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自由論壇 > 《福布斯》:諾華開創癌症終極療法

《福布斯》:諾華開創癌症終極療法

27-05-2014

 圖為最新期《福布斯》雜誌封面
圖為最新期《福布斯》雜誌封面

導讀:《福布斯》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稱,自恐龍時代以來,生物體便受著癌症的折磨。諾華最近大手筆並購主打抗癌藥業務,所開創的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療法也許將帶來革命性的突破。

對患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ALL)這種可怕癌症的孩子來說,85%化療可治愈。埃米莉-懷特海德(Emily Whitehead)5歲時被診斷患上該病,第一輪化療時便受感染,雙腿幾乎不保。後來疾病複發,埃米莉經治療後再次緩解,計劃骨髓移植。然而埃米莉等待骨髓移植期間白細胞又一次複發,這次再也無計可施了。

之前除了大膽的實驗性治療還從未對一個孩子進行這樣的治療:把6歲大的埃米莉的血抽出來,通過一台機器清除其白細胞再將血液輸回體內。然後賓州大學的科學家利用修改後的艾滋病毒對這些白細胞進行基因重組,使它們具備攻擊懷埃米莉細胞的功能,最後將這些白細胞輸回埃米莉的血液。

不過這些白細胞也會攻擊埃米莉的身體。幾天後埃米莉發燒住院,被送進特護病房插上呼吸機。醫生通知家屬埃米莉活過當晚的可能性只有1/1000。然後奇跡發生了:醫生給埃米莉用關節炎藥物阻止免疫系統保護癌細胞。埃米莉在7歲生日那天蘇醒並逐漸康複。一周後埃米莉接受骨髓檢查。她的父親湯姆永遠都記得接到醫生Stephan Grupp電話的那一刻:“埃米莉的骨髓正常,她的癌症沒了。”

Grupp表示:“我從事腫瘤治療20年,還從未見過這種情況。”埃米莉成為一種革命性新型癌症療法的典型。全球第三大制藥公司諾華在99億美元的研發預算中將這種療法列為重點研發對象。

54歲的諾華CEO江慕忠(Joseph Jimenez)說:“我告訴研發團隊資源不是問題,速度才是問題。我想知道進行三期臨床試驗及面市需要多久。你們談的都是等死的人。眼睜睜地看病人去世太痛苦,我們必須盡快開展工作,不要讓資源成為障礙。”

自恐龍時代以來,生物體便受著癌症的折磨,諾華制藥試驗成功將成為抗癌斗爭的里程碑。在能破譯基因編碼的功能強大的DNA測序設備的幫助下,近年來藥物治療肺癌等致命腫瘤的藥物產生了驚人效果,有時能讓癌細胞完全消失──盡管是暫時消失。就在去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了九種靶向抗癌藥物。這也是一筆很大的生意。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IMS Health)數據稱,去年美國抗癌藥物銷售額910億美元,是2003年的三倍。

不過賓州大學的研究堪稱人類歷史上的偉大進步,它是對癌症的真正治愈。患有埃米莉ALL的25位兒童和5位成人總共27位得以完全好轉,即檢查已未發現癌細胞。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NCI)專家麥考爾(Crystal Mackall)表示:“這是革命性的突破,因為即將証明經濟上可行,為各種疾病的細胞和基因治療打開了局面。”

仍然存在巨大障礙:諾華必須在全球進行兒童和成人臨床試驗,籌備一家能對病人進行個性化治療的工廠,並研究如何限制幾乎使埃米莉喪生的副作用。不過諾華預計這一切工作可在2016年前完成,屆時公司將向FDA申請批准。

這類進展可解釋江慕忠為何讓制藥巨頭諾華以治愈癌症這一簡單使命為重。雖然在580億美元的年銷售額中諾華的抗癌藥物銷售額已達到112億美元,但江慕忠對抗癌藥業務加倍寄予厚望。上月諾華與葛蘭素史克達成200多億美元的資產互換交易,諾華虧損的疫苗和消費產品業務作價70億美元再加90億美元現金收購後者的抗癌藥物業務。雖然目前葛蘭素史克的抗癌藥業務年銷售額只有16億美元,但江慕忠稱他可將三款抗癌藥物賣到10億美元。在與葛蘭素史克交易的同一天諾華又將獸藥業務賣給禮來。江慕忠稱之為“精准並購”,即交易自己想要的業務,而不是像輝瑞那樣出價1000億美元收購阿斯利康收購競爭對手。投行傑弗瑞認為,江慕忠所謂的“反強強聯合併購”將使諾華2016年銷售額下降5%,但不計特別項目的每股收益將提高10%。

