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治療新突破 兇惡乳癌可望根治

治療新突破 兇惡乳癌可望根治

05-03-2018

治療新突破 兇惡乳癌可望根治

 

 

 

 

 

 

一直以來,當醫生告知病人患上乳癌的時候,大部份病人幾乎都會脫口而出:「第幾期?有沒有得醫?」但原來從2018年開始,「第幾期」已不屬於首要著眼點;而即使你患上的是兇惡的HER2+乳癌,亦不等於被判「死刑」。

 

醫學界普遍使用AJCC癌症分期手册第7版結構分期,從腫瘤的T(腫瘤大小)、N(淋巴有否受影響)和M(是否有遠端擴散或轉移)結果之中,決定癌症病人是屬於0至4期哪一個期數。醫生會根據不同的臨床期數,來決定整體治療大綱以及附助治療方案。

 

 

 

_MG_0039b_2048

 

 

 

新版期數可升可跌

 

外科專科醫生馬國權醫生稱,剛於2018年1月,醫學界採用了AJCC第8版,這個最新版本將重點落在乳癌細胞的屬性身上,如細胞屬於上皮生長素受體二型呈陽(HER2+)、雌激素受體呈陽性(ER+)或黃體素受體呈陽性(PR+)。這樣,即使是以往屬於晚期的病症,但只要癌細胞屬性不算「惡」的話,根據新版AJCC,這種情況將被歸類為相對早期,又名為癌症期數遞減(Downstage);而相反情況則稱為癌症期數升級(Upstage)。

舉例說,以往在TNM機制中,T2N1M0被歸類為第2B期的情況,假若驗出乳癌細胞屬性是HER2+,ER+及PR+的話,現被歸類為1A或1B期;但假若驗出細胞屬性是三陰性乳癌(HER2-,ER-,PR-)的話,按照最新AJCC版本,同樣的T2N1情況會被歸類為2B甚至3A期,可以看出分期重點已經聚焦在乳癌屬性之上。不過病人亦無需要過份擔心,馬國權醫生指出,即使乳癌細胞「惡」如HER2+,只要配合個人化及針對性的治療,治療後期數有望遞減,比HER2-的「無標靶藥可醫」,標靶藥物可將壞事變成好事。

 

 

 

B1_2048

 

 

 

按期數決定治療乳癌方案

 

馬國權醫生稱,治療乳癌,總離不開手術、化療、標靶治療、電療及荷爾蒙治療。若病人仍處於可根治的0及1期階段,醫生一般會選擇為病人做乳房切除手術,術後再按病歷報告決定是否需要進行輔助治療。以HER2+為例,大於1厘米的腫瘤已經需要輔以化療及標靶治療,病人可以向政府申請資助。而近年國際醫學界亦逐漸建議6毫米至1厘米的乳癌腫瘤同樣需要化療及標靶治療,不過現小於1厘米的乳癌腫瘤標靶治療則未跌入安全網,病人需為治療費用負全費。

來到第2期,病情來到淋巴擴散及腫瘤體積增大的階段,醫生有可能會將化療及標靶治療推前至手術前進行,第一個目的是將腫瘤縮小,增加保留乳房的機會;第二個目的則是測試藥物對病人腫瘤的完全緩解性 (Pathologic Complete Response, PCR),看看該化療及標靶藥物是否適合病人病情。假如該藥物的完全緩解率是高的話,代表在病人的身體內發揮應有效用,這樣就可以提升病人的存活率。相比以往術後採用同樣的化療及標靶藥物,由於腫瘤已經移除,我們便不能觀察藥物在個人層面的成效。

第3期跟第2期相似,但由於屬於更大範圍的淋巴擴散及腫瘤體積增大的階段,所以一般醫生都會建議先做術前化療及標靶治療。

第4期過去被稱為晚期或末期癌症,即乳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不可被根治的地步。醫生將會採取用全身性治療,包括化療藥、標靶藥或荷爾蒙藥物來控制病情,保存病人的生活質素,直至藥物失效或身體不能負荷為止。馬國權醫生以火山作比喻,將活火山控制成睡火山,就是治療擴散性乳癌的最佳寫照。

 

 

 

B3_2048

 

 

 

治療乳癌新突破

 

雙標靶藥物可用於第2B及3期的術前治療,相比起單標靶藥物只有大概20-40%的完全緩解率,雙標靶藥物的完全緩解率可達40至80%,將乳癌細胞縮細到極致。為防後患,醫生仍需要為病人進行乳房切除,但更有機會避免全乳切除。這項治療新突破令乳癌腫瘤完全消失的機會比以往高出一倍,增加根治兇惡晚期HER2乳癌的希望。

雙標靶藥物對第4期病人同樣有效,研究發現,採用單標靶藥物治療一半患者12.4個月之後病情便開始失控,而採用雙標靶藥物治療的患者,有效控制期比單標靶治療多出6.3個月,就像馬國權醫生之前所提及的火山作比喻,儘量將病情停留在睡火山階段就最理想,令病情不再惡化,對第4期乳癌病人來說,這項治療令她們在控制病情上,跨出一大步。

除了以上兩類情況外,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亦於2017年12月,批出雙標靶藥物在高危病人術後輔助治療的應用,意味更多病人能夠受惠這項突破。

 

 

 

藥效加倍 副作用也以倍數增長?

 

乳癌病人可能會擔心,單標靶藥物的副作用為傷心臟,那麼用上雙倍藥效的雙標靶藥物,會否連副作用也以倍數增長?可幸的是,雙標靶藥物治療並不會令副作用加倍,實在令HER2乳癌患者倍感鼓舞。

 

 

 

 

了解更多HER2型乳癌:http://www.hkbreast.com/her2-breast-cancer/

文章來自: http://health.appledaily.com.hk/medical-news/20180305/11428/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