的細節。 遺傳性還是腫瘤基因檢測?[...]
基本篇 –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上)
卵巢癌必驗:BRCA基因檢測全面指南(上)  黃曉恩醫生  基本篇 發表留言  10 十月, 2020 1 分   國際醫學指引建議:所有患卵巢上皮癌的女士都需要進行BRCA基因檢測,不論癌症分期及家族病患史。卵巢上皮癌是[...]
進階篇 –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中期EGFR突變型肺癌也可以使用標靶藥嗎?  黃曉恩醫生  進階篇 發表留言  9 八月, 2020 1 分 上回討論過眾多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標靶治療,都是適用於擴散性(即第四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既然療效那麼顯著,很多朋友都有此[...]
“醫學院讀D乜?!”
Cindy EE 感想集: “醫學院讀D乜?!” 每年DSE放榜,不少尖子透露想修讀醫科用以將來貢獻社會.讀醫科除了成續要好,醫科還是眾多學科之中需要修讀最長年期的一科.我讀醫的年代,其他學科只需3年完成,而我讀醫則需要5年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