江慕忠面臨著競爭,其中包括得到亞馬遜CEO貝索斯支持、資金充裕的西雅圖創業公司朱諾治療公司(Juno Therapeutic)。在發展前景如此之大且觸手可及的領域,競爭是必然的。“了解這一技術、能夠看到其作用的任何人都相信自己在從事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業,”江慕忠如是說。

表面上看江慕忠不可能支持各公司曾經努力研究的最具革命性的醫療突破。他是一位市場人士,2007年加入諾華之前執掌高樂士、彼得潘花生醬(Peter Pan Peanut Butter)公司和亨氏食品北美部門。在阿斯利康任董事時江慕忠對銷售救人性命的產品發生興趣。諾華延攬他管理40億美元規模的消費產品部門,並迅速提拔掌管制藥部門,然後出人意料地讓他擔任公司CEO。

江慕忠的前任魏思樂(Daniel Vasella)認為他可以率領諾華度過難關。在江慕忠的領導下,諾華因製造問題暫時關閉消費和動物保健產品工廠。通過依靠在全球排名第二的仿制藥業務和眼科部門愛爾康,江慕忠使銷售額和盈利保持穩定,去年分別達到580億和90億美元。諾華在競爭對手羅氏制藥33%的股權也帶來收益,其抗癌藥銷售額達310億美元。江慕忠整頓了制藥廠,五年來諾華的股價顯著跑贏大盤(總回報率高達176%,而標普500為139%),並大大超過美交所的制藥板塊指數。

不過江慕忠的工作並不僅僅在於拿出漂亮的數字,他還要保護一筆遺產。魏思樂引以為傲的是力排眾議決定接受俄勒岡州腫瘤學家德魯克爾(Brian Druker)的請求開發抗癌藥物格列衛(Gleevec),他甚至為此專門著述。格列衛成為一種革命性的藥物,為幾乎每一位患有慢性髓細胞性白血病這種罕見血癌的病人帶去希望。患者需長年服用格列衛,該藥非常寶貴,以至於諾華將售價從2001年的每年2.4萬美元提高到現在的9萬多美元。甚至最不願花錢的保險公司也為其買單,不過有些患者可以免費獲取。

魏思樂指出,當年營銷部門認為年銷售額只有4億美元的格列衛如今已達46億美元,而且是諾華最暢銷的藥物。其中的經驗教訓是:把心思花在銷售而不是藥效上對公司沒有好處。“我們不讓市場人員參與早期研發階段的重要決定,”魏思樂說。“而其它公司可能會讓他們研究商業機會或市場規模,我們不想那麼做。”

格列衛實際上改變了諾華公司的總部結構。諾華總部位於瑞士巴塞爾與法德交界的萊茵河畔。單調的廠區改造為大學城的模樣,有著方便人們交談的路邊咖啡館和長凳,以及美國著名後現代建築師蓋里(Frank Gehry)設計的玻璃建築。魏思樂將諾華研發總部搬到麻省劍橋市一座糖果廠改造而成的辦公樓,與麻省理工學院僅一街之隔。

然而不幸的是,格列衛的專利將在2015年7月到期。近年來諾華的研發已經滯後。InnoThink咨詢公司數據顯示,江慕忠執掌諾華的前十年該公司共推出16種新藥,在業界領先;但此後四年每年只有一種新藥問世,數量僅為強生的一半。更糟糕的是,江慕忠認為諾華錯過了Bristol-Myers Squibb所開創的利用免疫系統抗擊腫瘤的前沿藥物。江慕忠表示:“這方面我們已被業內領先公司拋下。”他擔心公司的科學家太注意格列衛帶來的另一個教訓,即了解藥物背後的生物化學機理至關重要這一教訓。有時候你只需說“這個有用,我們最好也參與”,江慕忠如是總結。

諾華的一切隨著64歲患者奧爾森(Douglas Olson)的改變而改變。奧爾森14年前就被診斷患有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化療對他不再起作用。如果不進行高風險的骨髓移植手術,奧爾森只有兩年可活。後來他接受了諾華即將買入的那種細胞療法。他高燒39.4度,腎髒開始衰竭,必須入院治療。他的腎髒挺了過來,但癌細胞沒有。五磅重的癌細胞從他的血液和骨髓里消失了。“我的思想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突然之間你的體內不再有這種東西等著要你命了。”

奧爾森的治療結果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11年8月號。與此同時另外兩名患者的治療數據在《科學轉化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發表。“我的手機開始響個不停,打電話的既有想開公司的,也有各色風險投資家,什麼人都有,”賓大研究人員卡爾-瓊(Carl June)說。他的團隊發明了那種療法,而三前他還籌不夠研究經費。“三大制藥公司也找上了門,真是不可思議,”卡爾驚嘆道。

