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杏林專欄 > 肺癌治療新里程

肺癌治療新里程

19-11-2014

節録於十月三十一日晚舉辦的肺癌健康講座,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廖少輝介紹肺癌治療新里程。)

被動吸煙及氡氣增加患肺癌風險

在眾多癌症中,肺癌發病率並非最高,但至今整體死亡率仍為最高,治療情況不算理想,五年存活率只有23.3%。吸煙會增加患癌風險,十個病患中有八至九個皆是吸煙致命,那為何不少非吸煙人士亦會不幸患上肺癌,但吸煙數十年的人士反而安然無恙?這是因為病患中不乏一群被動吸煙者,而二手、三手煙並沒濾嘴過濾,直接吸入肺部,故毒性特別高,且亦要計算把吸煙因素排除在外的患癌風險。而另一個致病因素氡氣,可說是避無可避,因為建築物的石材、水泥等含鐳,其衰變物會散發氡氣,吸入後放射性微粒會積聚於肺部,增加患肺癌的風險,因此應盡量保持室內空氣流通,避免氡氣積聚。

低劑量螺旋CT篩查效果遠勝X

傳統的胸肺X光檢查結果未必能偵測出早期癌變,因肺部有一定比例被心臟和橫膈膜遮蔽,可能導致漏診,加上X光經常照出不少非癌症病變,令部分人在等待結果的數月間受盡精神壓力,最後才發現是虛驚一場。現時最有效的肺癌篩查是低劑量螺旋CT,其意義在於有助及早發現及治療肺癌,並提升痊癒率。醫學研究發現5574歲吸煙達30包年(即30年來每天一包)而戒煙未滿15年的長期吸煙人士,屬肺癌高危一族,建議應連續三年,每年做一次低劑量螺旋CT檢查,雖然不能防止病人患癌,但至少能保障病人發現肺癌時不會為時已晚,可及早進行治療。體質佳的病患,尤其是女性,治療效果通常較好。

先做正電子掃描確保手術有效

發現肺癌,切除手術是首選治療方法,但若癌細胞已發生轉移,做手術亦徒勞無功,既要「捱一刀」,又浪費資源,故無論在公私營醫院,都必須先做正電子掃描,了解癌細胞是否並未轉移。現時一、二期肺癌的標準是進行肺葉切除手術,整個肺葉必須割掉,否則復發風險很高。放射治療的角色包括手術後輔助治療,另若病人身體狀況不容許進行手術,亦會用到放射治療嘗試根治腫瘤。另射頻消融亦盛行於放射治療未普及的地方,以微波對付癌細胞,機器相對便宜,療效不錯。

全腦放射治療減低腦轉移機會

非小細胞和小細胞肺癌患者比例約三比一,目前小細胞肺癌的標準治療是化療,若處於局限期,完成化療後可配合胸部及全腦的放射治療,但若是廣泛期,即癌細胞已擴散至腦和骨,主要治療方法是化學治療。即使發現癌症時仍在局限期,有一半小細胞肺癌患者會在整個治療過程中發生腦轉移,如及早做全腦放射治療,發生腦轉移的患者則會減少四分一。

標靶藥可長期使用作維持治療

現時醫生會建議腺癌患者先做基因測試,並建議合適患者嘗試標靶藥,標靶藥能透過干擾表皮生長因子受體令癌細胞凋謝。由於標靶藥毒性不高,患者進行一定週期的化療後,可用標靶藥作維持治療,長期使用以鞏固化療效果。

口服標靶藥療效顯著

近年肺癌治療有長足進展,最令人鼓舞的是陸續有新的靶向治療藥面世。首先約十年前,有針對EGFR基因變異的兩種口服藥出現,為肺癌治療帶來突破。及後,針對另一靶點ALK 的另一種新藥克唑替尼剛在上年在香港註冊,為治療肺癌確立了新里程。另一方面,標靶藥能透過干擾表皮生長因子受體令癌細胞凋謝,由於毒性不高,可用作化療後的維持治療,鞏固化療效果。

中醫可與標靶藥化電療相配合

中醫治療標準是對癌症進行分型治療,肺癌分為肺郁痰瘀型、脾虛痰濕型、陰虛痰熱型和氣陰兩虛型,不同類型的主証、治法和方藥有異。肺癌病患可在進行化、電療同時,配合中醫調理身體,以舒緩標靶藥帶來的皮疹等副作用,但若配合不當,有機會令體質惡化,例如化療本身已降低白血球,中醫方藥中的蠍子或令白血球數量低上加低。

廖醫生將會於1124晚上7時於佐敦童軍中心為我們主持肺癌免費健康講座,有興趣請電郵至[email protected]  或致電 3482 2108登記。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皇家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放射科醫學院院士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士(放射科)
册中醫師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甲狀腺有癌指數嗎?》
如何測出甲狀腺癌 時常有病人問我:有沒有癌指數可以測出甲狀腺癌? 我的回答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 先說簡 […]
無用|黃曉恩醫生
向患上癌症的病友和家人解釋過治療方案後,很多都會問道:「醫生,這個治療會不會『無用』呢?」將心比己,這實在是一 […]
當下的妙|黃曉恩醫生
有說:「當對音樂的熱愛到達一個程度,就不會甘於只做聽眾,卻渴望上台演出。」這實在是作為業餘音樂愛好者如我的寫照 […]
蝴蝶|黃曉恩醫生
我是腫瘤科醫生,她是乳癌病人。我卻不是她的醫生:我們兩年前在「恩典同行小組」──瑪麗醫院癌症病友關懷小組裡遇上 […]
港九新界一日遊|黃曉恩醫生
在公營醫療系統工作的臨床醫生大多都是駐診於一間醫院:主要的工作都在這裡進行,只是間中需要到其他醫院看診或開會。 […]
輕輕的她走了|黃曉恩醫生
「唉!我快要死了!」她嬌嗔道。 四十出頭的她是我的新病人。一年多前她確診第四期乳癌,轉移到肝臟和骨骼,在公立醫 […]
腦中的練習|黃曉恩醫生
小時候,敬愛的鋼琴老師大概不忍我因為資質平庸而灰心,對我不厭其煩地循循善誘:令鋼琴技術進步的不二法門就是不斷練 […]
醫生掉眼淚|黃曉恩醫生
你別管我骨子裡是樂觀還是悲觀(或許我自己都說不清),反正我喜歡逗人樂,面對我的腫瘤科病人亦然。我明白罹癌絕對不 […]
這麼近,那麼遠|黃曉恩醫生
她都累得不想動了。 她是遺傳基因BRCA1的攜帶者:這基因在她家族裏一代一代流傳下去,帶有的女仕一生中達八成多 […]
寫作的二月|黃曉恩醫生
二月,我的寫作季節。 兩年前的二月,我首先成為了「博客」,正式踏上寫作路!那陣子我遇上數位「知識型」的癌友和家 […]
隔空|黃曉恩醫生
疫情期間,許多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群聚活動都需要改成線上進行,有人歡喜有人愁。 使用各種軟件,就可以方便地上課和 […]
認識你|黃曉恩醫生
認識你,最初是工作上的一個機會。在那次訪談中,你的專業與我的醫學共舞。我納悶:何以對答中的你對各種深奧複雜的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