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頭頸癌 Q & A

頭頸癌 Q & A

11-02-2015

癌症標靶藥愈來愈多,微創手術也愈做愈精細,但對付頭頸腫瘤如﹕鼻咽癌和喉癌,放射治療(俗稱電療)仍是首選;利用高能量的放射線殺死癌細胞。 然而,電療範圍與眼耳口鼻、大腦、呼吸道等重要器官接近,副作用和後遺症最令病人憂慮。短暫副作用,如﹕喉嚨疼痛,口腔潰瘍,失去味覺;長遠後遺症,如﹕口鼻分泌減少,記憶力減退,甚至失明,影響日常生活。

拆解謬誤

謬誤:經常流鼻血,可能是鼻咽癌。

最早期的鼻咽癌,未必有徵狀;當病情發展至中期,病徵不單是流鼻血,病人還會感到頸淋巴核脹大,耳鳴,聽力下降,吞口水時感到吞下酸稠的痰液或鼻痰等,當病情到了後期,病人會感到頭痛、重影、面部麻木等徵狀。

當懷疑是鼻咽癌,如何確診?

必須做鼻咽內窺鏡檢查,將一條幼軟的纖維鏡伸入鼻腔,觀察有沒有腫塊,當懷疑有不正常細胞,就要抽取組織,在顯微鏡下觀察和診斷。 一旦確診鼻咽癌,需要進一步檢查有否擴散,包括磁力共振、全身正電子掃描,看看癌細胞有沒有擴散至頸淋巴,甚至肺、膀胱和骨,尤其當頸淋巴偏大,擴散可能性較高。

知道第幾期,如何治療?

鼻咽癌治療,主要是放射治療,俗稱電療,以高能量的射線,照射鼻咽和頸部,每日電一次,一星期電五天,整個療程電33至35次,約七星期;一期以上的病人,還要輔以化療,鞏固電療的效果。

損聽力視力 反應遲鈍

病人都會擔心電療很多副作用、後遺症。

電療有一定副作用。電療第一二周,感到口乾,味覺轉變;至第三四周出現口瘡,吞嚥困難;到第五六周,電療範圍的皮膚被灼紅灼傷,像太陽曬傷;最後兩周嚴重口腔潰瘍和喉嚨腫痛,並會持續至療程後一兩周。但這些不適大都會逐漸減退,口腔潰瘍、皮膚損傷會康復。

然而,有些後遺症會出現,口水腺和鼻黏膜分泌減少,容易有鼻竇炎,頸部活動和牙骱開合拉緊,亦有病人因而聽力下降,若是較後期的鼻咽癌,腫瘤接近視神經或顱底骨,可能導致一隻眼失明,反應遲鈍,記憶力衰退。

如何避免這些後遺症?

電療不斷改進,傳統是二維,只用兩張X光片做電療設計,80年代開始利用電腦掃描三維設計,90年代引入調強放射治療,可以增加放射線的劑量,副作用已大大減低,最新的螺旋放射治療,進一步控制放射線的劑量。

第三四期鼻咽癌,傳統的電療容易影響腦葉和視神經,新的螺旋放射治療,可以針對腫瘤釋放高劑量,而減少周邊主要器官的劑量,減低各種後遺症,保住視力。

痊癒機會 五至八成

接受治療後,多少病人可以痊癒?

第一二期鼻咽癌,痊癒機會相當高,達七成半至八成,第三四期也有一半機會。

癌症治療,經常需要手術,鼻咽癌是否需要手術?

鼻咽癌對電療相當敏感,所以治療首選是電療,不會考慮手術;另外,因為鼻咽位於鼻腔最後方,相當隱蔽,手術相當困難;加上鼻咽癌特性是喜歡「捐窿捐隙」,容易擴散至頸淋巴、顱底骨,手術創傷面大,亦無法切除。不過,當鼻咽癌局部復發,就會考慮手術。

突變豆沙喉 聲帶癌作怪

聲帶位於喉嚨內,是發聲器官,呼出空氣時經過聲帶的震動,就會產生聲音。

當喉嚨、聲帶生癌,聲音變得沙啞,根據香港醫院管理局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數據,2012年有195人患上喉癌,九成喉癌病人有吸煙習慣。

喉癌和聲帶癌有何分別?

