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免疫療法﹕Anti PD-1 和Anti PD-L1

免疫療法﹕Anti PD-1 和Anti PD-L1

19-03-2017

Photo from smartpatients.com

 

免疫系統是我們身體一個防護系統,幫助攻擊一些入侵身體的細菌和病毒。其中免疫系統的一些  T淋巴細胞可以對產生特殊抗原反應的目標細胞  (包括癌細胞  殺滅,功能就像一個殺手。

 

醫學研究發現癌細胞會抑制免疫系統對抗癌細  的反應,令T淋巴細胞失去阻止癌細胞生長和擴散的能力。研究顯示最終引致  T淋巴細胞不能殲滅癌細胞的原因是由一種存在叫  T淋巴細胞表面一種叫  PD-1 的蛋白質 (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 被一種存在於癌細胞表面一種叫  PDL-1的蛋白質 (Programmed death-ligand 1) 所抑制。PD-1和  PD-L1是一對的, 存在於免疫T淋巴細胞的  PD-1屬受體,所以中文名稱可譯作細胞程式死亡受體  -1;存在於腫瘤細胞的PD-L1屬配體,中文名稱可譯作細胞程式死亡配體  -1。兩者一旦結合就會抑制    T淋巴細胞對癌細胞作出攻擊。

Photo  from  http://labiotech.eu

 

因此只要把兩者中的其中一個拑制住,不讓 PD-1和  PD-L1結合,這樣免疫系統就可繼續發揮作用,控制癌細胞。近年推出市場的一些免疫治療藥物的也是應用了這個機理。如果藥物目標是拑制  PD-1蛋白質,我們稱它為  Anti PD-1藥物,相反如果藥物目標是拑制  PD-L1蛋白質則稱它為  Anti PD-L1藥物。為了使免疫系統能重新回復殲滅癌細胞的能力,藥廠分別發展了  Anti PD-1 和  Anti PD-L1兩類免疫療法藥物。Anti PD-1搶先推出了市場,這類藥物包括了Opdivo (Nivolumab) Keytruda (Pembrolizumab)Nivolumab Pembrolizumab兩隻不同藥廠生產的  Anti PD-1免疫治療藥物,原理都是阻止細胞製造出  PD-L1 的蛋白質,因此我們免疫系統的  T淋巴細胞可以辨識到癌細胞而去把它殲滅。但由於正常細胞的  PD-L1 蛋白質也被抑制,所以有機會被T淋巴細胞錯誤攻擊,誘發不良免疫反應 (Induce Immune-related Adverse Events),造成免疫系統攻擊身體的正常器官和組織,嚴重情況下可能威脅生命。

 

另一類較遲推出的免疫療法藥物屬  Anti PD-L1藥物。Anti PD-L1藥物作用於腫瘤細胞,並不作用於  T淋巴細胞,亦不會減弱正常組織細胞防禦T淋巴細胞的錯誤攻擊,所以這方面的安全性較高。Atezolizumab和  Avelumab兩隻不同藥廠生產的  Anti PD-L1藥物。根據現有的臨床數據顯示,Anti PD-L1的副作用太不嚴重。羅氏藥廠的  Tecentriq (Atezolizumab) 已經上市了,而輝瑞  (Pfizer)和默克  (Merck)合作的  Avelumab 則仍在臨床試驗中,相信亦會相繼推出。到時病人又可以有多一種藥物去選擇了。

 

師兄隨筆 ( 2017-3-19 )

 

參考﹕

https://www.jci.org/articles/view/80011

http://pansci.asia/archives/71871

http://www.ejcancer.com/article/S0959-8049(16)00151-9/abstrac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207545/

http://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15.63.7421?url_ver=Z39.88-2003&rfr_id=ori:rid:crossref.org&rfr_dat=cr_pub%3dpubmed

http://meetinglibrary.asco.org/content/163764-176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007272/

http://www.jto.org/article/S1556-0864(16)31046-2/pdf

https://www.fda.gov/Drugs/InformationOnDrugs/ApprovedDrugs/ucm525780.htm

http://www.pfizer.com/news/press-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fda_accepts_the_biologics_license_application_for_avelumab_for_the_treatment_of_metastatic_merkel_cell_carcinoma_for_priority_review


【癌症知多D】免疫治療篇(EP.3) – 免疫療法同傳統化療有甚麼分別? (陳方婷醫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GKFDNRyMMM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