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晚期肺癌 生機處處

晚期肺癌 生機處處

11-11-2016

 普羅大眾一般認為晚期肺癌較「惡」,意即癌細胞根性頑劣,難治其症。其實晚期肺癌並非「無藥可醫」,除了傳統化療及電療之外,現時已有針對特定類型肺癌的口服標靶藥,而且藥效顯著。所以即使患有晚期肺癌,患者仍可見生機處處。

肺癌可分為小細胞癌及非小細胞癌兩類,後者約佔85%,當中又以肺腺癌佔大多數。於所有肺腺癌的個案當中,約有四至五成患者的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會出現基因突變。一旦出現EGFR基因突變,細胞會異常增生及擴散,形成肺癌腫瘤。雖然十多年前,針對 EGFR 基因突變的第一代口服標靶藥面世,供醫生及患者多一個治療選擇,但於針對性和藥效方面,仍有一定的局限性及可進步空間。
 
針對EGFR基因突變的標靶藥稱為TKI(EGFR抑制劑),當中包括約十年前面世的第一代口服標靶藥「厄洛替尼」(Erlotinib)和「吉非替尼」(Gefitinib)、近年研發的第二代口服標靶藥 「阿法替尼」(Afatinib)以及其他尚在研究階段的標靶藥。
 
第二代口服標靶藥比第一代的除了在藥效上的進步之外,亦在藥理機制上有嶄新突破。第一代口服標靶藥只針對幾個EGFR受體,而藥物與受體的結合只屬暫時性質。而第二代口服標靶藥不單能針對EGFR家族的所有受體,並對EGFR 基因突變中佔逾九成的Exon19 deletion及Exon21 L858R 基因突變尤其有效。第二代口服標靶藥與EGFR受體的結合屬永久性,即一旦黏附於腫瘤表面後便不會脫落,療效較第一代藥物更為長久。最新國際大型臨床研究更顯示,服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患者的惡化風險比使用第一代藥物的病人明顯減低27%。
 
與其他藥物無異,第二代口服標靶藥亦會有其副作用,較常見的如長暗瘡和腹瀉,均能夠透過不同方法如處方暗瘡膏、止瀉藥等去處理。一般使用第二代口服標靶藥的患者會於服藥後首兩個月出現副作用,但可透過不同處理方法而減輕及紓緩,維持一定的生活質素。副作用出現初期,病人應盡快告訴醫生,以得到適切的處理,避免情況惡化,所以大部分病人都能在接受治療都能維持原來的生活質素。
 
除EGFR基因外,還有別的基因突變有可能用上靶向藥,如EML4-ALK(可用crizotinib、alectinib及ceritinib)、BRAF(可用trametinib加dabrafenib或vemurafenib)、HER2(可用afatinib、lapatinib及trastuzumab)、RET(lenvatinib、vandetinib)及MET(crizotinib、lapatinib)等。於一些沒有基因突變的個案,現時抗PD-1PD-L1治療(nivolumab、pembrolizumab、atezolizumab)也是化療以外的一種選擇。
 
其實治療晚期肺癌,目標不在於根治,而是以控制病情、舒緩患者不適、延長病人存活期及保持患者生活質素為大前題。近年,治癌藥物推陳出新,可供晚期肺癌患者選擇的治療方法相應增加,病人的生活質素隨著醫學進步而得到提升,存活年期亦有所延長。所以縱然肺癌已屬晚期,患者亦不需感到灰心氣餒,仍可抱有希望,積極面對病情。

 


臨床腫瘤科專科張文龍醫生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