喉,是發聲器官,聲帶癌是喉癌的一種,另外,聲門上部或下方都可以形成腫瘤,亦是喉癌的一種。聲帶癌,常見病徵為聲沙,但擴散至頸淋巴的機率較低;聲門上部的腫瘤,除了聲沙,頸淋巴核會腫脹、耳痛、喉嚨痛;聲門下方的腫瘤,因為接近氣管,會出現呼吸困難、喘鳴。

誰是高危群?

喉癌與吸煙、飲酒關係密切。

如何治療?

第一期,可以選擇電療或手術;第二期,以電療為主;第三四期則需要合併治療,手術再加電療。

喉癌手術後,頸部為何留下造口?

喉部的會厭軟骨,負責保護氣道,吞嚥時會關閉,防止食物誤入氣管;但喉癌手術會將會厭軟骨切除,為免病人「吞錯隔」,需要在氣管造口,幫助呼吸。

割走聲帶 借助儀器發聲

割走聲帶,病人會變啞?

手術割走聲帶,病人可以利用人工發聲儀器,說話時把儀器放在頸部造口附近,透過儀器震盪模擬人聲;另外,病人亦可以考慮在喉嚨內植入一片人工瓣膜,每當說話時,用手按造口位置,空氣刺激瓣膜震動,模擬人聲。

選擇電療,可以保住聲帶

對,電療可以保留聲帶。採用新的調強電療,加強腫瘤電療劑量,當腫瘤較大,直接電療,效果未必理想,可先用誘導性的化療針,將腫瘤縮小,再進行電療;另外,晚期喉癌,電療同步化療,加強治療效果,但部分長者若不能承受化療副作用,可以選擇標靶治療結合電療。

喉癌會否擴散至其他器官?

當然有機會,喉癌四期最常見擴散位置是肺部。

喉癌有哪些標靶藥物?是否需要進行基因檢查?

超過九成喉癌,都有EGFR基因突變,可以選擇標靶藥Cetuximab;不過,由於標靶藥療效不及化療,所以多用於第二線治療。

電療疑問

疑問一:鼻咽癌治癒後,病人仍然頭痛、流鼻血,檢查後並沒有復發,原因為何?

這可能是電療後遺症。接受電療後,病人鼻黏膜分泌減少,鼻膜變乾,容易流鼻血,鼻垢亦積在鼻腔,愈積愈厚,引發炎症,像鼻竇炎般出現頭痛不適。解決方法很簡單,病人每天早晚洗鼻,用鼻泵將生理鹽水或涼開水灌入鼻腔,將鼻垢出。

疑問二:喉癌電療有沒有後遺症?

病人完成電療後,電療範圍感到拉緊,聲音有點沙啞,吞嚥有點不暢順;若喉癌屬較後期,電療劑量較高,還可能影響甲狀腺分泌減低,需要服用補充劑;咽喉肌肉協調亦會出問題,容易「吞錯隔」,引起肺炎。

www.cancerdoctor.hk/nasopharyngeal-vision.html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陳亮祖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1998
英國皇家放射科學醫學院院士 2003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2006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放射科)2006