三家公司提出了相同的格式化融資條件:2000萬美元預付款,按銷售額支付專利費並給賓大一大筆錢。相比自己創辦生物科技公司能得到的收益,卡爾的所得十分微薄,但他不在乎。他說自己開公司這條路太慢,請求嘗試其治療方法的患者數量已超過他的收治能力。

諾華全力出擊。研發主管費什曼(Mark Fishman)親自出馬,他認識卡爾的上司、賓大醫學院院長詹姆森(J. Larry Jameson),兩人在醫學生涯早期就已經相識。這種私人關係起了作用。卡爾還認識諾華的轉化醫學主任韋伯(Barbara Weber),諾華的科學家艾登伯格(Seth Ettenberg)也與其來往,兩人有著共同的使命感──艾登伯格因兄弟死於白血病而投身癌症研究。和費什曼一樣,卡爾常說治愈癌症是他的人生目標。但卡爾接受諾華的真正原因在於格列衛的故事:諾華已經了解血癌及有關技術突破,這就夠了。

但商業化卡爾的滅癌細胞療法與以往的任何藥物開發計劃都不同。科學家把這些滅癌細胞稱為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CART)。T細胞是免疫系統最凶猛的“獵人”。它們利用自己的受體在人體內搜索其表面存在的特定蛋白質細胞,以此鎖定受感染細胞和癌細胞並消滅之。科學家在CART添加鼠源性抗體和人源化抗體的受體片段拼接而成的人造受體。人造受體的基因密碼通過病毒錄入T細胞的DNA,所用病毒通常為修改後的HIV病毒。受體發現癌細胞不僅會殺死它,還會開始分裂,在體內創生成滅癌大軍。

CART療法有其局限。“迄今為止它只適用於血癌,而且技術含量高,是定制療法,需要大筆投資,”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主席休迪斯(Clifford Hudis)說,不過CART仍然令他激動不已。目前CART不僅殺滅癌細胞,還會摧毀B細胞,即白血病中發生病變的那種白細胞。患者在其餘生中或將持續注射B細胞生成的丙種球蛋白。如果CART療法得以普及,可能沒有足夠的丙種球蛋白供人們使用。

首先遇到的挑戰是弄清楚如何對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患者實施個性化治療。患者的血液需要在醫院過濾後送往諾華,經過處理後再送回來。如何做到這一點?幸運的是,一家名為Dendreon的生物科技公司解決了其前列腺癌藥物Provenge也遇到過的這個問題。諾華則更為幸運,因為Provenge不是那麼有效而以失敗告終,Dendreon希望出售一家工廠。諾華4300萬美元買下Dendreon的這家工廠,並留下了該廠300名員工中的100人。事實上諾華的療法比Provenge更容易管理:T細胞可以冷藏運輸,而Provenge不能。賓大負責細胞培養的研究人員萊文(Bruce Levine)說,工廠使夢想成真。“試驗結果有了,技術有了。”他說,“現在只是生產問題了。”

獲得批准不是難事。CART對所有癌症都有效嗎?像格列衛這樣的靶向藥物對血癌的療效優於對肺癌或乳癌等實質固態腫瘤(它們製造出牆一樣的組織來保護自己)的療效。CART可能也是如此。即便同樣是治療白血病,從埃米莉那種急性白血病到奧爾森那種慢性白血病完全治愈率也會從90%跌至50%。

然後是競爭的問題。諾華的合作伙伴卡爾不是唯一一個想到利用CART來對付癌症的人,只不過是公布證據証明它有效的第一人。其他人也在研究同樣的方法,其中大多數人將他們的努力集中到朱諾治療生物科技公司。

iunhsiang 22:26:05 2014-05-20

朱諾是西雅圖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負責人科里(Larry Corey)的智慧結晶,或許可以說研究中心的工作是研究免疫系統通常如何抑制癌症。NCI前所長克勞斯納(Richard Klausner)幫助朱諾到投資者:阿奇創投(Arch Venture Partners)、阿拉斯加永久基金(Alaska Permanent Fund)和包括貝索斯在內的其他人共投資1.75億美元,這可能算得上生物科技領域最大的A輪融資。

機構和個人看好朱諾是因為: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和其他地方的六位CART領域頂級研究人員聯手打造下一代的滅癌細胞。“我們希望成為救死扶傷、市值500億美元的公司,”阿奇創投合伙人內爾森(Robert Nelsen)說。雖然諾華收購了Dendreon旗下多家工廠中的一家,但朱諾招募了建立這些工廠的那個人──50歲的Dendreon前CEO畢曉普(Hans Bishop)。“我從未見過像這樣的早期臨床數據,”他說,“我在這個行業幹了很多年,長期參與臨床開發,我們現在看到了極其不同的景象,就像白天與黑夜的差別。”(檸楠/編譯)

http://finance.sina.com.hk/news/-3-6712564/1.html

——————————————–

Is This How We'll Cure Cancer?

