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從癌症跑出馬拉松( 6) : 馬前回望(1)

從癌症跑出馬拉松( 6) : 馬前回望(1)

16-01-2016

 馬前回望(1

未盡全力

在芬蘭赫爾辛基完成了馬拉松,我的時間是五小時四十一分,距離限時不足二十分鐘,可知道我是跑得很慢,但我在起初二十公里不是跑得那麼慢,但是不習慣歐洲的石板路引致腳板疼痛,開始減慢速度。這時,不同的聲音在心裡出現:「我只是用了約2小時15分跑了二十公里,堅持下去,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績,而且未盡全力,又怎知道不可能呢?」但當我想起很多書藉和文章中,很多跑手在三十公里後怎樣撞牆(hit the wall),餘下的路程是多麼艱辛時,我開始擔心到了三十公里後,我也不能再跑下去,再盤算一下,餘下接近4小時,但縱使我放慢腳步,邊行邊走,也應有充足的時間完成餘下的一半路程,幾番掙扎下,最終決定放鬆下來,而且在下斜坡的路段改為步行來減輕膝蓋的壓力。

 

當跑到接近終點的時候,經過一個巴士站的時候,看到一句寫在白紙上的標語:Nobody make you do this(以本人的理解是:沒有人驅使你這樣做),一看就知道這是寫給馬拉松跑友的,在筋疲力盡的時候看見一句這樣的說話,似乎是在嘲笑這班自討苦吃的跑友,但也可看成另類的打氣方式,曾經參予的人都知道能完成全程並不容易,除了比賽當日的身體狀況外,還要在比賽前沒有傷患的困擾,才能有足夠的練習來接受這漫長而艱辛的挑戰,我們既然選擇了挑戰這漫長的路程,餘下一、兩公里必定堅持下去。

慢漫跑的時候,我問神,我也是用這樣的態度面對人生的路途嗎?當過了一半的時候,發覺遇上困難,未能應付,於是放慢腳步,免得因傷而退出比賽,這算是未盡全力嗎?到了終點,我得到答案,我再不敢說我是未盡全力,因為那時感到雙腳還在震動,若不是提早放鬆腳步,很大可能是未能完成比賽。

沒有經歷過痛苦,就不能感受那痛苦的滋味,跑馬拉松是自討苦吃,遇上癌卻是事出無因,但無論如何,當面對苦難的時候,縱使無人明白,我們在天上的父必會明白和體諒我們。

2012818日芬蘭赫爾辛基馬拉松比賽結果:5小時37


( 待續 )
Alex Joyful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癌症治療】癌症患者如何面對長期疲勞
  癌症相關疲勞(Cancer-related Fatigue, CRF)是許多癌症存活者在治療期間 […]
【胃癌治療】 「胃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2024年1月27日 北京時間晚上 8 時,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 香 港 […]
【鼻咽癌治療】 「鼻咽癌治療新技術?來聽聽這些多學科專家怎麼說!」活動回顧|抗癌防癌全球視野GCOG
香港,2024年2月24日 – 由香港大學知識交流辦公室主辦,全球腫瘤協作組(GCOG)、香港大學 […]
【癌症檢查】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黎逸玲醫生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