城中活動

2019-12-14 2:30 pm 肺癌治療全攻略
2019-12-07 2:30 pm 乳癌治療 化療不用怕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腫瘤專病_乳癌根治術後皮下積液及病例
基督教聯合那打素社康服務 基督教聯合那打素中醫專科中心 註冊中醫師 張杰能 Website: www.ucn.org.hk                                         Facebook: face[...]
多者無益
多者無益 李宇聰醫生 | 2019-10-03 病人一旦診斷癌症,大多慌忙失措, 徹夜難眠。身體狀況仍然良好的病人比較願意接受副作用較多,但是功效最強的治療方法,他們亦普遍認為治療周期及次數是多多益善。然而,在腫瘤治療方面,並不是藥[...]
極致的精準
極致的精準 李宇聰醫生 | 2019-11-08   60歲的胡先生(化名)是外科專科醫生,自2013年開始便受肺癌困擾,雖然治療過程高低起伏,但都能穩步踏過,實有賴精準的診斷、治療及醫學判斷。 起初他在2013年發現患有[...]
一念之差 生與死
一念之差 生與死 李宇聰醫生 | 2019-10-10   腫瘤治療過程中,往往需要作出重要的醫學決定,當中大部分都利多於弊、目標明確。然而,有些決定好像人生交叉點,足以改變命運。 71歲的李女士,發現兩邊肺部各有一粒2c[...]
守護好死 醫生兼任「談判專家」?
守護好死 醫生兼任「談判專家」? 當腫瘤科醫生多年,可謂見盡生離死別。在生死面前,病人與家屬常有意見分歧,而醫生除了醫病,還需擔當「談判專家」的角色,盡可能按照病人的意願去調解雙方的意見。最近一名去世病人的經歷更讓我明白,醫生在守護[...]
中產的悲歌
中產的悲歌 隨着香港步入流感高峰期,公立醫院再度陷入人滿之患。事實上,漫長的輪候時間亦發生在公立醫院的癌症患者身上,不少來自中產的患者,原以為公立醫院免費提供所有癌症治療的藥物,寧願冒着耽誤病情的風險苦候,直到後來才知道,即使在公立[...]
離別的方式
離別的方式 面對家人即將離世,萬般不捨乃人之常情。有人不忍病人受病魔折騰,寄望病人能及早解脫;亦有人難解內心不捨,希望爭取每分每秒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縱然過去曾同度多少個秋冬,但是臨別依依,總希望陪伴家人一起走生命的最後一程。 離世時[...]
常做運動 助康復減復發
常做運動 助康復減復發 運動的好處毋須多講,而大部分人也知道運動有益健康,惟願意實行的人卻很少。有些乳癌患者往往覺得自己仍未復原,擔心做運動有害無益。其實,多做運動有助康復,尤其可對抗病後及治療帶來的虛弱感,提升生活質素和改善情緒。[...]
癌病康復者覆診注意事項
癌病康復者覆診注意事項   醫學越趨昌明,癌症若能於早期發現,根治的機會相當高。然而,癌症可以復發,而且經歷一連串的治療,難免對患者的身心都帶來影響,故此在康復期間,不但宜保持心境愉快和積極正面,並需要按時覆診,以監察身體[...]
別讓病人帶着遺憾離去
別讓病人帶着遺憾離去   曾經遇過一位太太,丈夫患上肝癌,他們一家人用十年時間在國內與其他家人打爭産官司,最終勝訴,沉冤得雪。可惜,丈夫的肝癌已到末期,因為肝衰竭而陷入昏迷,未能回國簽署文件,恐「死而有憾」。 她苦苦哀求醫[...]
高風險乳癌 早期也要做術後化療
高風險乳癌 早期也要做術後化療   部分早期癌症可以透過手術達到根治效果,但現實上不少早期乳癌患者都需要接受輔助化療,原因是對於一些較具復發風險的乳癌,如HER2型乳癌及三重陰性乳癌,即使淋巴未有受到影響,癌細胞仍有較大風[...]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 人生如“戲”,所指的戲不是戲劇,而是遊戲.最近跟我兩個女兒玩電視遊戲“瑪利歐派對”,其中一個遊玩模式就如大富翁棋盤般,玩家輪流擲骰子並憑藉小遊戲去爭取名次,搶先到達終點,而當中最特別最刺激的地方是,所有玩家未走到最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