 

 

城中活動

2019-08-15 10:00 am 大笑瑜伽體驗班
2019-07-27 10:00 am 紓緩治療座談會

疑難排解

會員註冊


或許你會想看
香港海關與衞生署採取聯合行動打擊冒牌疫苗
  香港海關與衞生署七月十日進行聯合行動,突擊搜查一所位於觀塘的醫務中心,檢獲約七十六盒懷疑冒牌疫苗及四十七盒含有第1部毒藥的疫苗,估計市值合共約二十八萬元。 衞生署早前接獲投訴,指有醫務中心使用懷疑有問題人類乳頭瘤病毒疫[...]
大腸癌標靶治療先驅 唐獎得主曼德森腦癌逝 享壽82歲 / John Mendelsohn, former MD Anderson president, dead at 82
大腸癌標靶治療先驅 唐獎得主曼德森腦癌逝 享壽82歲 成功研發第一種抗癌標靶藥物的癌症治療專家約翰•曼德森(John Mendelsohn)於美國德州時間1月7日因罹患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惡性腦癌)病逝,享壽82歲。   [...]
DNA測試防癌於未然
DNA測試防癌於未然 (Prenetics 楊聖武) By 信報財經新聞 on January 4, 2019   癌症是本港的頭號殺手,病徵往往於後期才發現。普羅大眾關心健康,近年開始以遺傳基因(DNA)測試,預早防範各[...]
健康名人堂/收載癌藥 健保啟動部分負擔?
健康名人堂/收載癌藥 健保啟動部分負擔? 陳昭姿(和信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財團法人藥害救濟基金會董事長) 從2013年二代健保開始,排除長期存在之舊有藥品,現因價格因素供貨困難或全球缺貨問題被列入特殊品項外,到2018年11月[...]
在中國,絕望的癌症病人靠走私或自製藥物求生
在中國,絕望的癌症病人靠走私或自製藥物求生 黃瑞黎 2018年11月13日 按圖連結紐約時報網短片報導   中國錦州——張哲軍用一根粗塑料吸管把淺黃色的藥粉輕叩到電子秤上鋪的一張錫紙上。他確定了量正合適後,把藥倒進一個無色[...]
癌症治療藥物為何如此昂貴?專家:這是一種權衡
癌症治療藥物為何如此昂貴?專家:這是一種權衡   在癌症治療方面,免疫關卡抑製劑可以有效地解除免疫系統的剎車,但當它們被成功製成新葯后,卻迅速加大了癌症治療的成本。為什麼新葯價格總是如此昂貴?抗癌藥物到底應該如何定價?美國[...]
港版《我不是藥神》網購仿製藥「玩命」 原廠價高逾九成病人難抵重擔
港版《我不是藥神》網購仿製藥「玩命」 原廠價高逾九成病人難抵重擔     內地電影《我不是藥神》劇中在印度買仿製藥的情節,正在香港上演!有本港癌症病人透露,曾經病友轉介,網購印度平價仿製藥,價錢比本港原廠藥物便宜[...]
免疫細胞療法 鬆綁?
免疫細胞療法 鬆綁? 中時電子報 2018年7月12日 上午5:50 工商時報【文╱王奕勛】   被視為不治之症的癌末患者有福了,衛福部日前公告,將修正特定醫療技術檢查檢驗醫療儀器施行或使用管理辦法之草案,大幅放寬細胞療法[...]
「疫苗門」下中國百姓的無奈與無助
「疫苗門」下中國百姓的無奈與無助 2018年 7月 23日 “疫苗門”成為社交媒體最熱詞匯不到48小時,中國總理李克強批示要求”盡早查清事實真相”。   7月15日,中國國家[...]
兒童疫苗瘋狗症疫苗接連出事 引爆連鎖反應
【疫苗造假.懶人包】兒童疫苗瘋狗症疫苗接連出事 引爆連鎖反應 撰文:崔德興 2018-07-23 13:46 位於吉林省長春市的中國疫苗界龍頭企業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生生物」)最近因生產記錄造假,被責令停止生產瘋狗[...]
《我不是藥神》真有其人:代購印度仿製藥被起訴
  內地電影《我不是藥神》好評不斷,故事是改編自真人真事。 真實的主角因為得了白血病卻沒錢買外國抗癌藥,轉而尋找印度仿製品,並為其他病人代購,卻因此而犯上官非。 內地近日有套叫做《我不是藥神》的電影大賣,故事講述主角助病人[...]
立法會八題:癌症的預防及治療
立法會八題:癌症的預防及治療 ***************   以下是今日(七月四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鄺俊宇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的書面答覆: 問題: 二○一四年香港錄得超過29 000宗癌症新症,較前十年上升32%[...]